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中午时分,楚云就到达了约定的地点,这一次因为有五百担的粮食,为了安全他带的人有些多,除了五百的虎贲卫,还带了四队的人马,一共带了足足一千三百人。双方约定的地方离得匈奴人的营地更近些,只有十几里路而已,这也是没办法,毕竟人家赶得是马,在密林里不好走。

    楚云特意早来了一会,但是等楚云等人吃完了午饭,时间已经过去了快一个时辰,他们都没能等到匈奴人来换马,众人都有些烦躁了起来。

    “都督,他们会不会耍我们啊。”方大山大大咧咧的吃完了干粮,就朝着楚云走了过来。

    “把嘴擦干净,你以为现在还是杀猪匠呢?你是铁血军的都尉,要注意形象。”方大山随意的用袖子把嘴上的干粮沫擦了一把,让楚云无力再说了。这家伙说听话吧,大事小情都听,说不听话吧,一些事情说完就再犯,不过他没耽误过正事,楚云也就不再啰嗦了。

    “这伙匈奴人不像是出尔反尔之辈,他们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否则,他们起码会派个人来通知我们。”楚云摇了摇头,很多时候异族人比起汉人更讲诚信,何况他们跟匈奴人可是互利的买卖。

    “再等会吧。”楚云一边派人出去寻找可能出现意外的匈奴人,一边让众人继续休息。

    当冯成家派来的人找到楚云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了,他给楚云带来了一个让人惊讶的消息。

    “你说什么?外出的以前匈奴人回来了,还少了几百人?”楚云惊讶的问道,这个时候正是匈奴人如日中天的时候,就算是在汉代匈奴人白登之围把刘邦围住的时候,也不如现在匈奴人辉煌,毕竟他们可是攻破了汉人的都城,抓住了汉人的皇帝,更是直接称帝了。在这种情况下,竟然有人敢对匈奴人动手,啧啧,真是让人爽毙了。

    “主公,这可是一个好机会啊。”张彤大喜道,他一直觉得楚云不对匈奴人动手就是因为不能斩草除根,现在他们出去的回来了,是好机会。

    “不错。方都尉,你让手下两队人在此看住我们的粮食,咱们去匈奴人的老巢看一下,另外你派人去通知驻守的郭都尉和付都尉带人前来,必要的时候可以骑马赶来。你叫林二吧,你让你们冯校尉继续监视,有情况立刻通知,咱们走。”楚云也是果断,立刻下达了命令。

    当楚云走到一半的时候,冯成家亲自赶了过来,看起来他拼劲了全力,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他上气不接下气的想说什么,但是每次都因为喘不上气断下来,楚云走过去递给他一个水壶,然后用手在冯成家的后背给他顺气,冯成家满脸的激动,他努力的平复自己的情绪,终于开口了。

    “都督,匈奴人的营寨肯定出事了,里面不断的有惨叫声传出来,而且在外寨一个护卫都没有,所有人都集中到内寨去了,我冒着危险潜进了外寨,发现了十几具匈奴人的尸体,看起来他们发生了内乱。”冯成家说完,楚云就在考虑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他身边的张彤拍了一下手笑了出来。

    “主公,我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前一阵他跟楚云提出要吞并这只匈奴部落,所以他下了苦功夫了解了这支部落的情况,不光仔细询问了去过匈奴部落的鲁弟,还特意让冯成家抓了一个舌头,详细询问了他们的情况。

    这只匈奴部落的族长是个能人,今年六十多岁,从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了战斗,刚开始是作为骑兵跟随着曹魏,后来虽然司马家上台,但是也为了生存作为雇佣军参加过八王之乱,再后来他不愿意帮着诸侯杀汉人,于是他把毕生的财产花完,建立了这个坚固的营地,隐居起来。他们的营地分为外寨、内寨和后寨,依附山势易守难攻,从这里可以看出这个族长阅历十分丰富,眼界也过人。只不过他肯定想不到动乱会持续这么久,先八王之乱,然后胡人乱华,就算是存粮再多也扛不住时间的流逝。

    这个族长叫姓曹,据说是曹魏的一位皇帝赐姓,也不知道是哪位皇帝。他以此为荣,对汉人就跟自己的同胞一样,虽然现在胡人当道,但是他还是不肯助纣为虐。不过他有一个跟自己性情截然相反的儿子,也就是赫连勃勃,早年,赫连勃勃身手矫健,骑术精湛,因为勇武,所以在部落深得人心,曹族长也以自己儿子为荣。不过在赫连勃勃翅膀硬了之后,终于表现出了另一边,他不喜欢汉人文化,以自己是匈奴人为荣,这也不能说是错事,毕竟他们本来就是匈奴人,以匈奴人为荣也很正确,曹族长也没太在意,只不过是平时给她讲些故事,描述汉人的强大,让自己的儿子不至于成为汉人的敌人,但是慢慢地赫连勃勃另一些性格表现了出来,他刚愎自用,性格暴躁,非常的弑杀,有些时候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他极度仇视汉人,视汉人为仇敌,这让深知汉人底蕴的老族长很是伤心。

