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刘定再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他突然觉得有些晕,他还很奇怪的,自己怎么这么想睡觉呢,刘定就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倒在了地上。等他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身处一个昏暗的屋子里,而他的身边则绑着他的那十几个护卫。

    “呜呜呜。”他想张嘴呼喊自己的护卫,才发现他的嘴被堵得严严实实了,刘定转了转脖子看了一圈,除了莫含不在,其余人竟然都一起被捆了起来,而且他竟然发现了在外面等待消息的刘老么。他虽然没经历多少历练,但是他也不傻,他知道这一次他栽了,连个出去透风报信的都没有,就算是自己并州刺史的老爹都不一定救出自己,毕竟没人去通知自己父亲啊。

    刘定觉得自己身上开始痒了起来,他才想起了,自己被蚂蜂咬了,他越来越痒,忍不住剧烈的挣扎起来,他用身体跟帮着自己的柱子摩擦,不小心把身上被毒蜂蛰咬的几个毒泡弄破了,这下子没那么痒了,刘定舒服的松了一口气,但是又突然感觉破了的地方,疼了起来,又痒又疼让刘定又昏死了过去。

    比起刘定这个倒霉蛋,莫含运气就好了许多,他们正是被铁血军的人抓了起来,遇到那些流民,铁血军当然会好意招揽。但是他们这些家伙明显就不是流民,他们就把这些人当成敌人抓了过来。

    不过莫含运气不错,铁血军的人竟然在莫含身上发现了楚云给他留下的字条,铁血军的军士都被楚云教导过认字,因此他们有人认出了楚云的笔迹之后。驻守沈家堡的副校尉他们就把几个人囚在了起来,然后派人赶赴铁血堡禀告楚云,而莫含因为楚云字条的原因,被单独关在了一个房间里。

    “你们是谁?是不是铁血军的人?在下并州刺史府从事莫含,是来找楚云兄台的。请禀告一声。”莫含对着外面的人大叫,他并没有被绑起来,可惜护卫早就得到了命令,不准跟他说话,莫含嗓子都干了,都没人搭理,他也只能依着窗户看着外面。

    这一看就看出了门道,虽然沈家堡不是铁血军的主要基地,但是还是驻扎着半个队的铁血军,他们负责巡视周围以及看着沈家堡种的粮食,楚云把这些地方房屋都拆了,都种上了粮食,现在已经快要成熟了,因此楚云在意的很。

    半个队一百多人,虽然有一部分在外面巡逻,但是还是剩下了几十人,这些人不是在练字学知识,就是在演练楚云交给他们的队列。因为有充足的粮食,这里的每个人几乎都身材健壮,特别是那些乌桓人和匈奴人,更是满身的野性。在莫含的心里,这些人就是最优秀的士兵,他的心里突然有些怀疑,难道这些人都是那个楚云的兵?

    当楚云接到驻扎在沈家堡的人消息之后,楚云有些懵,他不知道这个莫含怎么找到这里来了。这个时候,楚云正召集手下校尉之上的人物开会,研究占据赵国郡,首先这里爱着他们最近,当然常山距离他们也很近,但是常山却有郡守以及正在那里的并州刺史刘琨,他们铁血军进攻常山,那就跟造反无异了。

    赵国却不同,赵国面积不大,只有常山的三分之一大小。而且在前几年的战乱中,受损严重,连郡城都残破了,因此赵国是没有郡守的,这样一来,楚云就算是占据了赵国,也不算是跟朝廷撕破脸皮。

    当然楚云看上赵国还不止这个原因,因为刘琨来到了常山郡,跟刘琨不对付的王浚也把目光移到了翼州,翼州诸均县纷纷投靠王浚,这完全阻碍了楚云其他方向的扩张。楚云可不想跟幽州土皇帝王浚对上。说起这个王浚也挺有意思,翼州这么肥沃的地盘,他竟然都置之不理,反而因为刘琨到来,他就来硬插一脚,王浚的战略目光幼稚的令人发指。

    这个刘琨和王浚本来关系很密切的,刘琨当年在八王之乱的时候父母被抓走,还是王浚借给了八百骑兵,让他救回了自己父母,并且一战成名。而且在刘琨成为并州刺史之后,刘琨也紧紧地跟着王浚的步伐,成为王浚的小弟,两个人的关系也进入蜜月期。但是王浚这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脑袋抽抽了,他不满足于自己这个土皇帝的地位,竟然想真的成为皇帝,你说说你相当皇帝也就罢了,毕竟从陈胜吴广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之后,想当皇帝的多了,也不差你一个。

