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本来怀着兴奋的心情进入长子城的,因为毕竟是自己未来地盘的郡城,可惜啊,楚云很失望,连年的战乱,让长子城萧条无比,就是那些世家大院也都残破了许多,真正的豪门大都逃离了这个战乱频繁的上党郡,那些没逃走的,也不好过,虽然跟墙头草一样,那边来了倒向哪边,但是也只是将将能维持生存罢了。大族都这个样子,就更别提普通民众了。

    楚云也没有游荡的兴趣,他一边记着地形,一边派人打探城内的消息,现在是上午,相当于后世的九点多,但是让楚云又好气又好笑的是那些匈奴兵现在都处在醉酒当中,竟然都在酣睡,他们的位置很好打探,也不知道占了谁家的大院,连个站岗的都没有,楚云进去溜达了一圈,竟然没有任何人发现。也不知道匈奴人都腐化了,还是都太自信,这也正好给了楚云机会。说实话就算是楚云自己,也能把它们消灭大半,楚云不是没做过这种事,但是楚云要留着这些家伙,他还有他用,因此只能等大军入内了。

    不过想要直接杀进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长子城毕竟是一个郡城,城墙足足有四五米高,而且非常坚固,如果正面强攻,那么楚云的一千骑兵全部死在这里都攻不下来。看守城门的竟然是原来郡城的郡兵,这些家伙虽然都不怎么样,但是关个城门还是没有问题的,楚云必须派人先占据城门,大军才能顺利入内,这些都难不住楚云。

    楚云顺利的返回让众人都松了一口气,楚云在地上画了一个简单的长子城地图,也多亏了古代的城市大都是四四方方的,就算是普通人也能看懂楚云画的地图。

    “冯成家一会你带着护卫队五十人,分批进入北门,然后你看情况,迅速控制北门,迎接大军入内。这里是那伙匈奴人的住所,由我亲自率领五百人前往。刘壁你带五十人迅速赶往南门,方大山你带五十人控制住东门,周斌你带五十人控制住西门,其余的三百人由郭勇率领,在城内奔走相告,让所有人返回家中,不听命令者格杀勿论,胆敢浑水摸鱼者一律处死。如果遇到激烈的反抗,你们不能抵挡,就来这里跟我汇合,我还不相信匈奴人三百人就能在长子城为所欲为,我一千人还有人敢反抗。”楚云迅速的布置了任务,冯成家带着五十人化好了装迅速的混进了北门。

    其实北门的城门官已经发现了不对劲,因为今天入城的人也太多了,平常几天都没有五十人,但是现在短短半个时辰就进入了好几十人,不过这家伙也没想到有外敌入城,因为现在匈奴人足以让任何势力闻风丧胆,这也是匈奴人最后的辉煌。

    城门官摇了摇头回到自己屋内的时候,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蹉跎半生也不过就是个城门官,操这些心干嘛。此人感觉没错,刚才进城的五十余人都在附近徘徊,冯成家巡视了一下周围的人手,当他发觉所有人都到来的时候,发了个暗号,五十余人都纷纷抽出了腰刀,这一幕让城门附近的小贩全都四散而逃。冯成家带着人杀了过去,在城门几十个郡兵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砍死了一半。

    “我投降,不要杀我。”北门的城门官目瞪口呆的看着手下被屠杀,当冯成家杀向他的时候,他立刻跪了下来,速度之快,就连冯成家都措手不及,冯成家摆了摆手,投降的十几个人全都被绑了起来,然后城门之上一盏红旗升了起来,很快,大地开始震动了起来,上千骑兵有条不紊的杀进了长子城,长子城一片鸡飞狗跳。

    一千骑兵一如城就分散成了数股,各自执行自己的任务去了,城内很快就响起了“全部回家,半个时辰不归家一律处死”的呼叫声,伴随着呼叫声,五百余骑兵杀向了在郡守府不远的大宅,正是匈奴人的所在。

    楚云来的太快,匈奴人毫无反应之下就破门而入,不过匈奴人也是悍勇,即便是这样,还是有数十匈奴人拿起了附近一切能利用的武器反抗,楚云当然不会手软,所有反抗的人一律击杀。当匈奴人的领兵校尉被抓了过来,楚云手下的匈奴人也用匈奴语喊起了投降不杀,剩余的二百多人,才都束手就擒了。

    整个过程只有半个时辰,上党郡郡城长子城已经被楚云掌握在了手中,楚云收拾完了匈奴人,然后就腾出了手把那些投降了匈奴人的官吏和郡兵全部抓了起来。

    长子城的郡守、郡丞、都尉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现在长子城的最高的官员是一个主薄,这个家伙叫做元彬,是长子城元家的人,因此想跑都跑不了,此人被抓过来的时候心惊胆战,因为他还不知道是谁攻打了长子城,当他见到楚云,发现楚云是刘琨的人之后,胆气陡然强硬了起来。

