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开始双方当然谁都不相信谁,所以楚云抬着几十担粮食,跟匈奴人兑换几十匹匈奴马,只要第一次成功,那么以后还会有其他的合作,几十担粮食看起来不少,但是对于几千匈奴人也就是吃十几天而已,所以楚云绝不会相信,他们从此就不换了。

    到了地方,两方人互相戒备,双方的首领都站得远远的以防止出现意外,而楚云一个会说匈奴话和汉话的乌桓人和对面一个会说汉话的匈奴人间接交流下,双方很和平的交换了物资,双方总算是有了一个好的开始。对方首领是匈奴人是部落的二把手曹龟,他是主张跟汉人和谐相处的一个人,因此他改姓曹。看到楚云这么讲信用之后,他很欣喜的派人跟楚云商定,双方继续交换,不过这一次要多一些,他们拿出三百匈奴马,交换五百担粮食,楚云点头答应了,时间就在第二天下午。

    “都督,我们何不趁下一次换马的机会,把他们送粮的人一举消灭,然后趁机攻取匈奴营寨,这样我们不用出一点粮食就能够得到上千匹的好马?刚才咱们看到的那几百匈奴人个个面黄肌瘦,肯定是忍饥挨饿许久了,我想他们的战斗力肯定不足。都督觉得这支匈奴人忠义之心可佩,但是非我族人其心必异,他们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成为屠杀我汉人的刽子手,都督不可有妇人之仁啊。”跟随楚云来取粮食的张彤劝说道,楚云觉得他说的很对,那些看似忠贞的异族人,说不定就会变成恶虎,比如说唐朝那些看起来忠心耿耿的胡人,最后还不都成了唐朝的掘墓人。

    但是楚云还是却觉得这样有些不妥:“张公,他们以后的确可能变成坏人,但是现在他们起码没有,咱们汉人可不能不教而诛,让这些忠贞之士寒心。而且他们可是有上千人在外,如果咱们真的趁着他们在外杀灭了这些人,他们在外的族人知道之后,咱们想要迁移,那么面对的就是一支上千人的匈奴部队的骚扰,你觉得咱们能够撑下去吗?”

    张彤听到第一个原因,其实没什么在意,但是听到第二个原因,他就不得不慎重了,果然自己都督想的长远,如果不能斩草除根,那么就不能动手。

    一行人回到铁血堡,众人纷纷围了上来,每个人都对楚云带回来的马匹发表着看法,这也是楚云经常培养他们自己思考后的成果。匈奴人的马跟从刘壁手中夺来的马有很大的差别,最明显的就是匈奴马太矮小,因此所有人看到这些马都是一副嫌弃的表情,毕竟每个人都觉得马匹是越大越好。

    当然他们说的某种程度上是没错的,马匹高大了,冲刺能力强,负重能力强,为什么汉武帝人孜孜不倦追求汗血马,就是因为汗血马这些名马是重骑兵出现的基础。

    汉朝能够击败匈奴就是靠骑兵,以骑兵对骑兵,汗血马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汗血马一日千里爆发力强,但是有个致命的弱点就是负重不足,而且吃的也金贵,没有强大的后勤保证,他们就全部拉稀。

    而后世的蒙古马就完美解决了这个缺点,他们耐劳,不畏寒冷,能适应极粗放的饲养管理,生命力极强,能够在艰苦恶劣的条件下生存。时可走60公里左右路程。经过调驯的蒙古马,在战场上不惊不诈,勇猛无比,历来是一种良好的军马。

    好养活、耐力足、生命力强、处变不惊,因此蒙古人才能雄霸欧亚。而蒙古马的祖先就是匈奴马,跟他们的后代一样,蒙古马也很矮小,虽然没有他们后代那么抗寒以及吃什么都能活的生存能力。但是它们也比较的耐苦,而且耐力十足,吃的东西也不算少十分麻烦,让他们一直吃草也是饿不死的,所以楚云对匈奴马的看重比起他获得的这上千匹的西域马更加看重。

    楚云不管他们说什么,亲自派人照顾这些马,而且楚云特意的要来了十几匹母马,虽然现在不具备条件,但是等他有了一块稳固的基地,他就准备自己培育马匹。

    楚云这里过的风生水起,在曲梁县城跟羯族人战斗的匈奴人却倒了大霉,他们愿望是好的,决心也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实力就差了一些,他们的前辈跟着曹魏所向披靡,但是很可惜他们在曹魏灭绝之后过了太多的安慰日子,跟羯族这些一直生活在战斗中的异族逐渐有了差距。而且他们的人手毕竟少,装备也不如羯族人,他们被血虐了。

    最后要不是还顾忌一下他们匈奴人的身份,说不准都能把他们团灭,就算是这样,匈奴人还是再留下了三四百具尸体之后逃走了,羯族人的损失只不过是一百多人而已,三比一的伤亡比,清楚的说明了两者的战斗力。

