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看着莫含跟着来人快速的离开了,面色阴晴不定起来。虽然莫含让楚云稍待片刻,并且让老管家照顾好楚云,楚云还是决定离开了,不过在临走之前,楚云还是留下了一个纸条:“莫兄如遇危难,来魏郡、常山郡交界处的太行山铁血堡寻弟。”

    楚云的决定也不能说是错的,试想晋阳城现在大兵压境,但并州刺史刘琨却离开了并州,可想而知并州的现状了,那肯定是朝不保夕,要不是连刘琨对现状都失望了,他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离开。

    对于莫含此人,楚云还是很欣赏的,他没有一丝世家子弟的浮躁和夸夸其谈,反而为人务实,并且言语也很让人舒服,是一个可以交往的人,因此楚云才会把自己的地址留了下来,交好莫含此人,虽然楚云并不觉得莫含可能在危难时刻投靠自己,但是万一的机会也是好的,楚云可是求贤若渴。

    楚云不知道原本的历史上,这个莫含被鲜卑族的代王拓跋猗卢看上,并且亲自对着并州刺史刘琨讨要了过去。这个拓跋猗卢对莫含很是器重,经常的跟他一起商讨军国大事,莫含一直得到了善终,死的时候获得了左将军、关中侯的高位。要不是鲜卑族族首领拓跋猗卢死后,鲜卑族对待汉人的打压,莫含真的可能在历史上获得更高的地位。不过这一辈子莫含遇到了楚云,就是不知道还能不能跟历史中的他走一样的道路了。

    当莫含见到了刘琨,真的是吃了一惊,在他印象里对自己仪表一丝不苟的刘琨竟然有些狼狈,而且他一直从容不迫的脸上现在布满了愁云,刘琨身边的数位谋士将军也都是这个样子,莫含还没有开口询问,刘琨就自己说了前因后果。

    原来刘琨派出去抵御汉赵军队的大将张乔和郝诜兵败身亡,数万大军灰飞烟灭,汉赵军进攻晋阳的最后的阻碍都消失了,刘琨手下的军士就是守城都显得不够,所以刘琨才亲自来到了翼州询问募兵情况,其实明眼人就看得出,这是刘琨逃离晋阳的借口。

    “大人,含愧对大人的信任,迄今为止只招募了五百余人。”莫含惭愧的说道,刘琨仿佛早就知道了一样,淡淡点了点头,也没有责怪。他身为并州刺史多年,怎么不知道现在各州郡的现状,能够招募五百多人,也算是莫含尽心尽力了。

    “不过,含今天遇到了翼州豪族楚家的人,他告诉含能帮助含,只是大人正好到来,我就先来拜见了。”莫含看到众人都是抑郁寡欢的,只能转移了一下话题,振奋众人的士气,毕竟刘琨垮了,他们也捞不着好。

    “益州豪族楚家?我们怎么没听说过?”刘琨身边的另一位从事有些诧异的问道,这位从事是翼州人士,他们林家也是常山排的上的大家族,所以刘琨才带着他来依为助力,但是他还真的没听过什么楚家。

    “他的确是一位世家子弟,他自称邺城楚家,是四品家族,这都是我已经确定的了。”莫含硬着头皮说道。

    “邺城楚家?难道是那个赵王司马伦手下负责一切物资的楚家?”刘琨吃了一惊,如果楚云和付义在这里也肯定会吓一跳。他们认为付家明面上为赵王效力,而楚家暗地里效力,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了,其实他们怎么能逃脱有心人的法眼。刘琨当年也是跟随着赵王效力的,他曾经在赵王执政的时候当过赵王的记室督,又改任从事中郎。这个记室督相当于秘术,因此刘琨正巧知道邺城楚家。

    “你们可不要小看这个楚家,当年赵王的一切物资都是他楚家和付家打理的,而且两个家族一明一暗,赵王败亡的太突然,而且当时的情况云波诡异,楚家因为低调逃过了一劫。当年赵王兵强马壮,在邺城准备了一大批的物资,竟然没人能够得到。据我猜测当年最后一个接触这批物资的就是这个楚家,我觉得很大的可能就是楚家藏了起来。因此如果说楚家是翼州豪族,我一点都不奇怪。子显,你去请这位楚公子前来。”刘琨心里一下子火热了起来,真的是那个楚家,那么赵王伦的庞大物资支持下,自己的势力可能会不减反增,其他的人听到也很激动,他们跟刘琨想到了一起去了。可惜刘琨注定要失望了,莫含拿着楚云留下的字条回来了。

    “刘定、莫含你二人前去这个地方,把那一位楚公子给我请回来。”刘琨怎么会放弃这个希望,他直接派出了自己的儿子和莫含亲自前往,一定要把楚云再给请回来。

    楚云带着郭勇已经快回到铁血堡了,他也没想到事情这么复杂,看起来兵强马壮的并州刺史刘琨这么不堪一击,这让他的计划完全无法展开了。虽然计划好,但是变化更快,他不可能为了一个看起来光明的前景,就把自己的手下推到火坑里。

