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矮瘦的男子叫做冯成家,这个是他爹给他娶得,生怕他们老冯家绝后,因为冯成家这一代就他一个男子,但是朝廷无时无刻的战乱,冯成家就成了流民,他的家人先后饿死,他自己饥一顿饱一顿,直到来到了楚家堡,因为从小就挨饿,所以他长得很瘦弱。(书屋 shu05.com)

    冯成家按说是进不了前锋队的,因为他的武力值十分的渣,就从他的数字五十一号就能看得出来,他是谁也打不过。不过他的命好,遇到了楚云,一次楚云正巧看到这个冯成家在捏泥人,非常的细心和专业,楚云好奇之下就看了一会,这个冯成家动手能力极强,让楚云不由得想起自己当年练习香泥易容术的往事。楚云兴之所至,就教了他一些易容的本事,没想到半年时间这小子学的有模有样了,而且经常易容成别人的模样,让其他人分辨不出来,这家伙有一股子钻研的劲头,他模仿别人的神态和表情,甚至动作都不放过,真可以说是装什么像什么,因为有这一手绝活,他被周斌招进了前锋队。

    这一次就需要他装成沈家的人,悄无声息的去到楚家堡的后寨,因为沈家把楚家堡包围了起来,其他人去不了。冯成家把抓到的舌头仔细的询问了一遍,就连他吃喝拉撒都不放过,一个时辰后冯成家脱下了俘虏身上的衣服自己穿上,他背着众人捯饬了一盏茶的功夫,然后转过了身。

    “呜呜呜。”那个被绑起来的俘虏看到冯成家的样子,就跟见了鬼一样,活活吓昏了过去。

    “像,太像了,行啊你五十一号,我再也不欺负你了,免得你装扮成我的样子,去给我惹麻烦。”众人看到冯成家纷纷惊呼起来。

    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冯成家大大咧咧的走了回去,沈家的人果然毫无察觉,虽然李必让冯成家去送信,但是知道的没几个,所以真的被他混进了沈家的人中。

    “都督,我们接到了周斌的消息。”负责防卫寨墙的方大山派人把周斌送进来的信交给了楚云,而这封信正是冯成家送进来的。

    “好,很好,沈封现在死守小院,我们不能强攻,否则伤亡会很惨重,这是我们承受不起的。既然是这样,我们就先把外面的解决了,然后困死沈封。”楚云霸气的说道,沈封等人站在地利,再加上他们都是沈家的精锐悍不畏死,楚云一时半刻啃不下这块骨头。

    “都督,我们为什么不放火?”郭栓子说完,楚云一巴掌扇了过去,郭栓子捂着脸不知道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

    “你是猪吗?我们这里全都是木屋,一旦有了差池,我们楚家堡就全没了。”楚云厉声说道,郭栓子低下了头,楚云哼了一声。

    楚云让付义带着两个队防备着沈封,沈封虽然不怎么样,但是他手下有能人,要不是沈封的那个手下当机立断,楚云说不准早就把沈封一伙人一网打尽了。因此他们虽然只有几十人,但是楚云还是为了防止意外让两个队围困着他们。楚云则带着二百多的剩余人准备跟周斌夹击沈家。

    楚云手下一共有八百多人,分为了十一个队列,老牛带领着一队在老营地,他们的一队人是最多的,将近二百人,但是他们的战斗力是最弱的,因为他们就跟屯田兵一样,多是一些老弱,负责种地。

    其余的七百来了,除了前锋队的五十一人,只有鲁弟的三队、方大山的二队、郭栓子的四队、和小虎的五队满员,其余的队没有一个满员的。楚云今天这就算是弄险了,一旦周斌出了问题或者是后面的付义出现了问题,那么他带领的二百来人很可能就会被沈家一口吞下,但是楚云现在却不得不这么做。

    “都督三思啊,我们这么出去,一点发生一点意外,就很可能回不来了。”付义得知了楚云的计划,连忙的出来劝阻。

    “付叔叔,不要说了,不成功便成仁,连一个区区沈家堡都打不过,还谈什么杀尽胡人做出一番霸业?”楚云第一次跟付义说出自己的理想,付义最终还是不再劝了。

    “弟兄们,外面是沈家堡的人,他们想攻破我们楚家堡,杀死我们,奴役我们的妻女,我现在要带着你们出去跟他们拼命,如果怕死的可以留下,我绝不怪罪,我现在给你们时间,想留下的出列。”楚云大吼道,过了许久,没有一个人出列,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愤怒。

    “好,都是好汉子,我楚云现在立誓,跟沈家血战到底,大家立刻开始吃饭,吃饱了我带着你们出去杀人。”因为楚云不允许他们喊,所以二百多人只能把仇恨放在手里的饼子上,他们咬牙切齿的咬着饼子,就跟咬着沈家人的肉一样。

