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一晚上一直在打坐修炼,他见到了如此多的能修炼内力的武者,心里紧迫的很,他再次尝试了自己所有的功法,还是没有丝毫修炼内力成功的迹象,楚云心里已经认定,这个世界想要修行内力,看起来必须拥有神石或者跟那些胡人一样,有特定的方法,就是不知道这方法是什么,楚云决定有机会必须抓一个所谓的神力衍生者询问出来,这成了他的第一要务,只要他能修炼内力,那么什么都好说,楚云只要能恢复在仙武大陆的实力,在这个世界简直就是毁天灭地的,楚云不认为还有人能威胁到他。

    当卯时一到,楚云就站了起来,手下人得到了他的命令早就开始准备,当然还是楚云手下的那一千骑兵,至于楚云手下的其他人,刘琨根本没放在心上,也没让楚云带上,楚云自无不可。

    楚云命令手下一边吃着饼子一边等待着刘琨的命令,这个时代以面饼为饭已经是很不错的了。不过一直等到卯时耗尽,刘琨的命令都没到来,楚云脸色十分难看。卯时是后世的五点到七点,整整两个小时的等待,帐篷都收拾起来了,随时准备出发。虽然是在夏天的早晨一点都不冷,但是露水很让人很难受,特别他们都是骑兵,为了防止被射死,楚云还是命令所有手下穿了好几层的衣服和甲胄。

    一直等到太阳高高升起,刘琨才下达了命令准备动身,楚云的位置几乎就在队伍的最后,刘琨这一次并没有跟楚云的骑兵一起,而是跟拓跋六修一起。鲜卑人的五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启程了,刘壁、郭勇等人站在楚云身后看着一眼望不到头行军队伍,心中羡慕不已,楚云也看出了他们的心思,一个男人谁不想指挥数万部队攻城拔寨。

    “放心,等我们到了我们的地盘,不出几年,我们就能跟他们一样。”楚云拿着马鞭笑着跟左右说道。

    楚云身后有着翼州王山的一万五千人,他们处于队伍的最后,从这里就能看出刘琨为什么到了连老巢都丢了的地步,说起来,楚云的手下和王山的手下,才是刘琨嫡系部队,而刘琨却不跟嫡系部队在一起,一路上也不多加关注,他们吃的是最差的饭菜,地位也是最低的,这让刘琨的嫡系怎么可能死命效忠?楚云听莫含说过,刘琨刚来并州的时候,还是很重视自己手下的兵将的,只不过后来对外战争败多胜少,而鲜卑人则战无不胜,他就慢慢没有了继续发展军队的动力,在他看来,自己发展部队的成本,还不如花钱请鲜卑人相助,越是这样手下人越是不堪,慢慢的刘琨就对嫡系部队越不关注,这简直就是恶性循环。连普通人都知道打铁还需自身硬,刘琨连这个道理都不明白?

    鲜卑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所过之处一片狼藉,抢点东西还是好的,那些欺男霸女的也不少,要知道他们经过的地方都是刘琨的势力范围,而且每个人都知道这些鲜卑人是刘琨请来的,刘琨也不约束,难道刘琨不知道鲜卑人的行为是在消减自己的威望?鲜卑人每来一次刘琨的威望就降低一次,刘琨难道就不怕民心丧失?到时候就算是从新占据了并州又有什么用?没有凝聚力的势力是不能持久的。

    几万大军的行军,每天也就是走二三十里,对楚云的骑兵就像是散步一样,不过对于步兵就需要竭尽全力了。鲜卑人之中也有三万步兵,否则的话最后面的王山按照骑兵的速度赶路早就崩溃了。楚云经常带着人跑到王山面前观察,王山本来以为楚云是在挑衅自己,刚开始还恶言相加,但是一万五千人吃喝拉撒几乎消耗尽了他所有的精力,他慢慢地对楚云视而不见了起来。楚云虽然在心里记着王山刁难自己的事情,但是楚云也不会这么无聊前来找麻烦,他带着手下其实是在观察王山的指挥,能够带着上万人行军,对一个将领而言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他让手下人都好好学习,以便以后能用得上。

    不看不知道,在这个时代的步兵,真是惨得很。他们要为前面数万鲜卑大军背着一些物资,而且他们还要为自己背着干粮被褥,要不然他们在这支军队里面是最低等的,很多时候根本没饭吃,楚云起码还能分到粮食,而且他们有马可以驮着东西,这些步兵自能自己带着。

    当然鲜卑人的步兵也不是什么好差事,他们主要的作用之一就是为鲜卑骑兵赶着羊放着马,马匹倒是好说,就是害怕路上骑兵马匹有损耗,他们随时准备给骑兵补充。至于羊,就是鲜卑人的后勤,他们要为骑兵用羊奶做饭。虽然一路上刘琨命令各县为大军准备粮草,但是一个个乡县,就算是榨干了也供养不了几万人。

