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在野外找水源不算是太难,一些有经验的猎人或者是常年走商的商旅、经常打仗的将军等等很多人都有办法,但是想要找到支撑上千人的水源就有一定难度了。

    刘壁是个杂胡,他跟着父亲走南闯北的见识不凡,因此他通过山谷中的几种必须生长在充足水源情况下的植物,竟然十分幸运的挖出了一个足够饮用的浅水井。看到刘壁自信满满的指挥下,只用了十几个人挖了不到半个时辰就挖出了水源,这让干渴了许久的铁血军众人大为佩服,这一幕让楚云麾下的骄兵悍将真心认可了刘壁这个统领,刘壁也终于完全掌控了这一千骑兵。

    不管古今,当兵的人最好打交道,也最难打交道,好打交道是因为只要有本事,就能让军人信服。最不容易打交道也在这里,你如果没本事,就算是皇帝老子,他们也不会买账。

    众人喝足了水吃饱了饭,刘壁也不废话立刻下达了命令,郭栓子留守,他则亲自率领一百人前去探路。当他们爬到碎石的一半的时候,就遇到了抵抗,山上有人对着他们射箭和投掷石块,对方的软弓真的没什么杀伤力,连骑兵穿的皮甲都射不透,但是石块却打伤了几个人,看到这一幕,刘壁立刻撤退了。

    这倒不是刘壁害怕敌人,而且为了确定这一次是天灾还是人祸,即使巧合的可能性是万中无一,刘壁也需要确定一下。现在刘壁就确定了,他们的确是被袭击了。

    到了凌晨,刘壁挑选了十几位善于攀爬且没有夜盲症的精兵悄悄地靠近了峭壁。晚上作战可是个难题,因为这个时代的人夜盲症不是一般的多,楚云是现代人,因此他十分注意手下人的健康,时不时的补充一下鸡蛋、牛羊的肝脏让楚云手下的夜盲症的比例下降到了三成左右,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刘壁才敢晚上行动。刘壁亲自带领小队人马,准备去探查,而郭栓子则带着人随时准备支援,借着夜色,刘壁等人爬上了高达三十几米的峭壁,然后悄悄地摸到了一个还没完全熄灭的篝火旁边。

    几十个穿的破破烂烂的男子都互相依靠着睡得很熟,而更远处则有很多乱糟糟的营地,数量不下于几百人,刘壁当然不会傻到直冲营地。他这次来就是为了抓几个舌头,也不知道这些家伙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心脏,刘壁一声令下,十几个铁血军的精兵把这些个人击杀了一大半,只留下几个人,准备拷问出敌人的信息。

    刘壁等人离开半个时辰后,几十个举着火把的人才打着哈欠走了过来,看起来要换班的样子,最前面的一个人恶狠狠的踢了他脚下不远处的人一脚,大声骂着让他们起来换班,许久他才发现了不对劲,一看之下,这些人竟然全死了,峭壁之上的人顿时鸡飞狗跳了起来。

    刘壁等人很快就从几个绑来的敌人口中套出了他们想要的一切,这伙子人的确跟刘壁早先认为的一样,是吕梁山中流民形成的山匪,他们分成了好几伙人,最多的也就是几百人,刘壁等人一进入吕梁山就被盯上了,这些山匪心也真的大,他们竟然想虎口拔牙,在最大的一个匪帮吕三娘匪帮联合下,七八家山匪设了这个陷阱。

    他们的人数加起来足足有三千多人,不过大都是一切乌合之众,听到这里刘壁和郭栓子又好气又好笑,这群家伙竟然敢打劫正规军,一群菜鸡想打劫老虎,真是幼稚的可笑。

    清晨天还没亮,刘壁就让人把山谷里的几棵树砍断,用木板做了几个大的盾牌,准备突破这个困局,这些盾牌需要三四个人一起举着,就算是落下了大石头,他们也可以侧着立在地上把石块弹飞。

    正规军打一群流民没什么好说的,当第一波铁血军举着木盾攻上了山坡,就成了屠杀,第一波铁血军几十个人压着几百人追着杀,当第二波铁血军上来,山匪就彻底崩溃了,铁血军漫山遍野的抓俘虏,最后抓了五百多人,击杀了二三百人,其余的山匪都一哄而散了。

