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曜在跟楚云的对决中,互有胜负,虽然前期楚云占尽了优势,但是最终刘曜还是技高一筹,让楚云的埋伏扑了个空。游子远也不愧被刘曜看重的首席谋士,他的几个计谋连串了起来,就把楚云玩弄于鼓掌。

    首先刘曜先用了游子远的声东击西之计,假装从芦苇地的大道通过,虚晃一枪,快速的转向了另一条,让楚云的计划几虎落空。然后又派人点燃了芦苇地,这一招打草惊蛇可谓完美,如果敌人埋伏在里面,说不准能够烧死不少敌人。就算是不在里面,那么也会嘲笑一样的告诉敌人,他们已经识破了对方的计谋。还能够为自己留下后路,如果峡谷那一条路不能通过,他提前烧了芦苇丛,就能够早一天离开,真可谓一箭三雕。

    谋士的作用和大将的决策完美地结合了起来,游子远提出了计谋,让刘曜自己选择,而刘曜则完美的把游子远的计划实施了出来。两个人真可以说是珠联璧合。楚云被摆了一手,当然怒火冲天,其实楚云不用那么愤怒,在原本历史上,刘曜称帝后,这个游子远被封为大司徒、车骑大将军,为刘曜立下了赫赫战功,要不是刘曜失败了,这个游子远的名声不下于石勒的谋士张宾。

    刘曜仗着骑兵的机动性,迅速的来到了峡谷前面,不过他的谨慎葬送了自己的长子,这是他没想到的。

    “众将听令,我将带八百人先行通过,如果遇到危险,那么所有人听游长吏的命令,游长吏接剑,此为我贴身宝剑,谁敢抗命立斩不赦。如果没有危险,那么游长吏统帅五百人和众官员次之,我会在谷尾接应。刘俭听命,你带二百人殿后,如遇追击则掉头死战,我刘曜的儿子没有贪生怕死之人。”刘俭听完心里悲凉的很,没想到父亲竟然把送死的任务交给了自己,自己怎么说也是刘曜的嫡长子啊,虽然偏心自己的二弟,但是就不为我考虑一下嘛?

    刘曜疼爱自己的二子这是世所共知的,刘曜的长子是刘俭,二子是刘胤都是原配夫人卜氏所生的。在刘胤小时候时候,皇帝刘聪很喜欢他,而不喜欢长子。刘曜美姿貌,善机对,年十岁,身长七尺五寸,眉鬓如画。因此刘曜很疼爱二子,就是汉赵皇帝刘聪也很喜欢刘胤,刘聪告诉刘曜应该以刘胤作为继承人。刘曜说自己只是一个藩王,不必要废长立幼。刘聪说刘曜为国家栋梁,不同于其他藩王,应该选择聪明的刘胤作为继承人。最后,刘聪封刘俭为临海王、刘胤为秦王世子,秦王和临海王的区别犹如天壤。长子刘俭就彻底悲剧了,他完全在父亲和众人眼里成为了一个透明,这一次更是被父亲彻底抛弃,不管刘曜是不是这么想的,刘俭就是这么认为的。

    他低头领命之后,刘曜并没有发现自己的长子有什么不对劲,但是游子远却看出来了,因此他请命自己殿后,刘曜不准,游子远也不再多说,他也没必要因为主公这个不喜欢的儿子强出头。

    当刘曜的八百骑兵浩浩荡荡的出现在被称为葫芦口的峡谷时,奉命驻扎在这里的赵虎立刻就知道了,但是楚云的命令是如果小股敌人则战,大股敌人则待命。他看到一人双马的匈奴骑兵,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他立刻派人联系楚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刘曜的骑兵快速的通过了葫芦口。

    “可恶。”赵虎狠狠的锤了一下身下的石头。

    “再派人去通禀都督,快去。”赵虎狠狠地说道,一刻钟之后第二波匈奴骑兵浩浩荡荡的出现在赵虎面前,赵虎紧紧地趴在地上,他本来还后悔自己没有抗命强留,现在看看匈奴人的实力,他多亏没有动手,否则匈奴人内外夹击,自己这几百人必死无疑。

