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各位全部坐下吧。今日才知道,三晋之地豪迈之风不下燕赵,很好。”楚云双手一压众人纷纷坐了下来。

    楚云一指最后说话之人:“来人,请那位先生来前面,就坐在我的旁边。”众家族对这一幕都视若无睹,楚云给他们压力太大了,只要应付过这个杀神去,他们让垫底的樊家坐在首位也都没有意见。

    樊高从容不迫的上前来对着楚云淡然的行了一礼,然后跪坐在了楚云准备的位置上,这种气度一看就不是那些传承不到百年的豪强能有的,楚云记得此人曾经当过一任县长,考教之下,发觉此人还真的有真才实学,楚云很是满意。

    楚云当然也不会厚此薄彼,在楚云的淫威之下,各家都答应派人出来做官这相当于跟楚云绑在了一起,并且贡献一些粮草金银,楚云并没有遇到那种凭借身世跟自己对抗的,那些真正有底气有实力的大家族不是走了,就是被灭绝了,剩下的都是歪瓜劣枣。

    送走了十几位家主,楚云扭头看向身边的樊高:“樊公,你觉得他们会跟我一条心吗?”

    “他们跟谁都不会是一条心,不过只要大人掌握权柄,又能给他们利益,他们不跟大人一条心都不行。”楚云深以为然。

    “樊公,我初临此地,不过上党依旧没有全部归附,我想请樊公帮我暂为掌控长子城,不知道樊公可愿相助?”楚云直接开口问道。

    “大人,我们只不过是初识,你为什么如此看重在下?”樊高看着楚云问道。楚云心里吐槽,难道能告诉樊高,自己是在一堆烂柿子里面挑一个看起来不是最烂的?这么说,估计樊高回到家就能召集人手造自己的反。

    “樊公,成大事者当用人不疑。我看樊公荣辱不惊,大有国士之风,而且也精通与实事,不是迂腐之人,像樊公这种大才,如果不肯为朝廷效力,那么朝廷还有什么希望呢?现在胡人猖獗,我志在恢复大汉盛世,不知道樊公也否助我一臂之力?”楚云说完,樊高当然不会倒头便拜,楚云还没有那个名气,樊高看着楚云的眼睛许久才叹了口气。

    “我早就看出大厦将倾,苦闷之下挂印而走,返回家中,刘刺史我也见过,此人虽然有志气、有雄心,但是却没有相匹配的能力,乱世之中,我也只求自保而已。现在大人竟然有如此雄心壮志,且以国士待我,我只能尽力而为。”樊高躬身说道,楚云大喜,有个地头蛇替自己守着长子城,自己就能腾出手干更多的事,楚云立刻拜樊高为上党郡功曹,跟主薄楚成林、都尉刘壁、郡兵校尉赵虎、副校尉方勇一起驻守长子城。

    长子城的郡兵一千余人被裁剪了二百人,剩余的八百人被刘壁和赵虎牢牢地掌控在了手里,楚云又留下五十名铁血军军士归刘壁掌控,楚云相信以刘壁的能力,就算是遇到什么问题,也能轻易解决的,他另外还有招募兵丁的任务,能招多少就看刘壁的本事了。而政务则由樊高和楚成林掌控。

    两天之后,楚云在长子城居民都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率军离开了长子城,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南边的高平。当时匈奴人分为两队杀入的并州,一队以刘桀为主从上党郡东南角的阳阿进军,一部分是以刘曜为主的从上党郡西北的陭氏进军,不过虽然刘曜的路线比起刘桀的路线短不少,可是遇到的抵抗却是更多。因此刘桀连破数个县城之后在上党郡北边跟刘曜合为一处,一战之下就把刘琨派来的大军覆灭了,然后刘桀毫不耽误直接杀进了晋阳。

    所以这两人的进兵路线上,所有的城镇都被他们攻陷了,这些地方都有匈奴人留下的驻军,楚云准备顺时针转一圈消灭所有匈奴驻军,长子城作为郡城也不过就是三百人。楚云估算,这些人加起来也就是千人左右,楚云自信还能够对付。

    楚云在努力清除地盘上的匈奴人的时候,赵汉大军和鲜卑大军终于撞到了一起,刘曜奉刘桀之命,率军队三万在汾水东岸阻击鲜卑大军,而鲜卑大军在拓跋六修的带领下跟刘曜对峙起来,数万军队的大战直接决定了并州的命运。

    楚云这个时候已经来到了高平城外,楚云依照长子城战例,占据了高平城北门,然后迅速控制了高平城,并且俘虏匈奴人一百人,缴获粮草无数,这是因为高平城的当时顽抗了匈奴人的部队,匈奴人恼羞成怒屠灭了数个家族的积蓄,还没来得及运出去就被楚云缴获了。