    楚云他们是吃着饭,但是外面的李必等人却没有吃的,他们还在等待着家主的命令,丝毫不知道家主的命令永远来不了了。

    “李队正,咱们走吧,我觉得事情很不对,你听听楚家堡里面的呼喊声已经越来越小,我觉得少主凶多吉少了,咱们再在这里也会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郭彤劝着身边的李必,但是李必自己也十分的纠结,一直跟郭彤不对付的朱旭少见的没有反对,朱旭也知道轻重缓急,他打击郭彤再重要也比不过自己的小命,郭彤说的事情他也发现了,他们不知道楚云停下呼喊就是在吃饭,他们要毕其功于一役。

    “好,撤。”李必终于下达了决定,但是这个时候楚家堡的寨门突然打开了。

    “这是怎么回事?”所有人都看着突然打开的寨门,就是李必都呆住了。

    “不好,快撤。”郭彤突然脸色一变,他话音刚落,楚云带着人就冲了出来,沈家的人全都傻了,一瞬间就被击杀了二十几人。

    “大家不要慌,他们人少,我们稳住。”李必已经不知道怎么办了,李必只不过是个兵油子,十个人都没指挥过,他那里经过这样的阵仗。本来楚云等人可以轻而易举的击溃这五百人,但是偏偏沈家还是有一个明白人,郭彤大声的呼喊,渐渐的稳住了局面,沈家的人开始回过神来反击,双方顿时纠集在了一起。

    楚云不断的击杀了眼前的敌人,但是敌人就跟杀不完一样越来越多,他身边的自己人越来越少。自己虽然训练了他们许久,但是毕竟人太少,武器也不齐整,所以虽然前面依靠着列队杀了不少人,但是乱战起来就没多少优势了。

    一盏茶的功夫很快就过去了,楚云身上被砍了好几刀,几乎浑身浴血了,楚云即使用出了八卦步,在这么敌人的环境里也不可能完好无损。楚云趁着一枪插死一个敌人的功夫回头看去,自己的手下以及只剩下一半了。

    “都督我们来了。”就在楚云怀疑这群家伙是想坑死自己的时候,楚云终于等到了自己的援军。

    “你们这群龟儿子,这么近的距离爬都爬来了,竟然现在才来,听我命令,呈弧形列队,前进。”楚云大喊一声,顿时周斌等人扑了上来,这三个队都是楚云从一开始就精心训练的,果然没有让楚云失望,他们都迈着整齐的步伐,不断地击杀着眼前的敌人,顿时沈家众人崩溃了。

    “投降不杀,跪地免死。”楚云大喊道,所有人都跟着喊了起来,沈家的人成片成片的蹲在地上投降了。

    “大家跟着我打开一个缺口。”这个时候还在坚持着维持秩序的是一个穿着儒衫的男子,楚云早就看出来了他是这只沈家部队的真正指挥,要不是这个家伙,楚云早就击败沈家了。

    “给我生擒他。”楚云看着身边围着几十个人的儒衫男子发布了最新的命令,顿时他们就被包围了。楚云对周斌这三队人都下了大本钱,他们在长枪队列完毕之后,立刻把长枪扔了,然后抽出了腰间的刀,三个人一组斩杀着敌人,而其他的队,根本就没有武器,除了木枪。

    试了几次他们都突破不了楚家堡的包围,儒衫男子一把把手里的一把刀扔在了地上,然后满是绝望的说道:“大家都住手吧,投降吧。”他知道自己给楚家堡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他死定了,但是他没必要带着这么多人一起死。

    李必等人全部识趣的扔下了武器,周斌一把把张彤拽了起来,然后把他推到了楚云的身前,他可是记得楚云要求生擒此人。

    “混账,怎么可以这么对待这位先生?”楚云走过去亲自把张彤扶了起来。

    “在下邺城楚家楚云,不知道先生怎么称呼?”楚云一脸亲切的问道,张彤立刻就知道楚云是想招降自己,他心里一喜,毕竟他才三十几岁,也不想这么早就死,但是读书人的自尊让他还是矜持了起来。

    “我只是一个区区寒门子弟,我叫张彤。”张彤一脸淡然的说道,楚云早就看出张彤平淡下的欣喜,只不过读书人都要点面子,楚云也不会说破。

    “寒门子弟怎么了?魏武重用寒门子弟才能统一北方,今皇重用世家却国破家亡,我虽然是世家子弟,但是我却不重身份,只看能力。张先生,说实话沈家这一次如果一开始是你带队的话,我楚云早晚被你所擒,沈家人有眼无珠,放着先生如此大才不用,只重用本家子弟才有此一败。现在胡人乱国,汉人被当成猪狗,我欲干一番大事,奈何计谋短浅,希望先生能够助我。”楚云行了一个揖礼,这可把张彤感动坏了。

    “主公如何能行此大礼,既然主公有此雄心壮志,我愿祝主公一臂之力。”张彤大声说道。

    楚云拉着张彤的胳膊对着众人说道:“我楚云不喜击败沈家,我喜的是得此大才,我现在拜张先生为军师,以后大家要像对待我一样尊敬张先生。”楚云说完,众人都很自觉的拜见张军师,楚云对手下人的控制还是不错的,也没有任何人提反对意见。