    但是你倒是悠着点啊,埋头发展实力,等到自己的力量足够强悍了,就算是称玉皇大帝也没人敢管你,但是王浚偏不。他一不耐心发展自己的实力和地盘,二不拉拢天生的盟友刘琨,反而招来了一大帮士族吹捧,把自己想当皇帝的野心弄成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这下子不光手下忠诚大晋朝的人不干了,就是他的铁杆盟友刘琨都跟他闹崩了。

    其实这个王浚也不完全是没有行动,甚至在前期比起刘琨做得更好。在八王之乱的时候,晋朝皇族引胡人进入中原助战,王浚见鲜卑骑兵锋锐似刃来去如风,盘算着利用他们的力量壮大自己。他把一个女儿嫁给宇文部的宇文素延,另一个女儿嫁与段部大人段务勿尘。为了更好地拉拢段部,王浚还上表请朝廷封段务勿尘为辽西公。此手段与刘琨同出一辙,段务勿尘也甘愿做他的鹰犬。

    皇族内战快结束的时候,王浚召来段氏女婿,率骑兵两万大举进攻中原的名城古都。鲜卑骑士打破邺城和长安。王浚首鼠两端,妄图反叛又不敢占据帝王关河。回军途中,他瞧见段部将士抢夺了不少汉族美女,一来怕有误战事,二来觉得太尴尬,下命“有挟藏者处斩”。鲜卑人遂把抢来的八千多汉女全部推入易水淹死。五胡荼毒中原的惨祸,自此越演越烈。可以说王浚掀起了胡人大规模屠杀汉人的风潮。

    晋室衰败况且跟匈奴人苦战,王浚因为坐山观虎斗势力雄厚,他难免忘乎所以了。洛阳陷落后王浚不知从哪里找了个“皇太子”宣布在幽州设立临时中央政府,向纂位更进了一步。如果王浚真是汉高祖、魏武帝之流的人物,生逢乱世正好招纳天下俊杰干番事业;但他气量狭小没有容人之度,常因一时的好恶滥杀幕僚,而且总在一些虚名上斤斤计较。

    就像是这一次,他早占据翼州,那么翼州的人力财力他都能得到,但是偏偏翼州被多次战乱打得残破。而且他是因为刘琨插手翼州,为了给不听话的刘琨添堵,才派人接受翼州的一些郡县,这简直就是小家子气。

    不过正是这小家子气的王浚随便一出手,就让楚云的百般谋划变成了空,要不是王浚只是为了捣乱,根本没有把翼州放在心上。楚云甚至连赵国都不敢谋划。但是这个时候莫含突然来访,楚云就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了,他最终还是决定见一下莫含。

    “王公、张公、房公陪我去见见那个莫含。”楚云带着手下三个谋士前往几十里外的沈家堡,因为三个谋士是文人,所以楚云也没急着赶路,三天后楚云才赶到。楚云不知道这几天莫含已经快疯了,让一个人好几天没人说话没事做,简直比起酷刑更折磨人。

    当楚云见到莫含的时候,莫含眼泪都流而下来了,楚云有些懵逼,这个莫含不至于吧,莫含好容易见到跟自己说话的人,于是跟亲人一样的拉住了楚云,把能说的话全都说了出来。

    莫含倒是舒服了,但是楚云却惊了。原来他是被派来请自己的,而且刘琨还觉得自己得到了赵王的宝藏,赵王的宝藏的确有,因为付义跟自己说过,但是能白白便宜别人?再说了,就算是自己把宝藏给了刘琨,卖个人情,现在刘琨能不能撑过这一关还不好说,毕竟宝藏转化为实力是需要时间的。如果撑过去了,那么对方还可能因为感激自己,让自己获得一些好处,但是万一撑不过去,自己可不就竹篮打水一场空嘛。楚云可是清楚的记得,北方除了武悼天王雄起了一阵,其余的汉族的势力,没有一个成器的。

    不过不管楚云怎么选择,先去把刘琨的儿子刘定放出来再说。

    “你说什么?刘公子被毒蜂咬了,现在还没好?”楚云看到一直昏迷不醒的刘定,脸色很不好,刘定死在这里,那么自己就得罪刘琨了,他在密林几年可是深知这些毒蜂厉害的。

    “快去找到那些毒蜂的巢穴,然后用蜂王浆给刘公子抹上,如果找不到就不要回来了。”楚云对着驻扎在沈家堡的副校尉说道,当然他这是为了故作姿态给莫含等人看,不过一物降一物,那些毒蜂的蜂王浆真的能够治疗蜂毒。

    “楚兄,不知道令尊可在?我贸然来访,怎么也要拜见一下长辈。”蜂王浆真的很有用,给刘定抹上之后,刘定就好多了,莫含也放下了心,他终于有功夫完成刺史大人的命令了。

    “莫兄,实不相瞒,家父在两年之前就被胡人杀死了,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会建立铁血堡,想要杀尽胡人为父亲报仇。”楚云一脸悲痛的说道,莫含心里却翻起来滔天巨浪,这么说来铁血堡岂不是楚云建立的?这个楚云看起来才多大,自己三十多年岂不是白活了?

