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并州晋阳城的一座豪华的院落,一个星目长须风度翩翩的男子正听着府内乐女的弹奏,虽然乐曲及其悠扬,但是男子的注意力却显然不在乐曲之上,他挥了挥手,几名貌美的乐女缓缓的退了下去,男子轻叹了一声,脸上写满了忧郁。

    这个人正是刘琨,此人来历很大,刘琨是西汉中山靖王刘胜的后裔。他很刘备那种自吹自擂的可不同,刘琨的家族是正儿八经的皇室后裔,正经的家族都是有严肃的族谱的。他的祖父刘迈,曾任相国参军、散骑常侍。父亲刘蕃,官至光禄大夫。刘琨工于诗赋,颇有文名。贾后之侄贾谧权过人主,身旁聚集了一批豪族贵戚出身的文人,互相唱和,号为“二十四友”,而刘琨兄弟也厕身其间。西晋元康五年,二十六岁的刘琨出任司隶从事。后又被高密王司马泰辟为掾属,迁任著作郎、太学博士、尚书郎。

    刘琨早年间的声望很高,因此得到了许多人的推崇,年纪轻轻就是司隶从事,后来的仕途更加的通顺,在八王之乱中,刘琨的职位一升再升,甚至封了广武侯。而且刘琨不光文采过人,还表现出了极高的军事才能,永兴二年,刘乔攻击司马虓,刘琨援救不及,其父母皆被俘获。光熙元年,刘琨从幽州王浚处求得八百骑兵,击破东平王司马懋,战败刘乔,救出父母,又斩杀司马颖麾下大将石超,收降荥阳守将吕朗。这让他的名声更高。

    在光熙元年九月,司马越为了扩张势力,派刘琨出任并州刺史、加振威将军、领护匈奴中郎将。刘琨带领一千余人辗转离开首都洛阳,于元嘉元年春到达晋阳。当时的晋阳经历战乱,已成一座空城。刘琨在左右强敌环俟的环境下安抚流民,发展生产,加强防御。不到一年晋阳就恢复了生气,成了晋在中原的少数几个存留抵抗势力之一。

    晋阳一直是雄踞北方抵御少数民族的一个堡垒,可是在刘琨上任的时候,情况是很严重的。当时的晋阳南面是强大的匈奴前赵,北面是正在崛起的鲜卑代国,东面是和段部鲜卑结盟的幽州刺史王浚。

    刘琨表现出了高超的政治手段,跟跋鲜卑首领拓跋猗卢结为兄弟,依靠鲜卑人,抵御赵汉刘聪和石勒的进攻,并且多次击败了他们的进犯。

    在永嘉之乱之后,刘琨成为了北方抵御胡人的旗帜,投靠之人络绎不绝。刘琨手下人马越来越多,让刘琨志得意满,他开始声色犬马,亲小人远君子,这让许多的能人志士离开。现在的他已经不是那个闻鸡起舞的少年郎了。

    就在今年年初,刘聪曾派靳冲和卜翊围困晋并州治所晋阳,但因拓跋猗卢率兵营救而失败。但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河南人徐润因通晓音律得到刘琨的重用,但是此人无能而跋扈。奋威将军令狐盛进言要刘琨除去徐润,反被徐润诬杀,造成其子令狐泥等人的反叛。在令狐泥的带领之下,刘聪手下大将刘粲和刘曜第二次攻晋阳,这一次匈奴军气势汹汹,兵力达到了数万人,把刘琨压的喘不上气。而且因为令狐盛的死亡,并州内部人心惶惶,这才是最让刘琨忧虑的。

    其实刘琨并不糊涂,他也知道令狐盛是冤死,但是这个令狐盛多次冒犯自己,让刘琨很多次颜面大失,为了维持权威,刘琨也借机处死了令狐盛,但是刘琨万万没想到这给自己招来了灭顶之灾,也让自己手下分崩离析,短短一个月,逃走的士兵就高达上万人,离开的士人民众更是不计其数,这让晋阳的防守力量严重不足。

    但是他现在是并州刺史,他不能轻易的认错,因此虽然手下许多人要求杀死徐润,但是刘琨还是不肯,虽然他也很不喜欢徐润了,但是这关系到他自己的脸面。而且现在他知道杀死徐润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令狐泥也不会因为这个从新归附自己,反而会让自己的权威大减。不光这反而让众人以为刘琨昏庸,逃亡人数更是日益增多。

    正在刘琨长吁短叹惶恐不安的时候,突然手下人来报,徐润拜见。刘琨勃然大怒,这个家伙害的自己还不够惨嘛?要不是自己面子重要,他早就诛杀此人了,因此刘琨直接拒绝了召见徐润,并且下来徐润求见一律不见。

    在刺史府门外,一个衣冠楚楚的男子焦急的等待刘琨召见,往常把仪态看的比生命还重的男子,竟然连自己头上的突孙帽都歪了他都没在意。此人正是刘琨恨之入骨的徐润,他知道自己闯下了大祸,如果不表现出自己的价值,他绝没好果子吃,因此在今天早上一个自称为翼州铁血军的使者拜见之后,他竟然第一次没要好处就接见了。

