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一边收拢降军,一边收拢难民,这些被掳掠的民众很多人都已经快饿死了,就算是那些晋阳城的大门高户也都凄凄惨惨的,楚云让人把缴获的粮草和死去的马匹集合起来,让众人吃了一顿。

    他早就想清楚了这些人的去处,那些晋阳城的世家和官吏楚云准备全部送回给刘琨,其余的人楚云准备一部分安置在涅县,大部分带回长子,长子城作为一个郡城住下十几万人一点问题也没有的。

    不过楚云现在不知道北边的具体情况,所以安抚了那些官吏和豪门,众人也知道轻重,他们也不会傻到给楚云找麻烦,那些个性鲜明或者没有脑子的大家族都已经死光了,剩下的这些都算是听话的。一行人缓慢的来到了被烧毁的涅县暂时驻扎了下来,楚云当然不会让他们闲着,他们也都帮着涅县的民众清理和重建涅县。

    楚云一方面派人前往晋阳打探,一方面让长子城押送一批粮草过来,忙的不亦乐乎,好歹李晋这个楚云任命的涅县县令还真有真才实学,在他的帮忙下,事情虽然还是繁杂,但是有序了起来。

    楚云还从被押送的官吏中发现了几个人才,这些家伙虽然天天跟自己唠叨,自己没有任命官员的资格,因为自己也只是个兵曹从事。但是他们还是只能帮楚云的忙,几天后楚云清闲了下来,他终于有时间询问刘俭神力衍生者的问题。

    刘俭也没有敝帚自珍,他把自己如何能修炼内力的事情告诉了楚云,可惜楚云听完,他脸色就阴沉了下去,刘俭的方法自己绝不可能尝试,因为他从里面看出了浓浓的阴谋。楚云看着刘俭从体内吐出来的散发着邪气的红色晶体,瞬间就知道这东西碰不得。

    “血滴子”,是一种类似于红水晶的晶体,十分的漂亮,赤红色的光泽让人看到就难以移开目光,这正是刘俭给楚云展示的他能够修炼神力的原因。这枚血滴子跟人类的丹田相融合,使得丹田能够储存和调动神力。楚云不能修炼内力就是因为自己的丹田无法储存内力。

    但是楚云看这这一枚散发着血腥之气的血滴子,他立刻有了敬而远之的想法,据刘俭说,他的血滴子是父亲刘曜给他的,他的弟弟也有一枚,跟他的一般大,不过因为他的弟弟比起自己更努力,所以他的血滴子已经比自己的小了六分之一。

    没错血滴子能够跟自己的主人融合,而方法就是需要杀戮和怨气,杀戮越多,怨气越充足,血滴子跟主人的融合就越快,刘俭是个爱好和平的少年,因此他的血滴子除了被父亲逼迫去了几次刑讯室,吸收了一些怨气,就没有融合过。这也可能是刘俭不被父亲刘曜喜欢的原因。

    但是楚云却从这里面看出了不妥,在仙武大陆,血属性功法和魔属性功法楚云不是没有研究过,这两种功法威力的确强大,而且前期进展迅速,但是相应的缺点也让人难以忍受,练到后期,不是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就是性格大变,变得负能量爆破,从而引起天大的麻烦,这也是他们被几乎所有正道武者针对的原因。

    而楚云今天看到的这一枚血滴子,楚云就觉得很像是血属性功法的产物,而且这东西带着邪性,不只是会让人修炼所谓的神力(也就是内力),而且会让使用者变为始作俑者的鼎炉。也就是说,制造血滴子的人,能够随时通过这东西把这枚血滴子连同使用者的修为收回去。楚云听刘俭说过,他们赵汉军中使用这血滴子的人多达数百,很多人都已经完全融合,一旦把这些人的修为集合到一个人的身上,那么这个人会达到什么实力。起码地阶完全没有问题,在这么一个灵力匮乏的世界,一个地阶武者可以说是无敌的。