    “你既然是刘琨刘大人的属下,奉命来占据长子城,那么就请出具刺史大人的手令吧。”看着元彬的神色转换,楚云冷笑一声。

    “不知道匈奴人占据长子的时候,是奉了谁的手令?”楚云眯着眼问道。

    “哼,大赵国兵强马壮,他们想去哪就去哪,你不知道吧,晋阳城都丢了,刺史大人也自身难保,我还是劝你离开长子,否则等匈奴大人们返回来,你的小命不保。我可是傅虎将军的岳丈,你如果识趣一切好说,如果不识趣,那么嘿嘿。”元彬狂傲的说道,楚云瞄了小虎一眼就不再看元彬,小虎立刻明白了楚云的意思,他一把抽出了手里的剑,冷笑着走了过去。小虎也是跟随自己最早的几个人之一,这家伙年轻好学,护卫队除了郭勇这个校尉,就是小虎这个副校尉最高。

    “你干什么,你不能杀我,我是长子大族元家的族长,傅虎是我的女婿,不要,我跟刘琨大人认识,我是他委任的长子主薄,没有朝廷的命令,你不能杀我,啊。”小虎一剑看出,元彬的半边脖子都被砍断了,他在元彬的身上把剑上的血擦干净,然后冷眼看了一遍周围的官吏,除了这个元彬,其余的都是吏员,他们全都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低着头惧怕不已,在长子城称王称霸的元家家主、长子主薄就这么死在了他们面前。

    “你们谁知道元家在什么地方?”楚云看着这群人,俗话说流水的官员,一辈子的吏,这些吏员某种程度上来说才是真正的地头蛇,楚云降服了这群家伙,那么长子城就几乎手拿把攥的被自己掌控了。

    “大、大人,在下知道。”一个三十几岁,黑瘦的小吏战战兢兢的说道。

    “很好,你叫什么名字?担任什么职位?”楚云笑着问道。

    “在下楚成林,是一个书佐而已。”小吏小心翼翼的说道。

    “哦,咱们五百年前是一家啊,我也姓楚。你带着他们去元家,回来之后,你就是长子城的主薄。”楚云说完,楚成林大喜过望,他跪了下来,信誓旦旦的保证自己一定办到,从吏员到官员可是很多人一辈子都迈不过去的。楚云当然也知道随便找个人担任主薄很不好,主薄可是郡守府排名前几的要职,但是为了尽快掌握长子城,楚云不得不这么做。

    楚云让小虎带着三百人前去,把元家斩草除根,元家只不过是长子城的一个大族而已,要不是真正的大族都搬离了,他们根本上不了台面,只不过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罢了,派出三百精锐已经很看得起他们了。

    楚云也不再问话,笑眯眯的闭着眼等着,天气已经到了秋天,但是天气还是热得很,在大太阳下几十个吏员,又是惊怕又是闷热的跪在地上,足足一个多时辰,小虎等人才浑身煞气的走了回来,楚成林也跟了进来,浑身就跟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神色也愣愣的。足足几十颗头颅扔在了众人面前,几个胆小的竟然被吓晕了过去,楚云却面不改色。

    “诸位都起来吧,元家人助纣为虐,现在已经全部伏法,我先来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楚云,邺城楚家家主,现在担任刺史府兵曹从事,掌管刺史大人手下全部骑兵,不过过段时间,我就被刺史大人推荐为上党郡郡守了,因此以后大家跟我就是一家人了。我这次来是受了刺史大人的命令,来执行一项重要任务。你们都放心,匈奴人长不了了,刺史大人请来了代王,代王统帅着数十万大军已经进逼晋阳,匈奴人已经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了。你们只要听我的命令,那么我对以前的事情既往不咎,如果你们有什么其他的心思,那么元家就是你们的下场,现在你们还有什么疑问嘛?”楚云说完,众人都大惊,此人就是以后他们的顶头上司?那么他们以后的日子肯定很惨,不过也没人敢说出来,全部跪在对着楚云行礼。

    “很好,我就喜欢聪明人,你们所有人的过往,我一概不究,但是我来了这里,你们以后敢对我阳奉阴违,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另外我告诉你们,我最恨的人就是出卖同胞,给异族胡人当汉奸的人,你们中如果有这种人最好不要被我发现,否则不光是你们自己,你们一家老小我也不会放过。现在我有任务给你们,楚主薄。”楚成林被楚云这么一叫还没反应过来,直到被人捅了一下才立刻站了起来。

    “嗯,现在我命令你以郡守府的名义通知全城子民,让他们知道朝廷又回来了,让众人各司其职,不要惊慌。另外通知长子城所有大族的族长全部来郡守府,时间就定在晚上。对了,你派人把城内所有大族的资料给我写一份,尽量详细,晚饭之前必须完成,这是我教给你们的第一个任务,我希望你们尽心尽力。”楚云在小虎耳边说了些什么,然后就起身离开,很快五十个铁血军军士就来到楚成林面前报告,这是楚云派来帮他们的,也是监视他们的。

