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这个房家真是很少见的一个姓氏,他们势单力孤真正的一脉相传。(书=-屋*0小-}说-+网)他们的老祖宗是房陵。尧之孙,袭封为房邑侯,以封地为姓,为房姓开姓始祖。清河房姓是整个华夏房姓的老祖宗,后世最出名的房玄龄就是这一支的,他们世居清河,也就是河北的中南部,不过他们也遭受了兵灾,房姓本来就是一个枝叶不茂盛的家族,因此无力抵抗胡人,也没有能力迁移到江南,只能在太行山艰难度日,但是他们却受到了王家堡的摧残,每天都害怕被吞并,因为他们整个家族也就是几百人,兵丁不过王家堡的三成。

    直到楚家堡的崛起房家才觉得找到了依靠,现在房家的家主叫做房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老者,这个世界四十多就可以称老夫了。他虽然只跟楚云见了一次,但是却认定了楚云不是出尔反尔之人,他觉得自己坚定的跟随楚云,应该不至于像是投降沈家堡一样,彻底的被吞并。他接到了楚云的求援的时候,立刻带着仅有的四百多人前来了,他不是不知道失败的后果,自己的举动一定会给沈家堡开战的借口,但是他还是坚定的带人来了。

    没走多远他就遇到了张家的家主张傲,这个张家的历史跟自己家族没法比,只是一个新崛起几十年的豪强,九品都不一定排进去,但是人家确是比自己家族强,以前房家一直跟随着张家左右逢源,游走在王家和沈家之间,但是王家和沈家联姻结盟之后,两家都惶惶不可终日,因此两家的关系更紧密了。

    遇到张家,房卿大喜过望,在他看来张傲肯定是跟自己一样的去救援楚家堡,不过房卿看了一眼就有些奇怪了,这个张傲身边只带了十几个人。

    两者寒暄完毕,竟然真的发现张傲不是跟自己一起去的,反而是劝自己不要趟这条浑水。张傲告诉房卿,楚家堡也是一个上千人的大势力,虽然不如沈家,但是两虎相争,很可能会两败其伤,到时候他们两家联手未必不能顶住沈家,这一次他就是来劝说房卿的。

    但是房卿这一次竟然没有听张傲的话,任凭张傲苦口婆心,都没有让房卿妥协,张傲留下狠话愤然离去。

    房卿的儿子问他为什么没有听从张傲的话,他觉得张傲说的很对,但是房卿摇了摇头没有解释,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解释。他虽然懦弱胆小,但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楚云是个人物,心里隐隐的感觉房家崛起的契机就是楚云,因此才不惜跟张家翻脸,也要来救援楚家堡。

    房家人虽然担心但是赶路还是很快,高强度赶路下终于来到了沈家堡,要不是房卿待人和善,他手下的人早就撑不住了。房卿也没有军事素养,也没派人打探,直接带着大部队来到了沈家堡,沈家堡外面血迹斑斑,虽然没有看到死人,但是这一片眼色都变成黑红色的土地,却诉说着战斗的惨烈。他都觉得楚家堡已经被攻陷了,想要带着族人回去,但是他的几个堂兄弟却拦下了他,毕竟来都来了,怎么也要进去看看。

    房卿心有不安的拍了几个子弟进去看看情况,没想到他们等来的消息确实楚家堡打败沈家,甚至连沈家的下一代接班人都已经被抓住,另外沈家的人全部被击杀或者俘虏,房卿被惊的浑浑噩噩,直到楚云亲自带人去来迎接。

    见过血的人和没见过血的人气势相差很大,楚云带着一众刚刚血战胜利的手下出来之后,房家不管是家主还是下人全都觉得看到了嗜血凶兽一样,很是心惊胆战,这些人身上很多人身上带伤,但是却都精神抖索,上千人一起看向了房家的人,房家的人都跟老鼠见了猫一样。

    楚云一把拉住了房卿的手,然后招呼着往里面走,房卿连一句话都没说出来,主要是楚云手上的血都没擦,身上的血衣也没换,房卿闻着楚云身上的腥味,有种想吐的感觉,他紧紧的闭着嘴,害怕不小心吐出来。

    房卿迷迷糊糊的跟这楚云见到了死难的尸体,见到了受了伤的俘虏,见到了投诚的沈家人,甚至见到了沈家下一任的家主,一切一切都让房卿觉得不真实,被他视为大患的沈家几乎被楚云灭门了?