    匈奴人失败之后,也没有逃进曲梁县城的意思,他们直接视曲梁李县尉的接应不见,直接逃走了,出来接应的李县尉看到这一幕,也只能退了回去。

    “曹县长回来了嘛?”当城门关上,他立刻就对着自己身边的人问道,他虽然是一县的县尉掌握一县的县兵,但是他基本上不会领兵,只不过他李家是曲梁县的豪强,买来的位置而来,虽然他很想有一些作为,但是却没那个能力。

    “县尉,曹县长没有回来。”

    “快去看看曹县长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李县尉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一刻钟都没动,前去寻找曹正的人都跑了回来,他们竟然发现曹县长的府内人去楼空了。这个时候,驻守曲梁县西门的人跑了过来,告诉李县尉,曹正说要去郡里找援兵,已经带着家人出城了,李县尉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知道曲梁县完了。

    他看了一眼远处曹正的长子还在专心的守城,而曹正这个父亲竟然能够抛弃自己的孩子先走,他不得不承认他看错人了。

    外面的羯族人却不会理会曲梁人的想法,支呐宾直接下达了命令屠城,这个有几百年历史的小县城直接被从地图上抹去了,等他再焕生机,就不知道是哪一年的事情了。

    几天后几个难民来到了曲梁县城,他们本来想进去要点吃的,但是进到里面就看到了已经腐烂的尸体一层一层的罗在城门之内,而苍蝇和蛆虫欢快的进食,他们连滚带爬的逃离了这座鬼蜮,曲梁县城被屠杀的传闻在这一片区域流传了开来,每一个人对胡人都充满了恐惧。

    匈奴部落的少族长赫连勃勃灰头土脸的往回走去,这一次他可是丢了大人,第一次指挥就死伤了三百人,他想想那个马上就要成人的弟弟,顿时有些头疼。不过这件事他却不认为是自己的问题,而是觉得是装备的原因,汉人虽然懦弱,但是他们的手艺没的说,要不是那些羯族人穿着汉人制造的铁甲,他不觉得自己能输。这更加坚定了他去投靠刘聪的想法,不过自己父亲那一关该怎么过?自己也没救援成功,还死了这么多人,赫连勃勃故意走得很慢,到了晚上,他召集所有亲信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匈奴人没几个喜欢动脑子的,何况这么个小部落,因此没有人提出什么有建设的意义。倒是有一个汉人模样的人有些蠢蠢欲动。

    这个赫连勃勃嘴上说着看不起汉人,但是还是娶了个汉人的女子,这既能让自己父亲觉得自己亲近汉人,最主要的是汉人女子比那些臭烘烘的匈奴女子好看多了,这个女子也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被自己从路边捡到了,还带了个弟弟,赫连勃勃就把她救了回去,成为了自己的夫人。自己这个便宜妹夫叫做崔贞,一直跟自己牵马做些杂货。

    赫连勃勃看到崔贞想说什么,就破天荒的开口问了起来,崔贞心里大喜。

    “姐夫。”崔贞刚说完就被赫连勃勃一个眼神瞪了回去,他讪讪的改口了。

    “少族长,这一次损失了三百人对您可是好事啊。”崔贞说完,赫连勃勃一个大脚踹了出去,他以为这小子是在讥讽自己,他朝着崔贞狠狠地踢了几脚,才被身边的亲信拉开。

    “汉狗,你不要以为你姐姐是我的女人就能嘲讽我,我先把你打死,然后回去就把你姐姐赐给手下。”匈奴人对女人就跟对待货物一样,崔贞毫不怀疑他做得出来,于是他膝行向前,哀求赫连勃勃听他说完。

    崔贞也不等赫连勃勃答应,他也不敢吊人胃口,很快就说了出来:“少族长,这一次死伤的人大多数都是族长的亲信,他们一直跟您作对,压制的您难以崛起,但是现在因为少族长的谋略,咱们自己人大多毫发无损,我们就从实力上压制了族长的一脉。虽然族里还有一些战力,但是毕竟我们部落老弱太多,这一千人就是最精锐的战力了,我们掌握住了这一支部队。等我们回去之后,族长不光不会埋怨我们,反而可能给您更大的权力。不过我总觉得族长是暂时的稳住少族长,所以我觉得少族长如果能够借着这次机会,铲除族长,那么部落的一切都会是您的。”

    听到崔贞的解释,赫连勃勃豁然开朗,他这一方死的少,能战的一方都是自己父亲的人。自己一方却没多少损失,这本来是自己一方贪生怕死,跟自己一个德行,但是在崔贞的嘴里却成了自己的谋略,他觉得崔贞很会说话。但是听到后面崔贞让自己杀了族长,也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他却有些畏惧,他们以前不管是如何茹毛饮血,但是他们毕竟在汉人的地盘生活了这么久,孝道还是对他们有约束的。