    因此他这几年在挽救无效之后,试图扶持自己的小儿子,打击自己的长子赫连勃勃,但是却始终下不定决心,这反倒让他的大儿子更加的疏远。这一次外出支援曲梁县长曹正的人手,就是赫连勃勃带领的。但是看到回来的人数,铁定是吃了败仗,这么一来肯定会激发匈奴族长和他儿子的矛盾,因此这一次事情张彤猜测很可能是内乱。

    楚云听完,觉得很有道理,他立刻命令加速前进。

    “都督,这一次好机会可不能放过,我们应该派一个人进去看看,最好能够挑起双方的死战,咱们完全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胜利。”张彤一边尽力的跟着楚云一边说道。

    “谁能办如此大事?”楚云摇了摇头,想进去挑拨,必须会匈奴话,但是他手下就几个乌桓人会,可惜他们没这个头脑。

    “主公,让我去,鲁弟去过了,他们认识,给我派个他们不认识的人,画好了装就行,主公在外面等我的消息,我愿下军令状,必定让主公,不费吹灰之力,得到这只匈奴部落的一切。”张彤大声说道。

    “好,张公,如果你能办成,那么我必不负先生,我再寨外等待先生的消息,要不要多派几个人保护先生?”楚云满眼感激的看着张彤,张彤更是振奋。

    “不用,两人足矣,彤志在效仿高阳酒徒矣。”张彤自信的说道,楚云给他找了个最机灵的乌桓人叫做鲁风,两个人很快就消失在了楚云面前。

    “都督,张彤从事能行吗?”郭勇忍不住问道。

    “东下齐城七十二,天下无人能继踪。看起来张公有一颗纵横家的心啊。”楚云没有回答郭勇的话,高阳酒徒就是刘邦手下一人之力劝服齐国七十二城投降的郦食其。

    虽然张彤嘴上说的漂亮,但是其实心里还是忐忑的很,易容高手冯成家正在给他化妆,否则他这么进去第一时间就被人发现了。他也没耽误时间,跟旁边的鲁风讲解着注意的事项,鲁风是个年级挺大的乌桓人,也知道事情的轻重,听的很是仔细。

    其实张彤也不想冒这个险,他对自己的小命重视程度不下于楚云,可是他是一介寒门,想要出人头地必须付出更多,君不见王廉和房卿两个人稳坐钓鱼台,基本上保持现状就能维持自己的地位,这就是家势的原因。而他张彤,后勤不如王廉,人多势众不如房卿,房卿可是带着几百人投靠楚云的,房家的几个后辈都在铁血堡占据重要地位。只要他不拼命,他担心自己的地位不保,他倒是给楚云出了几次注意,楚云每一次都认为是好主意,但是却从来没用过,这让他心里着急,因此这一次才会甘愿冒险。其实让楚云知道张彤的想法,楚云肯定会叫怨,自己哪里是不看重张彤啊,反而是最看重他,只不过他为了表现自己,很多时候提的计谋过于阴险毒辣,楚云才会否定。

    化好了装,张彤也没有镜子看看自己什么模样,但是他却看到了鲁风的模样,简直就是比匈奴人还像匈奴人,因此他觉得自己应该也差不多。他悄悄的潜进了匈奴人的外寨,跟冯成家探查的一样,果然一个人都没有。

    到了内寨,他看到了乱作一团的场面,两伙人正在对峙,其中一伙虽然人多,但是以老弱为主,而另一方虽然人少,但是却以年轻人为主,因此一时间谁也耐何不了谁。更何况他们可都是沾亲带故的,一时间你这个小兔崽子,三叔你别打了,此类的声音响彻了内寨。当然也有一些中立的势力试图缓和双方的矛盾,但是却没多大效果,张彤就潜伏在他们之中。

    而两伙人簇拥的人则都没有说话,一方是一个老者,另一方是一个身材健壮的壮年男子,张彤猜测这肯定就是曹老族长和他的儿子,没想到他儿子还真的造反了,他心里一喜,静待事情发展。

    众人骂骂咧咧的其实也没什么作用,最主要的还是看两位首领的决定,曹老族长见多识广,他经历的事情多了,按说不应该出现一片木然哀伤的神色,可是事情太突然,而且是赫连勃勃是他的儿子,他还真的没有丝毫戒心,今天上午自己的长子赫连勃勃回来,他本来想亲自去迎接归来的勇士,倒不会因为自己是父亲就有所怠慢,但是他突然就觉得身体不适,因此就派出去了自己的次子,但是没想到自己的长子突然就疯了,他竟然一刀把自己的弟弟砍死,然后朝着自己的住所杀了过来。还好自己这么多年的族长没有白当,虽然自己身体不适,但是还是被自己的亲信保护了起来,而自己的长子趁机就把外寨占据了。