    把还有些混沌的莫含送回了房间,楚云立刻就召集了几个手下,研究铁血堡的出路。

    王廉现在也不铁了心去找自己的本家兄弟了,他跟幽州刺史王浚,算起来真的是亲戚关系,只不过一个是太原王家嫡系子弟,一个是琅琊王家的旁系子弟,琅琊王家是从太原王家分出来的。当然现在琅琊王家压过了太原王家的名头,但是到了后世,唐朝的七姓五望之一的太原王家就不是琅琊王家能比得上的了。现在王浚想称帝的野心昭然若揭,就是王廉都不看好王浚的前景,因此他也不怂恿楚云去幽州了,因此楚云手下名义上第一谋士王廉没什么正经注意。

    而房卿就更没什么想法了,这个人虽然质朴,而且办事也勤勉,但是显然不是有智谋的人。

    再去问张彤,张彤也是有所保留的说出了他的看法,楚云的想法他是知道的,因为他现在是正儿八经的楚云手下第一谋士,楚云有事就去找他商量。因此楚云本来想要归顺刘琨,趁机占据凉州的第一计划。还是楚云后来不得不占据翼州,以图天下的第二计划,他都是知道的。

    不过张彤办具体的事物还行,但是对战略方面就差一些了,但是他又不想让楚云看轻自己,于是开口说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竟然把楚云一下子点醒了:“都督,既然您觉得刘琨的前景堪忧,但是毕竟现在没有倒,他在大晋朝还是很有威名的,何不暂时投靠,以图刘琨的推荐,比如说担任赵国郡守,如果他还能够化险为夷,我们继续投靠也不唐突。如果不能,起码能够让您名正言顺的占据一地,这对您对铁血军都有好处。”

    听完张彤的话,楚云眼睛一亮,对啊,自己怎么没想到呢,现在长安的晋朝小朝廷朝不保夕,自己这样忠心朝廷况且有实力的人越多他们越高兴啊。自己可是有三千骑兵,要知道当年刘琨靠着八百骑兵闯出了偌大的名头,三千骑兵算起来可是一股不小的力量了,鲜卑人攻破长安也就是两万骑兵。当然比起大势力差得远,但是只要自己表现出忠心和能力,朝廷肯定会接纳自己。这到让楚云对自己的定位有了更高的看法,毕竟楚云在仙武大陆,军队动辄几十万上百万,他一直觉得自己的实力弱小,但是现在想想,两个世界根本就不一样。

    当然如果刘琨推荐,自己能够更更快,也更确定的获得朝廷的认可。而且刘琨深的朝廷信任,就算是刘琨丢了官职,以后也能帮上自己。于是楚云立刻下定了决心,有限的归顺刘琨,不过在此之前,也要让刘琨知道自己的强大,而且不能让刘琨这么快就得偿所愿。

    在刘定稍微好些了之后,楚云借口要回自己的主堡,这样能够更好的照顾刘定,莫含也想看看楚云的实力,于是就答应了。

    “请。”当莫含等人到达铁血堡的时候,莫含都傻了,数千铁血军密密麻麻的站在寨外迎接一行人的到来,这些军士虽然有汉人也有很明显的胡人,但是无一例外这些人全都身材壮硕,而且很大一部分都带着煞气,显然是见过血的。这些人比起并州军看起来还要厉害,莫含心里直呼来对了,这一次真的来对了。

    莫含都不敢相信看起来比起自己都小的楚云,是怎么驾驭这么多悍卒的。所有军士竟然全都单膝跪在地上对着楚云行礼,这种场面足以震动莫含这么一个文人。当然如果莫含知道楚云今年才十九,就更震惊了。

    “起来。”楚云沉声说道,几千人如同训练多次的机器人一样全都整齐的站了起来。当莫含进入铁血堡之后,他更是被震惊的麻木了,几千匹战马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每个人都知道几千士卒和几千骑兵有本质的区别,几千骑兵完全能够对付数万步兵了。

    再说这马匹可是很难得的,别看自己刺史跟鲜卑人关系很好,但是自己刺史花费高价都买不来多少马,胡人也害怕汉人有了骑兵,就有了跟他们抗衡的本事,因此胡人都很团结,不卖马给汉人势力。自己刺史;刘琨手下也就是有几百骑兵。但是现在看到楚云的实力,莫含真是惊喜过度了,有楚云帮助,就算是对抗匈奴人也有了底气。楚云看到了莫含的表情,心里有数了,一行人各有心思,说笑着走了进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