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跟着刘琨这段时间,一直都认为刘琨只是一个忠心朝廷的士大夫,对于刘琨的计谋才能不屑一顾,但是今天,楚云才算是见识了刘琨的本事。在刘琨的带领之下,他们刚在晋阳城的东门搞了一出,就来到了北门和西门,除了匈奴大军驻扎的南门,刘琨都大闹了一番。并且通知了三面的守军自己已经回来,援军也很快就到,让众人撑住,大大的鼓舞了晋阳城守军的士气,这样就算是城内有魑魅魍魉想搞小动作,其余的人也不可能答应。

    只不过楚云的手下死伤不少,仅仅一天的时间,楚云手下就从一千三百人下降到了一千人出头,让楚云心疼的滴血,骑兵可不是一时半刻就能练出来的,这一千来基本上就是自己手下所有精通骑术的人,其他的一千多人的骑兵,虽然叫骑兵,但是比起这些人期数差远了。虽然得到了刘琨勉励安慰,但是楚云还是很不痛快。要知道他们依众凌寡,还是突袭之下,面对匆匆组织起来的匈奴骑兵,也没讨到好处。

    更让楚云诧异的是他在西门遇到了两个匈奴人的将领,他们竟然都身负内功,楚云只不过是暗劲阶段,对抗内功武者不占优势,还是刘琨击杀了其中一人,把另一个人吓退,这才能跑出来,否则铁血军的骑兵伤亡会更大。楚云想不明白,为什么匈奴人中有这么多内功高手。

    在晚上休息的时候,楚云终于忍不住问起了刘琨。

    “你想知道?”刘琨看着一脸迷惑的楚云,楚云今天的表现是一员悍将,如果不遇到跟他一样拥有“神力”武者,楚云都不会遇到下风,刘琨对楚云十分喜爱,因此沉吟了一番,他还是准备透漏一下信息。

    “太康年间,有天外神石从天而降,有一世家公子正巧遇见,世家子本想上前细看,但是突然间神石自动崩裂,分为了九九八十一块四散不知所踪,而世家子机缘巧合中抓到了一块,从中得到了天赐功法,世家子大喜之下出家为道士准备独自参悟,但是他家世显赫,家人怎么同意他一个嫡系弟子出家当道士?于是在家人的规劝下,他终于忍不住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他的家人大喜过望。不过其中一个当官的子弟,为了自己的前途禀告皇帝,当时的武帝已经到了油尽灯枯之时,因此得知此事大喜过望,命令天下寻找神石,终于集天下之力找到了几块,就在进京途中,武帝驾崩。为了这几块神石,各地掌握兵马实权的皇族纷纷出手,从而引起了长达数十年的八王之乱,但是神石能够择主,因此就是有些人得到了神石也无法炼化,但是得到神石的人都展现出了毁天灭地的能力,反而让人更加疯狂。惠帝末年东海王终于掌控了天下大权,他也是神石的掌控者之一,他看到了天下子民的惨状,于是号召天下神石的所有者齐聚洛阳,制定了内九品的职位,并且不允许对凡人滥用神力否则天下共击。但是规则制定不久,胡人当权者也知道了这件事,他们纷纷举兵杀向中原。东海王司马越无奈之下,自缚手脚跟石勒大战,后忍不住使用了神力,被天下内九品强者围攻,自杀身亡。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胡人窃据神州,朝廷危如累卵。因为东海王司马越的规则,神石掌控者反而不能出手,胡人因为入侵神州,也有了神石掌控者,天下越来越乱。不过天下能人辈出,胡人和汉人中有大能,模拟神力开发出了一种不使用神石而掌控神力的办法,胡人大力推广,而我汉人却敝帚自珍,汉人更是疲软。今天遇到的那两个胡人将领正是神力衍生者,要不是今天我在,你就危险了。可惜我不知道如何让人成为神力衍生者,否则以你的资质,我一定不会吝啬传授。”刘琨说完,楚云都惊了,神石掌控者?神力衍生者?这怎么听起来不像是古代的词语,反而像是后世游戏里的名称?还有这神石是怎么来的?楚云怎么从里面看出了浓浓的阴谋痕迹?

