ps:抱歉传晚了,今天还有一个加更。

    三天之后,公师豹来到了黄河北岸跟楚云的骑兵隔河对峙,虽然公师豹性情暴躁,但是他统兵多年,很有经验,因此不至于傻乎乎的直接冲过去,毕竟楚云的来历他都不知道,有没有伏兵他也不知道,刘聪对他很信任,他也不会辜负刘聪的信任。刘聪现在虽然昏庸了许多,但是他早期的时候文武双全、英明神武,还是有很多的支持者的,否则也不至于后期都昏庸成那个鬼样子了,他的国家也没有灭亡,甚至石勒这位野心勃勃的家伙,在刘聪没死之前都不敢表现出明确的反意。

    楚云听到斥候来报,他骑上了枣红马来到了黄河南岸,黄河虽然有几十米宽,但是楚云的视力却能把对面看的清清楚楚。

    公师豹正好也在对面观察楚云的营地,他身材高大,应该有一米八五左右,在这个时代这就算是壮汉了,他的头发中央都剪了,只留下了四周,还有几根小辫子,这是典型的匈奴头型。他穿着一身锁子甲,满脸的络腮胡子,双目有神,一看就是一位沙场悍将。他坐下是一匹黑色的良驹,身上两道白色的条纹就跟闪电一样,十分神俊。

    其实不光是楚云看清楚了公师豹,公师豹也清清楚楚的看清楚了楚云,楚云的相貌太年轻了,公师豹不屑的撇了撇嘴,然后朝着楚云重重的吐了口痰,还对这楚云的方向嘲讽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开了。楚云虽然听不到他说的啥,但是他却精通唇语,也是楚云的红颜知己林小灰交给他的。

    “明天早上就要了我这颗小白脸的脑袋?呵呵,看起来那家伙想要半夜渡河啊,就是不知道在哪里,到时候我用弓箭好好招待招待你。”楚云自言自语的说道,既然知道了对方的计划,那么楚云怎么会不利用,他立刻安排人手在沿河几十里内布置了斥候,一旦他们半夜渡河,那么楚云就会让他们好看。

    楚云安排众人提前休息,在半夜时分,果然有斥候来报发现了匈奴人。他们正在上游十几里处渡河,楚云立刻把没有夜盲症的一千五百余人集中了起来,每个人都携带着大量的箭矢,然后把马脚全都用布裹了起来,马嘴上也都带上了套子防止马屁乱叫,一千余人静悄悄的朝着上游赶了过去。即使没有夜盲症,在夜晚高速骑马也是找死的行为,所以一行人的速度十分缓慢。

    在寅时也就是早晨四五点钟,天色最漆黑的时候,楚云的人终于赶到了,楚云让众人把马匹全都绑好,然后一千余人都小心翼翼的潜伏了过去。

    “一会先来一波火箭,然后自由射击,一人一壶箭,射空了,咱们就撤,如果是白天,咱们可以半渡而击,但是现在咱们没必要跟他们拼命。”楚云下达了命令,众人全都领命。

    公师豹看着他的人已经过来了一大半,马匹物资也慢慢的被送了过来,他十分得意,匈奴人以肉食和奶产品为主,再加上他们占据了关中,吃的越来越好,所以匈奴人很少有人有夜盲症,这也是敢这么做的基础。在他看来,只要自己过了河,第二天早晨发动突袭,到时候对方绝对反应不过来,那个可恶的小白脸的脑袋绝对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突然昏暗的江边出现了一条赤红色的长带,所有匈奴人都吃了一惊,因为已经有人看见了,这些都是火把,公师豹也吓了一跳,他立刻喊道,让手下人注意防备,所有匈奴人都急乎乎的寻找他们的盔甲武器,但是时间已经晚了。

    天空突然被漫天的火焰照的明亮了起来,公师豹立刻就知道这是火箭:“全部找地方藏起来。”还没喊完火箭就来到了匈奴人面前,顿时惨叫声响了起来,很多人都被浇了火油的火箭点燃了,更可怕的是他们的马匹受惊了,很多都挣脱开绳索四散而逃,不知道撞到了多少的人。

