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骑着马来到刘琨面前,大声说道:“楚家骑兵等候刺史大人检阅,现在可否开始?”

    “可。(书屋 shu05.com)”刘琨对这个检阅感到很新鲜,看到楚云和他身后的骑兵,这蓬勃的朝气,让刘琨心里已经对楚云精于练兵认可了。接下来楚云指挥着手下分为了两波互相厮杀,一时间杀声滔天,这倒是让刘琨身后的人脸色大变,哪里有这么练兵的?自己人用真刀真枪的对战,难道就不怕死伤吗?看着不断的有人从马上掉下来,这种感觉更为清晰,在他们心里,楚云就是一个不把手下人当人的暴君。

    不过刘琨一直没发话,而楚云也是面不改色的指挥着,直到一方全部掉下了马,楚云才指挥所有人集中起来,然后回来跟刘琨复命。楚云对这一次的实战演示还是很满意的。

    但是他刚走到刘琨面前,贾楠就跳了出来,看他面脸的气氛,还以为楚云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楚云,你身为一军之主,竟然如此不体恤手下人的生命,难道你不认为你这么做罔顾生命,不配为一军首领嘛?刺史大人楚云手下的骑兵的确精锐,我提议把楚云手下的骑兵征用,而楚云此子则永不叙用。”贾楠说完楚云看了他一眼,这老家伙还真的狠啊,想要吞并自己的人,不看看自己答不答应。

    这个时候自己的骑兵正集中到楚云身后不远,听到贾楠的话,作为领军的刘壁和郭勇大声呼喊了起来:“我等只认楚将军,我等只认楚将军。”一边喊着一边还缓缓的靠近楚云,刘琨身后的官员全都勃然变色,他们这才想起来,如果这些家伙造反,他们一个都跑不了,但是刘琨却脸色不动,楚云立刻反身。

    “全部后退一里,谁敢不尊号令,立斩不赦。”楚云说完,五百骑兵竟然全部缓缓后退,众官员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下来,他们也对楚云对手下的掌控力度有了新的认识。

    “楚小友,贾主薄的话你听到了,你怎么说?”刘琨微笑着说道,没有一点情绪的表露,楚云知道,他这是自信,自己就想做点什么,刘琨也能瞬间拿下自己。

    “大人,胡人的战斗力为什么这么强,就是因为他们生活在草原,时常面对争斗,战斗的基因已经深入他们的骨髓,因此想要练就强兵,就需要向他们学习,只有平时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如果大人也认为我的练兵方法不对,那么我愿意听候大人的指正。”楚云正色说道。

    “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不错,你很不错。现在我以并州刺史的名义征用你为兵曹从事,主管我手下所有骑兵,至于我答应你的建威将军和上党郡守,我会全力向朝廷推荐,我不能私下授予。另外调集两千担粮食给予你手下人使用,你现在手下多少人?”刘琨不等众人说话就给了楚云职位,楚云大喜。

    “我手下有民六千人,兵二千余人,其中骑兵一千三百余人。”楚云立刻回答道。当然他手下现在实际有民众一万余人,兵已经有将近五千人,骑兵也达到了二千五百人,但是楚云怎么可能实话实话,万一刘琨知道自己手下有五千人,让自己去救援晋阳,自己还不得哭了,因此楚云才说只有一千多骑兵,这让刘琨生不出不切实际的想法,自己也能跟着刘琨静待事情的发展。

    “好,另外我会赐予你兵器三千件,甲胄五百件。”当然这些东西除了从常山郡守那里弄来了一小部分,其余的就等着回晋阳再赏赐了,从这里看得出来刘琨也不是迂腐之人,否则他一个并州刺史,怎么可能决定翼州常山郡的事情?看常山郡守一脸便秘的样子,楚云只想着笑。

