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在外面已经等了半个时辰了,但是却没有从里面传来一点消息,不过这也算是好消息。毕竟没有听到里面有什么异动至少说明张彤没有危险。这个张彤虽然有不少的缺点,也不是个王佐之才,但是却是是一个能干实事的人,也是楚云手下唯一一个能给自己提一些建议的谋士,楚云还是很在意的。

    楚云也不是耐不住性子的人,因此就算是郭栓子和方大山多次想让楚云下令派人去侦查,甚至先动手占据匈奴人的外寨,切断他们的退路,楚云都没有答应。就在天色越来越黑的时候,匈奴人的营地里传出来了震天动地的厮杀声,所有人都精神一振,放眼看去,就看到营地里四个人影狼狈的跑了出来。

    “都督大功告成,只要我们守着大门,看着他们内斗即可。”张彤欣喜的说道,楚云点了点头就看到了跟他们一起出来的崔贞和他的姐姐。

    “他们是?”楚云指着两人问道,崔贞和他姐姐都有些惧怕,毕竟他们也没见过楚云,而且现在天已经黑了,他们看到林中一望无际的黑色人影,还真的有些恐怖的感觉。

    “主公,这是崔贞兄弟,这是她的姐姐,崔贞可是帮了大忙啊,这一次的功劳崔贞能占一大半,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主公,先去占据寨门吧,不过不能太靠里,免得他们发现外敌,团结起来,等他们打的差不多了,咱们再去一网打尽。”张彤成竹在胸说道。

    “好。”楚云也不再关注崔贞姐弟。虽然还刘壁、付义等人的援兵还没到,方大山和郭栓子认为一千一百人对几千人的匈奴部落很有危险,楚云还是力排众议,相信了张彤的判断。虽然对铁血军训练了不少日子,但是对抗天生为战斗而生的匈奴人还是差些,因此楚云非常的谨慎,让众人悄悄地进入。

    就在楚云等人占据了营寨大门半个时辰后,刘壁和付义两个人带着六个队,一千二百人赶来了,楚云大喜,这就让楚云吃了定心丸,就算是发生意外,铁血军也能够全身而退。

    战斗组组持续了一晚,当楚云等人进去之后,灿烈的一幕还是让那些新兵吐了出来,内寨里死尸到处都是,受伤的人在不断的哀嚎,上千的尸体把整个地面都铺满了。楚云认定这个匈奴部落彻底的垮了,当铁血军把剩余的人集中起来,楚云抬眼看去,估计壮年男子完好无损的也就是四五百人了。老族长被自己的儿子赫连勃勃杀死,而赫连勃勃也被暴怒的族人击杀,随着两个首领的死,不光没有让争斗停下,反而引发了大乱战,在深夜里谁也不知道杀死了多少人,甚至有的人活活累死在战斗中。

    “救人。”当楚云进来之后遇到的就是这个情景,也不知道张彤到底做了什么,能够引起这么大的内战,楚云不由自主的觉得这个张彤跟三国时期的贾诩有些像,贾诩让西凉军从新杀回长安,断送了东汉最后的生机,而张彤凭借一张嘴,就把一个几千人的部落弄的几乎灭亡,张彤缺少的可能只是一个平台吧。

    楚云最后收敛的尸体足足有两千人,有很多的女人和孩子都死在了内战里,而最后剩下来的人只有不到两千人了,还有很多受了重伤,在古代这个医疗条件下,他们能做的也就是等死。不过万幸的是后寨的马匹倒是没有伤亡多少,剩下的三千多匹匈奴马,让铁血军喜笑颜开,要知道这个时代的骑兵可是众兵之王。

    剩余的两千匈奴人,楚云本来还不知道怎么处置,不过张彤这家伙竟然从伤员中找出了匈奴人的二把手曹龟,这老头几乎就剩下一口气了,也不知道张彤跟曹龟说了什么,最后曹龟以族老的名义宣布,他们部落正式并入铁血军。这也没引起多么大的骚动,毕竟草原部落的人你吞并我,我吞并你很常见。而且他们现在壮年男子就剩下五百人左右,其他都是老弱病残,就算是任由他们自生自灭,他们也死多活少,还不如抱个大粗腿。再加上楚云等人一进来就是救人,给他们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就这样这一支匈奴人迷迷糊糊的就成了铁血军的人。

    楚云免费得到了五百天生的骑兵真的是大喜过望,有了这些人,他自己的骑兵就能更快的成型,一些时候有专业人士的相助,跟自己摸索是有很大差距的。

    至于匈奴人的女人和老弱则更不用担心了,匈奴人的女人也是干活的一把好手,他们的加入能让铁血堡更多的壮年男子从种地里脱离出来,而那些匈奴老人则是养马的好手,这可都是宝贝。

