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支运输部队营寨构建的很是完善,孙子兵法说过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书屋 shu05.com)意识就是用兵的原则,有十倍于敌的兵力就包围敌人,有五倍于敌的兵力就进攻敌人,有一倍于敌的兵力就要设法分散敌人,有与敌相等的兵力要设法击败敌人,兵力比敌人少就要退却,实力不如敌人就要避免决战。

    白子兵法也有类似的讲述,楚云的兵力大约是敌人的一倍,应该分散敌人,找到击败敌人的方法,这个方法正巧楚云找了出来。这支部队的大队人马都在营寨,但是偏偏指挥官不知道是贪图享受,还是松懈大意,他们住的地方不是营寨,而是王虎镇里面,虽说距离营寨只有千米的距离,但是也是在营寨之外,这就给了楚云机会。通过楚云手下监察校尉冯成家的打探,这支部队有两个首领,一个是汉人一个是羯族人,楚云猜测羯族人虽然是副手,但是应该是这支部队的实际掌控者,两个人全部住在镇里。

    甚至这几天,羯族人不断地找女人,把镇子祸害的不轻,这些楚云都了解了。楚云的办法就是以少数兵力突袭这支部队的两个首领,然后勾引大队人马出营,然后自己埋伏人手突然杀出,以优势人马彻底击败这支队伍,抢夺马匹。

    楚云自己觉得自己的计划不错,因为他们身边的护卫也就是一百来人,自己只要派出去四百人杀向两人,然后以一千五百人埋伏在附近,等待营寨救援的时候,突然杀出去,成功的可能性还是不小的。楚云把自己的计划告诉方大山、郭栓子、周斌和郭勇等人,他们果然没有提出任何意见,毕竟他们以前都是下层,眼界有很大的局限,他们都只是知道听从楚云的命令而已,这也是楚云为什么要带着他们的原因,他们能力虽然不足,但是胜在听话。

    一晚上时间过去了,天还没有亮,这只汉奸运输队大部分人都在熟睡,楚云命令郭勇带领护卫队的成员肃清了周围落单的人和几个巡逻队的人,然后命令郭栓子带领他手下的四只战队突然杀出,两只杀向张程两只杀向石东的院子,仓促之间,两个人都毫无反应,一瞬间就被杀死了十几个人,郭栓子的人差一点就直接攻进院子。

    可惜正规军就是正规军,这么突然,他们大部分人还有很好的警惕,张程手下的护卫立刻就凭借着更出色的战斗意识把楚云的人赶出了院子,并且凭借着院墙和弓箭抵挡住了郭栓子的进攻。

    另一边石东等人也表现出了良好的反应速度,他身边虽然只有二十几个汉人护卫,但是他却有七八个羯族人护卫,这些羯族人简直就是因为战斗和杀人而生的,虽然郭栓子的人攻破了院墙,但是还是被他们拦住了。不到三十个人,竟然压制的郭栓子手下两支战队束手无策。

    战斗一瞬间就从郭栓子进攻,变成了双方相持,楚云立刻就觉得计划出了问题。楚云的计划虽然是围点打援,但是有一点就是围起来的点能够随时的攻破,这样不至于会造成内外打击,让自己陷入被动的情况。但是现在看起来这两个点都是硬骨头,说不准会崩坏自己的牙。

    一刻钟时间过去了,郭栓子竟然没有取得半点效果,索性营地中没有出兵救援。郭栓子手下以及死伤几十人,郭栓子手下人心浮动起来,他们本来大部分就是新兵,要不是他们知道楚云带着大部分人在后随时准备支援,他们都说不在崩溃了。古代战争死伤十分之一军队就可能直接崩溃了,而损失了三分之一还不崩溃的就算是强兵了。郭栓子不断的让人求援,楚云只能增援。

    “郭勇听命,命令你带着一百人前去支援郭栓子都尉,务必先攻下一个院子。”楚云脸色难看的说道,郭勇知道要去救援自己大哥,因此没有半点犹豫,立刻就行动了起来。楚云却觉得事情越来越不顺,这个时候敌人营寨如果出兵,楚云不敢想象自己的手下是否能够抵挡得住。

    楚云带着大队人马埋伏在早就清理干净的几个院落之内,楚云早就下达了命令,就算是拉屎也要拉在裤裆里,不准乱动。但是前面的情报却通过冯成家源源不断的送到楚云的耳朵里。

    郭勇的护卫队前去支援之后事情出现了重大转机,护卫队是楚云最关心的队伍,楚云花费了最多的心思,他们都是见过血的老兵,因此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可惜并没有达到楚云的期望。石东的二三十位汉人护卫几乎被杀尽,但是却没有挡住石东等羯族人,石东等人竟然凭借悍勇跟张程的人汇合了,看着他们九个身穿皮甲的羯族人跟猴子一样翻过了高达两米的院墙,郭勇和郭栓子的脸色都异常难看。现在他们凭借院墙抵挡住了郭栓子和郭勇的强攻,并且终于派人去营地了,这本来就是计划好的,所以派出去的五个人经过了一番拼命之后,终于有一个带着重伤跑进了营地。

