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井关虽然位置重要,但是并不被匈奴人看重,首先是他们的都城是在平阳,那里距离天井关较远,他们不需要天井关护卫,如果他们建都洛阳,那么就完全不同了。其次就是匈奴人有自信,他们绝不相信从并州会有人攻击他们,并州刘琨已经被他们打残了,因此天井关的地位自然就是个鸡肋了。

    天井关的守将叫做郭沪,他的父亲叫做郭颐,曾经担任过新兴太守,现在的皇帝刘聪没称帝之前,曾经在他手下效力过,担任过主薄。按说他父亲跟刘聪的关系这么近,他应该得到更好的职位,但是偏偏他父亲后来得罪了刘聪,因为郭颐后来倚老卖老,经常跟他人说刘聪还担任过自己手下,让刘聪愤怒之下,就把他贬官了。这样郭沪也就悲催的被父亲连累了。

    他是标准的世家子弟,吃喝玩乐擅长,但是就是不擅长做正事。天井关只是个关卡,因此能有多少娱乐,他对正事更加懈怠,但是在年初,天井关突然来了一伙流民,在天井关开了一个小饭馆,饭馆主人的女儿风骚美貌,彻底把郭沪迷住了,这个女子甚至达到了让郭沪言听计从的地步。他们也经常的犒劳郭沪的手下兵丁,这些兵丁都是些穷鬼,因此稍微一讨好,这伙子人就得到了天井关所有驻军的认可。从来不会有人想想,为什么这伙子人要在天井关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开什么饭馆。

    这天晚上,郭沪照例来到了太行酒楼,并在自己的相好的崔妙的服侍下吃喝,崔妙体贴的给郭沪挑着鱼刺,这里河流不少,鱼肉到不少见,但是郭沪在意的是心上人对自己的爱恋。郭沪也爱惜的看着崔妙,要不是两人家世相差太大,郭沪都想把自己妻子修了,迎娶崔妙,当然这个想法只是想想而已,他是世家子弟,怎么可能娶一个寒门女子为妻。

    “郭郎,这是父亲亲自去河里捞的鱼,很新鲜的,你尝尝。”郭沪看着雪白的鱼肉,很欣喜的吃了下去,放下筷子他又哀叹了起来。

    “妙儿,我愧对你啊,我跟我父亲写信想要迎娶你,但是他个老顽固就是不肯答应。你对我这么好,我对不起你啊,你放心我一定给你个名分。你永远都是为我付出,但是却从不要回报,我真是枉为七尺男儿。”郭沪说着说着还流下了泪水。

    崔妙伸出了盈盈小手伟郭沪擦干了眼泪,她双目含泪的看着郭沪:“郭郎,我的心意难道你不明白吗,只要能陪着你,那么我什么都愿意。”崔妙越是这么说,郭沪就越觉得愧对。

    “妙儿,我想为你做点什么,但是因为我跟父亲说想娶你,他断了我的份子钱,现在钱我也没多少,权力也只是个小小的守将,要是我有更高的地位,我肯定能够娶你的,但是我没用。”郭沪刚刚停下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郭郎,奴这里还有一些,一会离开的时候你全拿走吧,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郭沪不客气的接过崔秒递过来的荷包掂了掂,他很高兴的一把把崔妙搂在了怀里,一帆云雨之后,郭沪沉沉的就睡了过去,他根本没注意到怀里的美人离开了。

    “大人,令牌拿到了。”崔妙来到了隔壁把郭沪的令牌交给了平时被称为父亲的男子,男子仔细看了看非常的满意。

    “五号,你做的很不错,校尉大人(冯成家)也不是个无情之人,你为铁血军舍弃了清白,等你回去,你的家人会得到妥善安排。这个郭沪你也可以留下,成为你真正的相公,你意下如何?”监察司对内还是很和善的,冯成家就不是个铁血之人,因此它的规定充满了仁慈。

