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赐座。”房艾走了回来,让亲兵给他搬了凳子,男子大大咧咧的坐在了上面。

    “你暗地里的任务是什么?”房艾忍不住开口问道。

    “房将军别急,我能不能先问你几个问题?”男子笑着问道,房艾想了想预先取之必先与之,于是就点了点头。

    “请问房将军是哪一位大人派遣来的?我吕梁山中消息闭塞,只知道匈奴人攻破了洛阳,后来的事情实在是不清楚,将军可否相告?”房艾想了想,这个问题没什么要紧,于是就开口了。

    “在下的主公乃是并州副都督、破虏将军、上党郡郡守兼任西河郡代郡守楚云楚大人。匈奴人势大,在几年前他们就攻破了洛阳,抓住了陛下,不过在今年年初陛下被匈奴人杀害了,他们现在已经立国初名汉,后又改为赵国。太子在长安称帝,匈奴人却不肯罢休,他们南征北战,一边攻略长安,一边入侵并州,甚至匈奴人还派羯族大将石勒在攻略青州、翼州、幽州、豫州。我大晋风雨飘摇,都督跟随并州刺史,南征北战,击败了匈奴人对并州的阴谋,因此才被任命为副都督负责征战。尔等也是晋人,却攻击我军,实在是让亲者痛仇者快,我大都督只能派我来剿灭汝等,不是都督不仁,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因此我希望你们放弃抵抗,出来投降。”

    房艾倒是没等此人多问,就把一些情况告诉了他,男子听完直接站了起来,然后精神恍惚的问道:“你说陛下死了?”房艾点了点头。

    男子瘫在了地上,痛哭了起来,当真是惊天动地,房艾都蒙了,不知道多久男子抬起了头,他的双眼通红,眼睛里充满了恨意,他用冰冷的声音说道:“房将军,大丈夫当忠心报国,现在陛下殒命,我当投靠楚都督他老人家,实不相瞒,在下吕毅,乃吕忱幼子,曾经当过陛下的侍读,当年洛阳城破,我吕家逃命到我吕家故地吕梁山,不过匈奴人猖狂,我们不能追随朝廷。前次攻击贵军,我们以为那是匈奴人的骑兵,所以造成了误会,现在既然知道了是朝廷的军队,我吕家自当投诚。”

    吕毅说完,房艾肃然起敬,这个吕家可是文学大族,刚才吕毅说的他的父亲吕忱,是《字林》的作者,这本是就相当于现在的新华字典,是所有文人必备的书籍。他立刻走了下去对着吕毅拜了三拜,吕毅也连忙回礼。

    “房将军,不知道都督他老人家可接纳我们?恕我孤陋寡闻,楚都督的大名我实在没有听过,不知道是哪个家族的大才。”吕毅既然决定投诚,当然要问问自己的主子是谁,不过吕毅说完,房艾哈哈大笑了起来。

    “吕兄,都督的确是世家子弟,他是邺城楚家的人,他的家族非常低调,因此声名不显。但是都督可不是什么老人家,他今年刚刚弱冠之年,甚至还未婚配呢,不过都督可以说是孙子重生白起在世,他带领我们百战百胜,是我房艾最敬佩的人。”听到楚云才二十来岁,吕毅大为惊叹,但是现在不是惊叹的时候,在吕梁山中,除了他们吕家这一势力,还有其他的势力,不是每一家势力都跟他们一样,愿意投降的,因此吕毅觉得给自己的投诚送一个投名状,他准备带领房艾跟自己吕家内外夹攻,彻底消灭吕梁山的山匪。

    看着吕毅先行离去,房艾大松了一口气,他也不是那种头脑见的人,他是谈了很多次,终于确定了吕毅的身份,像是吕家这种身份,绝不可能甘心为匪,他这才相信了吕毅的话。困扰了他这么久的难题,眼看就要被解决,房艾大喜过望,前段时间的颓势也一扫而空。