    就在第二批匈奴人通过了葫芦口,楚云的通信兵终于赶了过来,楚云因为被刘曜和游子远摆了一道,所以气愤之下下了死命令,强令赵虎封闭谷口。赵虎对楚云敬若神明,因此他毫不顾忌一千多匈奴人就在他们身后,用巨石堵住了谷口,这一举动吓了刘曜一跳。

    “大将军,大公子还在谷内,我们应该立刻杀上山救出大公子。”游子远立刻劝解道,刘曜的其他手下也纷纷开口支持,刘曜再不喜欢刘俭,他的手下也必须摆出一个姿态。但是刘曜现在谨慎的性格却让他没有行动。就在这个时候,东方尘土飞扬,地面开始震动了起来,显然是有不少的骑兵正在靠近,这一幕下了刘曜一跳。

    “全军撤退。”刘曜为了防止被对方的骑兵缠上,立刻上了马飞驰而去,看到这一幕刘曜的手下也纷纷跟随,可怜的刘俭就被彻底抛弃了。

    山谷中的刘俭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要不是他觉得父亲会来救自己,那么他早就崩溃了,半个时辰之后,密密麻麻的人影出现在了山谷四周的高地上,无数的弓箭对着二百早就丧失了希望的匈奴人。

    “大家别打了,投降吧。”刘俭大声的喊道,有不少的军士听从他的命令放下了武器,他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父亲要这么做。

    随着投降不杀的喊声和最高长官刘俭的投降,顿时一多半匈奴人都跪地投降了,即使还有几十人死不投降,也影响不了大局了,铁血军来回穿插着击杀那些不肯投降的死硬分子,对于跪在旁边的人视而不见。刘俭本来想举剑自尽,但是最终他还是没有下定决心,他颓然的扔下了剑,跪在了地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刘俭感觉天暗了下来,他抬起头来,原来是自己被围了起来,数十个身穿汉人盔甲的军士把他围在了中间,他看向为首的那一个清秀且有些消瘦的年轻人,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世家公子一样的年轻人就是让自己父王焦头烂额的敌方首领,他有些想笑,自己的父王也不是万能的,被这么一个年轻人都能击败,父王高大且牢不可摧的形象,顿时出现了裂缝。

    “你叫刘俭?是刘曜的儿子?在下铁血军统领楚云,想请公子一叙,不知道公子可否赏脸?”站在刘俭面前的正是狂喜的楚云,这个刘俭虽然实力很低,但是却是个货真价实的神力衍生者,得来全不费工夫,楚云的心里早就狂喜。

    看到楚云面色和善,刘俭竟然心里有了一丝变态的感动,他身边的人从父母到官员,几乎都把自己当成透明人,就算是下人都讨好自己的二弟,对自己敷衍的很。现在父亲把自己直接抛弃了,看到满脸笑意的楚云,他下意识的对楚云充满了好感。

    楚云虽然很想询问刘俭怎么成为的神力衍生者,但是他现在还有很多的事要做,后面还有三千步兵,以及五万送上手的人口,这是乱世中的根基。不过楚云也不敢把刘俭囚禁起来,因为楚云知道这家伙一旦发飙,除了自己谁也不是对手。

    “刘兄,贵军掳掠我并州人口,一路上不知道死伤多少,我想去救回我族子民,不知道刘兄如何考虑?”一路上楚云牢牢的把刘俭放在了自己身边,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家伙虽然是刘曜的儿子,但是性情十分的软,说他是个缺乏安全感的孩子更适合,这也是他第一次跟随父亲出来,性格完全没有定性,对这种性子的人,楚云看来完全没有培养的必要,也不怪刘曜放弃了他,但是作为敌人,楚云希望越多越好。

    “楚兄,一路上我也看了,我们匈奴人的确挺过分的,谁也不想离开自己的家,何况一路上汉民也没吃的,死伤惨重,我觉得你能救回他们也好,不过他们有三千人,虽然大部分都是汉降军,但是人数跟楚兄也差不多,一旦交战肯定又是伤亡惨重啊。”刘俭悲天悯人的说道,楚云看着这家伙的神色,还真不是装出来,这个人真的是心软。