    但是崔妙却咬牙切齿的说道:“大人,不用了,此人我没用一点留恋,身为汉人却甘愿成为匈奴人的狗。我恨不得亲手杀了他。”既然崔妙的态度都表明了,那么郭沪的下场就已经注定了。

    他根本没想到跟他同床共枕本年之久的女人如此的恨他,当然原因根本就不像崔妙说的那样,是为了民族大义,而是因为郭沪根本没给他父亲写信,也没有休妻娶她的行动,郭沪说的都是骗她的。女人心海底针,女人狠起来,比起男子做得更绝。

    第二天凌晨,酒馆的伙计拿着守将令牌打开了天井关的大门,守门的兵丁跟他们太熟悉,也没有在意。但是今天却不一样,城门打开之后,一万余大军蜂拥而入,这座雄关短短半时辰就变换了主人,而且一个人都没跑出去,天井关的守将郭沪睡梦中就丢了性命。楚云顺利拿到了天井关,上党郡密不透风防御的最后一块拼图终于拼上了。

    楚云命令鲁弟带领一千人驻守天井关,而楚云则略加修整,等待长安的消息传送回来,就准备正式出发,长安的消息倒不用去长安才能知道,监察司早就派人去了平阳,从平阳传递回来的消息虽然不一定准确,但是想来也差不多。

    三天之后,消息传送了过来。倒不是说消息只是花了三天,而是早在一个月前就开始确认了,楚云要确定的就是匈奴人现在没有撤兵,依旧在长安附近和朝廷军队纠缠,这样他才能放心出兵。

    建兴三年六月,大晋并州副都督楚云出天井关,统帅一万大军浩浩荡荡的杀向了司隶州。

    轵县隶属于司隶州河内郡,楚云一出天井关的第一站,不过楚云并不准备攻击轵县,他准备快速的攻击洛阳,然后掉头,自南向北的攻击所有经过的城池,最后不管是人口、财物还是粮草,楚云准备全部带回上党郡。

    别看匈奴汉国建国十几年了,但是他们攻破洛阳等地也仅仅才两三年的时间,而且洛阳当年因为刘曜和王弥的不合,被烧成了一片焦土,所以匈奴汉国在这里的根基十分不牢固,若非轵县位置紧要,这种县城都没有什么匈奴军队驻守。就算是轵县,也仅仅驻扎了一千仆从军,这些仆从军就是投降的晋军。而且在匈奴汉国没有攻破洛阳之前,匈奴人可是每年都要进攻洛阳,这洛阳附近都饱受其害,所以治下民众都对匈奴人恨之入骨。连带着很多县令和县内官员虽然惧怕匈奴人,不得不当官,但是他们对匈奴人的命令阳奉阴违。

    所以当楚云的部队出现在轵县境内,并且被看到的民众禀告给轵县县令付凌之后,这个奇葩县令竟然毫不在意的选择性忘记了,在他看来这些肯定都是匈奴骑兵,只要不来跟自己要粮草,他们爱去哪去哪。不过付凌觉得这些匈奴骑兵肯定是要对并州动手,还有一点良心的付凌为并州默哀了三秒钟,然后该做啥做啥去了。

    偌大的轵县,楚云没有遇到半点的意外竟然顺利的通过了,楚云命令所有部队的旗帜全都收了起来,因此遇到的民众完全把他们当成了匈奴人的军队,看到他们之后不是畏惧的逃离,就是藏了起来暗中唾弃,反正没有遇到丝毫的问题。

    他们在匈奴汉国的领土上行军十几天,竟然没有遇到一点的抵抗,也算是奇迹了,楚云看到这种情况,听着黄凯监察司一路上的情报,就感觉匈奴人建国就跟儿戏似的。

    当然楚云觉得他们能够成功立国,甚至后世少数民族不断地建国,这也跟汉民族自己不争气有很大的关系,颇有些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的感慨。楚云有些豪气大生,自己到了这个时代,不管是为了什么来,起码也要为所有汉人争一口气,洛阳就是自己成名的第一站。