    三天之后,在吕梁山外的铁血军大营灯火通明,吕毅给房艾派来了三个向导,都是吕家子弟,房艾把手下的三千余人分为了三队,从三个方向杀向了吕梁山山匪的所在地。

    吕梁山群匪分为了好几个部分,虽然吕家人最多,足足有上千人,但是他们被铁血军打击了两次,只剩下了六百多人,因此他们的实力跟其他的几家持平了。这种情况下,那些被吕家压制的势力也都起了小心思,要不是这一次铁血军来攻,那么吕家就危险了。

    吕家的家主不是吕毅,甚至不是男子,而是吕三娘吕雯,他是吕毅的侄女,父母都被吕梁山险恶的环境折磨患病而死。她在吕家根本没有什么存在感,但是就在几年前,十一岁的吕雯独自失踪,一个月之后才返回家中,回来之后,吕雯不肯说出自己的遭遇,众人也没放在心上。

    不过在后来的一次战斗中,吕雯表现出来了堪比军中猛将的实力,让吕家度过了险境,于是被吕毅的大哥,也是吕家的家主吕贺看重,这些年吕雯功劳赫赫,在吕贺病逝之后,被推举为了新的家主。她对害得他们离家出走的匈奴人十分憎恨,在上一次埋伏铁血军的时候,就是她一手之力推动的,他本以为是匈奴骑兵,毕竟他们听到的消息吕梁山周围全是匈奴人占据了。不过在战斗中,其他势力的首领心怀叵测,她只能在这些人身边震慑,因此并没有亲自出手,其实她也认为三千多人又占着地势之力,他们绝对能取胜。但是当她听到不对,赶到的时候,铁血军已经胜利了,再加上她觉得铁血军不像是匈奴人的部队,因此就率人撤走了。

    这一次失利,让她吕家实力大损,而且她在吕梁山的威望也大损,甚至有几家势力的头领,求娶吕雯,吕雯虽然厉害,但是也挡不住这么多家势力的联合,正在彷徨之时,铁血军杀了过来,算是解了吕雯的燃眉之急。

    这一次他的叔叔吕毅带回来了好消息,吕雯终于能够扬眉吐气,这些家伙竟然打自己注意,吕雯要亲手宰了他们。

    接下来的战斗就没必要赘述了,只要让铁血军的步兵找到敌人,那么结果不言而明,甚至还有吕家帮忙,铁血军在房艾的指挥下,三路合围,吕梁山群盗几乎全军覆没,铁血军抓到了三千多俘虏,并且再加上这些人的家人,足足从吕梁山找到了八九千人,就算是还有漏网之鱼,那么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了。

    不过期间发生了一点小插曲,当房艾看到吕三娘之后,立刻被吕三娘的美貌征服了,他甚至不顾自己已经有了妻子公然向吕三娘求亲,被吕三娘当场拒绝,弄的房艾下不来台,也成为了铁血军流传的笑话。

    刘壁和郭栓子派人送来的战报和房艾送来的战报几乎同一时间送到了楚云的手里,当楚云看到这两份情报之后,大喜过望。他立刻召集了众人从新商量他们的计划,现在刘壁和房艾他们给楚云送来了上万的壮丁,再加上将近一万匹的战马和数万担的粮草,那么不光能够保证他们进攻洛阳的计划成功,反而能够干点别的。

    楚云跟众人商量了一番之后,准备立刻在平金谷构建防备阵地,这里地势险要,而且位置极佳,就卡在匈奴人进攻并州的关卡上,楚云其实想在这里建个城的,不过时间太短,楚云也就放弃了。只要在这里部署五千大军,那么就能让匈奴铁骑不能肆意的进出并州,他们不把这里攻破,绝不敢绕路,因为后路被断的后果,掌兵的将领都知道。

    楚云立刻下令第三旅团、第五旅团八千多人前往平金谷,修建防御工事。

    就在刘琨请求东西夹攻匈奴人的奏折还在路上的时候,匈奴人的大军终于从平阳杀到了长安附近,晋帝派遣麴允前往黄白城抵抗,双方的大战在楚云的计划之前就已经开始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