    “哎,我也没办法,我总不能不去救人吧?不过我倒是有一计,能够让伤亡变小,就是可能要麻烦刘兄,就是不知道。算了,当我没说,一会咱们去吃饭,我想刘兄这么多天赶路,肯定没吃过一顿热乎饭。”楚云温和的说道。

    “楚兄,咱们俩虽然认识的时间短,但是我可是把你当成兄弟的,能够减少损伤,这是我的心愿,希望楚兄直言相告。”刘俭正色说道。

    “好兄弟,刘兄的仁心古之圣人也不及,走咱们先吃饭。”楚云拉着刘俭的手走进了自己的帐篷。

    一夜过后,楚云整合手下一千二百骑兵,三千郡兵朝着刘曜当做诱饵的步兵杀去,本来楚云还想着避免自己伤亡,也认为刘琨肯定派人前来追杀,自己不想多事,但是有刘俭帮忙,楚云觉得应该没什么伤亡,所以才会主动进军。楚云从俘虏中吸取了几十个人,也从郡兵里吸取了一百多人,因此骑兵不减反增。他现在战马倒是挺充裕,从匈奴人手里夺得了一千多匹的良马,不过骑兵不是一时半刻能够训练出来的,所以马多人少也是幸福的烦恼。

    楚云根本不知道,刘琨根本不可能派人来了,在蒙山蓝谷鲜卑大军击破匈奴镇北大将军刘丰之后,刘琨多次求见他的义兄拓跋猗卢请求鲜卑人帮他夺回被掳掠的民众,要知道并州久经战乱,人口不会超过百万,这还是匈奴人攻破洛阳之后,逃民不断补充的结果,这十几万人,几乎可以占到并州人口的七分之一,这是个什么概念。

    可惜拓跋猗卢拒绝了,拓跋猗卢也不是什么好人,虽然他对大晋还心存畏惧,对刘琨也敬重,但是他毕竟是一方首领,汉人势力越弱,只会对他们鲜卑人有利,岂不见他这些年慢慢的蚕食幽州并州很有成效。现在刘琨彻底失去了势力,就只会更加的依重自己,自己就能从他的手里得到更多。

    当然拓跋猗卢也不会看着刘琨败亡,他在临走之前,留下了将领箕澹、段繁等部助晋军戍守,送给刘琨马、牛、羊各千余头,车百乘,然后自率军北还。箕澹是拓跋猗卢的心腹爱将,他的驻留,就是加深自己对并州的影响,因为现在刘琨不依靠他们就无人能依靠了。不过只留下了区区三千人而已。刘琨虽然千恩万谢的把拓跋猗卢送走,但是心里其实已经恨上了鲜卑人。晋阳已经成为了一座空城,无奈之下他就把并州刺史的治所移到了阳曲,以图东山再起。

    阳曲只是个县城,不要说比晋阳,就算是长子城这种郡城也比不上,阳曲是晋阳的北大门,正因为在北边,所以没有受到匈奴人的掳掠,不过其中也只有民众几千人而已,刘琨默默地在阳曲舔舐着伤口,他根本不知道那个他曾经很看好的小将楚云正在上党郡搅动风云。

    楚云得到了刘俭的帮助,他直接带着大军堵住了刘曜手下的步兵和晋阳掳掠来的民众,辅国大将军石成和都护大将军刘艾正凑在一起研究着逃走,他们已经好几天没有收到刘曜的命令了,而且他们遇到的逃兵越来越多,他们已经收拢了三四百人,这还是没有特意为之,两个大将军虽然不精通兵阵,但是也不是傻子,他们要不是惧怕刘曜,他们早就扔下一切逃走了,刘曜治军严苛,他们俩没收到刘曜的确切信息,真的不敢。

