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的犹豫在王山奉命返回翼州的时候终于消失了,他必须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刘琨虽然不至于卸磨杀驴,但是在楚云看来,他肯定不想按照以前的约定做了,楚云不能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里。他就算是为了跟随自己的手下考虑,也必须做点什么。

    楚云跟王山依依惜别,王山对自己前去的前景十分不乐观,石勒的凶名不光楚云忌惮,就是整个华夏也没有人不忌惮,实在是他的战绩太彪炳了。攻破洛阳,抓住皇帝就不说了,他可是数次打败晋朝的主力军队,东海王司马越十万大军都灰飞烟灭,在豫州转了一圈,琅琊王也没奈何得了他,现在气势滔天的杀向翼州,刘演都不敢跟他争锋,连老巢邺城都放弃了,跟这种绝世凶人对阵,王山充满了悲观。楚云对王山的遭遇也是有心无力帮不上忙,只不过楚云多次告诉王山,如果不敌就来并州找自己,王山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楚云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

    王山走后,楚云就把所有事扔在了脑后,这家伙带兵中规中矩是个人才,也仅此而已,他现在有大事要做。

    其实刘壁给自己提出的意见说起来也简单,就是浑水摸鱼先下手为强,这个时候鲜卑人跟匈奴人还没有开始战斗,楚云刘壁等人都看好刘琨和鲜卑盟友获胜,因此刘壁给楚云提出一个大胆的计划,就是提前前去接收上党郡。这么做好处就是让刘琨不能抵赖,坏处也很明显,如果楚云真的这么做了,很可能会得罪刘琨,以后被刘琨穿小鞋。当然了也可能遇到撤退的匈奴人,被匈奴人一举歼灭都有可能。但是楚云研究了并州地图之后,就不担心这件事了,刘桀真的撤退,那么最可能的就是走晋阳——永安一条路尽快撤回司隶,这样根本就不会经过上党郡。这计划有利有弊,才让楚云难以抉择。

    上党郡是并州五个郡之一,他的地理位置十分关键,仿佛一把锥子一样深深的插进了匈奴人掌控的司隶地区,因此刘琨和匈奴人在这里爆发了数次大战,最近的一次就是刘琨手下大将郝诜、张乔在上党地区抵御刘桀、刘曜,结果短时间内疚全军覆没。

    当然这个结果,当时谁也想不到,因为上党地区四周地势高,易守难攻,刘琨也没想到手下最看重的俩个将领竟然这么快全军覆没,这把他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这也可能是刘琨不带着楚云的原因,毕竟刘琨不知道对手下失望了多少次,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他对汉人的军队真的没多少信心了。

    楚云才不管刘琨怎么想,反正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过,自己会被授予上党郡郡守,因此上党郡已经成为了他的囊中之物。楚云也没过多犹豫,时间非常重要,如果刘桀败亡过快,那么计划就没法进行了,楚云立刻派手下前去莫含处通知一声,万一出现问题,好让莫含斡旋,当天下午,楚云就带着手下一千余人消失在了杞县营寨,等刘琨想起他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半个月,楚云早就不知所踪。

    跟太原郡不同,太原郡除了晋阳和南边的一些地方,其余的地方并没有被匈奴人占领,但是上党郡却除了东边的一小部分,其余的郡县都被匈奴人占据了。楚云经过了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了上党郡,不过楚云一路上为了保密,并没有进任何一个城镇,所以一路走来,都是风尘仆仆的。一千余人的吃喝拉撒,楚云真是操碎了心,不过他们的钱财还是不少,一路上也还应付的过去,也多亏他们骑的是好养活的匈奴马,否则草料就能压垮他们,不过即使这样,一路上还是死了几十匹马,好在楚云早就有所准备,他们多带了二百匹。

    “禀告都督,前面有一个镇子,我们要不要前去休整一下?”郭勇得到了前方斥候的报告,过来禀告楚云,他还是个不到二十的孩子,长途跋涉的行军,让他瘦了一圈,干起来又黑又瘦,不过精神倒是很好,这个小子很有天赋,楚云教给他的虎鹤双形拳以及大枪术都练得不错,境界也到了明劲中期,遇不上那些修行内力的家伙,也算是一个不错的高手了。明劲可是能够运用起来增加力量的,而战场之上力气大就有优势。

    “好,我们就去休整一番。”楚云自己虽然没事,但是手下人和马都受不了了,再说他心里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上党郡守,在自己的地盘,休息一下还能有什么事?

    当楚云的骑兵出现在这个叫做狐乡的小乡镇的时候,整个乡镇里的人都惊动了,到处是一片鸡飞狗跳。这种小镇子比起豪族的邬堡更脆弱,一个不小心就被战乱波及,楚云也知道他们的顾虑,他的一千人足够灭绝这个小乡镇了。所以楚云派了一个人前去通报这个小镇里面的三老,三老也就相当于后世的乡政府,由镇子里德高望重的长者担任,管理镇子里的一切,不过就是没有品级罢了。

    楚云只是告诉他们自己是并州刺史刘琨刘大人的属下,前来执行一个秘密任务,想要借宿一晚,吃些东西。镇子里的人也不敢拒绝,要知道兵匪一家自古就是,他们也只能腾出了不少房子,然后硬挤出了一些吃食,供应楚云的军队,然后希望他们赶紧滚蛋。楚云也不说破,他住的房子,是狐乡的其中一个三老的住所,虽然不是很大,但是也很舒适,他们为了应付楚云算是尽心了。睡了一晚,让众人恢复了精神,趁着天刚亮楚云一行人就离开了,狐乡的人都松了一口气,来到了楚云的住所,当发现了楚云给他们留下的钱财的时候,他们才知道遇到了仁义之师,可惜楚云早就离开了。

    楚云不走大道专走小道,在半个月后他来到了长子城外,这个长子城虽然听起来很别扭,但是这里却是上党郡的郡城,是尧王的故里、丹朱的封地、精卫的故乡,名气还是很大的。

    楚云早就派人前去探查,打听到的消息是长子驻扎了一支三百余人的匈奴兵,由一个校尉统帅,长子城原郡守等人,除了那些投降的软骨头,都跑得干干净净了,虽然匈奴人人少,但是折腾起来一点都不手软,他们敲诈勒索欺男霸女,把长子城弄得乌烟瘴气,但是即便是这样,城内的人还是没有反抗。

    一方面是匈奴人凶名在外,另一方面也是城内豪族的压制,匈奴人再可恶也没有欺辱他们,死一些平民而已,在他们眼里根本就不算事。再说杀这几百人是不难,但是肯定会被匈奴人报复,到时候他们就死定了,所以几万人的城市被几百个人欺辱,这种可笑的一幕就堂而皇之的发生了。

    “郭勇,带几个人换上衣服跟我进去瞧瞧。”楚云把手下都藏了起来,然后决定亲自前去自己未来的地盘侦查一下。

    ps:今天就这一章了,旁边盖楼,跟我家紧挨着,噪音惊天动地,我耳朵嗡嗡的,脑袋都疼,强写了这么多实在写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