    洛阳隶属于雒阳郡,当然在汉代洛阳就是名为雒阳,因为汉代属火德,刘邦被认为是赤帝之子,因此洛阳在汉朝就是雒阳,曹丕篡汉之后,为了消除人们对汉朝的怀念,也为了表示他曹魏是水德,天命所归,因此雒阳又被改成了洛阳,并一直延续至今。

    洛阳被当时的人称为天下之中心,洛阳城位于洛水之北,水之北乃谓“阳”,故名洛阳,又称洛邑。境内山川纵横,西靠秦岭,东临嵩岳,北依王屋山——太行山,又据黄河之险,南望伏牛山,自古便有“八关都邑,八面环山,五水绕洛城”的说法,因此得“河山拱戴,形胜甲于天下”之名,“天下之中、十省通衢”之称。

    可惜到了现在,已经残破不堪,在两年前的永嘉五年(311年)五月,汉帝刘聪派前军大将军呼延晏将兵两万七攻洛阳,至河南,晋军十二战皆败,死3万余人。汉军大将刘曜、石勒、王弥一起会攻洛阳。六月,刘曜军至西明门入屯武库,杀太子司马诠、吴孝王司马晏、竟陵王司马楙、右仆射曹馥、尚书闾丘冲、河南尹刘默等三万余人。刘曜将惠帝羊皇后纳为已有,将晋怀帝、传国玺送于平阳。

    但是进入洛阳的第一功却被大将王弥得到了。刘曜以王弥不等自己兵至,便先入洛阳,心中怨恨。王弥因为曾经对刘曜说过:“洛阳天下之中,山河四塞,城池、宫室不假修营,宜白主上自平阳徙都之”。刘曜以天下未定,洛阳四面受敌,不可守为由,焚烧洛阳。王弥骂道:“屠各子,岂有帝王之意邪。”

    因为刘曜和王弥的不和,偌大的洛阳被付之一炬,到了现在两年过去了,赵汉并没有修葺洛阳的想法,而雒阳郡郡守也没有这种想法,洛阳是都城的时候,他这个郡守狗屁不是,天上掉块砖,都能砸到比他更大的官,现在洛阳虽然残破,但是却是他一不二,因此他派人把洛阳城打扫出来了一部分居住,其余的就再也不管。而许多战争中背井离乡的民众也纷纷返回,虽然没有以前那种数十万的规模,但是也总比被彻底焚毁时候好得多,经过两年的恢复,洛阳现在人口达到了两三万人。

    不得不说洛阳有着惊人的恢复力,在历史不知道被焚烧了多少次,被攻破了对少次,但是没过几年就能够重建。

    楚云的大军浩浩荡荡的来到了黄河边上,楚云看着这条华夏子孙的母亲河感慨万千,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楚云都是第一次来到黄河,看着浩荡无边且依旧清澈的黄河,楚云感慨万千。

    “黄河,我炎黄子孙的母亲河,见证着我炎黄子孙的崛起,也见证着我炎黄子孙的劫难。我楚云今天要在母亲河的见证下收复故都,重新建立我华夏民族的辉煌,上祭品,我要祭祀母亲河。”在楚云的主持下,将近一万骑兵在黄河北岸浩浩荡荡的祭祀了黄河,当天上午早就准备好的船只从林中拖了出来,花费了不少时间,一万大军才度过了黄河。

    一行人在天色将晚的时候来到了洛阳北部的邙山,这里是洛阳城的北门户,秦岭山脉的余脉,崤山支脉,在历朝历代都是洛阳的北门户,被统治者看重,但是现在这里的关卡全部荒芜了,依稀能看到前朝雄伟的工事,可惜这些工事都没有防止洛阳的沦陷。

    楚云一声令下,铁血军就进驻了这些荒废的工事,他们休息一晚上,就会大举进攻二三十里外的洛阳,以洛阳残破的城墙,根本挡不住铁血军,到时候铁血军将会历史性的收复这一座代表了中华中心的古城。