    当自己身体觉得好受了一些,他直接下令,放赫连勃勃进来,他倒要看看自己的长子是不是真的敢杀了自己。于是两方势力就成了这个样子,当他知道自己的长子杀了自己的小儿子,他真的都有些杀了赫连勃勃的心了,可是他就这么俩儿子,小儿子已经死了,大儿子再死了,那么他不就绝后了?这对一个老者来说,是很悲惨的。

    他甚至想要不然自己就让长子获胜,自己这把老骨头死了也就死了,反正就算是汉人想要报复,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虽然胡人从来没有跟汉人战争最后获胜的时候,但是这一次不同,他们匈奴人连汉人的皇帝都杀了,说不定这一次不会有事呢?这个老族长猜的不错,这一次胡汉的战斗持续了几百年,最终还是有胡人血统的杨家获胜了,胡人屁事都没有。

    也因为老族长的相忍,赫连勃勃这一次的作乱获得了初步的成功,起码也能维持均势。而最早纵恿赫连勃勃做坏事的崔贞都傻眼了,在他眼里起码是一方人杰的老族长,这一次怎么可能一错再错,像是对事情完全失去了控制,这跟他设想的差距很大啊。

    他虽然聪明,但是还是年轻,也没有当过人父,因此是不会明白,身为人父对自己孩子的那种复杂的感情的。

    崔贞躲在人群之后,看着志得意满的赫连勃勃恨得牙根痒痒,不过就在他有些绝望的时候,一个他从没见过的匈奴人来到了他的身边。

    “小兄弟看起来不像是匈奴人啊?”这个匈奴人一开口让崔贞吓了一大跳,这人可是正宗的关内口音啊,跟匈奴人生硬的汉话截然不同。

    “你是谁?”崔贞看了一眼四周,低声说道,这个部落的人不少,但是大部分他都有些印象,但是眼前这个人,虽然看起来就是个匈奴人,不过就凭自己一点都不认识他,就可以看出,他不是这个部落的人。

    “我是能帮你的人,你的目光里满是仇恨,虽然隐藏的好,但是却逃不过我的眼睛,如果你肯帮我,那么我会帮你实现你的愿望的。”这个匈奴人的声音如同诱惑自己出卖灵魂的魔鬼,但是别看崔贞年纪小,他还是很快就清醒了过来。

    “你看错了。”崔贞说完就想离开,他的父亲告诉过他,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因此他绝不会把自己置于险地,哪怕仇人就在眼前,那么他抬抬手仇人就能被解决,但是涉及到自己的小命,他绝不会冒险。

    “小子,有些时候机会就出现一次,错过了就是一辈子。”看到崔贞想离开,这个匈奴人也没有纠缠,竟然比崔贞还干脆,转身就要走,这下子崔贞一下子蒙了,反而他开始患得患失起来,不过崔贞倒也干脆,想想自己这两年的遭遇,想想自己的姐姐,他竟然不由自主的喊住了已经走远了的匈奴人。

    他把整个事情毫无保留的说给了这个匈奴人,这个人大喜过望,没想到他还遇到了一个当事人。听完了崔贞的第一手情报,这个化身为匈奴人的张彤大喜过望,没错这家伙就是化妆的张彤,他本来信誓旦旦的来了这里,但是看到无机可乘之后,心里就开始急躁了起来,正巧看到了崔贞,没想到崔贞竟然成为了他的贵人,一旦前因后果都被他理清楚了,那么作为一个谋士,就有了靠谱的计划。

    其实也不怪张彤无机可乘,主要是老族长一让再让,而赫连勃勃也因为忌惮自己的父亲,没有选择强硬的手段,双方僵持住了,就不是张彤能够干涉的了。反而双方有了火气,这样他才能调拨,让双方死战。

    “崔贞,实不相瞒,我不是匈奴人,我是几十里外铁血堡的人,我铁血堡以铲除胡人为己任,已经有兵丁数千人,这一次我混进来,就是为了铲除这一支匈奴部落,如果你肯帮我,那么我不光会帮你报仇,而且我也会把你推荐给都督,让你光宗耀祖,成就一番事业,你和你姐再也不会被人欺负,何去何从,你自己选择。”张彤当了半辈子的文书、账房、管家等小人物,他看人的眼光是不会错的,这个崔贞的性格虽然谨慎聪明,但是毕竟只是个十几岁的小伙子,张彤的话让他无法拒绝。

    “我该怎么做?”崔贞咽了口唾沫艰难的说道,张彤听到崔贞的话,顿时笑靥如花,虽然这成语用在这里挺怪异的,但是也不能说张彤的老脸笑得跟菊花一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