    因此楚云就算是再渴望修炼内力,他也不可能容忍自己变成别人的鼎炉。不过据刘俭说,他们神力衍生者还有别的办法实现,只不过他虽然是临江王,但是根本不可能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血滴子,我奉劝你不要乱用,否则以后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当然你不相信也没办法。”刘俭说出了血滴子的事情,对楚云就几乎没有了任何作用,但是楚云还是好意的奉劝了一句。刘俭却对楚云非常信任,他立刻就把血滴子丢弃了,再也没有放回体内。但是两个人都不知道,被刘俭扔了的血滴子被一个人偷偷的藏了起来。

    这个时代的通讯速度让人绝望,当楚云带着他精挑细选的两万多人到达了长子城之后,刘琨的消息,才被传递了回来。楚云听到刘琨的处境,只能苦笑,堂堂的并州刺史,在一年之前还拥有数万大军打刘琨,竟然混成了县令,甚至还不如那些大县的县令,要知道他手下现在也就是几千人而已。

    不过楚云思虑再三,还是决定把晋阳的大族和他们的上万族人奴仆以及那些不愿意留在上党郡的普通民众送还给刘琨,刘琨虽然虎落平阳,但是他得名声依旧在,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能恢复实力,而且他有一位强大的盟友,让他几乎处于不败之地,只要拓跋鲜卑不乱,那么刘琨的并州刺史稳如泰山,毕竟就算是刘聪和石勒两个人都没有把握抵挡拓跋鲜卑的数十万大军,何况鲜卑人还有很多部落,他们虎踞北方,万一联合起来,可以说汉人、羯族人、匈奴人都是渣。不过想让他们联合起来的难度也不小。

    不过楚云用的很顺手的官员和吏员当然都留了下来,并且楚云还给刘琨送去了战马一百匹粮食一百担,这些东西看起来很少,但是其实是楚云硬挤出来的,楚云的上党郡也很不好,突然加进来了几万人,能好得了才怪。就这样刚离开晋阳的二万余人在郭勇和李晋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返回了晋阳。

    派李晋去见刘琨,因为李晋毕竟是世家子弟,虽然只是个低等的,但是他手下也实在没人了,刘琨注重出身可是很出名的,而且这个家伙一路上还能帮着管理难民。派郭勇去则是为了联系上莫含,楚云手下人才太少,而上党郡十几个县,让他事务繁多,他想把莫含喊过来帮自己,莫含的才能楚云是很相信的,治理一郡之地,莫含完全能够胜任,楚云偷懒的心思又生出来了,他还是最喜欢在仙武大陆那里,自己专心练武,诸葛青衣帮自己处理一切的情况。他在暗劲阶段以及待了挺长时间,他准备突破到化劲,这样他的实力就会大增,面对神力武者也有了自保自己。

    楚云接下来的日子忙得很,他统计了上党郡的人口,因为他知道人口才是自己一切政策的基础,结果很不好,上党郡的所有人口只有区区十几万人,这还是楚云截留下三万晋阳来的难民的结果。而且一大半都集中在上党郡郡城长子城,现在长子城已经有了六七万人。

    这个人口也就是能让自己养两万人马,而且这还算是穷步黩武,每四个人养一个士兵,绝对会把自己的财政拖垮。所以就算是楚云的铁血堡还有七八千人没有到来,楚云都决定暂时只招纳五千步兵,骑兵则继续维持一千二百人,再加上铁血堡没赶来的三千步兵和一千五骑兵,上党郡的实力就已经远超过了并州刺史刘琨的实力。匈奴人刚刚败走,楚云绝不相信他们立刻就会攻击自己,而且现在已经进入了冬天,匈奴人不会这个动兵。

    当第一片雪花落在长子城的时候,楚云终于联系上了并州刺史刘琨。当李晋和郭勇到达了阳曲见到了刘琨的时候,刘琨一片愁云惨淡,他手下的文臣幕僚寒酸到只剩下三十几人了,比起一年前,宾客盈门简直不可同日而语。这还要算上他的子侄亲友,刘琨秀美的长发也花白了许多。李晋和郭勇的到来,让刘琨和属下人狂喜不已,他们没想到柳暗花明,那个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楚云竟然如此厉害,竟然击败了把自己打得跟丧家之犬一样的刘曜,还救回了数万人。