    但是楚云的手下却不会因为匈奴人的混乱而停下来,他们借着第一波射出去的火箭的光芒,不断地把箭壶里面的弓箭射出去,一个箭壶能够装下十几只箭,短短一刻钟就全部射了出去,不过这已经是一个骑兵的极限了,他们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但是也只能用一石强弓,十几只箭射出,所有人的肩膀都疼痛了起来。

    楚云十分清楚手下人的状况,他也不看战果,立刻命人撤退,天空开始泛白,如果匈奴人追上,那么他的近卫骑兵也讨不了好。

    当天色亮了起来,公师豹统计了一番损伤,气的跳脚,要不是他的几个属下拉着,他肯定会立刻带人杀过去。昨晚上的上万之箭射死了五百多人,惊走了一千三百多匹战马,但是受伤的很多,重伤二百多人,轻伤八百多人。战果算是十分的巨大,其实大部分死者都是受惊的马匹踩踏造成的,这也沉重打击了匈奴人的士气。而且匈奴人减员达到了十分之一,这是在楚云的手下毫发无伤的情况下做到的。

    公师豹沉下心来花费了一上午的时间,把伤员妥善安置了,虽然跑了一千多匹马,但是他们都是一人双马,也有备用的马匹。一上午的时间,把公师豹的耐心彻底用光了,到了正午时分,他们吃完了饭,公师豹就带着四千余手下浩浩荡荡的杀向了楚云。在他看来匈奴骑兵是无敌的,昨天晚上虽然他不知道楚云有看唇形的能力,被阴了一手,但是他还是信心十足。

    楚云却安逸的很,他们上午美美的睡了一觉,中午正吃着饭,就听到斥候来报,他不慌不忙的吃完了饭,然后就在贴身侍卫的帮助下穿上了锁子甲,这身锁子甲足足有三十几斤重,要知道楚云里面还穿着一套十几斤的软甲,这重量足足有五十斤,再加上他的长槊也有几十斤,也就是楚云,一般人穿着这一身估计武器都舞动不起来。他可不像是重骑兵,穿着一身铠甲光知道拿着一根长枪冲锋。

    现在楚云的实力已经到了化劲阶段,他的身体素质大为增强,要不然他也不敢在战场上穿着一身。化劲阶段的武者对化劲的运用出神入化,不光能够凭借化劲对敌,也能够用化劲增强自己的各项素质。而且再加上楚云的武功能够让劲力循环起来,所以理论上,楚云的杀伤力可以无穷无尽。但是这也是理论上而已,楚云如果遇到了能够打破自己劲力运转的力量或者是意外之中受到攻击,他的劲力循环就会崩溃,他的实力就会大减。这也是楚云觉得劲力比不上内力的原因,楚云用内里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而且他的劲力遇到了内力武者,很难正面击碎内力的防御。不过以楚云浸淫内里和劲力多年的经验,楚云觉得他现在只要不遇到人境七层之上的武者,他都觉得有一拼之力,这样他就不害怕刘琨的武力威胁了。人境七层之上,可以把内力附着在武器上,虽然劲力也能附着在武器上,但是劲力显然比起内力有差距。

    楚云闭着眼不断的听着斥候的回报,在公师豹距离自己只有三里地的时候,楚云站了起来,他扫了一圈众人,所有人都盯着自己。

    楚云一跃之下,就穿着几十斤的铠甲上了他的枣红马,他举起长槊大声说道:“弟兄们,老子就觉得匈奴人的名声都是他们自己吹出来的,咱们都是有卵子的男子,今天老子就带你们打破匈奴人的神话,咱们铁血军才是最强的。”众人都大声的附和着。

    楚云看着所有人都心情一松,他点了点头,现在铁血军已经成为真正的精锐了,只不过他们欠缺的是铁血一战,经过最残酷的磨砺,他们才能真正成为精锐中的精锐。铁血军将士全都纷纷上马,每个人都紧紧的握着自己手里的武器眼里充满了战斗渴望,这是楚云成名的第一战,也是他们成名的第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