    虽然出现了不少的意外,但是楚云终于达到了他的目标,对方百人的护卫被消灭了一半,还人人带伤,虽然楚云手下也死伤了百人,伤亡占比甚至二比一,但是战略目的达到了,对方营寨的人并没有提前攻击,楚云只要耐心的等待营地的救援就可以了。

    楚云为了防止对方不堪一击,甚至都没有动用手下十几个弓箭手,要是让对方的首领轻易的崩溃,然后营寨的人龟缩不出,楚云就鸡飞蛋打了。楚云不是没想过擒住对方的首领,用他们的性命威胁对方,但是万一对方不受威胁,楚云就失败了,楚云才会想出这个办法,围点打援,只要对方的首领不死,对方一定会救援的,然后切断他们的后路,擒住对方的首领,逼迫他们投降,就算是不投降,对方的首领被自己抓住,他们也会士气大损,然后自己凭借两倍于对方的兵力,击溃他们,这就是楚云全部的计划。

    但是让楚云奇怪的是,对方求援的人已经跑进了营地有一会了,而且双方的厮杀声已经传遍了整个镇子,楚云就不相信营寨内的人听不到,但是一刻钟过去了,营地里除了加强了巡逻之外,竟然一点动作也没有。

    “都督,怎么办?”这个时候敌方的两个首领和护卫凭借院墙和楚云的故意放水不断的用弓箭射杀着楚云的手下,楚云的目的没达到,反而偷鸡不成蚀把米。

    “调集弓箭手去压制对方,另外给我强攻他们,先把对方的首领抓住或者杀死再说,营地里的人还是缩头乌龟,我们也没办法了。”楚云只能更改了自己的计划。

    凭借人数优势,自救军发起了潮水一样的攻势,很快就占据了绝对优势,剩余的几十个敌人已经死伤殆尽,要不是那几个穿着皮甲的胡人以及十几个高大的护卫,他们早就被击败了。不过现在他们的情况也很不好,自救军终于攻破了院墙,成功的杀进了院内。

    “撤。”身材高大的石东没有半点慌乱,在他跟张程汇合之后就接过了指挥权,他指挥着手下抵抗着铁血军,几乎以自己死一人自救军死三人的伤亡比消耗着自救军,就算现在只剩下了他的几个护卫和张程的几个家将他也没有一点的着急。

    “石校尉,我们让刘壁前来救援吧。”在营地统领军队的副校尉叫刘壁,这一位刘壁身份可不得了,他的父亲就是石勒十八骑中的刘宝,可惜死得太早,但是因为有这么一个爹,在羯族人中还是挺有威望的。

    石勒是世界历史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奴隶皇帝,他在起家的时候一共手下十八个弟兄,分别是王阳、夔安、支雄、冀保、吴豫、刘膺、桃豹、逯明、郭敖、刘徵、刘宝、张曀仆、呼延莫、郭黑略、张越、孔豚、赵鹿、支屈六,从而一步步壮大,这些人被称为十八骑。

    所以这个刘壁能力不俗,才会把营地建成这么个硬骨头,让楚云几乎无从下手。

    “哈哈,老子还没玩够,张校尉无需担忧,鄙人视这个汉人如鸡狗,等我玩一会,就剿灭这些叛逆。”石东哈哈一笑,然后就退入了后院。张程听到石东把汉人不当人,脸色很是难看,但是最终他还是带着家将跟了过去。

    既然楚云下达了命令,铁血军的人就会执行。铁血军隐藏的十几个弓箭手纷纷出手,很快就有了成效。对方的二三十人有七八个中了箭,虽然不会死,但是战斗力却大为减弱,而且弓箭手的作用就是压制,对方没有一个人敢冒头了,铁血军很快就抬着木头把大门给撞开了,几百位铁血军的人一瞬间就杀进了院子里。

    楚云对于小规模的战斗下了很大的力气,因为楚云手下五个人一组围攻着一个敌人,很快对方的人就纷纷的被击杀,但是偏偏那些羯族人围成一个小圈子,不断地杀着自救军。他们浑身皮甲就算是被弓箭射上几箭也没有大碍,射向要害的他们则会灵巧的躲避,可以说羯族人的战斗能力真的是登峰造极。

