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琨这个死要面子的刺史大人,硬留下李晋和郭勇等人住了一晚,对着两个人一番拉拢,李晋有些感动,甚至有想跟着刘琨混的想法,毕竟刘琨是刺史,是楚云的长官。但是他家人都被楚云迁移到了长子城而且刘琨堂堂一刺史竟然被逼迫到阳曲这么一个县城,思虑再三,他还是跟着莫含和郭勇返回,当然李晋不知道,他这一处被郭勇看在了眼里,这跟楚云亲自看见的区别也不大。

    不提刘琨兴致勃勃的准备返回晋阳,莫含等人已经是先行一步了,莫含的家人都跟着莫含前往长子城赴任。三十几岁的莫含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阳曲县城,心情十分愉悦,这么多年他终于混出头了。

    大半个月后,一行人返回了长子城,长子城已经恢复了一些作为郡城的繁华,毕竟现在长子城的人口已经有数万人之多。莫含看到这一幕,对自己的主公更加满意,要知道长子刚刚经历战乱,现在就恢复了一些生机,这说明楚云能力不错。

    当楚云听到莫含前来,虽然不能出城迎接,毕竟他跟莫含还是名义上的敌人,但是在莫含进城之后,也是立刻就把他请进了府内,借口也好找,毕竟莫含是郡丞,自己名义上的下手,来了长子城先拜见自己不是应当之该嘛。

    楚云把所有的政事一股脑的扔给了莫含,莫含不光不喊累,反而感激涕零,他不怕事情多,就怕没权。在莫含接下了政事的烂摊子之后,楚云除了练兵就有了时间练武,骑兵已经成型,因此只要训练步兵就好,而刘壁等人在这方面都有一手,所以楚云基本上完全放权了。

    楚云除了派骑兵寻找铁血堡迁徙的踪迹,就剩下练武了,几个月前自己已经派了好几波人通知他们前来并州找自己,几个月过去了,一点消息都没收到,这让楚云有些担心。但是楚云有自信不至于被人消灭,毕竟铁血堡可是剩下了一千多骑兵和数千步兵,这股势力就算是幽州王浚王浚想要啃下来,也不是那么容易。

    楚云不断地派人去寻找,在一个月后,一队人马终于在太原郡的边境迎接到了风尘仆仆的铁血堡众人,他们很多人身上都带着伤,而且楚云留下的二千多匹马匹现在只剩下一小半了,为首的王廉、张彤和房卿等人看到迎接的人差点没哭出来,他们一路上受的苦大了,差一点就回不来了。

    虽然他们没经过幽州,但是因为太行山阻路,还是绕了一圈,经过了王浚控制的地盘,结果被王浚的人看上了他们的马匹,强抢之下,铁血军当然不肯屈服,大小战打了十几次,八千人口只剩下了五千人,骑兵损失了一多半,凄惨得很。

    当然也怪楚云当时思虑不周,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轻易拿下了上党郡,否则铁血堡众人完全可以通过太行八陉更快捷的来上党郡。

    楚云亲自迎出去百里迎接众人,看到大家凄惨的样子,楚云大怒,很多他熟悉的人都死在了王浚的手里,楚云暴怒之下当众立誓,以后一定会给王浚好看,众人听到楚云的承诺都大喜过望,楚云现在已经是一郡之主,但是还是这么念旧情,他们觉得自己没跟错人。

    既然嫡系都来了,楚云就开始大肆封赏,楚云任命王廉为长史,虽然只是属官,但是却是楚云的郡守府第一属官,管理的事情跟莫含这个郡丞也差不多,只不过不是朝廷任命的而已,但是王廉也喜笑颜开了。

    张彤担任参军,房卿担任主记,再加上莫含这个郡丞,以及楚成林这个主薄和李晋这个记室,就构成了楚云郡守府下的所有文官体系,楚云来了这个世界两年,也算是攒下了一些的家底。