    刘琨让楚云回去收拾一下,然后他就准备带着楚云手下的人回晋阳,楚云拜别离去。一转眼一个白身就成为了刺史府的从事,而且甚至后面还很可能成为一地郡守,不得不说楚云对朝廷的畏惧降到了冰点,在任何正常的时代这都是不可能的,如果发生了这种事,那么说明朝廷彻底失去了对地方的控制。

    就在楚云满意的回到了铁血堡的时候,晋阳发生了大乱,刘聪的儿子刘粲和大将刘曜在攻灭了郝诜、张乔后,装作驻守原地修整,但是却是假象,他们率军突然出现在了晋阳城外,众人都大惊,而得到了消息的刘琨也大惊失色,立刻召集楚云,他要立刻赶回晋阳。楚云思虑了许久,本来不想前往,但是莫含却劝说楚云,拓跋鲜卑的大军已经整训完毕,他绝不会遇到什么危险。楚云只能带着一千三百骑兵,由刘壁、方大山、郭勇统领跟着刘琨赶往晋阳,家里由郭栓子等人驻守,楚云还是很放心的。

    “大人喝口水吧。”楚云拿着一个水壶递给刘琨,长途跋涉的赶往晋阳,也没有让刘琨看出多么劳累,不过他的表情却十分不好。那些文官都没有跟来,因此除了楚云的一千多骑兵,也只有刘琨的几十个贴身护卫,楚云一路鞍前马后,跟刘琨的关系越来越融洽。

    “楚小子,你有字了嘛?”刘琨看着楚云很是满意,因此态度跟对待子侄一样很亲切。

    “大人,我还未到弱冠之年,因此还没有表字,再说我的父亲已经亡故,我也没有其他的亲人。”楚云说完,刘琨拍了拍楚云的肩膀以示安慰。

    “不要难过,大丈夫当纵横天下,老夫给你起一个表字如何?”刘琨笑着说道,楚云当然自无不可。

    “就叫做惟忠如何?”刘琨抚须说道,楚云瞬间就明白了刘琨的意思,这是让楚云忠心朝廷,刘琨此人别的不说,气节是没得黑的。

    楚云立刻就接口道:“惟忠?云愿意。万众一心兮群山可撼,惟忠与义兮气冲斗牛。我定对大人忠心耿耿。”楚云说的是明代戚继光的名言,刘琨听完眼睛一亮,没想到楚云的文采也很不错,不愧是他刘琨看上的人,他烦躁的心情也有了一些缓解。

    一行人继续上路,当他们来到晋阳城外的时候,刘琨和楚云的脸色变得很不好了,晋阳被几万大军团团围住,匈奴人吸取了汉人的精华之后,也懂得构筑防御,在晋阳城的四周竟然都有不少的沟壑和拒马,骑兵完全没有办法进入,而且他们一行人一出现就被匈奴人发现了。

    “惟忠可敢跟我冲阵?”刘琨抽出了自己腰间的佩剑,楚云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趁着匈奴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刘琨想试一下能不能杀进去,就算是不能也要让城内的人知道援兵就快来了,这样能给城内信心,晋阳是一座雄城,而且刘琨也储存了不少粮草,就算是几年功夫也不一定能被攻破。刘琨的想法无疑是非常正确的。

    楚云紧紧地跟在刘琨身边,匈奴人紧急集合了二百余骑兵,被楚云的手下击溃,看着伤亡几乎一换一,楚云手下死伤了一百人才击溃了这一伙临时集合起来的骑兵。这些骑兵身上的盔甲都有的没穿上,楚云对匈奴人的战斗力还是估算低了,这些家伙,比起自己手下的那一伙匈奴人还要凶狠善战。

    楚云一枪捅死身边的最后一个敌人,他擦了一把脸上的鲜血,环顾了一圈,这伙人竟然一个只跑了十几个,其余的都是明知不敌,也都死死的拖住了楚云一伙,还真是疯子。

    不过他们的拖延让刘琨的计划作废,看着宽达十几米的陷马坑和拒马,刘琨也知道他们根本过不去。刘琨只能对着城上高喊,自己已经带着援兵快来了,让他们坚持住,城上的守军早就看到了外面的战斗,当刘琨告诉他们自己的身份之后,城上的人士气大振,并且很快就禀告了城内尚书卢志、侍中许遐、太子右卫率崔玮、太原太守高乔、并州别驾郝聿等人。

