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楚云发现这个世界有人会用内力,还是让楚云一阵彷徨,因为他发觉自己的小命没有保障,自己修炼不出内力,但是偏偏别人可以,楚云可是知道内力的强大的。楚云可以忍受数年如一日的闭关,不就是因为内力的强大让自己痴迷嘛。

    楚云下达了命令之后,就一直对着手里的铁锤发呆,这把铁锤正是石东扔出去的一把,是一把很常见的铁锤,没有半点特色。但是上面残留的一丝丝内力,是楚云绝不会感受错的。应该是暗属性内力,也就是魔道人最常见的内力,而且这属性应该是很垃圾的一种,但是偏偏对楚云震撼很大。

    “都督,我们已经把营地四面围了起来,下一步怎么做?”郭勇走了过来,轻声说道,楚云这才回过神来。

    “把这个穿着光明铠的人送进去,另外把那些死去的羯族人都抬到阵前,派几个能言善辩的嗓门大的去阵前劝降。”楚云说道。

    攻心为上,楚云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攻破营寨,因此只能把其他的一切放在一边。

    “是。”郭勇比起他哥哥来说喜欢动脑子,楚云也很放心他去。

    很快铁血军就行动了起来,果然当张程的尸体和羯族人的尸体出现的时候,营寨中乱了起来。

    羯族人的军队跟汉人的不一样,如果他们一支军队的首领死亡,那么这支军队全员都可能被连坐。更不要说两个首领一个是石勒手下第一谋士张宾的侄子,一个是石勒很看重的一个本族将领。

    剩下的一个副校尉刘壁心里一片凄凉,石勒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为了成大事不择手段。而且他的父亲刘宝和几个叔父当年一起惨死,自己也就成为了孤儿,并没有什么靠山,也就是父亲的几个旧友照顾,自己母子才能生存下去,要不然凭借他父亲的地位,自己怎么也不可能只是个副校尉。自己母亲病死之前,曾经隐约的说过,自己父亲当年很可能是被石勒害死的,自己这些年一点蛛丝马迹都没调查出来,但是目前临死前的话却深深地留在了刘壁的脑海。再加上他的血统是杂胡和汉人的血统,甚至汉人血统还占了大多数,因为他的祖母也是汉人,他并不是羯族人,所以他的地位更加的尴尬,这些事情联合起来,刘壁对自己的前途直接有些绝望了。

    “副校尉,我们是不是派人求援?”这只运输军的一个队主报告,晋朝的军队编制一般是一千五百人为一军,胡人也基本上类似,一军的首领为军主,当然张程这个校尉也可以称为军主,而队正管辖二百人,这一支运输队一千人的编制,并没有满员,其中分为五个队,张程、石东、刘壁分别以亲信为队正。张程两个,石东一个,刘壁两个,但是张程和石东的两个亲信队正都去保护他们了,现在都已经死了,所以说别看刘壁只是排在第三的副校尉,但是他真正的掌握着这支军队的实权。

    “刘叔,你说我就算是回去了,大将军能够原谅我嘛?”刘壁突然问道,这个队正是他父亲留给他的老人,一直忠心耿耿,刘壁这么一问,刘叔直接陷入了沉默。

    “程远(刘壁的字),大将军我见过几次,他心狠手辣,对待败军之将很残暴,而跟老主人一起的那些老兄弟都跟我们刘家疏远了,到时候没人帮我们说话,真是前景黯淡,而最主要的是张程死了,大将军为了安慰张宾对我们会更残酷。程远要不然我们去投靠皇上吧。”刘叔的意思就是去投靠刘聪。

    “刘叔,刘聪肯为了我们得罪他手下第一大将石勒嘛?刘聪现在全力的攻打长安,他需要有人牵制晋朝的忠诚势力,因此我们去投靠刘聪,最可能的就是被刘聪杀死,把人头送给石勒。”刘壁大摇其头。

    “要不然我们去投靠晋人?不管是幽州刺史王浚还是琅琊王都被石勒压制的寝食难安,我们这支军队大部分是晋人正规军投降的,他们应该会接纳我们。”刘叔又说道,这两方势力是距离他们最近的势力。

    “不妥,王浚名为晋臣,但是野心昭然若揭,他早晚会叛晋自立,到时候必被外人所擒,而琅琊王正在跟石勒死战,万一战败,咱们处境更是危险。再说了南蛮子不会瞧得起我们,我们去了,顶多是个炮灰,说不准就被他们当做弃子抛弃。刘叔我想投降外面这一支部队如何?”刘壁话音一转突然说出了一句让刘叔意外的话。

    “程远,外面这一支部队,肯定不是什么正规军,你看他们连兵器都不齐,穿的也乌七八糟,估计连乞活军都不如,我们堂堂将门之后,怎么也不能拿着自己的名声开玩笑,再说了,投靠他们,咱们去流浪嘛?程远你是不是有些心灰意冷了?”刘叔觉得刘壁肯定是破罐子破摔了,外面很明显就是一群流民啊,能成什么气候?