    在军队方面,楚云直接取消了县兵,除了几个地理位置重要的县,其余的大后方的县楚云都准备不驻扎人手,一是让楚云把上党郡彻底掌握在手里,二也是为了省钱。

    楚云现在成了朝廷的官员,以前的都督什么的就不能随便叫了,但是楚云还是不准备用晋朝的武官官职,什么左护军,右护军的太杂太乱。

    楚云任命刘壁为都尉掌管上党郡一切军事,但是因为楚云改革了,其实他又什么都管不到,因为楚云的手下都直接对楚云负责,不过楚云也不会白瞎刘壁这个人才,他的练兵才能不说,另外的一切军事建设,他都要帮忙。

    另外楚云手下分为了骑兵、步兵、后勤兵三个兵种,从名字上就能看出他们的职责,楚云手下的马匹现在有三千匹左右,原铁血堡的步兵很多人经过和王浚的血战,掌握了骑马的技术,因此楚云抽掉了两千三百人,组成了上党骑兵,剩下的几百头留着繁衍马匹。骑兵为百兵之王,因此楚云也很重视。两千骑兵分为了两个部分,除了给楚云当贴身卫队的三百人,首领当然还是郭勇,被楚云授予了近卫骑兵楚云倒是想命名为虎贲卫,但是这绝对是不合规矩,这是皇上才能任命的。其余的两千人,分为了两队,由被楚云带出来的方大山和周斌率领,他们两个跟着楚云征战,可以说占尽了便宜,气的郭栓子等人不行,但是比起失踪的付义好得多。

    另外楚云步兵有六千人,一半是以前的郡兵,一半是铁血军的原步兵,后者才是百战精锐。楚云把六千人分为了三队,每一队两千人,由郭栓子、赵虎和刘壁的亲信刘海担任,这个刘海也就是刘壁原来的仆人刘叔,这个人当一个校尉绰绰有余,要知道他可是在刘壁没出生之前,就跟着刘壁的父亲征战沙场。

    骑兵是骑兵校尉,步兵是步兵校尉,再往下是营官——队正——什长——伍长,这倒是跟晋朝的官职差不多,只不过就是楚云把那些没有用的官职都撤销了。

    一个步兵校尉管着两千人,下设四个营官,每个营官掌握五百人。这些营官有一些驻扎在县城里,顺便兼任县尉。

    上党郡紧挨着匈奴人地盘的几个紧要的县城都驻扎着楚云的军队,像是晋城、高平这种紧要的县城,楚云都派了一个营或者两个营驻守,而在东北的那些大后方的县城,楚云只让他们招纳捕快就足够了。

    另外后勤兵就是那些淘汰的县兵,他们固定的有一千人左右,主要的就是运输粮草、建设阵地、修补城墙等,反正什么活都要干,当然他们也有上升的空间,做得好的,能成为战兵,战兵不行的也能成为后勤兵这种辅兵。

    他们的首领是牛根生,也就是最早跟随楚云的老牛,他年纪大了,而且以前干过泥瓦匠,他很乐意成为辅兵校尉,这起码名义上跟他的老兄弟们一样都是校尉。楚云交给他们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去涅县修城,涅县被焚烧一空,里面的数千人都没地方住,楚云做下的孽,当然要去还。

    另外楚云还任命冯成家为监察校尉,这当然不是楚云一个小小郡守能够拥有的,不过楚云从铁血堡迁移过来的时候打听到的消息,让楚云充满了紧迫感,楚云就算再知道不合规矩,也必须建立一套情报系统。而黄凯这个小子,被楚云任命为了副校尉,从某些方面来讲,黄凯比起冯成家更加适合担任校尉,不过他年纪太小,功劳也不足以让他独当一面。