    楚云大喜之下,以铁血手段击杀当时开门城墙的章程两家和县令涂式,然后命令县内所有的县兵以及五百民夫押运所有物资前往长子城,在五十名铁血军的押送至下,高平城只能臣服。楚云命令当时被屠杀的漏网之鱼马家长子马修为县令掌控高平城,然后就离开了此地。楚云的到来几乎解除了高平城的一切武装,因为这些人都押送物资去了长子,这样他们就没有能力背叛楚云了,而且这些县兵都集中到一起,楚云才能有守住长子城的勇气,至于其他的城镇,楚云也没指望他们。

    一个月内,楚云的铁血军攻破七个县城,抓住了匈奴人数百,缴获马匹上千,粮草甲胄无数,这些物资连同所有县城的武装,都被楚云送往了长子城。

    楚云在涅县修整,楚云直系手下只剩下了五百余人,当然损耗很小,只有三十余人死亡,几十人受伤,但是楚云要派手下押送着县兵和物资返回长子,所以不断分兵之下,才会显得人少。楚云估计长子城有了如此多的物资和县兵、民壮,那么不说固若金汤,起码给了楚云守住长子城的实力。

    就在楚云准备离开涅县返回长子城的时候,刘曜和鲜卑人的战斗终于结束,汉军大败,刘曜渡汾水西逃,手下只剩下不到一万人,部将傅虎战死,元彬如果知道他的女婿这么短命,不知道会不会感叹自己有眼无珠,当然了他已经吗,没有机会后悔了,两个人一同去黄泉路上作伴去了。

    不过虽然赵汉军队失败,但是刘桀的战略目标却早就完成了,他就是让刘曜拖着鲜卑人,然后把晋阳搬空,不光是物资,还有人,晋阳城十几万人,早就被押送出城了,现在估计都已经到了蒙山。不得不说刘桀这一招真的狠,人口是一个势力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构成,没了人你刘琨就算是夺回了晋阳,也就没有了威胁。

    十月下旬,阔别晋阳长达数个月之久的刘琨进入晋阳城,当看到空无一人的晋阳城,刘琨顿时觉得上了当,他立刻请求拓跋六修追击赵汉大军,拓跋六修则以大军连日苦战,已经身心疲惫,且待父亲大军前来,再行讨论为由拒绝了刘琨的建议。

    刘琨返回了自己已经被搜刮一空的刺史府勃然大怒,他为了拉拢鲜卑人可以说不遗余力,不说自己不计较鲜卑人的胡人身份与猗卢结为兄弟之盟,并表请朝廷署猗卢为大单于,以代郡封之为代公,后来又请求把他封为代王。而且还把陉北之地的楼烦、马邑、阴馆、繁峙、崞等五县让给拓跋鲜卑。至于偏袒拓跋六修,逼反大将邢延这类讨好更是多如牛毛,但是现在竟然如此对我?

    不过刘琨的怒火都被手下人劝阻了下来,他现在无兵无人,想要跟鲜卑人翻脸是绝无可能的。再说他对自己的义兄拓跋猗卢还有幻想,所以也只能强忍了下去。他在屡次教训之下,也知道自己必须有自己的军队,否则连说话都没有底气。可惜自己侄子刘演借给他的一万五千人全都回归了翼州。他想起了自己很看好的那一个少年,不过派出去的人竟然告诉自己在杞县的骑兵不告而别,这打击让刘琨痛不欲生。后来楚云的好基友莫含评价刘琨,曾经说过刘琨善于怀抚,而短于控御。一日之中,虽归者数千,去者亦以相继。这些评价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数日之后,拓跋猗卢二十万大军陆续到来,强大的军队,让刘琨再次抛弃脑海中刚刚兴起的建立自己军队的计划,拓跋猗卢对刘琨的请求,立刻进行了回复,他痛骂了儿子拓跋六修一顿,然后亲自统帅两万骑兵追赶,刘琨的自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跟随着拓跋猗卢杀向了蒙山。

    蒙山是刘桀故意选择的撤退地点,这里不是太平天国起义的那个蒙山,也不是山东临沂的蒙山,而是在晋阳南边的一片山区。刘桀为什么舍弃大道从这里走,就是因为这里地势险要,是一片很好的阻击场所,他们掳掠的人口都被大军押送过了蒙山,只要在蒙山阻挡一段时间,他们就能从容离去,而刘琨的威胁也就不复存在,手下无人的并州刺史,就如同没有牙的老虎。不得不说刘桀此人真的是一个精于谋划的高手,刘曜以前对刘桀虽然还是有些不屑,但是现在他心里却不得不开始佩服了起来。

