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的暴怒被身后的张彤打断,楚云知道要成一番大事,不能只靠自己,因此对待这个看起来很有计谋,又没有自己根底的张彤很尊重,他不得收敛了自己的怒气,然后转身询问张彤。

    “主公,可否让彤单独禀告?”张彤看着楚云说道,楚云略一思考就摆了摆手让方大山等人退了下去。

    “主公,我知道您是在生气付义副都督抗命的事情,都督和彤原来商定,软禁房卿,吞并房家势力。不过今天付副都督拒绝之后,彤才想明白,我的见识远远不如付副都督的。试想房家是严守了我们的盟约,他们并无一点过错,甚至我们还利用他们的身份轻易的拿下了张家。我们如果没有一点说辞就吞并房家,这件事绝对会成为我们发展的一个污点,俗话说得好,人无信而不立,何况是都督您这一方势力之首,我们想要壮大,实现心中的抱负,就不能为了贪图一点私利。再说了房卿是一个没有多少主见的人,我们利用手段慢慢炮制他,也不很难,何必为了省时间、省力气,做如此下作之事。因此我才会说付义副都督眼光之高还在我之上,主公有此人辅助,彤真是替主公高兴。彤目光短浅竟然给主公出了如此低级的计谋,请主公责罚。”张彤说完,楚云把他扶了起来,然后默然许久,还是同意了张彤的话,但是对于违背自己命令这件事,楚云不得不惩治。

    楚云经过半个月的时间终于把张家、沈家的地盘暂时消化了,他把自救军的总部搬到了沈家堡,改名为自救堡。这个时候自救军已经有民四千余人,这也是楚云为了稳定自己的势力,大肆屠杀剩下的人数,不管是张家还是沈家的主支都被楚云一扫而空,这件事不管是张彤还是付义等人都没有什么意见。

    楚云还是任都督,并且撤销了副都督的职位,任命付义为都尉,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这是对付义抗命的惩罚,因为副都督代表一人之下,但是都尉却有好几位,楚云命令方大山、郭栓子、二蛋周斌三个为都尉,并且跟都尉平级的还有两个人,分别是张彤和王廉,他们的职位是从事,张彤是别驾从事,王廉是治中从事,王廉名义上在张彤之上,管理着自救军的财政大权和一切后勤,而张彤的别驾从事管理着为楚云出谋划策以及奖惩,但是楚云还是对张彤更加倚重,张彤是个寒士,王廉不同,这家伙是有家族的。

    另外楚云把手下的二千余名壮年男子组建了一十七个队列,每个队列还是一百人,这可是真正的满员了。除了楚云直接掌控的护卫队是四百人,由郭勇代为掌控,其余的都是一百人的编制。

    每一个队的队长改名为校尉,一十六个校尉分别为四个都尉掌控,护卫队是单独的序列,都是楚云手下最精锐的人手,因为护卫队人数达到四百人,所以首领郭勇虽然名为校尉,但是真实权力比肩都尉。

    另外楚云并没有舍弃王家堡、张家堡等寨子,这些地方都有不小的耕地,楚云手下粮食虽然还不少,但是楚云不会嫌弃粮食多。楚云命令付义为屯田都尉,负责带着手下屯田,并且清理一些适合的土地作为耕田,另外他们负责南边的区域防御。

    郭栓子带着手下的四百人负责自救堡东边的防御,他们的主要工作一是防护,二是招纳流民,毕竟他们西边是太行山,东边是大片的平原,虽然被胡人屠杀了不少,但是怎么也会有人逃进山中,郭栓子就是负责这个工作。

    周斌虽然没有了前锋队的精锐手下,但是他手下的人数却暴涨了,他负责防御自救堡北边的防御,北边有一个胡人的寨子,据说驻扎着三四千人的匈奴人,这也是为什么沈家一直念念不忘统一这几个寨子的原因,匈奴人全民皆兵,他害怕匈奴人攻击自己,因此拼命扩充自己的实力,可惜出师未捷身先死,便宜了楚云,但是楚云却要单面匈奴人的威胁了。

    现在匈奴人已经建立了政权,并且把晋朝的皇帝都宰了,正是如日中天,但是偏偏这个部落没有去跟随,楚云等人也不知道他们到底什么原因,但是也不敢贸然的攻击,否则匈奴人的势力不是吹的,楚云害怕给自己的小势力招惹一个自己对付不了的强敌。据说匈奴人现在几十万大军,把晋朝打的分崩离析,不说几十万,就是一千人正规军都够楚云喝一壶的。

    而最后剩下的方大山主要职责就是保护自救堡,但是他们却被楚云派了出去,名义上是拉练和打猎改善,实际上他们肩负着秘密的任务,就是寻找苏锦,随着时间的推移,楚云发觉苏锦生存的机会越小,因此他才会这么暴躁嗜杀。他永远不会忘记跟苏锦生活的那一段时间,楚云每天最期望的就是见到苏锦,吃那些难以下咽的野菜,哪怕楚云现在食物大大改善,他都会每顿饭必吃野菜,他的手下都以为楚云是在跟他们同甘共苦,其实楚云是在借此想念自己的救命恩人苏锦。