    当他听说铁血军竟然有骑兵数千的雄厚实力,并且想归顺并州刺史刘大人之后,他终于找到了自救的办法。如果他把这支军队推荐给刘琨,那么就相当于雪中送炭,说不准自己的小命就能留下来。

    但是他把付义等人留在了府里,自己立刻备马来到了刺史府,不过左等右等他都没有接到刘刺史的接见,这跟以前他来到就能见到刘琨天壤之别,因此他更加迫切。

    “徐大人,刺史大人有公务在身,没工夫见你,你请吧。”刺史府的门房叫做田大嘴,这个人自诩为忠义之士,对徐润这种靠着溜须拍马上位的人极其藐视,以前徐润仗着刺史的宠爱,他没有办法,但是现在,他有了底气。因此任凭徐润说破了大天,又是威逼利诱,又是哀求讲理,甚至把铁血军这几千人的重要性说了出来,田大嘴都坚定的不肯去通报第二次。徐润失魂落魄的离开了,但是他却没有放弃,刘琨有数位看重的幕僚将军,只要有一位帮忙,自己还是有希望的,可惜正直的人气愤徐润污杀令狐盛,给晋阳引来大祸,所以根本不见。而那些溜须之辈则早就嫉妒徐润的权势,现在看到他倒霉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帮他,所以徐润跑了一天愣是没有完成这么一件看似简单的事情。

    付义焦急的在徐润的府内等待着,他小心翼翼的赶到了晋阳,又经过耐心的打探,才打探到晋阳的一些情况。他前去拜见刘琨,可惜刘琨根本不可能接见付义这种不知底细的人,深知刘琨性情的门房,连通知都不通知,递钱都不好使。

    而付义只能把带来的礼物打点了最受宠的徐润的府上,徐润倒是接见了,但是付义绝不会知道徐润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到了晚上徐润失魂落魄的回来,对着自己的管家说了几句,付义等人就被华丽的从徐润的府邸赶了出去。

    被赶了出去的付义,对徐润那可是怨气冲天,自己花了那么多财宝,竟然没有半点效果,虽然徐润没有要钱,但是付义却打点了徐润府中,几乎把带来的钱花出去一半。现在钱也花没了,他们几十个人住店的钱都没多少了,付义真的不知道如何做了。

    付义还是没有放弃,一直待在晋阳寻找能够拜见刘琨的机会,这个时候刘琨也对赵汉的进犯开始了行动。他一方面派遣大将张乔和郝诜领兵挡住汉赵军,一方面像他的结义兄弟鲜卑人首领拓跋猗卢求救。并且他听从了手下谋士建议,准备去翼州征兵,这给了付义机会,他前去拜见征兵的从事,可惜得知那位从事已经离开了,又呆了几天,付义等人弹尽粮绝,只能准备回归太行。

    可惜在他们五十余人出城的时候,他们被拦了下来,虽然并州靠近草原,但是因为战乱,马场都被破坏了,因此战马很少,而五十余匹战马可不是小数目,再加上他们五十余人都是壮年男子,还是很难培养的骑兵,因此他们被正准备外出抵抗汉赵军队的大将张乔的部队拉了壮丁。

    楚云根本不知道一系列的变故,不过冯成家打探到的一个消息引起了楚云的注意,并州刺史刘琨正在中山郡和常山郡征兵。两个郡的郡守虽然不满并州插手翼州的事,但是他们不敢违背,因此征兵的命令还是被一丝不苟的传了出来。

    但是征兵却很不顺利,翼州本来就因为战乱壮年男子很少,而且当地官府豪族也对并州来翼州征兵不满,所以多有阻扰,因此来了半个月也看看招募了几百人,这对并州的战局杯水车薪。

    来翼州招兵的并州从事莫含一筹莫展,他来之前,跟刘琨夸下了海口,但是现在这情况让他很是难堪,这个时候几匹良驹进入了常山郡城。

    “都督,咱们直接找上门去嘛?”这几个人正是亲自前来接洽的楚云和他的护卫。

    “付义走了应该有两个多月了,我总觉得他出现了变故。汉赵的进队来势汹汹已经杀进了并州境内,如果咱们想掺一脚必须尽快,因此我们直接前去。”虽然楚云不知道并州的实情,这个时候投靠刘琨绝不是什么好事,不过楚云却知道石勒给他的压力越来越大。虽然现在石勒在跟向冰对峙,但是楚云觉得向冰早晚败亡,到时候,就没有阻碍石勒的势力了,一旦石勒回归翼州,那么铁血军就有了大麻烦。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楚云刚到了常山郡守为莫含从事准备的院子外面就被人拦住了,楚云走了过去。

