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俞被称为老狐狸,因此他知道自己会如何选择,他最终还是屈服了,他不光答应跟毛家一样举家迁移到了上党郡,而且还把自己家族驯养的二千多匹良马贡献了出来。不愧是西河郡,区区一个离石城,几个养马的家族一年就能贡献近万匹良马。刘壁完全可以想象当他把九千多匹良驹带回去,楚云会兴奋成什么样子,而楚云的谋划,成功率将会提升三成,这不是开玩笑的,骑兵真的就这么重要。

    另外在林家和毛家的号召之下,有数千人投靠铁血军,这些北地汉子,略一整训就是很好的士兵,甚至很多精通骑术的胡人也都加入了,这些胡人根本没有民族国家的概念,谁给他们吃喝,他们就跟着谁,甚至还有不少匈奴人。

    林家是西河郡的大地主,他们为了弥补自己犯下得罪,贡献出了整整五万担粮食,这让刘壁和郭栓子大喜过望,他们没想到,楚云无意中走的一步棋,收到了这么大的成效,有了这些粮食,上党郡起码在未来的一年不会有饥荒了。谁也想不到边境上的一个家族竟然这么有实力。要不是时间紧迫他们俩还真的想去西河郡其余的城打打秋风。但是距离楚云规定的三个月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他们不敢耽误了。

    于是刘壁和郭栓子下令,他们新收的五千余人壮丁,赶着近万匹的战马,背着几万担粮食返回上党郡,林家和毛家老弱和一部分的族人也跟着一起回去。而林俞自愿留了下来,一方面修建离石城城墙,一方面也为铁血军吸纳流民,等待铁血军再次到来,他的家人跟着返回了上党郡,刘壁完全不担心林俞背叛。

    刘壁和郭栓子也探查好了地形,想让匈奴人不敢从平阳直接出兵攻打晋阳,就需要在西河郡的几个险要之地构建阵地。从地图上看匈奴人的都城平阳是在一个盆地上的,后世称为临汾盆地,这里地形险要,比起洛阳那种无险可守的都城安全得多,也不怪匈奴人在这里建都。而晋阳则是位于太原盆地里面的,两个盆地之间夹着一个狭长的河谷,这条河是黄河的支流汾河,只要在这段地形上修建阵地,那么匈奴人就被掐死了从这条路进攻并州的道路。这样匈奴人想要进攻晋阳,就只有从地势险峻的上党郡进攻,或者从西河郡绕很远的路,不管哪种方法,都会给楚云应对的时间。

    完成了所有任务的刘壁、郭栓子慢慢往回赶路,而铁血军第四旅团却遇到了麻烦,刚开始他们凭借更强的战斗力,取得了对吕梁山山匪的大胜,他们抓到了两千多俘虏,这让房艾大喜。但是随着战斗的进行,这些山匪也知道不是铁血军的对手,他们开始在山里跟铁血军玩躲猫猫,这下子房艾傻眼了,不要说铁血军,就是后世的美军也完全没办法解决这种游击战术。

    他驻扎了半个多月,消耗了大量的粮草,甚至还请求五百骑兵前来相助,最终也拿吕梁山山匪没有办法,当然如果给他时间,他完全可以封锁吕梁山,让这些人全部饿死,但是他最缺的就是时间。

    三十多岁的房艾几乎把他所有的关系都动用了,他请来了骑兵,甚至让堂兄房卿去找到了几位校尉请教,也问了张彤等人,但是这么多人也没有想出什么办法。他白皙的皮肤在吕梁山的密林里不断地穿梭,也变得跟个老农一样了。但是他哪里有时间管这些,既然决定投笔从戎,他就决定跟以前的公子哥生涯彻底诀别。

    可惜他是真的没办法了,楚云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他知道他这个旅长的职位是楚云为了补偿他的堂兄房卿才会晋升的,如果他完成不了任务,那么他的职位和前途就全部消失了。

    就在两天前,他发动了一次大的攻势,将近三千人,分成了十组,从数个方向进入了吕梁山,整整寻找了两天,虽然击杀了几十个山匪,但是也死了十几个人,还是没有找到敌人的踪迹。

    “一群山耗子,可恶。”房艾大发雷霆,他们的粮草因为这一次的攻势又耗尽了,主管后勤的王廉以及郡丞莫含已经对他很不满了,要不是看在房卿的面子上,两个人早就拒绝给他们提供粮草了,现在上党郡的粮食并不富裕,还要给他们第四旅团提供,所有人都很不满了。

    就在这个时候,吕梁山山匪竟然派出了人接触房艾,房艾大喜,但是即便如此,他还是穿戴整齐,才不慌不忙的把来人叫了进来。

    “汝是何人?”房艾坐在帅位上,看着跪在自己下面的男子明知故问,这个男子看起来黑瘦干巴,但是一双小眼睛还是很有神的,他没有一般人见到官兵的畏惧,虽然被强迫跪在了地上,但是还是上下打量着房艾,可见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大人就是房将军吧,小人双腿受过伤,因此不能长时间弯曲,希望大人让我起来说话。”男子不卑不亢的说道,房艾本想给他个下马威,但是心想这人有可能是来投降的,他怕让对方改变主意,因此也就就坡下驴让他站了起来。

    “汝有何事?”房艾一本正经的说道,男子反而笑了起来,都是当兵的,你跟我整的和世家子弟一样,就不能好好说话?

    “将军流连日久,不知山景可好?”男子突然开口问道,房艾脸色拉了下来,这不是直接讽刺自己吗?

    房艾勃然大怒的说道:“你这贼人,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再敢胡言乱语,我就宰了你。”

    男子听到房艾的威胁哈哈大笑了起来:“房将军,我是个粗人,我既然前来就是有诚意的,咱们好好说话。你这段时间在这里估计不是很好过吧,你也看到了,吕梁山就算是数万人来攻我们都能全身而退,我们前段时间的确猪油蒙了心进攻了贵军,但是我们不光没有得到好处,反而赔进去了数千人,这就算是惩罚了,贵军何必咄咄相逼,我们只不过是逃难的可怜人而已,希望贵军放我们一马,我们保证不再攻进贵军。”

    房艾听完大失所望,原来不是来投降的,那还客气什么:“来人,把这个人拖出去砍了,挂在寨门。”

    房艾站起身来就想离开,身后的男子就开口了:“房将军,不要这么着急嘛,我知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你们肯定要消灭我们才会甘心,因此我这一次来的目的肯定会达不到。好了现在明面上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来执行下暗地里的任务,我想房将军肯定会有兴趣的。”

    房艾听到他的话又走了回来,说实话现在房艾就像是一个在赌桌上压了全部身家的赌徒,谁能给他一点赢钱的希望,他都会紧紧地抓住。

    ps:别生气亲爱的☆♂Snail,你也知道这本书数据不太好,我也是没动力嘛不是。先给你加更了再晚点还有一章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