    郭勇带领的护卫队则是前锋队改编而来的,可以说是楚云手下的战斗力最强大的战队。别看前锋队也是四百人,但是一对一,其他的几个都尉手下没有一个是对手。郭勇虽然只是个校尉,但是明眼人就看得出来,楚云对他的重视,郭家俩兄弟一个都尉一个校尉,可以说成为了楚云势力的一个新贵。

    另外楚云还把冯成家这个精通易容的家伙找了出来,任命他为监察校尉,主要作用就是侦查,楚云让他找了一些能言善辩的男女组建了自救军的情报组织。不过王廉和张彤等人却从这个任命中看出了楚云的浓浓野心,要是没有志在天下的野心,他怎么可能区区几千人就要弄情报机构?

    接下来的日子平淡无奇,楚云的自救军慢慢的已经达到了五千余人,部队更是达到了二十队,几乎就是穷兵黩武了。这些都是招募流民的结果,而且楚云按照白子兵法,把手下训练了半年,虽然达不到如臂指使,但是起码能做到令行禁止,要不是楚云手下装备不够,那么楚云绝对会出兵抢掠胡人。随着流民越来越多,楚云也大略知道了外面的形势。

    去年也就是永嘉五年,匈奴人刘聪先后派兵攻破洛阳,俘虏了晋怀帝,但是晋怀帝倒是还没有死,而他的侄子怀帝侄司马业,在长安登基,是为晋愍帝,这个时候西晋并没有灭亡。匈奴人刘聪改自己父亲建立的大汉为大赵,并且一力对着西边的长安和北边的刘琨用兵,他手下的大将羯族人石勒凭借着百战百胜的威望成为半独立的势力,并且在寿春等地和晋朝琅琊王打了起来,现在正打的昏天黑地。

    现在虽然洛阳被破,但是晋朝并没有被灭,西晋还是正统,虽然很多世家都南渡长江,但是还有不少抵抗势力,比如说在西安的朝廷、在扬州的琅琊王、在晋阳的刘琨、在幽州的鲜卑人段匹磾和幽州刺史王浚、徐州刺史祖逖、在河北北部的乞活军这些都是效忠于朝廷的。这么看起来其实晋朝在长江以北还是占据着优势的,连鲜卑人都忠诚的没有背叛,而匈奴人和羯族只有区区几百万,现在北方虽然汉人被杀的剧烈,但是并没有达到几十年后屠杀殆尽的地步。

    楚云跟谋士计划许久都没有决定下一步的出路,王廉建议投靠幽州刺史王俊,这个人跟王廉一样都是琅琊王家的人,虽然东晋没有建立,王与马共天下的格局没有形成,但是琅琊王家也是天下一等一的望族,因此去投靠王浚的人很多。

    但是张彤却觉得楚云应该去投靠琅琊王,因为琅琊王得到了整个江南的拥护,最次也可以退守江南,应该说是最安全的。

    但是楚云却知道东晋小朝廷的所作所为,真的去了江南,自己一个区区四品的小家族家主,估计连个浪花都翻不起来,一代民族英雄祖逖都没有做出成绩,楚云不认为自己比祖逖还厉害。他的想法是去投靠刘琨,这个刘琨跟祖逖是好友,人品先不说,他的位置虽然四面皆敌,但是却是除了西安之外最靠近西凉的地方,楚云对这个地方垂涎三尺,据说现在的凉州刺史是张轨。凉州一直都是养马的地方,民风彪悍,一直都是割据势力猖狂的地方,只不过缺点就是人少地偏,但是偏偏楚云觉得这都不是问题了,地偏反而能够躲过繁乱的战乱安心发展,楚云可是看过天龙的人,楚云知道现在鲜卑族虽然安顺,但是他们却早晚饮马南下,而且就算一个石勒,楚云都没有看出来击败的希望。而且随着胡人的大屠杀,西凉不断地有汉人流入,因此也不再是跟三国时期一样地广人稀,楚云非常看好这个地盘。

    其他的几个方向楚云都不看好,南部不用想,早晚是东晋的天下,楚云自认为没有篡夺东晋朝廷的实力。西南四川不是什么好地方,虽然是天府之国,但是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楚云可不想偏安,再说了那里的蜀人很排外,楚云并不觉得自己就能收服他们。东边的青州等地还是汉赵朝廷的地盘,有石勒和一个叫王弥的掌管,而北边都是鲜卑族的地盘,关中更是西晋和赵国争锋,楚云实在是觉得没有地方比西北的西凉更有前途了。

