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虎镇是翼州安国郡的一个交通要道,因为它的西边就是太行山的关卡,所以从古至今他都是人烟密集的繁华小镇,可惜战乱波及了这个小镇,赵汉大将石勒出关来翼州争雄,因为一个家族不小心杀死了一个羯族的贵族,而遭到了羯族人的报复,这附近的几百里汉人几乎都被杀光,直到几年后,石勒因为重视汉人,所以羯族人收敛了许多,王虎镇才算是恢复了一丝人气,不过也只有几百户而已。

    前几天一只军队的驻扎,让王虎镇一片鸡飞狗跳,这这军队虽然都是跟他们一样的汉人,但是有不少人比起胡人还可恶,不光抢东西还**妇女,王虎镇的民众真是苦不堪言。

    这一只军队的首领叫做张程,乃石勒最器重的汉人幕僚张宾子侄,这个张宾可了不得,他被人称为算无遗策、机无虚发,甚至被比肩诸葛亮的一流谋士,不过张程虽然有这么厉害的一位叔父,但是心情却十分不好。因为他是汉人,但是却为羯族人打天下,这个张程一直都认为他们张家会遗臭万年,因此他从不显山漏水,交给他的任务,他都是应付了事,所以他虽然有这么一个厉害的叔父,但是到了现在也只不过是校尉的实职,名义上的三品的散骑常侍都是虚职而已。

    张程本来想早早的完成自己的任务,就又可以去声色犬马,只有喝酒才能让他矛盾的心理好受一些。但是很可惜,他刚到了王虎镇就接到命令,立刻就地驻扎等待命令,他不是蠢人,他可是知道自己的叔父正在帮助石勒跟大晋琅琊王鏖战扬州,他们运输的战马按说应该尽快送到前线,但是却收到了这么奇怪的命令,里面肯定有猫腻。

    张程端起一杯酒一口喝了下去,没有一点身为一支军队长官的觉悟,也不想去管任何事。就算是张程想做点什么也做不到,因为别看他是这一只部队的最高长官,但是这支部队的实际掌控着是一个羯族人,叫做石东,别看他名字像是个汉人,但是他其实是一个正儿八经的羯族人,他长得高鼻深目多须,身材高大,不过他虽然姓石,但是跟石勒没有一点关系,只不过首领姓石,他也跟随而已。这个人身材高大,凶猛异常,能够生撕虎豹,对待汉人犹如奴仆,就是张程他都不放在眼里。

    这天夜里他刚刚睡下,他不知道喝了多少,正在迷糊之中,突然听到不远处的院子就传来女子的哀嚎,惨叫声让张程难以入睡。张程知道肯定又是石东干的好事,他本来也不想管,但是连续不断的惨叫终于把张程的良知借着酒劲唤醒了,他穿上了衣服,怒气冲冲的朝着石东的院子赶去。

    “校尉。”看到张程到来,给石东站岗的十几个人全都迎了过来,他们中有的人满脸怒色,有的人甚至脸上还带着泪痕,张程知道他们心里的耻辱,这支军队可是当初晋朝的正规军,可惜他们被匈奴人击败,成了奴隶,然后他们就被石勒接受了,成为了石勒的手下,身为军人保护不了自己的同胞,这些血性汉子比死了更难受。

    “跟我进去。”张程脸色难看的说道,所有人都紧紧的跟随。

    张程一脚踹开房门,映入眼前的一幕让张程更是愤怒,二十几个女人一丝不挂的散落在屋中,石东也不着寸缕的坐在凳子上,恶心的下体随着他的狂笑而摇摆,他一边吃着葡萄一边看着几个羯族的人对着这些女人施暴,满脸的喜悦。有好几个女子已经死去,张程最先看到的就是一个被斩下头颅,双目无神的脑袋,这个女子也就是十岁,她稚嫩的脸上满是对生存的渴望,这一幕把张程彻底惹怒了。

    “石东,大将军一贯善待子民,并且多次下令不准随意的处置汉民,你竟然不顾大将军的命令,我现在就以校尉的命运逮捕你,交给大将军发落。”这个时候石勒的位置是赵汉皇帝任命的镇东大将军,督并、幽二州诸军事,兼并州刺史,因此张程才会称呼石勒为大将军。

    “哈哈哈,张校尉你有些小题大做了,大将军会管这点小事?我只不过是太无聊找点乐子而已,这些女人都是自愿的,我还给他们家人留下了不少的财物,他们都是我买来的,我怎么处置都是我自己的事。”石东虽然残暴,但是他也不傻,他知道大将军现在重用汉人,因此也不敢强出头,因此没一个被抢的女子,他倒是真的都给了财物,这样就算是被大将军亲自处置,也会不了了之。

    “你,你好得很。”张程也知道这个石东的狡猾了,没想到这个羯族人竟然连这些都想到了。张程也知道再纠缠下去也没用,这些女人被买了,就是下人,主人就算是杀死了她们也不会被处罚。

    但是他刚要往外走,一个女子就扑了过来:“大人,我们都是被强迫的啊,他是给了钱,但是我们却并没有签订卖身契,我们不是他的奴隶,求求您救救我们。”这个女子大声地哭喊着,但是张程却没有办法,他处置不了石东,就算是报上去也会大事化小,何况这在羯族人眼里本来就不是大事,不就是死几个女子嘛?

    “我无能为力。”这个时候人越聚越多,起码有几十人聚集在了这里,看到这一幕每个人都感同身受,脸上充满了屈辱,甚至这个时候张程发布命令,让他们乱刀砍死石东,他们都敢做。但是换来的却是张程的服软,石东和七八个羯族人哈哈大笑,每个人都逃一样离开了石东的院子。张程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不知道打烂了多少东西,然后又喝起了酒,喝的酩酊大醉。

    在张程离开之后,石东脸色狰狞起来,他抽出刀一刀就把刚才求救的女人杀死,然后他的八个手下也纷纷动手,很快屋子里的女人就全部被杀死了。

    “大人,你说大将军为什么要看重这些汉人,他们都是软弱的羔羊而已。”一个羯族人走到石东面前问道。

    “你不懂,大将军相成大事就必须要借助这些羔羊,汉人是我们的好多倍,我们想要征服汉人,就需要借助汉人,让他们自相残杀,我们的统治才能稳固。再说了,我们羯族人头顶还有匈奴人,咱们要借助汉人的聪明,彻底击败匈奴人,等我们的草场遍布大晋,那个时候你想做什么,也不会被阻止了。大将军的野心很大,我们要做的就是跟在大将军的后面获得更大的荣耀,我想这一天应该不会太远了。把这些尸体扔出去,汉人的女子就是比我们羯族女人更美妙。”石东咧着大嘴说道。

    楚云并不知道王虎镇里面的情景,不得不说这一支汉人组成的队伍还是很有军事素养的,这一支虽然是运输队,但是却谨慎的营造了简陋的营地,跟王虎镇距离不足百米,而且营寨有专门的巡逻人员,每隔一定时间就要巡逻一遍,因此没有给楚云任何突袭的机会。至于晚上就更不可能了,这个时代夜盲很多,楚云手下起码有一大半,楚云可不想仓促攻击,把手下的仅有的实力消磨一空。

    楚云虽然自己以前带兵战斗过,但是都是靠着实力取胜,但是现在他也没有以一敌百的实力,因此他只能依靠战争规则,这段时间楚云研究白子兵法也有了一些成就,白起用兵虚实相合,因此楚云根据对方的实际情况很快就想出了一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