    现在着两万多人已经回到了晋阳,生性喜欢享受的刘琨恨不得立刻回去,阳曲实在是寒酸得很,怎么比得上并州的州城。不过冷静下来,他就发觉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楚云击败了刘曜大军,俘虏了两个大将军,现在都被押送给了刘琨。且送回了二万多人的人口,并且还带来了一些粮草和马匹,在刘琨看来,楚云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也表现出了对自己的忠心,但是自己却对不起楚云的忠心。

    当时晋阳被围困,在他儿子刘定的劝说下,自己以上党郡郡守、建威将军的诱惑招降了楚云和他的铁血军,不过他一直都没有太过在意铁血军,他当时寄给朝廷的文书,也没有为楚云讨要什么官职,要知道一个郡的郡守必须朝廷批准的。他寻思自己在盟友的帮助下击溃匈奴人,给楚云一个兵曹从事,让他为自己统帅骑兵,最后在封他个校尉就不错了,但是现在他怎么回复楚云?楚云已经自己占领了上党,难道他还拉下脸,让楚云退走?

    这么一来,万一楚云跟邢延一样,大怒之下投降匈奴人,自己的并州还能守住嘛?他见识过楚云铁血军骑兵的厉害,虽然不如鲜卑铁骑也不如匈奴骑兵,但是自己现在怎么抵挡?在阳曲只有一千老弱病残而已,自己义兄拓跋猗卢留下来的人,刘琨安排在了雁门郡,难道到时候为了自己的短视,引起来的麻烦,再去求鲜卑人?到时候即使人家帮忙,自己也丢不起这个人。

    刘琨先让李晋和郭勇下去休息,他立刻召集了自己的手下商议,经过了一次大败,他手下那些溜须拍马的人反而少了很多,现在除了他的儿子刘群、刘定和侄子卢谌、崔悦,就剩下莫含、温峤等寥寥人手了。

    这些人除了莫含和温峤,其余的人虽然都很有才名,但是能力都是一般,跟刘琨诗词唱和没有问题,但是问起具体的事物,都是两眼一抹黑,刘琨的教育从某种程度上真是失败的很,乱世最没用的也就是文采了。

    不过温峤此人是个大才,他现在是刘琨的参军,几乎是他第一谋士了。他的家世可不得了,温家也算是顶级世家,他是曹魏名臣温恢的曾孙,西晋司徒温羡之侄。东汉护羌校尉温序之后。温峤17岁出仕,由司隶都官从事累迁至潞县县令。后来刘琨手下人才凋零,他慢慢的显露出才能,被任命为刘琨的参军。当然这些早期的经历显示不出他的才能,这家伙离开刘琨南下之后,如同蛟龙入海,公元317年,温峤作为刘琨的信使南下劝进,从此历任显职,并与晋明帝结为布衣之交。曾任江州太守,参与平定王敦、苏峻的叛乱。苏峻之乱平定后,温峤拜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散骑常侍,封始安郡公。死后赠侍中、大将军,谥号忠武。职位一点都比起刘琨差,在东晋几乎混到了最顶层。

    不过这辈子遇到了楚云这么一个人物,温峤能不能再有这么平坦的官路就不知道了。当刘琨说完了他心里的忌惮,众人全部看向了温峤,不光是因为温峤现在是刘琨第一谋士,也跟众所周知莫含跟楚云“不对付”有关系,他们虽然能力不行,但是却都知道现在实在不是打压楚云的时候。不说别的,楚云表现出来的忠心和能力,让这群家伙很有好感,也不是他们惜才,而是楚云现在占据了上党郡,几乎扛起了晋阳南边的安全,这样他们才能有闲心吟风弄月。