    不过这些吕梁山群盗也有能人,山谷入口的一伙子山匪看着铁血军出动了一多半进攻出口的同伙,他们竟然直接攻了过来,上千人山匪漫山遍野的冲击还是很状况的。他们想法是好的,想要两面夹攻,可惜,他们低估了铁血军的实力。他们刚冲下来,山谷出口处的山匪就被击溃了,看到这一幕,他们立刻想要撤退,但是下来的时候容易,上去可就难了,驻守的郭栓子留下五十人看马,其余的三百多人反冲了过来,这群家伙一下子被包了饺子,竟然一下子抓到了七百多的俘虏,比起刘壁抓得都多,铁血军只不过是死了三个人,受伤了十几个而已。

    一千铁血军指挥着一千多山匪把碎石全部清理干净,然后刘壁派了一百骑兵押着上千百俘虏前往距离最近的涅县,交给了涅县的县长暂时关押。涅县县长也很干练,立刻就审问了这些人,当他得知吕梁山大约藏着上万人口之后,他立刻就联系到了原涅县县令现在的郡守府主记李晋,李晋把这个消息禀告给了楚云,引起了楚云的重视。

    要知道这些能在山里活下去的人大都是壮年男子和女子,就跟楚云当年的铁血堡一样,老人没多少,都是壮年。这可都是好兵源,这些家伙轻易拉出了三千多人,那么壮年男子起码有五千人以上,现在什么也不如人口重要,楚云不得不重视。楚云立刻下令,新组建的第四旅在旅长房艾的带领下前去吕梁山剿匪,当然说是去抓壮丁更正确。

    楚云手下步兵已经有两万两千人,为了便于指挥,楚云分成了五个旅团,第一旅团到第三旅团都是满员五千人,而第四旅团和第五旅团都只有三四千人,后两个旅团,老兵比较少战斗力不如前三个旅团。不要以为旅是楚云根据后世的名称改编的,这个旅可是从夏朝就有的概念,楚云只不过是复古而已,因为在晋朝掌握数千人的统帅都能成为将军了,楚云却没有任命将军的权力,只能以复古的旅长代替。

    第四旅团的旅长叫做房艾,跟“妨碍”谐音,让楚云有些无语,但是这家伙却是房家最有出息的新秀,他是房卿的堂弟,不过两个人的年级差着将近二十岁,这种情况在这个时代也很正常。那天楚云把房卿骂了一顿,让房卿大病一场,也是为了安抚房卿和房家,楚云亲自提拔房艾成为了第四旅的旅长。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两个月内,率领第四旅剿灭吕梁山群盗,这都做不到的话,房艾就不配成为旅长了了,因为他们是步兵,所以来回一趟就需要大半个月,留给他的时间只有一个多月。

    不说正雄心勃勃出兵剿匪的房艾,刘壁和郭栓子出了吕梁山正式到达了西河郡,西河郡在汉朝到晋朝之间数次取消,又数次重设,这跟中原王朝是否强盛有关,西河郡顾名思义,就是黄河西边。这个地区后世有很多称呼,比如说河西走廊,又比如说河套平原。是一块既能种植也能养马的肥硕之地,汉朝的时候,这里专门给汉帝国养马,汉帝国的数次大规模骑战,有一多半的马匹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后世所说的汗血宝马和大宛良驹其实都是少数精英部队才能装备的。到了晋朝,这里被当成了安置少数民族的地域之一,凭借着这里的马匹和肥沃的徒弟,匈奴刘渊、羯族石勒杀进了中原,可以说这里养育的胡人灭亡了大晋朝。

    这里是匈奴刘渊崛起的起源地,刘渊把都城建立在平阳,也是有匈奴人不舍得远离家乡的原因。但是随着匈奴人进入司隶,越来越多的匈奴人离开了这片养育他们的地方,因此这里被很多流浪而来的汉人和杂胡掌控了,不过因为离得平阳太近,晋朝也做不到对西河郡的掌控,甚至并州刺史刘琨也从来没有掌控过西河郡,他把楚云封为西河郡郡守,也不是没有让楚云触犯匈奴人的底线,从而死磕的想法,别以为刘琨就是一无是处的世家子弟,他的计谋和远见,比这个时代绝大部分人都要高明。

    当刘壁进入了到西河郡之后,才知道西河郡乱成了什么样子,这里根本没有官府,一切都是凭借拳头说话,而且这里胡汉杂居,既有以放牧为生的胡人,也有以耕种为生的汉人,这些人还经常血斗,简单地说这里就是一片游离在所有政权之外的灰色地带。