    当听到手下来报,他们的进路被一只军队堵住,两个人吓得腿都软了,刘艾更是吓得从马上掉了下来,看到他们的样子,所有人士气大降。

    “大将军,我们现在应该集中人手,迎上去,要不然咱们都是步兵,跑都没地方跑。”一个看不下去的校尉说完,已经没有了注意的石成当成了救命稻草,他立刻下命召集所有人手,匈奴人的士兵乱糟糟的集中了起来,很多人看到没有了看守拖家带口的逃走了,当然也有很多人不敢乱动,楚云看到对面乱成了一片,嘴角上挂上了胜券在握的笑容。

    两个大将军足足过了一刻钟才集合了二千多人,他们毫无章法的来到了阵前,石成命令刚才提建议的校尉前去询问楚云的来意,这个校尉脸色发苦,他多嘴干嘛,万一别人以为自己叫阵,自己回不来怎么办?自己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的。不过他身为一个匈奴人,还不能不去,匈奴人以悍勇闻名,虽然这些年有所腐化,但是还是以悍勇为豪,他不能背上胆小怕事的名声。

    这个校尉咽了口唾沫,整理了铠甲,手提着长枪策马而出,他来到了楚云军前二十米处,还没等说话,楚云就拍马而出,手里的长槊奔腾而出,这个校尉慌忙架枪抵挡,但是楚云的力气加上强悍的劲力,竟然把长枪打断,长槊去势不减,直接深深砍在了校尉的肩膀上,校尉张了张嘴,一口鲜血喷出,直接死去。楚云的力气直接把他的浑身内脏打了个粉碎,楚云单手挑起校尉的尸体,大喝一声直接扔了回去,校尉的尸体掉入了匈奴人的军中,砸到了一片人,不管是匈奴人还是楚云收纳的郡兵全都呆住了,这是霸王在世嘛?如此瘦弱的身体,竟然有如此神力?伴随着楚云手下人的欢呼,匈奴人阵中鸦雀无声。

    楚云看了看手里精良的长槊,满意的很,这是楚云从战场捡的,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掉的,长槊是长矛的重型版,楚云用起来虎虎生威,威力倍增,一件好的武器,能让自己的战斗力提升三成,这不是说笑的。这些精良的武器,可不是好得到的,必须是世家豪族才能拥有。楚云手里的这个比正常的马槊还重,足足有五六十斤,一般人拿一会就拿不动了。槊锋散发着勾魂夺魄的幽光,这绝对是战场上的绝顶凶器。

    “来人,把刘曜的儿子带过来。”楚云摆了摆手,刘俭被五花大绑的带了过来,两军隔着只有百米,因此刘俭的相貌匈奴人看的清清楚楚。

    “是大将军的长子临海王殿下。”

    “临海王都被俘虏了,那么大将军岂不是败了?”

    “如此猛将,大将军败了有什么好稀奇的,最主要的是咱们该怎么办?”

    随着刘俭的出现,匈奴人一片哗然,而两个大将军吓得腿都软了,楚云看到这一幕,缓缓的策马前行,随着楚云的靠近,最前面的匈奴人竟然受不住压迫缓缓的后退。不过也有数十人匈奴人被激发出了凶性,他们大喊着冲了过来,楚云摆了摆手阻止了想前来支援属下,一杆长槊翩然舞动了起来,每一击都带走一条生命,短短一盏茶的功夫,楚云身边一个活人都不剩了,遍地的狼藉。

    现在已经没有人敢冲过来了,楚云抬起长槊指着眼前的匈奴人,高声喊道:“刘曜已被我击败,汝等还不投降,这就是下场。”楚云身后的铁血军也纷纷喊了起来,以前铁血军骑兵压了过来,匈奴人全都看向了两个大将军。

    辅国大将军石成看着身边站都站不起来的都护大将军刘艾,苦涩的下了马,石成双手举着自己的佩剑,膝行而前,这是匈奴人对胜者的最高礼仪,楚云单手接过剑,举到了头顶,看到这一幕,匈奴步兵纷纷丢下了自己的武器,向楚云投降。

    “万胜,万胜,万胜。”看到这一幕铁血军全都用武器拍着身上的铠甲欢呼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