    当兵当成了马倌羊倌还不是最惨的,鲜卑人步兵还能有马托运物资,而王山这边都是自己动手,一个士兵身上能背着数十斤的东西,也不怪他们一天走二三十里就是极限了,短短二十几天就死亡了数百人,而且还有几百人因为意外受伤,被弃之不理,等待他们的也只能是自生自灭。

    为了生存,逃兵屡见不鲜,就是一队一队的逃亡都有过,晋朝的军队编制一队200人,跟铁血军一队人是一样多的,几百人趁着夜色逃亡,可想而知那个场面。

    晋朝的军队编制最底层是伍,五人一伍,也就是相当于后世班长,一伍可能是五个人,也可能是十几个不确定。一伍之上也就是一什,几个伍合并到一起,也就是几十个人左右。再往上就是二百人为一队,设一队主;几个队为一幢,设一幢主,一般来说二三个队为一幢;几个幢为一军,设一军主,军主统帅3000人左右。再往上就是王山了,他是刘琨任命的统军。

    王山此人在历史名声不显,但是还是很有才能的,他直接实行连坐制度,一人逃走一伍皆斩,一伍逃走,一什皆斩;一什逃走,队主立斩;一队逃走,幢主立斩;一幢皆逃,军主立斩。在杀了几十个基层将领之后,逃走之风才降了下来。王山也不会一味的压服,他亲自去找到了刘琨,汇报了他们的困难,因此他们也不会跟以前一样一点补给也没有了,有时候他们会给一些粮食,靠着恩威并济,王山艰难的跟在了大军后面没有掉队,楚云对王山刮目相看。

    不过即便是这样,当他们一个月后来到了晋阳几百里外的杞县的时候,王山手下只剩一万二千多人了,死亡和失踪人数接近三千人。楚云还是心惊胆战。

    到达了杞县,队伍略加修整,刘琨就派人通知楚云前去参加军事会议,楚云安排好了手下立刻前往,路上正好遇到了王山,王山还是对楚云很不待见,他看到楚云冷哼一声,楚云这段时间对这个家伙倒是有了些佩服,只是微微一笑,就跟在王山的身后进了城。

    杞县是个大县,因为地势平坦气候温和,所以自古至今杞县就是个粮仓,最早的时候可以追溯到夏朝时候的杞国,这个国家曾在这里建都立国长达1000余年。因此杞县的县令是个美差,由刘琨的亲信担任,因为刘琨是自己的恩主,杞县有很富裕,因此楚云一进入大殿就看到了已经开始的歌舞,刘琨真是牛的很,走到哪里,宴会就开到哪里。楚云和王山看到跟身边歌女亲切交谈的刘琨,也没有自找没趣,他俩自觉地坐在了做末尾的两个位置上,杞县县令倒是没有轻视,前来互相拜见了一下,也立刻安排了侍女。这个家伙也是世家子弟,叫做崔淡,出自于安平崔家,楚云也没放在心上,其实楚云不知道这个安平崔家,跟清和崔家和博陵崔家是一家,崔家可是曾经北方第一大家族,当然后世隋唐的七姓五望他们的权势再次达到顶点。

    楚云知道这种场合他根本没有发言权,刘琨到来之后散落在各地的刘琨的亲信都赶来了,楚云自顾自的吃喝,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看客。别看楚云是一个兵曹从事看起来很不错,其实根本就不算什么官,这个兵曹从事只不过是自行聘用的幕僚而已,只不过现在是乱世职责大了一些而已,但是他们的地位只不过是以刺史的喜好决定权力的大小。再说他这个兵曹从事在所有从事里还是个很不起眼的。虽然名义上帮助刺史管理军事,但是一地刺史有朝廷认证的武职管着军队,兵曹从事完全没有插手的机会。就是郡里也有都尉,县里也有县尉,他这个兵曹从事也就是管着自己手下的原有部队而已。

    在歌舞结束之后,刘琨直接跟拓跋六修和几个心腹进了密室,足足有一个时辰,刘琨才满脸微笑的走了出来。在枯坐了一晚上之后,楚云和王山没有得到任何的命令,第二天,楚云就听到外面有很大的嘈杂声,楚云出了营寨一看,鲜卑大军正在开拔,楚云眉头挑了挑,他竟然没有收到一点的命令。

    这个时候王山也走了出来,楚云略一沉思就朝着王山走了过去。

    “王将军。”楚云冲着王山拱了拱手,王山却一脸的不屑敷衍的拱了拱手,就想离开,楚云一把拉住了他,王山挣扎了几次竟然没有挣脱,王山大惊。他一直都认为楚云运气好,才得到了一千骑兵效忠,楚云看起来并不强壮,反而有些瘦,不像是个带兵之人,因此看不起楚云。但是他却自以为文武双全,因此他才对楚云掌握骑兵不满,老是跟楚云作对,但是现在他发觉自己似乎是有了误解,不过当着这么多人,被楚云拉着,他的脸还要不要了?