    楚云忍不住再次问道:“大人,这个神石掌控者的能力都是相同的?”楚云这么问是因为他知道这个刘琨肯定就是神石掌控者,如果这些人能力都相同,那么楚云就知道这内九品的人实力也就是都人境七层左右,楚云就算是练习不了内力,当他实力达到了化劲阶段,起码也就是有了自保之力,不至于被人直接击杀。内劲也是一种力量,虽然不如内力的地方很多,但是也有可取之处,别的不说,到了化劲阶段,跟今天遇到的两个学了内力皮毛的将领比斗,楚云觉得还是能够取胜的,可惜刘琨的一番话让楚云失望了。

    “这个是不同的,我觉得神石之间应该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有些人跟神石里面记载的内容有冲突,于是融合的就慢、就少,所以能力就可能很差,比如说老夫,我是被朝廷赐予了一块,可惜老夫这么多年都没融合其中的百分之一,老夫的实力在内九品中处于下游。好了,这些东西也不是你可以过问的,只是以后遇到这类人,你要小心就是,不要白白送了性命。不过你放心就算是胡人当中,神力衍生者也是不多的,你没那么容易遇上,今天只是凑巧而已。”刘琨没了跟楚云说话的兴趣,他去准备好的帐篷里休息去了。

    楚云其实还有很多问题想问,他对这个神石很感兴趣,但是估计刘琨也不会跟自己细说,楚云危机感更高,本来他还想顺其自然,因为在给他一年时间他的实力估计就到了化劲阶段,但是现在他必须更努力。

    内力比起只能增强自己身体的内劲更迷人,威力更强、效果更多,因此楚云能修炼内力之后,就很少钻研内劲,但是现在他不能修炼内力。再反过头来细想内劲,发觉内劲也有不少优点,起码内劲武者对自己的身体增强很有用处,化劲之后的三花聚顶和五气朝元楚云都没达到过,如果真的没办法,楚云也只能以此为目标了。系统这个孙子也不见踪影,自己还不知道在这里呆多久,以楚云怕死的性格,重视内劲也就不奇怪了。

    接下来的日子匈奴军出人意外的老实,并没有对晋阳城发动一点攻击。而刘琨带着楚云也没有一点行动,他们已经不能随便去骚扰匈奴人了,因为四个方向都有超过三千以上的骑兵随时准备围杀他们,这些刘琨当然清楚,在待了几天之后,刘琨就下令撤回常山郡,楚云虽然不明白什么原因,但是他巴不得立刻离开。

    回到常山之后,楚云才知道刘琨已经请来了自己的结义兄弟拓跋猗卢,据说超过二十万的部队正在前往晋阳的路上,刘琨和手下众人都觉得高枕无忧,他们在常山城寻欢作乐好不自在,楚云每一次只能作陪,还要面对嫉妒自己的众人刁难,一次宴会就能持续几个时辰,楚云真的觉得心神疲惫,要不是楚云知道刘琨推举自己的请求已经发往长安朝廷,楚云都想撂挑子不干了。

    刘琨抽调自己侄子刘演手下的大部分兵力一万五千余人准备配合拓跋鲜卑跟匈奴人大战,这些人当然没楚云的份,而是被一个叫做孙琳的世家子弟管着,这家伙对自己手下骑兵垂涎的很,经常给自己找不自在,楚云在莫含的劝说下忍了下来啊,但是这个仇,楚云记在了心里。

    刘琨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大敌之一石勒已经行动了起来,石勒派遣手下大将支雄、孔苌从文石津绑扎木筏偷渡,夺取了向冰的船只。然后亲率大军从棘津渡黄河,攻打向冰,把向冰打得惨败,得到了向冰的全部物资储备,军队士气重新振作起来,石勒正准备磨刀霍霍长驱直入杀向翼州,而刘琨一无所知,还抽掉了刘演手下大半兵力,翼州几乎就如同敞开胸膛的女人,等待着石勒这头猛虎的蹂躏。