    而刘桀看到了刘曜对自己态度的转变,也投桃报李,他命令刘曜统帅五千大军经过上党郡押运五万人口前往洛阳附近安置,带着掳掠来的人口直接去到他们赵汉的都城,这能让刘曜大大的露脸,而且让皇帝刘聪更欣赏刘曜,刘曜瞬间明白了刘桀的善意,两个人关系大为缓和。而他则带着一万了马押运八九万人口前往河东郡安置。河东郡是战略位置很重要的地方,不过经过了多次大战,河东人口稀少,将这些人口安置过去,河东郡的战争潜力将会大大提高,刘桀的眼力是真的惊人。

    至于断后的工作,刘桀安排了镇北大将军刘丰断后,刘桀也不吝啬给这个同族兄弟留下了八千人马。刘丰此人也是汉赵皇族,他接到命令之后,对刘桀也是感恩戴德,这任务看似凶险,但是刘丰却觉的安全得很,他不相信鲜卑人会为了这么一个并州刺史拼命,但是处于谨慎他还是立刻在蒙山构筑阵地,不过受他这个主将的影响,阵地只不过应付了事。

    当楚云准备返回长子城整饬军队的时候,探马来报,北方探查到了大批人口涌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这个消息引起了楚云的注意。这个时代消息的封闭程度是后世人难以想象的,上党郡和太原郡紧挨着,但是太原郡的历次大战,楚云几乎完全不知情。

    楚云亲率手下前去探查,一路上到处都是拖家带口的民众,就跟流民一样,但是楚云也没敢轻易的去接触,因为这些人中间有很多穿着军装铠甲的人,楚云不知道他们是败军,还是什么人,也多亏了楚云机警否则上党郡失守就会被刘曜知道了,让刘曜有了戒心,那么后面的一切计划都要报销了。

    刘曜此人用谨慎有余进取不足,因此他才对刘桀那种在军中带女人的事情如此反感,而刘聪虽然是个匈奴人,但是不得不说他真是知人善用,才会命令刘曜辅佐自己儿子,刘桀跟刘曜性情正好相反,也算是互补。

    楚云带着人仔细观察了一阵之后,终于为自己没有随便现身而庆幸,这果然是一起人为的大迁徙,押运的军队密度之大,也让楚云诧异,基本上三四十人就有一个看守,因此虽然很慢,但是却没出现什么纰漏。也不知道这些家伙是不是吃错了药,这些押运的人员,也没有随便欺凌押送的人,这样一来,被押送的人虽然都心情难过,甚至痛哭流涕,但是却没有出现什么乱子。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老实的,一个半大小子趁着看守的人不注意,一棍子打在了这个倒霉的士兵头上,士兵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周围所有人都惊呆了,但是半大小子却没有一丝停留,他迅速的朝着楚云所在的山林逃跑,而当看守的士兵站起来,他已经马上进入林子了,凄厉的呼喊声传出去了很远,很快就要数十个骑兵出现在了事发的地方。几十个骑兵迅速朝着半大小子追了过去。

    “把那个小子带过来,其余的人立刻撤退。”

    楚云看到这一幕立刻下达了命令,当匈奴人搜遍了整个林子也没有找到这个逃走的人的时候,除了大骂了几句,也没有别的动作,毕竟只不过是跑了一个人而已。

    楚云等人跑出去了足足三里地才停了下来,刚才的半大小子被一个方大山横着放在了马上,等一停下了,这个方大山就提着他跳下了马,瘦小的年轻人在高大的方大山手里就跟个小鸡仔一样,方大山没有耽误,三步并作两步把这个人扔在了楚云面前。

    年轻人看起来被摔得不轻,许久才满脸痛楚的抬起了头,正好跟楚云的眼神对上。楚云的眼神里满是冷漠,半大小子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他偷着扫射周围的其他的人,但是铁血军的人大多数都跟楚云一样,眼神里透漏着冰冷和煞气,这个小子谁也不敢看,留意起周围的环境。

    “这小子挺有意思,到了我们这里还想着跑。你叫什么名字?你怎么来到了这里?押送你们的是什么人?你们要去哪?只要你老实回答,我是不会伤害你的。”楚云换上一副和善的表情说道。

    这小子眼珠子转了转:“你问这么多问题,我怎么知道先回答那个?还有你问别人身份之前,不准备先说一下你自己的身份吗?”众人听到,哈哈大笑了起来,楚云也笑了起来。

    “好小子,有点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