    但是手下的人却都认为西凉天高地远,不愿意前往,楚云也没有办法,毕竟自己手下有一部分人已经婚配,甚至有了孩子,而他们实在是没有多少马匹,几千人的迁移不是一时半刻能够有结果的,而且还要经过匈奴人的地盘。楚云手下现在只有驽马几十几匹,这还是沈家给他留下的,他们都藏身密林,没有多少用马匹的地方,所以沈家等家族把本来圈养的马匹都杀了吃肉,这几十几匹还是运气好才留下的。

    楚云也实在不想多余的事情,他把自己手下的两千人当成自己的另一条命细心的训练,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部队不见血是不行的,因此在训练了半年之后,楚云盯上了距离自己所在不远的一个小镇,叫做王虎镇,是隶属于翼州的一个小镇,但是这个小镇却有一只千余人的兵马驻扎,也不是驻扎,这些人应该是运输马匹经过了这里,但是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停了下来。

    楚云亲自去探查过,这些人不是胡人,而是正儿八经的汉人,楚云猜测,他们应该是投降石勒的汉奸部队。据说石勒的羯族人虽然吃汉人,但是石勒得到了汉人张宾的辅佐之后,他就开始转变态度,不会那么明目张胆的屠杀汉人。羯族名声彻底败坏还要等到石勒的侄子石虎上台之后。

    楚云曾经稍微的跟手下提了一下想要攻击这支运输队,但是却遭到了王廉和张彤等人的竭力反对,楚云虽然不再说,但是还是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楚云也没想到现在士人对胡人的态度竟然害怕到了这个地步,反而是贫民对胡人虽然害怕,但是却更憎恨。

    楚云早就下定了决心,就是假装出外训练,然后出其不意的攻击石勒的这一只部队,抢到了他们的马匹,说服众人离开,因为他得罪了这一片的石勒,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到时候就不得不听从楚云的命令了,他们只能跟着楚云离开。石勒的大军在东南跟琅琊王争斗,所以南方不能去了,楚云准备借着北上投靠幽州刺史王浚的名义撤离,然后突然转西,前去晋阳投靠刘琨,然后看看能否单独领兵,积累功勋壮大自己的实力,然后借助匈奴人攻击晋阳的时机带人离开,前去西凉。这一支兵马押送的上千好马也是楚云下定决心的原因,楚云十分的缺马。

    楚云把家眷全部转移到了南部的王家堡,因为楚云害怕自己出兵的时候,被匈奴人捡了便宜,虽然他们的这个邻居安稳得很,从来不出来惹事情,但是楚云以己度人,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换成自己是匈奴人的首领,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楚云命令付义率领两个队二百人防备老巢,自己则带着一十六只队外加一个护卫队,一共两千余人离开了太行山密林朝着王虎镇赶去。楚云的训练还是很有效果的,两千余人只有几个人掉队了。

    “诸位,你们应该很奇怪,我为什么这一次行军如此远的距离,我这就告诉你们,我这一次是要带着你们攻击羯族人的运输队,正式打响咱们自救军扬名立万的第一枪。”楚云说完,所有人都愣住了,听到要跟胡人战斗,除了一小部分,其余的人竟然没有一点畏惧,这完全出乎了楚云的意料,看起来楚云的威望已经不低,汉人的血性也并没有消失。

    楚云没有带着王廉、张彤等士族也没有带着付义这种眼界开阔的人,他就是害怕这些人不同意自己进攻石勒的军队,毕竟他们自救军就算是不往外扩张,凭借各家的粮食也能够支持一两年,有好日子过谁也不会铤而走险。也是楚云穿越的早,随着后面汉人越来越少,对胡人的战斗失败越来越多,底层的民众也畏惧胡人如虎,汉人一代不如一代。

    不说南北朝这几十个胡人国度,就是后世的大统一王朝隋唐元清都是少数血统的人建立的,每次看到这些历史楚云又是悲哀又是无奈,但是好在现在汉人的血性犹存。

    “汝等都是我大汉子民,想当年我大汉几乎灭绝匈奴,冠军侯更是数百人就能封狼居胥,擒杀匈奴人无数,甚至他们的单于都被汉人擒住。先贤能够做到的,我们也能做到,我建立自救军的目的本来是为了自救,但是现在我改主意了,我们不光要自救,还要做出一番大事,要杀尽欺辱我们的胡掳,让任何人看到我汉人都要心存畏惧。但是这个目标不是跟腐儒一样清谈就可以达成的,能让我们的梦想达成的只有铁和血,我现在把自救军更名为铁血军,为了汉人的荣耀,为了我们的子孙不受压迫,但是我们依靠的只有手中的钢刀和满身的热血,你们愿意跟随我吗?”楚云对着手下的人怒吼道,他是个惜命的人,但是首先他是个汉人,汉人猪狗不如的处境,把楚云心里的热血彻底引燃了。

    郭勇第一个喊出了铁血军,所有人都跟着喊了起来。

    铁血军

    铁血军

    铁血军

    最后,几乎所有人都大喊了起来,不管他们是真的被楚云感染了,还是慑服于楚云的威望,起码在楚云看来,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