    于是王山一肘打向楚云,楚云单手一推,就把王山的全力一击化解了,反而王山一个趔趄,要不是楚云左手拉着他的胳膊,他就摔倒了。王山更怒,他反手就想抽出自己腰间的宝剑,楚云看到这一幕就放开了王山,王山已经怒急,抽出宝剑冲着楚云当头劈下,楚云的手下全都急了都冲了过来,而王山的手下却都吓坏了,如果王山真的杀了楚云,那么刘琨绝不会饶了王山。

    其实王山也反应了过来,但是已经收不住手了,他绝望的闭上了眼,他好不容易熬到这个位置,就很可能因为自己这一剑没了。他们王家虽然是大家族,但是他却知不是众多王家子弟中不起眼的一个,得到的家族支援不多,失去了这个位置,哪怕他不会死,也很难有一番作为了。

    王山突然感觉手里的剑被拦住了,他条件反射的想收回剑,但是剑却纹丝不动。他睁开了眼睛,竟然发现楚云两根手指稳稳的夹住了他的剑,看到这一幕他又喜又惊,喜的是自己的前途保住了,惊的是楚云竟然能够在自己精钢宝剑的全力一击之下,精准的捏住了,这份眼力、这份自信、这份力量都远超自己,他松开了手里的剑,失魂落魄的后退了一步,被他身后的护卫连忙的扶住。

    “王将军,我只不过是想请教你几个问题,何必刀剑相向呢,真是把好剑。”楚云挽了个剑花,他手里的武器也不过是一把普通的长枪,比起王山的这一把精钢剑差远了,楚云本来就是用剑的,因此他用精钢剑比划了几招,然后才从精钢剑身上转移了视线。

    楚云笑着看着王山,他能理解王山的心情,不过楚云却不在意。

    “还给你。”楚云一甩宝剑,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中不偏不倚的插进了王山腰间的剑鞘上,王山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看了楚云好一会,竟然对着楚云鞠了一躬,楚云侧了侧身子没有承受王山这一礼。

    “楚从事,我以前以貌取人,实在是抱歉,希望楚从事谅解。”王山真诚的说道,楚云对王山更喜了几分。

    “王将军,我只不过是想请教你几个问题,以前的事情从来没放在心上,不知道王将军能否赏光前来一叙?”楚云做了个请的姿势,王山大笑着走了过来,他的几个护卫就想跟上来,王山摆了摆手。

    “你们先回营寨,有楚从事在这里,你们还用担心我的安危嘛?”王山拉着楚云的手,走进了楚云的营地。

    王山一路上表达了他对楚云的惊讶和佩服,楚云都微笑着听着,两个人还没走到楚云的帐篷就以兄弟相称了。俩人分主客坐好,楚云就直接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问,他真的很想知道刘琨怎么想的,难道让他们驻扎在杞县?楚云还想跟着看看能不能抓到一个神力衍生者,好让自己能够修炼内力呢,他真的不想放弃这个机会。

    “楚贤弟,你还真的问对了人了,我正好有一位好友在刘刺史身边说得上话,他告诉我刺史大人的打算。其实你不知道,代王(拓跋鲜卑首领)亲率二十万大军就在我们身后不远,他们已经绕道直接杀向了晋阳,为的就是保密,而刘刺史跟拓跋六修要去蓝谷阻断刘桀的后路。可能因为怕我们拖后腿吧,刺史大人根本就没有打算告诉我等。”王山自嘲的笑了笑,这个消息让楚云豁然开朗,楚云也没问王山的好友是谁,能知道这么隐秘的消息,在刘琨面前肯定地位不低,王山不愿意说,楚云也就没问。

    “那么刺史大人就把我们扔在这里不管了?”楚云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刘琨对自己还是欣赏的,楚云看得出来,但是现在到底啥意思?把自己当成夜壶,不用了就一脚踢开?但是接下来王山的话,让楚云整个人都不好了。

    “羯贼石勒已经杀进翼州,刘郡守(刘琨的侄子刘演)不能抵挡,现在他已经放弃了邺城,准备固守三台,刘刺史准备让我返回翼州支援,就是不知道楚贤弟刺史大人会如何安排,估计也会跟我一起回去吧。”楚云心里一万匹***奔过,并州的事情还没解决,石勒这一头猛虎又来了?

    楚云虽然不知道石勒以后会多么牛笔,但是楚云知道石勒现在就很牛笔,他身边的刘壁可是石勒军中投降过来的,这也是楚云一直不想去招惹石勒的原因,他现在小身板干不过这个猛虎。现在楚云认为自己有可能被派去跟石勒作战,心情能够好得起来才怪。

    送走了王山,楚云立刻就召集刘壁等人前来商议,刘壁听到这个消息大惊,他也认同楚云的观点,去跟石勒作战凶多吉少,因此两害相较取其轻,他给楚云出了异常激进的主意,楚云听得目瞪口呆,不过思虑一番之后,又有很大的可行之处,不过万一失败,那么后果也是不堪设想,这让楚云难以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