    “不然,外面军备虽然不齐整,但是从排兵布阵来看,显然有高人布置,他们的计划应该是围点打援,但是石东命令我们不准出击,才没有实现,石东和张程手下有上百精兵,但是对方看一计不成,竟然不到一个时辰就把这一百精兵消灭了,你还觉得对方是乌合之众嘛?再说了你看他们的战队杂而不乱,这是诱惑我们出击,如果我们真的出击,那么等待我们的是灭顶之灾。要不然我们打个赌如何?”刘壁突然邪魅的一笑。

    刘壁很快就下达了命令,命令第二队和第三队出击,这些人都不是刘壁的心腹,刘壁早就决定,如果对面的军队真的不堪一击,他们就全部上马突围而出,虽然肯定不去投靠石勒,但是天大地大总有归处。如果这两队的四百人被围灭,那么他就投降,跟着一个用兵大家,在乱世还是很有前途的。他自信靠着手下的心腹,能够在对方那里占据一席之地。

    楚云早就下达了命令,他手下的人四面合围,而且因为对方很可能会骑马突围而出,所以他命令手下挖了很多的陷马坑,当然不是那种很大的,而是密密麻麻的小洞,很不起眼,但是如果真的骑马经过,那么会让任何骑兵生不如死,马匹崴断了腿是致命的。

    很快时间就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楚云知道石东跑了,这又是在翼州,周围都是胡人的地盘,如果对方再不突围,他也不能继续围困,只能撤军了,毕竟楚云也不知道石东会不会去请援兵。现在撤退他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他又有些不甘心,不光没有得到自己最垂涎的马匹,而且还得罪死了石勒,自己所在的地理位置虽然是在山里,但是石勒想要消灭铁血军也不是什么难事,现在真的是军退两难。

    “报告都督,对面的人出寨了。”突然方大山跑了过来,楚云一下子站了起来。他所在的方向正是营寨一里之外的一个小山丘,在这里能够俯揽全局,也是冯成家早就探测好的。在他的视线里,营地的正门打开了,大约几百人全副武装的军人杀了出来,而他们面对的是看似同等数量的铁血军。

    “正面是周斌吧,这小子我放心,让他按照原定计划,且战且退,一举消灭他们。”楚云猜测对方这只部队应该是试试水的,因此他不准备一开始就以雷霆之击击败他们,他需要给他们尝点甜头,让他们看到希望,引出来更多的人,当然楚云绝不会猜到营地之内的情况,如果他知道这些敌人就是全部的,而里面剩余的都准备投降自己,楚云就不会这么小心了。

    果然事情跟楚云和对手刘壁猜测的都一样,楚大额铁血军看似杂乱,但是一旦遇到攻击就有了章法,他们一部分举着木墩,一部分持着武器反击,虽然看似在被对方的正规军追杀,但是却不乱。

    出寨的这支部队的指挥者叫做醍醐胡吉巴,是个匈奴人,是石东的心腹,虽然只是个副队正,但是还是很有威望的,他担心自己的主子,因此刘壁让他带人杀出来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同意了。只不过他想让刘壁给他四百匹马,他是个匈奴人,天生就会骑马,骑在马上他相信任何人都不是自己的对手。可是刘壁怎么可能给他,刘壁只不过是说大部分都不会骑马,如果给了他们马,很可能会起反作用。而且这一匹马是大将军石勒点名要的良驹,除了大将军命令,任何人不得擅用,醍醐胡吉巴也只能妥协了,他倒是有自己的马,但是他骑着马领着一群步兵没有必要,毕竟营寨就在身后,所以他也没有骑马。

    他带的人如同饿虎扑食,对面这群流民一样的乌合之众一触即溃,他大喊大叫喊着手下的人跟着自己杀出去,他甚至准备一举击溃铁血军,也不知道这家伙哪里来的自信。

    “留下一部分,让营寨里的人来救援。”楚云看到这群人就要到达包围圈之后,对着方大山说道,方大山大笑着答应,然后朝着前面跑了过去,他手下的四队人成为了楚云的护卫,而护卫队却埋伏在四周,这是楚云不放心他手下的人的战斗力的无奈之举。这四百人被周斌的四百人和护卫队的四百人围住了,再加上他们要去的地方可以说是个死地,这群敌人可以说是必死无疑。

    翼州是平原地形,但是平原也不是全都是整整齐齐的平整,一个只有几百米的小洼地迎来了两只部队,在前面的一只穿的破破烂烂,他们看着好似被追杀,甚至阵型都有些溃散,但是其实他们并没有死伤几个人,而后面的一支部队全都穿着制式的皮甲,在领头的一个穿着铠甲的人带领下,呼呼啦啦的冲着前面的人追了过去。

    “自己人都出来了,动手。”郭勇稚嫩但是坚毅的脸上满是平静,他的命令刚下,几根圆木就因为这一两米的落差滚动了下去,这下子后面追击的一支部队无奈停下了脚步。顿时四面八方圆木纷纷滚落,对方所有人都傻眼了。