    楚云交代完了就出了郡守府,街上一个人都没有,显然乱世中的民众也有自己的生存之道,除了那些想趁火打劫的混混,没有人会不长眼,而这些混混现在都成了尸体。楚云巡视了四门,发现并没有出现意外,而郭勇带着人在城内巡查,城内秩序一片井然,楚云非常满意。

    楚成林这个家伙还是有能力的,当楚云返回郡守府,他不光把长子城所有大族的资料准备好了,也准备好了铁血军的饭食,当然这不是仓库里面的粮食,长子城的仓库现在都能饿死老鼠,而是从高门豪族那里“借”出来的,毕竟元家的例子就在眼前。楚云虽然从元家弄来了不少粮食,但是事情太多,他也没有为手下准备饭食的意思,每个人身上都带着干粮,现在不是庆功的时候。但是现在楚成林想到了,那么楚云也不会拒绝。

    楚云接下来就跟刘壁等人一起研究起长子城的一切资料,长子城现在有民数千户,人口也就是四万余人,而且基本上没有一点的物资,不管是金银粮草还是甲胄武器,几乎什么都没有。也就是从元家抄家抄出了一些,另外从匈奴人那里得到了一些甲胄和战马。但是没有粮食,也不足以支持多久,长子城的大族也没几个,真正有实力的都跑了,就算是楚云想抄家,也弄不到多少,反而能把自己的名声彻底搞臭了,元彬通敌卖国,杀了他倒是没事,但是无缘无故的去抄别的大族的家,那就是跟天下世家作对了,觉没什么好下场。粮食在乱世中是最重要的东西,这东西不会变出来,楚云打起了匈奴人粮草的注意,当然这些都需要详细的情报和周密的策划,否则匈奴人也不是软柿子,能随便你抢掠?

    另外楚云还要处理的事情很多,上党郡除了长子城,还有不少城镇驻扎着匈奴人,虽然都不多,但是收拾起来也很麻烦,毕竟他们万一收到消息,大肆搜掠一番然后撤退,就会给楚云留下个烂摊子,楚云不要想发展,就算是守成都够呛。

    楚云也不是没有治理地方的经验,要知道当年楚云占领的青林乡,比起上党郡都丝毫不差,只不过是很多年没有实践了,再加上诸葛青衣都帮自己做了,楚云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但是也难不倒楚云,楚云有条不紊的安排着工作,短短一个下午,楚成林为首的官吏就被折服了,楚云问的事情总能问到点子上,而且短时间就能解决,因此谁也不敢起糊弄楚云的心思,这也是楚云想不到的变化。

    而且楚云还不断的接见郡兵的几个长官,这些家伙在楚云攻打长子的时候,在家里作鸵鸟,一点作用没体现出来,因此楚云也不客气,从上到下的郡兵长官几乎被一律革职,直到遇到了北门门官方勇楚云才是眼前一亮,这家伙是个寒门子弟,不过倒是有一些本事,楚云问了几个问题,他都对答如流,于是楚云命令他升为副校尉,帮助都尉刘壁和校尉赵虎(小虎)整饬郡兵,当然了郡兵的校尉比起正经的校尉低多了,但是这也让方勇大喜,因为他只是寒门,因此城门官就是他的极限了,但是现在他看到了上升的希望。

    楚云忙活了一天,长子城的杂事也没忙完,但是已经到了晚上,各族的族长都来了,他们已经在有元家人头的院子中站了半个时辰,每一个都汗如雨下,只有一个人面色如常,楚云早就派人盯着这些些主,因此此人的表现也被楚云看在了眼中。

    这个家族叫做樊高,跟大画家梵高同音不同字,是樊家的家主,这个樊家可不得了,论起来,祖上还是皇亲国戚,樊家是在河南兴起的,祖上分散在各地,有一支迁至今唐河湖阳,迅速繁衍成为南阳郡大姓。湖阳樊姓至樊重,在西汉末、新莽初,成为全国有数的大庄园主,嫁女于春舂陵宗室刘钦,生刘秀。樊家也就是东汉创始人刘秀的娘家。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樊家早就衰弱,有一支就来到了上党郡扎根,不过他们只是最低等的世家而已,现在就是连一些豪强都比不上了,不过楚云还是对这个樊高很有兴趣,光这份处变不惊的气质,就让楚云很喜欢。

    酒宴楚成林早就弄好了,当楚云走了进来,所有家主都站起来迎接,楚云很满意的坐在了主位上,但是并没有叫众人坐下。楚云不断的扫视着众人,众人不由的想起了鸿门宴的典故,他们再次惊惧了起来。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从最末尾的一个族长的位置上传了出来:“窃听闻刘刺史翩翩君子,原以为大人是刺史大人麾下,必定也是礼仪君子,但是今天所作所为实在是大失人望。”众家主听到这话,都恨不得掐死此人,你不想活也不要拖着我们啊,但是谁也没想到正座上的楚云听到不光没有生气,反而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