    铁血军的回归,顺便给楚云带来了一个消息,石勒终于崛起了,从某些方面来说,石勒给楚云的压力还大于匈奴人给自己的压力,石勒手下人才济济,况且现在有了翼州这个稳定的地盘,石勒的前景绝对是北方所有势力中最好的。

    在楚云跟随刘琨来到并州的时候,石勒已经击败向冰,彻底打通了前往翼州的道路,后来楚云就彻底失去了石勒的消息,但是石勒却没有闲着。因为刘琨当时为了恢复并州,抽掉了刘演的一万五千大军,让刘演无法抵抗石勒,因此只能让出了翼州州城邺城,石勒趁机占据了邺城。

    刘演把军队撤往了三台城,这个三台城是汉朝建立的,地势险要,易守难攻,跟楚云的上党郡很是类似,因此刘演以三台之险要稳定了形式,他现在还占领着赵国郡大半、乐平郡和一部分的常山郡不过也是实力大降,刘演丢失了邺城,他手下的士气一落千丈,刘演的下属临深、牟穆等人率领自己的部众向石勒投降。

    而幽州刺史王浚则占据了翼州北部,广平人游纶、张豺拥兵几万人,占据苑乡,王浚让他们在那儿暂时代理原官行使职权,以牵制石勒和刘演,王浚跟刘琨不对付,恨屋及乌他也恨上了刘琨的侄子刘演。

    不过石勒占领了邺城之后,却出人意外的没有定都邺城,在他手下谋士张宾的建议下,他把治所迁移到了广平郡的襄国城,这一手彻底麻痹了赵汉皇帝刘聪和幽州刺史王浚,邺城自古就是帝王之都,石勒却不看重邺城,而迁移到了跟刘演最前线的襄国,这摆明了是没有远见的决定。

    因此石勒得到了赵汉皇帝刘聪的奖赏,因此他觉得石勒忠心自己,是为自己在河北拖住了王浚、刘琨和刘演,让自己更专心的腾出手对付长安。于是刘聪封石勒担任都督冀、幽、并、营四州诸军事,冀州牧,进封为上党公。

    刘聪彻底把目光投向了长安,也因为刘聪觉得大势已定,他对待晋怀帝愈加羞辱,嘉平三年正月,刘聪在与群臣的宴会中命怀帝以青衣行酒,晋朝旧臣庾珉和王俊见此忍不住心中悲愤而号哭,令刘聪十分厌恶。当时又有人流传庾珉等会作刘琨的内应以助他攻取平阳,于是刘聪杀害怀帝和庾珉等十多名晋朝旧臣。这一幕彻底把所有忠心晋朝的人得罪了,也让石勒大松了一口气,因为晋怀帝的死,长安剧烈的反抗,拖住了刘聪绝大部分的实力,刘桀和刘曜等人也全部被调往了长安。

    而石勒看到自己迷惑刘聪的目标达成,他立刻露出了獠牙,在晋怀帝死后,石勒立刻派遣大将夔安、支雄等七个将领攻打隶属于幽州王浚的游纶、张豺,这些人都是跟刘壁父亲一辈的大将,战场经验十分丰富,他们很快攻破了游纶、张豺外围的营垒。

    王浚听到石勒不去对付刘演,反而对付起了自己,勃然大怒,他派遣都护王昌率领各军数万人,联合辽西公段疾陆眷,段疾陆眷的弟弟段匹、段文鸯、堂弟段末等人的部众五万人到襄国攻打石勒。

    跟刘琨依靠拓跋鲜卑相同,王浚的盟友则是段氏鲜卑,当年段氏鲜卑的首领段务勿尘是王浚的女婿,现在的段氏鲜卑的首领段疾陆眷算起来是王浚的外孙,当然不是亲外孙,但是因为这个关系王浚和段氏鲜卑的关系还是很牢靠的。