    刘壁的父亲就是从这里出去的,因此他算是回到了他的家乡,看到西河郡这个鬼样子,刘壁失望得很,但是他很快就调整了心态,他来这里是以征服者的身份来的。

    刘壁和郭栓子略一商量,就准备直接进入西河郡的郡城离石城,只要占据了郡城,那么就代表占据了西河郡,他们可是手握大义,而且也有雄兵做后盾,就算是离石城市龙潭虎穴他们也要闯一闯。当他们经过了几天赶路,到达离石城之外的时候,残破的离石城让两个人以为向导带错了路,不过在向导再三保证下,两个人才确定这里就是西河郡的郡城离石城。

    “咱们是先进去看看,还是在城外驻扎,明天再去?”两个人来到离石城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落山,因此刘壁才有此一问。

    “派个人悄悄的溜进城,在来离石城之前,都督就跟我说过,里面有接应我们的人。”郭栓子说完,刘壁心里一惊,他倒是忘了楚云设立的监察司和那两位整天神出鬼没的校尉。

    “那就麻烦郭兄了。”刘壁也识趣的没有多问,监察司不光管着对外,还管着对内,虽然还没有跟后世的锦衣卫一样让人闻风丧胆,也没有亮出太多的獠牙,但是初露锋芒,就让监察司成为了最不被喜欢的部门。

    监察司一出手之下,就查处了一位县长和一位兼任县尉的营官,理由是两个人以权谋私,贪污了军款数百两,那个县长先不说,那位营官可是楚云兼并王家堡后跟他出生入死的一个老兄弟,他当过楚云的贴身侍卫,就是这么一个人,因为监察司被楚云毫不犹豫的砍了脑袋,当时郭栓子等人全都去求情,毕竟只有区区几百两银子,但是被楚云毫不犹豫的拒绝。从那之后,楚云手下的官员就对身穿黑衣的监察司有了畏惧和排斥。

    郭栓子叫来了楚云派给他的三名贴身护卫,让他们装扮一下进城去寻找监察司的据点,三个人立刻围着城墙转了一大圈才谨慎的进了城。在三个人进去之后,天完全黑了下来,离石城的城门也缓缓地关上了,这一幕告诉刘壁和郭栓子,城内虽然没有官府存在,但是肯定是有秩序的,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势力,他们能不能利用。

    三个人进入城内之后,立刻按照郭勇告诉他们的地址找到了一家叫做太行酒家的饭馆,三个人低声对伙计说了一个暗号,他们立刻被请了进去。达到校尉级别的文臣武将出行,楚云都会派出自己的近卫保护他们,而其中一些近卫都肩负着秘密任务,比如说他们三人。

    第二天清早,太行酒家的掌管的就跟着一辆大车出城去了,对外他宣称自己要出去办货,也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半个时辰后,刘壁和郭栓子秘密接见了监察司离石城的站长,他详细的告诉了离石城和西河郡的现状,并且他们给刘壁和郭栓子提出了一系列的建议,再两个人没什么问题询问之后,迅速的离开了。

    刘壁看着离开的细作,赞叹了一句:“都督大人真是深不可测啊,他的目标之长远,远不是我们能及的,我们只要按照这一份计划,那么离石城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拿下,郭兄你认为呢?”

    “一切听都尉的命令。”郭栓子笑着说道。

    一千骑兵的到来,离石城的人早就知道了,别看离石城没有官府的存在,但是这里的各大势力却代替了官府的职责,他们纷纷划定地盘和制定秩序,因此西河郡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乱。也是因此西河郡经过了永嘉之乱后,不光没有萧条,反而吸纳了大量的流民,而且靠着贩卖马匹,竟然十分繁荣。

    不过毕竟他们不是官府,因此城墙什么的,他们也不会去修建,也不敢去修。修筑城墙可是朝廷才能做得,不管是匈奴汉国还是并州刺史刘琨都不会允许,但是除了这些禁忌,西河郡几大势力完全就相当于土皇帝,他们的的影响也无处不在。在各方平衡之下,离石城几大势力成立了离石城商盟,形成了一种类似于西方元老院的共和制度,也算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奇葩了。

    在商盟里面有四个大型势力,几乎控制了离石城的一切,其余小势力都只是依附于他们而已,可以说这四个势力就是刘壁能否完成楚云命令,掌控离石城的关键。这一些情况,刘壁和郭栓子都通过细作了解的很清楚。两个人拿着监察司打探的详细资料商量许久,最终下定了决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