    铁血军的日月星辰旗也会第一次飘荡在洛阳上空,楚云亲自恢复了春秋时候就出现的日月星辰旗。日月星辰旗就是三辰旗,日月星谓之三辰,画于旌旗,象天之明。三辰象征天、昊天上帝、天道,是自舜帝以来代表华夏天子最尊贵的标志。

    楚云相信,随着铁血军的一步步强盛,三辰旗的光辉讲重新照耀在华夏大地上,甚至西域、北方草原、南蛮都会沐浴在星辰旗帜之下,楚云从来都不是忠臣孝子,不管是长安晋朝小朝廷还是所谓的东晋,在楚云看来都是给中华蒙羞,就算是他们的前身曹魏还能远征乌桓,让北方草原束手,而晋朝,这个历史上最黑暗的王朝,根本就不值得楚云效忠。

    第二天清晨,楚云全身披挂整齐,日月星辰旗、并州副都督楚的旗帜全都被掌旗兵立了起来,整个铁血军全部套上了暗红色的战袍,象征着鲜血的颜色,当然晋军的军服本来就是红色,楚云的虽然是暗红色,但是也不逾越。赤色的洪流在大地上滚动了起来,朝着他们的目标杀了过去。这股代表了这个时代最强劲的汉族武装露出了他的獠牙。

    中华民资从古至今都是生存能力最强的民族,战乱刚刚过去了两年,洛阳就慢慢的开始恢复了起来,城外的乡民依旧跟战乱之前一样,带着柴火、时令蔬菜、野味等物资上城内贩卖,每天都有数百人从几十里外或者十几里外的地方蚂蚁搬家一样的赶往洛阳城。

    这天刘家村的三十几个汉子推着柴火和在山上打的野味准备进城贩卖,虽然进城,那些可恶的匈奴人都会苛以重税,但是他们也不得不这么做,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有钱买一些盐巴等生活必需品。三十几个人推着几个独轮车朝着洛阳城赶去,独轮车是蜀汉丞相诸葛亮发明的,是他们这些没有马车、牛车的贫民的必备之物,也不怪诸葛孔明的大名千载传颂。

    今年下雨很少,这年头都是靠天吃饭,三十几个汉子,脸上都挂满了忧愁,因为不管什么年景,给匈奴人的赋税都不会减少,他们也只能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他们没有反抗的勇气,连朝廷都不管他们了,皇帝都被抓住了,他们还能怎么办?

    “地动了嘛?”突然一个人疑惑的开口说道,其余的人也都停了下来,众人看向了以为五十多岁的老者,这个老者是他们的长辈也是村长,还是一个见多识广,参加过军队的老兵。

    “不是地动,这好像是骑兵,大批的骑兵,快走,快离开大道。”老村长说完,其余的小子虽然还有些怀疑,但是手脚却不慢,他们连忙把小车推到了几十丈外的一些乱石里面。

    “看,远处真的好像是人?”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仔站在了一块石头上指着北方,他是老村长的儿子,天生外向好动,其余的人都尽可能的躲起来,但是只有他才感兴趣的看着。

    “三娃子,你不要命了,这肯定是匈奴人的骑兵,你被他们看见,你就完了,你忘了刘老幺,就是多看了几眼匈奴人,就被他们活活打死了?根据我的经验,这股骑兵起码接近一万人。这是要打仗啊,哎。”老村长说完,众人脸色都难看起来,一旦打仗他们不是要出劳役,就是要出粮食,说不准他们的家乡还要被战乱波及,这对他们来说都是致命的。

    “红色的,阿爷。是红色的军服,是朝廷的军队。”老村长的儿子三娃子大声喊了起来,他听父亲说过,朝廷的军服是红色的,而匈奴人的军服都是杂色的,乱七八糟的颜色,因此在他的心里,红色就代表的朝廷。

    “扶我起来,扶我起来。”刘老村长大喊着,两个后生把他扶了起来,远处的军队越来越近,如同一片火云漫天遍野的涌了过来,刘老村长看到这熟悉的颜色,双目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

    他双腿重重的跪在了地上,嘴里埂咽着:“朝廷,朝廷大军回来了。”众人纷纷跪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