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走出去就看到了冯成家,这个小子现在过得很滋润,不光成了家,老婆还怀孕了,他统领着楚云对外的一切消息,可不仅仅是学会了楚云教他的易容术就可以的。(书屋 shu05.com)这个小子喜欢钻研,性格谨慎,而且看人眼光独到,深受楚云的信任。

    前几天楚云教给他一个任务,没想到短短一周不到就有了成绩,楚云觉得自己还真的没看错人。

    “如何?”楚云伸手接过侍女端过来的一碗水,咕咚咕咚的喝了个感激,冯成家直到楚云喝完才开口了。

    “打听出来了,这一支匈奴人的部落是魏武帝末期迁移过来的,他们一直跟随魏国东征西讨,被曹魏安排在翼州生活。大晋建立之后,他们失去了官职,收回了土地,因此就迁移到了太行山。后永嘉之乱,匈奴人建立了朝廷,因此召集天下匈奴人,他们拒绝了召唤,并且大骂刘聪的使者,不肯附逆,因为这支匈奴人跟刘聪祖上是一脉,所以刘聪并没有对付他们。他们这一次出去竟然是助战汉人抵抗羯族人,羯族人的一个部落正在攻打曲梁县城,他们跟曲梁县的县长(万户人口之上为县令)曹正关系很好,因此他们前去支援了。”楚云听完冯成家的话十分无语,汉人都没这么忠诚好不好?

    “都督,他们现在只剩下一些老弱,但是他们的马匹还真不少,足足有一千多匹,要不然我们里应外合,吞并他们?”冯成家献计道。

    “忠贞之士何其少,算了,你下去吧,把鲁弟他们叫回来吧。”楚云摇了摇头。

    “都督,还有一件事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他们马匹虽多,但是粮食却不足,我们可不可以用粮食换一些马匹?”冯成家说完,楚云眼睛一亮,这倒是个好主意。他继承了好几个家族的存粮,就算是在这里待着不动也能吃两三年,但是他却不敢在这里待着,因此这些粮食很可能带不走,如果换成马匹,那么就没问题了。

    “你觉得能行嘛?”楚云开口问道,胡人可是视马匹如生命。

    “我觉得可以,我们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去跟他们商谈,这可是互利的。”冯成家的话坚定了楚云的信心。

    “传三位从事过来。”楚云对着身边的护卫说道。

    楚云跟王廉三个人说完,他们全都对这一支匈奴人啧啧称奇,不过冯成家的意见,他们也觉得很可能实现。既然都觉得可行,楚云立刻就让冯成家派人先去跟他们接触,如果对方答应,那么再派其他人具体商定。

    正在楚云谋划跟匈奴人交易的时候,曲梁县却爆发了惨烈的战斗,曲梁县是一个小县城,人口最鼎盛的时候都不到一万户,更别说经历了从八王之乱、永嘉之乱之后了,现在一个县城人口也不到一万人,其中大部分还是老弱病残,因为成年男子都被一次一次的征兵,死在了对内或者对外的战斗力。

    整个县城能够凑出来的就是二千老弱,这些人基本都是些平民,也就是自己手下的二三百县兵有用,但是也是杯水车薪,要知道外面攻击县城的可是同样数量的胡人。

    而且县城经历过不知道多少次的战斗,本来就低矮的城墙更加的残破。他们已经抵挡了胡人的一天进攻,要不是每个人都知道城破的后果,以及县长曹正不断地鼓吹有援军到来,他们早就坚持不住了。

    曹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这个人的身份是前朝皇族之后,也就是曹操的后人,虽然是个能官,不过在司马家族当政期间怎么也不可能升到高位,因为将近二十年,这个曹正不知道在县长的位置上来回调动了多少回,但是为了他的家人,他也不敢辞官。他身份敏感,贸然辞官,万一有人说他心怀怨愤,那么他的家人就完了。

    他现在穿着一件破旧的官袍,帽子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虽然是个文人,但是也杀了一个人,身上溅满了血。但是他还是在满城飞奔不断地鼓励着守城的兵丁,要不是他的话,估计这种小城半天都守不住。