    刘琨不知道城内的人发生了剧烈的争执,以尚书卢志为首的人认为应该固守待援,刘琨正在外面,他们相信刘琨绝对会带人救援他们,而以太原太守高乔为首的人认为,汉赵势大不可守,刘琨因为杀害令狐盛,已经丧失了民心,刘琨已经穷途末日,一定没有援军。再加上他得到了并州别驾郝聿和其他实权派的支持,开城投降就几乎被决定了下来。

    这个时候城门派人前来禀告,刺史刘琨带着援兵回归,他们刚跟匈奴人大战了一场,杀死了几百匈奴人,因为匈奴人的顽抗,所以没有进城。但是刘琨临走之前大喊,他带着的千余骑兵只不过是前锋,他的结义兄弟正统帅几十万部队前来救援,让城内千万守住。

    这个消息来得太及时了,就算是并州别驾郝聿等支援高乔的人都暧昧了起来,毕竟投靠胡人的名声太臭了,他们真的敢在这种情况下开门投降,如果真这么做他们的家族都不会原谅他们,势穷投降跟这个时候投降有本质的区别,前一种可能还解释为为了保住全城百姓,后一种就无法解释了。

    当匈奴军的副统帅中山王刘曜带着五千骑兵来到的时候,刘琨早就跑远了,刘曜询问了一下刚才的情况,当他知道来的人是刘琨之后,他脸色阴沉了下来,刘曜不是一个蠢材,虽然刘琨带领的千余骑兵,他完全没放在眼里,但是他知道这不是人多人少的关系,而是关系到晋阳城能否攻下来的问题。

    “杉正,你带着两千骑兵埋藏在这里,如果刘琨再来,那么我要你抓住他,你能否做到?”刘曜对着身后一个八尺多的壮汉说道。

    “卑职遵命。”杉正瓮声瓮气的说道,刘曜立刻带着其他的人朝着刘粲的营寨赶去,他觉得要立刻有所应对,最好趁着城内没有彻底消化这个消息,强攻一次,说不准能够攻下晋阳城,要是等全城的人都知道援兵就快来了,那么就很难短时间攻下晋阳了,就是不知道刘粲那个蠢货答不答应,刘曜很看不上刘粲,谁见过身为统帅带着女人来打仗的?在他的心里刘粲要不是皇帝刘聪的儿子,那么就是一个队主都当不上。

    刘曜年幼丧父,于是由刘渊抚养。年幼聪慧,有非凡气度。八岁时随刘渊到西山狩猎,其间因天雨而在一棵树下避雨,突然一下雷电令该树震动,旁边的人都吓得跌倒,但刘曜却神色自若,因而得到刘渊欣赏。刘曜喜欢看书,但志在广泛涉猎而非精读文句,尤其喜爱兵书,大致都熟读。刘曜亦擅长写作和书法,习草书和隶书。另一方面刘曜亦雄健威武,箭术娴熟,能一箭射穿寸余厚的铁板,号称神射。刘曜亦时常自比乐毅、萧何和曹参,这个刘渊就是赵汉的开国皇帝,现在皇帝刘聪的父亲。

    因此在刘渊崛起的过程开始就崭露头角,刘曜党汉国建威将军的时候,率兵相继攻克泫氏、屯留、中都,为汉国在并州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要知道匈奴人当年崛起就是因为在八王之乱后期占据了并州,以并州为跳板,攻占了洛阳,才彻底成事,所以说刘曜的功劳真的很大,他看不上刘粲也很正常的。