    他回到了楚云给他准备的房间休息的时候,都有些恍惚。

    “啊,我怎么把张家的事情和楚家主说了?还答应把自己的人借给他去攻击沈家,我是疯了吗?”房卿坐了一会,然后火烧破股一样的站了起来,他立刻就想往外跑,迎头撞上一个人,两个人纷纷跌到了。

    “房家主,你怎么了?这是去哪啊?”来人走了进来把他扶了起来,正是楚云的家臣付义,他手里拿的几个野果滚了一地。

    “付先生,不知道楚家主去哪了?”房卿神色着急的问道。

    “房家主,我们都督不是跟你说了吗?他要去灭了擅自攻击我们的沈家和不讲信誉的张家,这些您都答应了啊,并且还把派房少爷带着你们房家的人去帮助都督,这可都是你亲口说的,你都忘了?”付义看着房卿不知道他发什么疯。

    付义走后,房卿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自己竟然把张家卖了,到时候张家一灭,自己的房家还能独立于楚家堡之外嘛?

    就在房卿度日如年的一周之后,楚云终于派人来报信了,报信的是最高跟随楚云的小虎,他大声的告诉楚家堡所有人,背叛同盟的张家被楚云假途灭虢,现在已经彻底归顺了楚云。而沈家也被楚云略施小计,骗的打开了大门,让楚云轻而易举的攻占了。他先回来一是告诉大家这个好消息,二是让大家收拾行装,随时准备搬进沈家堡,沈家堡的一切比起原来的这个王家堡可是好一些。

    小虎说完,不理会高兴的民众,亲自找到了留守营地的付义,并且告诉他楚云的命令,付义听完了楚云的命令,却开始左右为难起来。因为楚云命令付义软禁房卿,不准他跟房家人接触,想要借机吞并房家,小虎等人目光浅显,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但是付义却知道这么做后患无穷,付义亲自前往房卿的居所,跟房卿商谈了许久,然后命令小虎亲自带人把房卿送往沈家堡跟房家人配合。

    小虎不知道为什么付义要违背楚云的命令,在付义的强令之下,他也只能听命,毕竟楚云给付义下达的命令,人家付义不听,小虎也觉得怪不到自己头上。虽然楚云很看重方大山、郭栓子等人,也几乎是郭勇的师傅,还刚刚收纳了张彤作为军师,但是在小虎等人眼里付义却依旧是楚家堡的二号人物,衣不如新人不如故,付义怎么说都是楚云以前的家臣。

    当楚云看到小虎带着房卿过来之后,虽然满脸的和气,但是心里已经恼怒异常,他跟张彤订计吞并房家,彻底成为太行山这几百里之内的王者,房家实力弱小,楚云并不想在他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因此也没有细想,但是没想到,付义竟然质疑自己?

    楚云在这个世界虽然没有绝世的武功,但是在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一手打出来的,这一次统一这一块地盘自己杀的人比起在仙武大陆十年杀的人都多,楚云以前根本不屑于杀那些小卒子,但是在这里小卒子都可能击杀自己,所以楚云不敢有任何的大意,只要是不归顺自己的都只有一个字杀。

    所以楚云杀气很重,在付义拒绝了自己的命令之后,楚云第一个想法就是除去付义,他跟付义根本就不认识,付义虽然是自己的家臣,也对自己这个身体的父亲忠心耿耿,但是自己却对他没有多少亲近,毕竟自己不是原来的楚云。

    “小虎,你违背我的命令,你去接受十军棍的处罚,方大山你亲自执行,你可服气?”楚云让房卿去跟自己族人汇合之后终于忍不住怒火了,付义不在身边,他的怒气撒在了小虎身上。

    小虎顿时觉得很委屈,他不敢得罪楚云也不敢得罪付义,因此只能认罚。

    “主公且慢。”突然一个声音从楚云身后响了起来。

    ps:这些2000多字的都是我对上个月月票的加更,一共欠你们三章,我都会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