    其实他早就发现了情况不对,因为这支部落多次跟周围的几个小城借粮食,刚开始,他们还破财免灾,但是慢慢地这只部落胃口越来越大,曹正跟附近的两个小城建立了同盟。也不是他不想跟州郡求救,但是他们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且他们也确实无兵可派。现在的翼州刺史王象是个胆小懦弱之辈,他竟然扔下了翼州的一切,也不住在翼州的州城,反而跑去最靠近的幽州的小城居住,一旦有乱,他立刻就能跑到幽州,投靠幽州刺史王浚,这下子翼州的郡县完全失去了控制。

    但是曹正主持的三城联防失败了,这支胡人出其不意攻破了最北边的小城,然后威逼另一个小城的县长不准救援,然后把自己这个人数最多的曲梁县城团团围住了。

    曹正虽然在羯族人想要偷入城内理应外的时候,识破了他们的阴谋,让几十位羯族人死去,但是他们的实力还是跟羯族人相差很大。因此在第一天,曹正就派出了数人求援,有的去到了郡城求援,有的去了周边求援,当然跟他交好的匈奴人部落也没有落下。

    曹正不知道这个时候,会不会有人来救援他们,但是他要守护自己的家人,也要守护全城的人。

    “终于出了这密林了,我都觉得我快成了老鼠了,我们匈奴人的家乡是草原,我真的不想躲在这里了,咱们匈奴人建立了大赵,威逼华夏,我真不知道为什么族长这么的固执,刘聪大汉数次派人邀请我们前往,他就是不答应。”一个穿着皮甲的胡人对着身边的人抱怨,他正是匈奴人前往救援曲梁的一员。其实他们这些人都已经习惯了说汉话吃干粮,要不是匈奴人强盛之后,他们一部分穿上了脱下许久的皮甲竖起了一根根的小辫子,他们跟汉人真的没什么两样了。

    “族长年纪大了,我们的少族长赫连勃勃却不会有这么多顾忌,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在少族长的带领下实现复兴。”他身边的一个人大声说道,引起了众人的赞同,而在最前面的赫连勃勃也听到了他们的话,他的嘴角挂着笑,很是满意族人对自己的拥护。

    但是赫连勃勃却不会现在就不听从自己的号令,自己的父亲虽然老了,失去了雄心,但是还有很多人支持的,就像队伍中那些穿着汉人服侍的族人,他们就是父亲最忠实的支持者,一旦弄不好,自己的部落说不准就车彻底湮灭,到时候他就算是去投靠刘聪,估计也不受重视,匈奴人尊重强者,就算是他们跟刘聪有亲属关系也没有用。

    “少族长,你看。”就在赫连勃勃发愣的时候,身边的人突然喊了起来,赫连勃勃抬头看去,几个羯族人的骑兵出现在眼前,赫连勃勃也知道自己暴露了,他也没带过几次兵,也没有派侦察兵,因此羯族人轻易就看出匈奴人的实力,然后飞快的去禀告了。

    “快速前进。”赫连勃勃也不多想,在他看来羯族人根本就是匈奴人的奴隶,不足为惧,因此他毫不担心羯族人的部队,他相信,就算是对方有二三千人,他都不放在眼里。

    当他们的身影出现在曲梁县城之外的时候,城墙上的人都欢呼了起来,城墙已经坍塌了一部分,要不是羯族人不想死伤太多的人清理,说不准曲梁县城已经陷落了。但是现在也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这个时候匈奴人的到来,极大地鼓舞了曲梁人的士气。

    匈奴人和羯族人差别很大的,匈奴人个子矮,喜欢梳着发辫,腿因为长久骑马都是弯曲的。但是羯族人却身材高大,他们头发五颜六色,眼睛深深地凹进去,浑身毛发旺盛,就跟白种人差不多。因此城墙之上的人第一页就认出来了,他们的县长曹正告诉他们,他有一支匈奴人帮手,没有欺骗他们,如果来的是晋人,他们可能还会担心,不是羯族人的对手,但是来得时匈奴人,他们就不怕了,匈奴人可是所有胡人的主子。