    “大人,楚云此子我没有见过,因此我也不好下结论,但是看此人行事,颇有忠义之心,但是他不奉大人的命令,擅自出兵,也可以看出此人不是墨守成规之人。我觉得并州现在不宜再动刀枪,此人占据上党,可以说是为大人做屏障,因此我觉得以安抚为主。大人是朝廷任命的并州刺史,现在朝廷的状况大人也知道,我觉得大人可自行做主。”温峤婉转地说道,意思就是朝廷自己都顾不上自己了,你觉得这个楚云值得笼络,那么你就以刺史的身份任命他为郡守。

    但是这可是触及了刘琨的底线,他以忠臣孝子自居,何况并州江河日下,他就更不能破坏自己的声明,他以前不是没有败落过,但是每一次都靠着忠臣的名义从新雄起,温峤的意思他听出来了,这简直就是要了他的老命。

    “莫从事你的意见如何?”刘琨看向了一直跟楚云不合的莫含,他并没有直接否定温峤的意见,而是想要借莫含之口否定温峤的话,毕竟他直接说,很可能让温峤寒心,这也算是驾驭手下的一种方式了吧。

    刘琨问完,莫含没有说话,众人看了过去,发现莫含正在魂游天外,刘琨心里有些生气,但是他也没有怒斥,手下就这么多人,莫含也是有本事的,没见自己的义兄拓跋猗卢走的时候,还想带着莫含离开。莫含多次处理并州和鲜卑人的关系,都处理得很好,让拓跋猗卢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可惜莫含最终拒绝了。在历史上莫含可是对刘琨绝望了,所以跟着拓跋猗卢走了,并且在鲜卑人手下做出了一番事业的。

    刘琨又问了一遍,莫含回过神来,他立刻站起来躬身道歉,刘琨心里好受了许多。

    “大人,那个楚家小子。”莫含还没说完就被一直维护楚云的刘定打断了,楚云这么争气,可都是刘定招纳来的,刘定有面子的很,怎么能让莫含污蔑。

    “莫从事,楚云就算不是上党郡郡守,也是刺史府兵曹从事,你们一府为官,你这么说是不是不太好?”刘定说完,莫含立刻笑着说自己口误,众人也没有追究。

    “大人,我的看法跟温参军的一样,楚小...楚从事现在的位置正好在面对匈奴人的第一线,用一个区区郡守之位,笼络他正是良谋,我虽然跟他不合,但是说实话,此人还是有些本事的,再说,他对大人还算是忠心,我为了大人考虑,也不会行小人之事。诸君岂不见徐县令(徐润,晋阳令)的下场?”徐润这个倒霉蛋,在晋阳城被破之后,让令狐泥砍成了肉酱。莫含说完,众人都觉得莫含公私分明,是个君子。

    但是莫含的话,却把刘琨逼到了绝路,手下人众口一词,他必须为自己以前的承诺买单,但是他还是不敢直接任命楚云为郡守,最终他决定任命楚云为上党郡代郡守,将军的职位他是不敢再封了,他必须要等到朝廷认证,但是这就足够了。

    “父亲,楚云此子毕竟不是您的心腹,我觉得必须派一心腹之人制约才好,我看上党郡郡丞的职位,必须要是我们的人。”刘琨的二儿子也是嫡长子刘群说完,众人都看向跟楚云不对付的莫含,刘琨也笑吟吟的看向他。

    莫含摊了摊手笑着说道:“郡丞?也算是升官了不是?”众人听完都哈哈笑了起来,刘琨也很满意自己的任命。

    莫含出了刘琨寒酸的院子,看着自己手里印着并州刺史大印的任职文书,脸上的笑意怎么也藏不住,他这次不光为楚云争取来了刺史的大位,也让自己顺利的回归了楚云的手下,还让自己成为了上党郡郡丞,这样他就能稳稳的在楚云的势力中占据二把手的位置。

    看到在自己门前等候的郭勇,莫含使了个眼色,郭勇默默地跟着莫含走了进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