    “举枪,前进。”郭勇大声说道,长达十几米的木枪被几个人抬着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这个时候醍醐胡吉巴才知道自己中了埋伏。

    但是在人数的优势和计划奏效的情况下,谁也救不了他们了,铁血军每一枪下去,就死伤数人,几百人挤在一起,根本就不用瞄准。无数的人死去,也有无数的人悍勇的想要杀出去,但是他们等来的只有护卫队的耐心围杀,醍醐胡吉巴早在战斗开始没一会,就被木枪撞到,他想挣扎着站起来,但是没有用,最后被活活踩死了。

    要不是楚云下达了命令,不准他们死的太快,这群人早就崩溃了,但是他们也就能苟延残喘一会了,楚云为了把他们这群诱饵用好,甚至都不让他们投降,惨叫声十几里外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营寨里的人救援了没?”楚云不再去关注被围杀的人,短短半个时辰,对方的四百人就死了一半,这还是铁血军留手的原因,但是营地里还是安静异常,没有半点出兵的迹象。楚云都有些无语了,自己的计划不会这么差劲吧,两次围点打援,竟然都失败了?

    楚云不知道在营地的箭楼之上,刘壁和几个心腹默然无语的看到了自己袍襗的覆灭,刘叔终于相信了自己少爷的判断。

    “刘叔,辛苦你了。”刘壁屏蔽了众人对着刘叔低语起来。

    “下令给郭勇和周斌,除了顽抗到底的和羯族人,其余的人投降免死。”楚云只能无奈的下达了结束战斗的命令,战斗已经进行了许久了,自己手下的人也应该疲惫了,如果再等下去,万一对方杀出来,那么铁血军也很可能因为劳累崩盘。

    说实话,这些人中还是有不少硬茬子的,楚云手下在绝对优势下也死了几十人,不过现在这些硬茬子都被解决了,剩下的二百人,几乎全部投降,周斌有条不紊的接受了他们的投降,他们的皮甲武器现在几乎都穿在了铁血军的身上。

    被扒的只剩下一件单衣的俘虏们被方大山安排着押进了山中,楚云实际上已经准备放弃继续围攻,准备撤军了,但是这个时候,一个年纪大约有三四十岁的男子骑着马出了营地,而目的地似乎正是自己的方向。

    “都督,他们可能是去求援了,让我去把他抓回来。”方大山这个好战分子兴奋的说道。

    “你去求援会冲击别人人数最多的方向?说话动动脑子,你去迎接一下,他肯定是被派出来的,你把他带到这里来,我倒要看看他们想做什么?”楚云这几个手下都没有独当一面的能力,哪怕是付义也没有,付义虽然眼界比较广处事经验也很丰富,但是能力一般。楚云现在脾气也不好,动不动就训斥,手下这些人都怕自己怕得要死,方大山大大咧咧的是唯一一个被楚云训斥了也不在意的人,他笑了笑,然后飞奔了出去。

    “都督他们是来投降的。”方大山大叫着跑了回来,楚云听到这里没有兴奋,反而有些质疑,对方怎么看也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难道对方要跟自己耍手段?

    对方来的人正是被刘壁称为刘叔的男子,他仔细询问了楚云的身份,然后就提出了他们投降的要求,刘壁手下必须保证四百人的直属部队的指挥权,而且要求楚云任命他为二把手。楚云能够得到的就是五百多人的职业军人和一千一百多匹良马。

    楚云也问清楚了他们的投降的原因,刘叔也没有隐瞒,他告诉楚云石勒的性格,和对败军之将的处置,以及张程的身份,楚云还是考虑了一会,才点头答应了。不过楚云告诉刘叔,自己的铁血军不能用私兵,楚云给刘壁一个月的时间观察铁血军,如果不合适,楚云就答应刘壁带着愿意离开的人离开,绝不挽留。不过一个月后,如果刘壁决定留下,就要答应楚云整编,刘叔看到楚云当众立誓,也就代替自己的少主人答应了。

    楚云营寨中的人鱼贯而出,这一座自己惦记了很久的营地终于以这种形式打开了,楚云心里复杂无比,高兴是当然高兴的,但是也对自己的水平有了直观的认识,指挥水平还有待提高。

    楚云和刘壁第一次见面,楚云从刘壁眼里看出了野心,但是却有把握让他臣服。这个刘壁的能力楚云是很知道的,他修建的营寨让自己无计可施,起码防御能力还是不错的。当刘壁单膝跪地的表示臣服之前,楚云就把他扶了起来,楚云要的不是对方表面的臣服。

    在刘壁的带领下,楚云终于见到了让楚云魂牵梦绕的上千匹良马,但是一路上楚云对营地的观察,让楚云对这个刘壁有了更直观的认识,真是一个良将。不要说自己两千人,就是再加上两千也不一定能攻下来。

    在楚云进入营地的时候,几匹马从不远处密林里露出了身影,不是石东等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