    “张先生,你觉得我现在最应该做什么?”楚云把楚家堡的情况全都跟张彤说了一遍,然后看向张彤,张彤知道这就是楚云对他的考验了,如果考验通过,他就真的获得楚云的看重,因此并没有着急,思考了一会才开口了。

    “主公,我觉得应该先解决沈封,只需要把李必带到他们面前,他们人心就会崩溃我太了解沈封此人了。解决了沈封,我们应该立刻打扮成沈家人的样子,突袭沈家堡,彻底把沈家堡灭亡。然后我们再找机会灭了张家和房家,成为这一带的霸主,到时候您的手下起码有几千人,兵丁数千,进可出兵山外寻找战机,退可以自保,这才是万全之策。”楚云听完心里大喜,这一次真的是找到了人才,这个张彤跟自己的想法几乎一致,这还是他仓促之下想出来的,楚云从善如流,立刻把李必找了出来。

    “我也投降,我也投降。”李必不知道楚家堡的人把自己抓出来做什么,作为一个多年的兵油子他立刻感受到了危险,可惜楚云对李必没有一点的好感,反而这种人加入自己的手下还会带坏自己的人。

    “把他的人头扔进去,告诉他们如果他们不出来偷袭,就点火烧死他们。张先生这件事就交给你了,辛苦了。”张彤知道,楚云这是跟他要投名状,他不光没有反对,反而很欣喜,这代表楚云正式接纳他了。沈家的人只把他当成一个夜壶,需要的时候就用用,不需要的时候就扔一边,有时候他都吃不上饭,他过得还不如只会溜须拍马的朱旭好,他早就对沈家充满了怨念。

    楚云看似放心的去屋子里包扎伤口去了,其实他身边的付义、郭栓子、方大山、周斌等人都在,张彤也闹不出什么幺蛾子。不过楚云还是高估了沈封,虽然沈敢坚决不投降,但是已经被吓傻的沈封为了活命,命令沈敢投降了。这一次楚云直接击杀了三百人,生擒了七百人,沈家彻底没落了。

    “沈封是吧。”楚云不高大却坚实的身躯站在沈封面前,沈封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他听到楚云的话连连的点头,这点骨气连他的家人都看不下去了,沈家的人全都怒其不争的看着自己的少主。

    “少主,你是沈家的接班人,怎么能这么没有骨气,我们沈家男儿都是顶天立地的好汉。”一个沈家子弟突然抬起头喊道,但是还没说完就被身边的郭勇一棍子打趴在了地上,这一幕让十几个沈家子弟纷纷激动起来,但是他们武器都没了,怎么反抗?他们纷纷被打倒在地。

    “你想活还是想死?”楚云看都没看这些人一眼,只对着沈封说道。

    “我想活,我不想死,我还年轻,我想活,我真的想活。”沈封立刻哀求道,楚云站起身来走到沈封身边。

    “好,我成全你,他们都是你们沈家忠心耿耿的子弟,可是对我来说他们就是我的仇敌,你用这把刀把他们全部杀死,你就成了我的人,我就让你活下去。”楚云一伸手方大山就把他的杀猪刀递了过来,楚云啪的一声扔到了沈封的面前,沈封直接瘫坐在地上。

    “恶魔,你就是个恶魔。”刚才被打倒在地的男子又大声喊道,他等到的只是更凶狠的殴打。

    “我做。”沈封就跟失去了灵魂一样捡起了杀猪刀,晃晃悠悠的走到了被打的男子跟前,沈封双眼流着泪,在男子不敢置信的目光里砍了下去。

    “哈哈哈,我只想活下去。”沈封一边哭着一边笑着,把十几个人一一的杀死了,最后他趴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好,沈封是我楚家堡的人了,你们呢?”楚云看向了沈家堡的众人,最终几乎所有人都发誓效忠了楚云。

    楚云按照沈家直系、旁系和下人的标准,把众人全部分开,然后直接沈家直系前去屯田,表现好才能够成为楚家堡的一员,不过这些人全部被楚云下令击杀了,楚云才不会留下后患,这些人只有区区几十人,他们的死,并不会降低楚云的实力。

    付义虽然忠诚的执行了楚云的命令,但是他发现自己的少爷在被刺杀后,有些嗜杀,但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规劝,但是万幸的是楚云还是听从身边人劝说,他也就把这个想法埋在了脑海深处。

    楚云略加整训,就准备带着比较可靠的一部分降兵和自己手下五百人去彻底灭了沈家,沈家男子只有三百人了,大部分还是没有战斗力的老弱,楚云为了沈家的粮食也必须立刻前往。

    正在这个时候,房家的援军到了,楚云没想到这个房家信誉这么好。他本来想要灭了沈家,然后不声张之下,联合两家势力假装灭沈家,把他们的主力一网打尽,但是现在看到房家这么听话,楚云改变了想法。

    “走,我们去迎接房家的盟友。”楚云站了起来,身后跟着士气正旺的楚家堡子弟打开了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