    “冯成家,建立的联络站如何了?”回到了铁血堡楚云就把负责情报的冯成家找了过来。楚云从来不认为自己比古人聪明,要说比起古人的优势也就在眼界稍微开阔了一点。他深知情报的重要,因此在几乎统一了太行山附近的大小乌堡之后,楚云就定下了规划,准备在附近的魏郡、常山、中山、赵国、巨鹿、安平建立情报点。特别是他在投靠刘琨未果的情况下,虽然楚云知道这些地方都名义上是大晋的领土,但是实在不行,他也只能出兵占据附近的几个州郡,跟石勒硬抗了。这样他既成了胡人的对头,又成了晋朝的叛贼,失去大义。但是万不得已,实在没办法,也只能这么做了。

    “都督,我已经在最近的常山和您最看重的魏郡立住了脚,只不过打听不到一些机密的消息,只能打听到一些大众都知道的消息。其他的地方还没有消息传回来,请您责罚。”冯成家只不过是一个流民出身,虽然楚云教导了他不少办法,但是能力还是一般,因此楚云也没有过分失望,还是勉励了他一下。楚云还是让他尽快的把附近几个均县的长官的性格、家世、实力等打探清楚,冯成家认真的记了下来。

    “哎,还是手下能人太少啊。”楚云有些遗憾的想到,冯成家是一个打探消息的高手,但绝不是一个好的领导。另外郭栓子、方大山等人的能力也有欠缺,虽然他们带领几百人没有问题,但是却都不是能够独当一面的大将。倒是刘壁能够独当一面的,楚云却不敢完全相信。楚云真的有些怀念仙武大陆了,在仙武大陆,楚云的实力就能压制手下所有人不敢有异心,在这里显然不可能。

    就在楚云准备改变自己战略,准备对着附近的几个小县城试试身手的时候,刘定和莫含两个人终于来到了太行山。

    楚云给他们留下的信息很抽象,他们俩只能到处寻找,靠近太行山的小城镇曾经被屠戮了一次,因此本来人烟就很稀少,而新来的人对附近了解也是一知半解,再加上铁血堡低调异常,除了王虎镇的那一次事件,他们就从来没有漏出过獠牙。因此两个人在十天之内寻找了数个城镇和几十个村子还是没有发现半点铁血堡的痕迹。

    这下子不光是早就不耐烦的刘定,就算是莫含都认为楚云欺骗了自己。

    “公子,前面有一个镇子,咱们去吃点东西吧。”莫含对着刘定说道,这个刘琨的儿子刘定,典型的就是一个公子哥,虽然不是什么纨绔子弟,但是也是个喜奢华、爱清谈的富家子弟。他早就对多天的寻找感觉不耐,要不是来之前自己父亲的嘱托,他早就回去了。不过现在他也到了极限了。

    “莫从事,哪里有什么铁血堡?哪有什么什么楚家子弟,这些不会是你编的吧。”刘定说完,莫含脸色一黑,刘定说什么他不在意,但是如果刘琨也这么认为,就很不利了,但是他也没有解释,因为他自己都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

    刘定和莫含带着十几个护卫进入了王虎镇,王虎镇只有区区几百人,因此除了一个小茶馆竟然没有半个饭馆,但是这也难不到两个人,他们的护卫给了茶馆的老板几个大钱,饭馆老板满心欢喜的去为他们做吃的了。不管怎么说,热乎乎的饭,也比干巴巴的饼子好吃。

    很快饭菜就上来了,就是很平常的饭菜,连点油水都没有,刘定吃了几口就吃不下去了,莫含倒是没这么娇气,慢慢的吃完了,他看见茶馆的老板站在一边伺候,处于最后的希望,他就问了一句:“老板,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铁血堡?”

    本来就是很平常的一问,但是茶馆老板听到耳中却勃然变色,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浑身就如同筛糠一样,嘴里还喃喃自语:“铁血军,铁血军...”这一下子引起了莫含的关注。

    “大叔,你怎么了?难道你听说过这么名字?”莫含一个眼神,两个护卫把茶馆老板扶了起来。

    “不能说,不能说。”茶馆老板在莫含的安慰下平静了下来,但是还是脸色铁青,死活不肯说。

    刘定少爷脾气上来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并州刺史刘琨的三子刘定,你们常山郡守都要听我父亲的,如果你不肯告诉我,那么我就宰了你。”

    听到这话,五十多岁的茶馆老板竟然哭了起来:“他们不是人,他们是天兵天将,也是我们王虎镇的恩人啊。”随着茶馆老板的讲述,王虎镇一战第一次出现在世人耳中。王虎镇一战对王虎镇的人来说印象太深刻了,虽然他们都害怕的躲在了家里,但是当铁血军走后,数百的尸体和营地被付之一炬的情景让他们每个人都恐惧不已。甚至到了现在楚云焚烧尸体的营地,还是每一个王虎镇人的禁地,那里是能让小儿止啼的存在。