    “这位小哥,在下是莫含从事的故人,希望你通禀一声。”楚云不着痕迹的把一块银饼子放在了门房手中,这个门房瞄了一眼,大喜。

    “你叫什么?我该如何去禀告莫从事?”门房到没有因为楚云给的贿赂很多,就失去了方寸。

    “你只要告诉莫从事,他这一次的差事我能帮他,其他的你什么都不用说。”楚云笑着说道,门房再三确定才走了进去。

    “这个门房很不错,虽然有些贪婪,但是办事还是很有章法的。”楚云笑着跟身边的郭勇说道,郭勇却不这么想,他只是觉得楚云给的有些多了,那可是一块银饼子。

    常山郡曾经是一个大郡,人口有六十多万,光常山郡城人口就多达十几万,可惜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常山郡人口也就是数万人,而常山城人口也就是二三万而已。想要在两三万人口中征兵,难度比起登天还大,莫含准备放弃了常山前往中山郡,他希望在中山能有好的收获。就在莫含让自己的老仆人收拾行装的时候,门房前来禀告有人来访。

    “请。”莫含听到了门房的禀告,虽然对外面的来了说的,能帮自己有很大的兴趣,但是他作为刺史从事还是维持住了自己的体面,并没有亲自前去迎接。

    当楚云进来的时候,莫含正稳坐钓鱼台的喝茶,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偷偷瞄了楚云一眼,楚云从容不迫的贵族气质,让莫含忍不住站了起来。

    “在下并州刺史府从事莫含,不知道仁兄怎么称呼?”莫含不由自主的让出了他的主导权,实在是他只是一个最低等的世家子弟,而楚云表现出来的气质却是高高在上,在这个看家世的年代,也就不怪他把姿态放得这么低了。

    “在下邺城楚家楚云,今日有幸见到莫从事真是欣喜万分。”楚云笑着行了一礼,莫含心里在想着邺城楚家是个什么家族,实在是楚家太低调了,名声不显。但是莫含还是很有风度的请他坐了下来。

    这个时代的人务虚很是严重,楚云陪着莫含坐了一个时辰,两个人都是拐弯抹角的说着各自的家世和风花雪月,莫含终于肯定了楚云世家子弟的身份,虽然和楚云说话很舒服,但是莫含此人实在是不想浪费时间。因此莫含话音一转就说到了这一次汉赵国攻打晋城的事上了。

    “楚兄,不知道你对这一次的汉赵进攻并州一事有什么看法?”莫含看着楚云问道,他并不看重楚云的家世,因为这个乱世,再大的家族也可能灰飞烟灭,只不过莫含因为楚云说能够帮他募兵,他才按照这个时代世家子弟交往的方式跟楚云交谈。其实他根本就不知道楚云比他还不耐,楚云最讨厌这些形而上的东西了,因此听到莫含终于不再说些风花雪月,楚云心里松了一口气,这个时代装一个世家子弟也不是个容易事。

    “莫兄,这一次汉赵来势汹汹,刘粲、刘曜两人都是统兵多年的悍将,而且他们手下的军队也是征战多年的悍卒。再加上他们有叛臣令狐泥为向导,令狐泥深知并州虚实,我虽然不知道并州现在的真实实力,但是我想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您是并州从事应该比我更清楚,因此我觉得这一次晋阳之战实在是前途堪忧啊。”楚云说完,莫含一片默然,就是一个不知道并州虚实的楚云都能看出来情况不妙,何况是莫含,他这一次请愿来常山征兵,一是想在刘琨面前表现一下,二是因为他也觉得事不可为,所以找机会逃出来的,远离了晋阳这个是非之地。

    “楚兄,你说的可以帮我完成任务,不知何解?”莫含只是个从事也不想再去考虑这些他没有发言权的大事,因此他反而关心起自己的任务。

    楚云却通过跟莫含的对话,看出了并州外强内干的现实,现在汉赵数万大军进攻晋阳,刘琨根本无力抵挡,如果自己这个时候插一脚,那么自己要官的目的能够达到,毕竟晋阳危在旦夕,但是自己的铁血军肯定就要前去抵抗的第一线,这是楚云接受不了的。如果说几千人,那还可以考虑,但是对付数万人,绝不是铁血军能抗衡的。但是因为楚云刚开始太急切,大话说了出去,楚云也不能食言而肥,否则以后就无法取得对方信任了,所以楚云正在想办法的时候,一个身穿铠甲的男子走了进来给楚云解了围。

    “莫从事,刺史大人亲自来了,请你前去拜见。”莫含呆住了,楚云也呆住了,刘琨身为并州刺史,这个时候离开晋阳出现在这里,并州肯定发生大事了。

    ps:各位亲爱的读者,这本书数据很烂,因此我就就当成了练手之作,这一段虽然在大纲里,但是我却是当成历史类的写得,当然后面会变回武侠,这是我很自私的用来磨砺我历史的能力。写了这么多章,我只能说历史太TM难写了,每个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都要查大量的资料,我真是没事找事,不过我还是会尽力写好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