    楚云曾经也好奇张彤用什么手段让匈奴人打的这么惨烈,但是张彤却没有跟楚云说,楚云也没有强求,不过听说崔贞对张彤感恩戴德,并且听成了张彤的弟子,楚云心里有些明白了,肯定是涉及了崔贞。不管过程如何,结果最重要。

    晋永嘉六年,赵汉嘉平二年,就在楚云吞并了这个匈奴人的部落的时候,神州大地上的战乱比起这里更加的惨烈。年前刘聪因为晋牙门赵染叛晋归降而命刘曜和刘粲攻打关中,最终攻陷长安并杀晋南阳王司马模,并让刘曜据守长安。但不久就被晋冯翊太守索綝、安定太守贾疋和雍州刺史曲特等反击,刘曜等兵败,刘曜更被围困于长安。在年初被逼退出长安,撤回平阳。

    攻击不顺,让脾气暴躁弑杀的刘聪震怒,他一方面滥杀发泄自己的怒火,一方面寻找报仇的机会。这个机会被大晋并州刺史刘琨亲手送给了刘聪,刘琨冤杀护军令狐盛,其子泥愤而投汉。并且把晋阳徒具虚表的真实实力告诉了刘聪,刘聪大喜过望,他派遣手下大将刘粲、刘曜进寇并州,并州一时间岌岌可危。

    而另一边石勒的大军终于在豫州被折磨的不得不后退,他们离开豫州北归河南,不过被豪族向冰堵在了黄河以南,这个向冰也是个厉害人物,他汲郡豪族,聚集了几千人结社自保,他一直视石勒为胡掳,忠心朝廷,因此仗着地利在黄河边上的枋头修筑了营垒,并且把船都集中了起来,不允许石勒渡河,想要困死他们,不得不说向冰也是个汉族英雄。

    这些都是冯成家打探到的,楚云觉得铁血堡的危机就快来了,不说刘琨可是自己看好的投靠对象,万一晋阳被攻破,那么楚云西去凉州的路就被阻断,楚云的全部战略计划就会成为烟灰。就说石勒只要回到了河北,那么自己就没有好果子吃,要知道自己可是宰了他手下第一谋士张宾的侄子。

    楚云跟张彤这个唯一支持自己北上投靠刘琨的谋士商量许久,最后决定,先派人联系上并州刺史刘琨,然后根据刘琨的态度,决定后续的计划。

    刘琨此人虽然大义不亏,但是据王廉这个琅琊王家的人了解,他有很多的缺点,此人自视甚高,素奢豪,喜声色,对待下属以家世高低划分,所以王廉觉得楚云就算是派人前去,也是自取其辱。

    不过楚云却自信,现在的投靠对刘琨来说是雪中送炭,刘琨现在面对的是赵汉的倾国进攻,而且他的家世怎么说也是四品世家,而且他手下可是有数千骑兵,刘琨不可能傻乎乎的拒绝这么一只生力军吧?于是楚云就派出去了付义带着五十人和不少的礼物前去拜见并州刺史刘琨,这也是楚云迫不及待的混个身份的第一步。别看他现在兵强马壮,但是在整个大晋一点名声也没有,这不利于楚云以后的发展,楚云必须混进晋朝的体系中去,才能维持自己的势力。别的不说,如果刘琨给了楚云身份,那么他带人去投靠刘琨的途中,路过的城池他都可以求一些援助,但是他什么身份都没有,经过这些城池,只会吃到闭门羹。要知道刘琨的侄子刘演可是魏郡太守,因此刘琨的面子翼州的各郡县都会给的,甚至经过幽州,幽州刺史王浚也很可能给一些方便。

    楚云出去演练了一天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他们铁血堡的主堡迁移到了匈奴人的营寨,这里更靠北,随时可以出走这是其一。第二就是曹老族长把营地规划的太好了,安全得很,比起王家堡、沈家堡更大更安全,再加上楚云不放心自己的战马,所以就直接搬到了这里。当然其余的地盘他也没丢,现在马上就到夏天了,铁血堡在其他几个寨子种植的粮食就快成熟了。

    “樱桃?”楚云走进屋子,就脱下了身上的外套,楚云现在还不到二十岁,虽然那天因为报复**了王青梅破了童贞,但是并没有因此迷恋其中。因此他身边的侍女换了一茬又一茬,以前的侍女都跟铁血军的军士结合了,这样他们就不能当楚云的侍女了,现在只剩下两个,其中一个就是樱桃,她今天按说应该当值。她的相貌平平,身材短小肥硕,没有一点姿色,所以也没有人娶,就一直是楚云的侍女,但是楚云回来了,她却不见了,楚云觉得这樱桃肯定又去厨房头偷嘴吃了,楚云摇了摇头,也不在意,他准备自己洗澡。他倒是没有怪罪的意思,这个樱桃是饿怕了,所以总觉得饿,楚云也深有体会。