    楚云忍不住走了出来,他邹着眉头看着自救军和敌人的拼杀,虽然那些汉奸被不断地击杀,但是羯族人却到了现在都没有死伤一个,楚云感叹道,不愧是恶魔民族,后世有一个侯景带着一万人的羯族人,差点就把江南杀光,楚云终于知道,不是汉人太软弱,而是羯族人太强了,正是天生的战斗民族。

    “弓。”楚云一伸手就从身边的护卫手里接过了一个二石强弓,这是从沈家堡发现的。二石强弓就相当于六十公斤的力气,再加上特制的箭,只要射中了敌人,那么对方起码就会重伤。楚云这个世界的身子还没有长大,也没有完全恢复,因此二石弓还是劲力帮忙才能达到的。

    “去。”楚云的准头只是一般,像是养由基那样的神射手百步穿杨,楚云做不到,但是几十步外的一个人,楚云还是不会失手的。楚云的箭不偏不倚的射向了张程最凶悍的一个护卫,这个人算是天生神力,是他的叔父给他物色的护卫,但是却被楚云的冷箭一箭射到了没有丝毫保护的脖子上,此人大喝一声一刀砍死了想趁机杀死他的两个铁血军的军士,才缓缓的倒在了地上,血液不断地涌出,眼看就是不活了。

    “真是勇士。”楚云身边的一个护卫惋惜的说道。

    “身为汉人,却自甘堕落,越勇猛对汉人危害越大,这有什么可惜的?”楚云话音刚落又是一箭射出,张程身边的最后一个护卫也应声倒地。

    “活捉他。”楚云早就看到穿着明晃晃光明铠的张程,这家伙一身骚包的样子,就让人看得出来他是首领,楚云还要拿他为人质。张程是个士人,虽然有些武艺,但是因为他身边的侍卫都死光了,所以很快就陷入了下风。

    “石校尉救我。”张程大叫着说道,他还年轻不想死,他心里虽然恨透了不让自己救援的石东,但是现在只有石东能救他。

    但是石东却彷若没有听到,他带着手下边打边退,很快就来到了后门,把张程独自扔在了最前方。

    “石东你不得好死。”张程知道自己被卖了,但是他却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叔父张宾可是石勒的第一谋士,而且一贯小心谨慎,也没有得罪人,但是为什么,这个石东要害自己?石东先是诱惑自己来到营地之外居住,然后被偷袭后,又不准营地救援,现在更是直接抛弃自己,这到底是为什么。

    “哈哈,张程,要怪就怪你叔父太厉害,大将军不舍得你叔父,害怕你叔父离开他,所以他早就想假借汉人之手杀死你这位他最看重的子侄之一,坚定他的信心。本来我是准备亲自动手的,但是没想到汉人这么配合,你放心,你死了后,我会杀光这些汉人给你报仇的。”石东手中突然出现一个铁锤,他手腕一晃铁锤势若惊雷的朝着张程袭了过去,楚云一直观察着战场,他虽然不知道两个人在说什么,但是却看到了石东的动作,楚云一支箭射出,后发先至的打到了铁锤之上,但是铁锤竟然毫无影响继续朝着张程打了过去,张程脑袋被打得粉碎,眼看就是不活了。

    “这,这是内力?这个世界竟然有内功?”楚云难以置信的说道,这个世界天地灵气涣散,楚云都难以修炼出内力,但是这个石东竟然有内功,这完全颠覆了楚云的想法。石东虽然只不过是略一使用,只是以内力作为动力把铁锤扔了出去,但是楚云这么一个地阶后期高手,是绝对不会看错的。

    楚云好一会才回过神来,铁血军的人,也被他们突然内斗惊呆了,趁着这个功夫九个羯族人直接打开后门杀了出去。

    “后门那里有我们的弟兄吗?”楚云虽然震惊,但是还没有乱了阵脚。

    “都督放心,后门也埋伏了一百兄弟,绝对不会出问题的。”但是他话音刚落,楚云就看到几匹战马从后门的巷子里冲了出来,不是羯族人是谁?

    “可恶。”楚云大怒,他不知道后门的人到底干什么吃的,竟然让人跑了。

    楚云不断地从箭壶里拿出箭,然后看都不看就射了出去,一直到箭壶都空了,楚云才停了下来,羯族人除了石东只有一个跑了,方向不是营寨的方向,所以并没有收到阻拦,他们骑着马脱离了楚云的埋伏,真是天高任鸟飞了。

    “给我包围敌人的营地。”楚云下达了命令,铁血军全都露出了身影,把营寨团团围了起来,令人疑惑的是石东却不知所踪,不知道跑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