    就在刘琨等待盟友的时候,晋阳陷落了、刘桀联系上了早就归顺自己的太原太守高乔打开了城门,匈奴人一拥而入,几乎毫发无伤的占据了这一座并州雄城,把刘琨的老巢一举抓在了手里,并且抓住了刘琨的父母。其实这个高乔早就看刘琨不爽,他身为太原太守,但是刘琨却不给他任何权利,这让心中很有抱负的高乔不爽,再加上他的好友令狐盛被怨杀,在令狐泥的联络下,他早就下定了决心。就在刘桀破城之后,刘桀在城中为所欲为,让每家每户贡献美女,而且把晋阳有名望的高官尚书卢志、侍中许遐、太子右卫率崔玮等人全部送往了平阳。而且跟刘琨有仇的令狐泥、邢延等人直接把刘琨的父母杀害了,徐润也被剁成了肉泥。父母被杀这让刘琨痛不欲生,他发誓报仇雪恨,看着刘琨悲痛的样子,楚云心里其实觉得刘琨自作孽不可活。

    不说令狐泥是因为他父亲被怨杀,人家报仇可以说是应当之该,就是邢延也是刘琨逼上梁上的典型。这个邢延可是刘琨手下的大将,在几年前就是独挡一面的大将,他跟刘琨义兄鲜卑首领拓跋猗卢的儿子拓跋六修共同驻扎在新兴城抵御匈奴人。邢延也对刘琨感恩戴德,偶然间,邢延拾得一块上好佳玉送给刘琨,刘琨为了感谢鲜卑部的协助,便把玉石转赠给拓跋六修。六修知道后颇为贪心,不断向邢延索要玉石,还把他的家人囚禁起来。邢延也是偶然间得到的哪里还能弄到,他求助于刘琨,但是刘琨却说无能为力,刘琨根本不可能为了一个手下得罪自己最重要的盟友的继承人。拓跋六修恼怒之下杀死了邢延的家人,邢延怒而投降了匈奴人,这一次正好就跟随大军一起来了。

    说起来,虽然邢延的悲剧看起来是拓跋六修直接造成的,但是刘琨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自己手下的一番好意,送一个美玉给他,他转手送人,间接造成了邢延的悲剧。而且他完全可以出手调和两人的矛盾,他竟然坐视不理,因此邢延后来的所作所为,可以说刘琨造成的。

    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刘琨当年没救邢延的家人,现在自己的父母因此而死,可以说因果报应。不过楚云当然不会说出来,看着刘琨胡天抹泪,他也只能陪着悲伤。

    半个月后,鲜卑人的前锋部队终于到来了,前锋正是拓跋六修这位鲜卑太子爷,楚云不起眼的跟在刘琨身后见到了大名鼎鼎的鲜卑铁骑,的确名不虚传。鲜卑人在这段历史上可是有意思得很,十六国时期鲜卑的慕容、乞伏、宇文、拓跋等部都曾建立政权。特别是拓跋部在五世纪中建立北魏王朝,统治北部中国达140多年,并竭力促使鲜卑人汉化,也因此让鲜卑族灭绝了。不过在这几百年,鲜卑人真的是不屈不挠,建了国家——灭国——重新建立国家——灭国,这不屈不挠的程度,真是让鲜卑族大放异彩。天龙中的慕容复就是他们的继承者,可惜这家伙除了长着鲜卑先祖一样的俊秀外表,就没有继承一点先祖的能力。

    鲜卑铁骑果然不凡,看起来比起匈奴人的骑兵也丝毫不差,甚至更彪悍,倒不是说匈奴人比不上鲜卑人,而是匈奴人已经来了中原好几年,他们被汉人的花花世界迷花了眼,因此战斗力下降情有可原。满清八旗当年多么厉害,短短十年就消失在了历史中,比起匈奴人还不如。这也是汉人包容万物的后果,当然楚云认为汉人常说的包容,其实就是在为自己卑躬屈膝找借口,用自己的美食美酒美女腐蚀胡人,让胡人跟自己比烂,然后汉人再凭借丰富的经验击败胡人,这是汉人惯用的手段。秦朝那种好战不屈,汉朝那种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的气概,后世都几乎消失了。要不然武悼天王这种气魄盖天的豪雄,不被后世文人承认,真是可笑得很。(作者也是汉人,看历史气愤不已,借书发表下自己的看法,如果看法不同,莫喷)