    “崔小子你别说了,我怎么能杀害我的父亲,大家都累了,先回去休息吧。”崔贞知道赫连勃勃动心了,他心里冷笑,族长的势力岂是你能了解的,到时候你肯定要死,自己的姐姐一定会逃出魔掌了,他可是知道赫连勃勃是怎么对待自己姐姐的,非打即骂,他早就对赫连勃**了杀心。

    第二天正在睡的迷迷糊糊的崔贞被赫连勃勃的一个亲信拉了出来,他就知道赫连勃勃这个家伙动心了,他嘴角冷笑一下,然后就恭敬的低下了头来到了赫连勃勃身前。赫连勃勃双目通红,显然是一晚上没睡,他见到崔贞就一把抱住,巨大的体格让崔贞难受,但是崔贞脸上却挂着最谦卑的笑容。

    “崔贞,我该怎么做?”

    果然赫连勃勃等不及了,他已经三十了,连孩子都有两个了,虽然都不是自己老婆生的,但是不管怎么样,他还是被权力控制了,想直接取代自己的父亲,他等不及了。杀父又怎么样,我们匈奴人杀父的多了,当年老的狮子不行了,就需要有新的狮王站出来。

    崔贞顺着赫连勃勃的话说下去,他们还剩下六百多人,但是其中二百多人是族长的心腹,所以按照崔贞的话,就是铲除其中的几个死硬分子,然后强迫他们归顺自己,然后等一回到营地,突然发难,拿下族长,然后就能字掌整个部落打大权。

    不得不说崔贞的计划简单粗暴,如果真的按照他的计划实行,那么还真的可能实现,但是很可惜,出计划的这个人是个叛徒,他早就想好了对策。

    当太阳升起来的一刹那,族长一系的人马睁开眼就发现,他们身边的衣服、武器和马全都不见了,而围在他们身边的是满脸煞气的族人。

    “少族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族长一系的带头人曹洋开口问道,他们改汉姓的都姓曹,少族长其实也有个汉名叫做曹成,不过他从来不用就罢了。

    “曹洋,你是部落的老人,我觉得我父亲已经老了,他已经不是天空的雄鹰,我赫连勃勃想要带领你们去实现远古的辉煌,你愿意跟随我吗?”赫连勃勃胜券在握的说道。

    “哈哈,赫连勃勃你别痴心妄想了,族长他老人家带着我们部落躲过了多少灾难,要不是他,我们早就完了,哪还有你在这里大放厥词。你不要以为刘聪当了皇帝,我们匈奴人就能稳赢汉人了,真是可笑,汉人一旦姓武起,就是我们所有异族的灾难,我可不想因为一时之利,给自己的部落引来灭顶之灾。少族长放弃吧。”曹洋年纪不小了,而且也德高望重,他说完,就是赫连勃勃这边的人都有些动摇了。

    “我会带着族人走向辉煌的,老东西去死吧。”赫连勃勃疯了一样的一刀把曹洋砍死在了地上,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惊呆了,这个曹洋可是很有威望的,看着瞬间就要跟自己拼命的族人,赫连勃勃也有些后悔,但是崔贞却狂喜,他故意没有提醒族长一系的人小心,不就是为了让赫连勃勃犯下更大的错,错到他父亲都救不了他的地步,这才能彻底解决这个人。他可是深知自己的族长虽然不太喜欢自己这个跟自己思想不同的儿子,但是却没有更换继承人的想法,所以崔贞才会隐忍着久。

    “杀吧,杀的人越多越好。”崔贞满眼热烈的看着这一幕。

    “你们跟不跟随我?还是想跟这个人一样?”赫连勃勃也没了退路,他一旦后退就是粉身碎骨。因此看着眼前暴怒的族人,他也很下了心思。

    “别做梦了,你杀死了曹大叔,还想让我们投靠你,你做梦。”一个年级大一些的族人喊道,顿时他身后的人纷纷喊了起来。

    “好,你们想死我成全你们。”赫连勃勃拿起了还在滴血的刀,疯了一样的杀着不肯归顺的人,短短的时间就杀了十几个,就是他的亲信都看不过去了,过来硬生生的把赫连勃勃拦住了,赫连勃勃红着眼,咆哮着被拉到了远处,这个时候崔贞不动声色的朝着那些不肯投降的匈奴人走了过去。

    当赫连勃勃终于清醒过来之后,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些顽固的死硬分子真的投降了,赫连勃勃大喜过望,他没想到自己滥杀的举动还真的有了效果,随着崔贞的称赞,他自负的笑了起来。他毫不怀疑的恢复了这些人的武器装备,然后志得意满的上马朝着自己的部落疾驰而去。在他的心里,部落首领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自己那个父亲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估计会很伤心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