    但是他们根本没注意到两只胡人在看到对方之后全部愣住了。羯族人看到这只匈奴人部队,虽然不如他们人多,但是他们对众胡之主的到来原因还是很诧异的,说实话刘聪这个匈奴皇帝还是让其他胡人畏惧。

    而匈奴人一方愣住,是因为他们没想到羯族人这么多,而且他们二千多人,起码一半装备了铁甲,这装备让他们震惊。其实这也是他们羯族人攻破了那个汉人小城意外得到的,谁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小城有一个密室,而密室里有这么多铁甲,但是不管谁放在那里的,现在都成了他们的。

    还是羯族人忍耐不住了,他们派出了一个人策马来到了匈奴人阵前,恭敬的询问匈奴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此地。

    赫连勃勃看到羯族人这么恭敬,竟然直接把他们的目的说了出来,这让羯族人一愣,然后回去禀告了。

    羯族人的首领叫做支呐宾,他跟石勒都是羯族人,但是他一点都看不上汉人,因此在石勒受张宾鼓动建立君子营的时候独立了出来。这个君子营可是石勒根据初定的关键。

    永嘉三年,刘渊封石勒为安东大将军,开府置左右长史、司马、从事中郎等僚属。石勒继续进攻巨鹿、常山二郡,尽杀二郡守将,攻克冀州郡县的堡壁百余所,部队增加到十多万人。石勒将在这一带所罗致的汉人士族,集为君子营。请汉人谋士张宾为谋主。开始设立军功曹,以刁膺、张敬为股肱,夔安、孔苌为爪牙,支雄、呼延莫、王阳、桃豹、逯明、吴豫等为将率”。使其将张斯率骑诣并州山北诸郡县,说诸胡羯,晓以安危。诸胡惧勒威名,多有附者。进军常山,分遣诸将攻中山、博陵、高阳诸县,降之者数万人。

    但是正在石勒壮大的时候,支呐宾却甩人离开了,后来石勒东征西战,几乎从无败绩,而他们这些人实力却几乎没变。但是就是这个支呐宾都没有从新升起回去投靠石勒的心思,他准备烧杀掳掠继续他们的暴行,完全没有什么规划,而曲梁就是他们的下个目标。

    支呐宾听完了匈奴人的话,他对这支匈奴人从畏惧变成了十分的瞧不起,他们竟然是来支援汉人的,因此蔑视的让人传话,那意思就是你们是高贵的匈奴人,今天竟然为汉人出力,我羯族人很看不上,不过如果你们跟我一起攻破曲梁县城,那么我就让你们先抢掠一番,如若不然,就不要怪老子不给面子了。

    赫连勃勃听完勃然大怒,他不顾手下人的反对,直接下达了进攻的命令,城墙上的曹正看到这一幕,痛苦的闭上了眼,他知道曲梁完了,匈奴人只不过一千余人,如果跟曲梁县城的守军互为犄角,那么还有取胜的希望,但是匈奴人却直接开战,他实在是看不出多少胜利的希望。

    “李县尉这里你先看着,我下去包扎一下伤口。”曹正命令身边唯一仅存且敢战的李县尉道,他看了一圈浴血奋战的乡民,然后踉踉跄跄的下着城墙。李县尉对这位临危不惧的曹县长十分的敬重,因此连连答应,并且让曹正包扎好伤口,在一起杀敌。

    曹正低着头神色复杂的一步步下了城,他觉得良心难安,但是对家人的关心超过了心里的愧疚。当他回到住所,连忙吩咐家人离开,行囊早就收拾好了,他的夫人和一子一女都在家里焦急的等待消息。

    “夫君,安儿呢?”曹正的夫人看到曹正自己回来了,疑惑的问道,曹安正是他们的大儿子,曹正把他安排到了城墙之上,但是这个时候,他却不能去通知自己的大儿子,否则一旦被人发现,那么他也走不了了。

    “曹福,我们走。”曹正没有回答,他对着自己的几个忠仆下达了命令,一行人不顾暗自垂泪的夫人,从后面溜了出去。

    这个时候,楚云终于跟匈奴人商量好了,以粮食换取马匹,楚云带着五百人押运着几十担粮食来到了跟匈奴人交易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