    就在楚云看着鲜卑铁骑出神的时候,拓跋六修出现在刘琨等人面前,楚云终于相信鲜卑皇族都是美男子的说法了,这家伙穿着一身光明铠,头上戴着鲜卑族传统的皮帽,脸上长着浓密的胡子,却一点都没有破坏他的美感,从外表看,拓跋六修就是个风度偏偏的美大叔。他见到了刘琨也没有倨傲,很迅速的跳下了马以晚辈的礼仪拜见,刘琨拉着他的手说着什么,楚云太靠后也听不到。不过这个拓跋六修身上波动的内力却让楚云在意上了,这个家伙的实力应该有人境五六层的地步,不过看起来根基不稳,内力波动很大,而且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煞气,让楚云觉得这家伙也是修炼的魔属性的功法。

    刘琨设下了大宴招待了拓跋六修,楚云坐在角落,他看着拓跋六修身后的几个人目光闪烁,这些人竟然全都是内力武者,莫含偷偷的告诉自己,这几个人分别叫做拓跋普根、辅相卫雄、范班、姬澹。这个拓跋普根是六修的堂兄就不说了,这个卫雄也是身世不凡,他爹卫操在晋朝是名士名臣,在代国(拓跋鲜卑首领为代王)也是辅相,爷俩都被鲜卑人看重。范班、姬澹也都是鲜卑族的大将,楚云真的很好奇这些家伙怎么个个都能修炼内力,自己却不可以,不过刘琨不告诉自己,楚云也打听不出他们到底怎么做的。

    宴会其乐融融中进行,每一个人身边都有美女作陪,鲜卑的那几个家伙早就上下其手起来,众人也都见惯不惯,这个时候的名士就是这个德行,甚至南边更狠,他们还热衷于嗑药、**,北边万幸没有这些。

    楚云身边也有一个歌女陪着,楚云对这种公交车没有一点兴趣,当然楚云也没有瞧不起人家的意思,楚云就在她的服侍下喝着酒谈笑着。身边的女子叫做莹绿,身世也可怜得很,很小就被卖给了专门培训歌女的人贩子,她连自己的父母是谁都不知道,大一些了就成了豪门的歌女,辗转了多次,流落到了常山郡守王山的手里,今年才十八岁,就有五六年从业经历了。不过这也是她职业的晚期了,有讲究的世家子弟家中的歌女舞女超过十八岁就不会再用了,古代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心理疾病,大都喜欢玩幼女,也就是十八岁之下的女子。这些女子运气好一些就会授予家仆,运气不好的就被卖入低等的妓寨,等待她们的可想而知。

    面对莹绿的尽力讨好,楚云告诉莹绿会把她从王山手中要过来,然后给她找个好人嫁了,这把莹绿感动的当场差点哭了出来,但是她不敢,她害怕被别人看到,这些女子如果在这种场合哭泣,很可能有人会觉得被破坏了兴致,她们被当场打死都有可能。

    但是莹绿没敢哭,刘琨却呜呜的哭了起来,那哭声震天动地,把他父母被杀害的事情告诉了拓跋六修,拓跋六修大怒,他告诉刘琨,明天就出兵晋阳,为刘琨报仇,众人也都跟着哭了起来,刘琨听到了六修的承诺,转眼间就又抱着身边的女子喜笑颜开起来,楚云对魏晋风气彻底的服了,父母被杀了,你还喝酒吃肉玩女人,难道就没有一点不要意思?不过这个时代人还真是这个德行,早在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为母亲服丧期间,也跟刘琨一样吃吃喝喝,毫不悲伤,反而被世人认为有风度,楚云觉得这种风度简直就是病态。

    终于在宴会结束之后,刘琨就让手下主薄贾楠给自己下达了命令,让自己明天卯时集合所有人马随时准备出发,楚云辞别了依依不舍的莹绿,返回了自己在城外的营寨,楚云实在不想跟这群人待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