    他刚脱完外套,就听到身后有人来了,他以为是樱桃回来了,也没有在意,因此任由她把自己的外衣脱下,然后楚云自己脱下裤子,就跳进了早就准备好的浴桶中去。楚云在水里憋气许久才浮了上来,这也是他新发现的放松方式,极度的缺氧,能让自己的头脑停止运转,这让楚云压抑的心情能够有片刻放松。

    但是当他一出水面,他就跟一个小脑袋撞上了,倒地的声音和一个女子的娇呼传来,楚云吓了一跳,他连忙的拿起浴桶边上的毛巾擦了一把脸,终于看清楚了屋里的情景。

    一个年轻的女子捂着脑袋倒在了地上,看起来是跟自己的脑袋撞到了一起,楚云看不见这个女子的相貌,因为她正用手捂着脑袋,但是却看得清楚这个女子的身材衣服,明显不是自己的两个侍女之一。

    “你是谁?怎么会来我的屋子里?”楚云出了浴桶,只穿着一件四角裤,站在了女子面前,浑身的水跟小溪一样的往下流。

    “都督,我叫崔宁,是来侍奉您的。”女子低着头怯生生的说道,声音非常的软甜,让楚云心生好感。

    “抬起头来。”楚云对女子的相貌来了兴趣,这个女子的声音倒是有一股子江南女子的气质,跟水一样。

    “苏锦?”当女子抬起了头,楚云不敢相信的看着女子,他上前一把抓住了女子的双手,这个女子不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救命恩人和未婚妻苏锦吗,女子满脸通红,但是并没有挣脱。

    楚云眼都不眨的看着女子,震惊的脸色慢慢的缓和了下来,他慢慢的松开了紧抓着女子的双手,这个女子不是苏锦。两个女子虽然很像,但是不是一个人,苏锦的眼睛里面充满了刚强,而这个女子眼神却如同水一样的温柔,甚至带着一点楚楚可怜。而且苏锦的身材没有完全张开,跟个小豆芽一样,这个女子身材丰腴,跟苏锦的差别很大。

    “你说你叫崔宁?谁叫你来的?”楚云坐在了凳子上,看着眼前的女子,心里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最艰苦的日子,苏锦的音容相貌不断地在楚云脑海浮现。

    “小女子是为了报恩,不是谁安排来的。”崔宁小声地说道,软软的声音让楚云坚硬如铁的心扉都有一些颤抖。

    “哦,我不记得对你有什么恩情?”楚云有了王青梅的教训,因为不会因为对方像苏锦就放松警惕。

    崔宁甜甜的声音缓慢的讲述了起来,原来这个女子是匈奴部落少族长的妻子,也是立刻大功的崔贞的姐姐崔宁,那天晚上天色昏暗,楚云也没看清楚她的相貌,现在想想真的可能就是一个人。这个崔宁自己说她觉得楚云救了他们姐弟,所以才自愿的来服侍楚云。

    “是张彤叫你来的吧。”楚云却没有沉迷于崔宁的话语中,楚云第一个念头就是张彤这小子,想拍自己马屁。

    “不是的,张先生没有叫我来,是我自愿的。”崔宁连忙解释,这个时候楚云的住处之外想起了吵闹声,很快郭勇就走了进来。

    “都督,一个叫做崔贞的小子吵着要找自己的姐姐,您看我们该怎么办?”郭勇偷看了一眼,楚云穿着四角裤坐在凳子上,而一个女子跪在楚云面前,虽然看不见相貌,但是肯定是个美女,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都督,那是我弟弟,求都督饶恕我弟弟。”崔宁抬起了头,美目里满是哀求。

    “苏锦姐姐?”郭勇这才看清楚女子的相貌,他跟苏锦可是认识,很多次还跟苏锦一起去找野菜,而且他对苏锦就跟自己亲姐姐一样,刚才崔宁进来的时候他正好不在,这是第一次见,真的让他震惊了。

    “这不是苏锦,她叫崔宁,你把她带出去,让她跟着她弟弟离开吧。”楚云摇了摇头,不再看崔宁一眼。

    “都督,民女真的是想报恩的,求求都督给我这个机会吧。”崔宁看到楚云赶她走,又跪了下来。

    “不用了,张从事很看好你弟弟崔贞,只要他努力帮我做事,就算是报恩了,你跟着你弟弟走吧。”楚云不再看她一眼,转身背对着崔宁不再说话。

    崔宁哀怨的看了楚云一眼,然后就跟着郭勇往外走,郭勇偷偷的看了崔宁几眼,真是感觉她跟苏锦姐姐太像了,郭勇年龄还小,比楚云还小一岁,也没见识过女人,他根本看不出苏锦和崔宁的区别。

    “姐,你没事吧。”看到崔宁出来,一直在外面吵闹的崔贞连忙迎了过来。

    “我能有什么事,咱们走吧。抱歉了几位大哥。”崔宁对着郭勇等护卫行了一礼,然后拉着崔贞就离开了。两个人走后,不远处的一个房间里,张彤的身影露了出来,他摇了摇头,也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