    当刘曜来到了刘粲的帐外,男人的喘息和女子的娇呼不断的传到了刘曜的耳朵里,刘曜脸色十分的难看,这个刘粲还真敢做,也不怕这个时候有人杀进来,那么缺少指挥的赵汉军队肯定崩溃。

    刘曜直接推开想要阻拦自己的护卫走了进去,刘粲看了刘曜一眼,竟然毫不在意的继续做着最原始的运动,而他身下的女子看到外人进来,想要抓起身边的衣服盖在身上,但是被刘桀粗鲁的阻止了。刘曜气愤的看着刘桀,没想到刘桀的脸皮如此之厚,怎么说他也是刘桀的长辈,是刘桀的叔叔。

    刘曜跟刘桀开始置气,他倒要看看刘桀能到什么时候,结果他还是低估了刘桀的脸皮厚度,一刻钟之后,刘桀呻吟了一声,才从他身下的女子身上站了起来。

    “中山王叔,你是不是看上此女子了,看你看的眼都不眨,你若喜欢就送给你了。”刘曜听完,脸上怒气一闪,但是刘桀双眼中的冰冷,让刘曜把怒气硬生生咽了下去,刘桀可是最可能成为刘聪接班人的儿子,万一他真的上位,那么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大将军,我是来跟你说正事的,并州刺史刘琨回来了,他带着一千骑兵试图进入晋阳城,被我军击退,所以我想立刻攻城,否则等消息传遍全城,那么对我们很不利。”在军中下级对上级必须称呼职位,因此他对刘桀再不满也只能称呼大将军。

    “哦。刘琨竟然回来了,这就有点麻烦了,你先下去让我想一下该如何操作。”刘桀摆了摆手像赶苍蝇一样的想让刘曜离开,刘曜大怒。

    “刘桀。如果因为你的决定耽误了皇上的大事,那么别怪作为叔叔的没提醒你,皇上的脾气可很不好。”刘曜一甩袖子转身离开了。

    刘桀冷笑一声,一把抽出了案子上的宝剑,然后看都不看一剑甩出,刚才被她压在身下的女子被不偏不倚的插在胸口,女子不知道做错了什么,嘴角带着血哀怨的看着刘桀,她出身世家,张家虽然不是顶级豪门,但是在赵汉也是有些地位的,但是很可惜他们张家不要名声投靠匈奴人并没有换来重用。因此她的父亲让自己尽力讨好刘桀,她为了家族也就忍辱负重了。一直以来刘桀都说很喜欢自己,但是现在,他为什么要杀自己?女子真的很想知道。

    “哼,没有我的命令你竟然敢拿衣服遮挡自己,岂不是不把我放在眼里?我要你何用?”女子没想到自己一味讨好,竟然因为这个原因被杀,她的美目慢慢的失去了色彩。

    “来人,抬出去,张家的女人还是不错的,去告诉张大人,让他再送几个过来,我推荐他当一地郡守,哈哈哈哈。”刘桀大笑着让其他瑟瑟发抖的侍女穿着衣服。

    “大将军,我可否品尝一番?”刘桀的亲卫首领突然开口说道,他看到死去的女子都异常的惋惜。

    “哦,你们喜欢这一口?”刘桀笑着看着询问自己的亲卫首领,这个亲卫已经跟了他三年,算是非常熟悉了。

    这个亲卫露出了邪性的笑容看着刘桀说道:“趁热嘛。”其他亲卫笑着看着他们的头,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有这个爱好。

    刘桀听完大声说了三个“好”字,亲卫首领连忙跪下谢恩,突然刘桀一踩出,亲卫首领的脑袋跟西瓜一样爆了一地。

    刘桀冷笑着看了一圈跪下来的亲卫,没有一个人敢跟他对视。刘桀一掀帘子走了出去,声音才缓缓的传了过来:“我的女人都想动?死的也不行。”亲卫们恐惧的对视了眼,然后才小跑着跟了上去,留下的侍女们看到刘桀走远了,才都瘫软到了地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