    段疾陆眷在渚阳驻扎,石勒派多名将领去攻打,都被段疾陆眷打败。石勒采纳张宾、孔苌的谋略,伏击段疾陆眷,杀得尸横三十多里,缴获铠甲马匹五千多。

    因为被石勒击败,段氏鲜卑看到了石勒难以战胜,况且王浚狂妄自大,对待他们段氏鲜卑犹如奴仆,石勒反而以怀柔策略争取段氏鲜卑,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段氏鲜卑一脚踢开了王浚,从此段氏一心附从石勒,王浚的势力于是衰败。

    游纶、张豺两个人也是见义忘利的小人,他们看到王浚失败,立刻抛弃了王浚,向石勒请求投降。石勒攻破信都,杀死了一只投靠王浚的冀州刺史王象。不过因为石勒和王浚的死磕,刘演得到了机会,他从新占据了邺城,石勒也没有继续动兵。

    这一年中原大地上混乱无比,先是匈奴人在并州跟刘琨大打出手,然后鲜卑人又跟匈奴人大打出手。到了冬季,幽州王浚又和羯族人大大出手,最终结果是汉人势力大衰,而胡人不管是匈奴人,还是羯族人和鲜卑人势力都大增。刘琨就不用说了,王浚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不光把翼州几乎赔光了,也死了数万大军,甚至连盟友段氏鲜卑都赔没了。

    刘琨也是短视之人,王浚的遭遇让刘琨大喜过望,他对王浚的痛恨,比对匈奴人更甚,他还寻思着好好地写封信调侃下王浚,但是这个时候晋怀帝被杀的消息传到了刘琨耳中,随之而来的是在长安的皇太子司马邺便即位为帝,并且司马邺一上台就封刘琨大将军、都督并州诸军事,加散骑常侍、假节,并下令让刘琨为先帝报仇,其实主要目的就是长安被匈奴人攻打甚急,司马邺想让并州出兵缓解长安的压力。

    但是刘琨现在自身难保,他经过了一个冬天一个春天的发展,也刚刚从并州各地征集了三千人,现在只有不到四千人,还都是新兵,这个时候让他攻打匈奴人,简直就是找死。刘琨设了招魂台为晋怀帝大张旗鼓的招魂,一副忠臣的姿态,甚至他让阳曲城户户披麻戴孝,但是阳曲的人饭都吃不起,还有那个闲心,因此很多阳曲的民众,都在自己家门口挂上一条白布应付了事,从这个细节可以看出,晋朝的威望已经降到了冰点。一番作态之后,刘琨就发现朝廷的命令难以完成了,他自身难保,哪里有本事去攻打匈奴人?

    “大将军,何不下令上党郡出兵?”温峤的一句话让刘琨眼前一亮,这几个月的时间,刘琨曾经多次派人前往上党郡寻求支援,但是楚云刚开始还多少给点,后来都以自顾不暇而拒绝了,这让刘琨十分不爽,楚云和刘琨迅速从蜜月期走了出来。但是上党郡的实力刘琨派遣自己的儿子刘定探查过,说实话,一个上党郡比起并州其余的四个郡加起来实力都强。楚云现在埋头发展,各项事务都有了成就,一片欣欣向荣,刘琨也不想得罪,不过嫉妒是免不了的。但是现在温峤的话,终于给刘琨找到了借口,既能够削弱上党郡的实力,也能够完成朝廷的额任务。只要楚云还想依靠朝廷的名义下发展,那么他就不能违抗自己的旨意。

    因为刘琨现在成为了大将军且假节,因此完全能够自己任命官员,刘琨派遣晋升为大将军府左长史的温峤带着自己任命楚云为上党郡太守、建武将军的任命文书前往长子城,让他带人攻打匈奴汉国。

    温峤自信满满的接过了任务,现在刘琨已经是大将军,温峤也想更进步一步,而这一次就是温峤自导自演的在众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才能最佳机会。不过人生不如意常八九,等待他的却是温峤绝想不到的待遇,他甚至宁愿自己从来没接下这个坑爹的任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