    “好了,老人家,这是赔偿你的,我们得罪了,我们来找铁血军也是为了杀胡人,不是故意得罪你的。”莫含把茶馆老板劝走,脸上写满了喜色。

    “定少爷,铁血军竟然能够在几个时辰攻破石勒上千人驻守的营地,看起来实力非凡,刺史大人让我们来这里,是正确的。”莫含对着刘定说道。

    刘定却不置可否的说道:“莫从事,不过是一千运输军而已,我看你也别抱有太大希望,再说了,咱们还是不知道他们的具体位置。”

    “定少爷说的不错,我原本猜测他们的铁血堡是在靠近太行山的镇子里或者乌堡,但是咱们找了这么久不剑踪迹,我觉得他们应该是在太行山的里面。”莫含自信地说道。

    “那你准备怎么办?密林里毒蛇猛兽,咱们不能直接进去找吧?”刘定想想进入林中就有些头疼,但是他带着刘琨的铁令,又不能私自离开。

    “定少爷,如果他们真的在密林中,就算是再低调,也会有人知道的。”莫含自得的笑了起来。

    两天之后,一行人来到了一片密林之外,一个长得黝黑的汉子指着这片林子说道:“几位大人,就是这里,俺是打猎的,有一次来到这里,就被几个人堵住了,他们告诉俺,这片林子不能打猎,俺就走了,那些人看起来就像是当兵的。俺知道的就这么多,你们说的钱?”

    莫含没有说话,一个小布袋扔了出去,汉子捡了起来看了几眼,然后就迅速的跑开了。

    “看起来就是这里,刘老么,你在这里等着,如果我们一天不出来,那么你就立刻返回常山城让我的父亲来救我。如果少爷出了什么事,我父亲非扒了你的皮,看好我们的马。”刘定对着一个四旬的汉子说道,汉子只是点了点头,仿佛没听到刘定的威胁一样,这个刘老么是刘琨的家将,大场面见识多了,只听命于刘琨自己,要不是刘琨的吩咐,他根本就不会搭理刘定。因为他们要进入密林,所以也没法骑马,只能步行。

    一行人出现在密林之外的时候就已经被人发现了,就在刘定和莫含进入密林之后,十几个汉子就从四面八方把刘老么包围了,刘老么也是个久历军阵的汉子,他虽然没看见敌人,但是还是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不妥,他立刻上马就想离开。

    他把十几匹马全部解开,然后用鞭子狠狠的抽在马屁股上,马匹吃痛之下朝着四面八方的跑去,刘老么侧着身子骑在一匹马上,试图蒙混过关,他表现出了高超的马术。但是很可惜已经晚了,一根套马绳不偏不倚的套在了刘老么的坐骑之上,他的坐骑摔在了地上,刘老么一下子就划了出去,但是他强忍着痛楚,立刻站了起来,抽出了手里的军刀。其余的马匹也都不断地被几个人套了回来,竟然一匹马都没有跑丢。

    看到这一幕,他的心不断的下沉,有这种套马技术的肯定是胡人中的骑术高手,汉人很少有学会这个技能的,如果真的是胡人,那么他家的少爷岂不是陷入了险地?难道这里是胡人的陷阱?

    几个人慢慢的走到了刘老么的面前,这些人果然是胡人,他已经知道了自己必死无疑,因此准备换上几个。但是很可惜对方没有给他机会,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刘老么被结结实实的罩了起来,当他想要反抗的时候,几个人一拥而上,很快就把他捆了起来。

    “带走,这些马倒是好马,都督看到了肯定高兴,说不定老子就能升为队正了呢,曹禺那小子每次都压老子一头,我早就看他不爽了,这次运气真不错,他不过就是招纳了几十个流民,而我这是十几匹好马啊。”一个有些胡人相貌的大汉对着身边的几个人说道,几个人说笑着离开了。

    刘定和莫含一点都不知道自己身后的事情,刘定不断地骂骂咧咧的,他的风度林子中的动物可不认,因为他擦着香粉,被几十只马蜂追的狼狈不已,要不是正巧有个小池塘,估计刘定就交代在这里了。

    “刘凯,死哪去了,你拿的衣服呢,给我送过来。”刘定从小池塘出来,身上的衣服是不能穿了,但是他带着备用的衣服,不过他喊了一会,刘凯还是没有应声,这让刘定更生气了。

    “刘凯,你死了不成?”刘定站了起来,这个时候莫含等人互相看着面面相觑,刘定不知道怎么了,他刚要发火,莫含开口了。

    “定少爷,刘凯和周黑锅不见了。”刘定听到莫含的话,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他们什么都没看见,两个人就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