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家堡的寨墙虽然没有沈家堡那么高大,但是也不是没有攻城器械的人一时半刻能够攻下来的。李必真的是傻眼了,除了让手下的人以叠罗汉的办法翻进去之外,没有任何办法,可惜了他们面对的是长达数米的木枪和二百名严阵以待的楚家子弟。

    “王公,王公,你在哪?”看到四面八方涌出来的敌人,沈封没有让手下准备应敌,也没有拿出一点行之有效的应对之策,反而寻找起了王廉,凡是有点脑子的人就知道王廉欺骗了他。

    说实话虽然他们被包围了,但是楚云手下的人并没有占据优势,反而因为武器太简陋,处在了劣势地位。双方人数基本相同,武器却不如对方。而且楚云一方四面出动,每一个方向人手都很薄弱,如果沈家的人从一个方向突破,也很轻易就能突破楚云的包围,当真是退可守进可攻,再加上他们在寨外还有五百人,他们只要冲出去然后杀向寨门,寨门一开,楚云必败无疑。

    但是战场上没有如果,沈封已经慌乱了起来,他完全没有了主意,楚云可不会等他,无数的长枪刺了过来,沈家的人顿时崩溃了。

    “少主,我们冲出去跟李必汇合,他那里还有五百人。”沈家众人也不都是白痴,这个叫沈敢的就看出了破绽。沈封彻底的傻了,他毫无反应,就像是被吓呆了一样。他身边不断有人倒下,沈敢只能带着几个人一边抵抗着,一边拖着沈封往外走。

    “都跟我进去。”沈敢走投无路,虽然他大声吆喝,但是身边的人越来越少,他带着区区几十个人跑进了楚云住的院子,并且硬扛了数次楚云手下的进攻,楚云一时间那他们还没有办法,看起来这些都是沈家培养的精英,不管是意志力还是武艺都是不错的。

    楚云转而收拾那些没躲进去的人,再被击杀了几十个之后,其余的二百多人都放下武器投降了,楚云立刻让手下把所有人全都控制起来,他现在也已经无力进攻,虽然自己这方只是死了二三十个,但是受伤的人数却不少。而且因为沈敢的死命反抗,楚云手下的人的体力都消耗很大。

    “方大山,你带着你的一队去支援寨门,郭栓子你带着两队人围住这个院子,付义你立刻让两位小大夫救治伤员。”楚云立刻下达了命令。

    不过虽然楚云一方的情况这么糟糕,但是他还是想吞下这所有人,他让手下大声呼喊,制造出一副沈封还在跟自己战斗的模样。再加上沈封是沈家的少主,外面的人不敢轻易的放弃沈封,所以他要把外面的人拖住,等待自己的援军到来。

    房家和张家的人一时半刻是来不了的,因为他们距离楚云少说也有几十里,赶过来黄花菜都凉了,楚云要等的是在外面拉练的三队人手,其中一队正是楚云很看重的前锋队,他们虽然只有五十人,但是确实楚云手下最精锐的,而且楚云缴获的最好的武器全都分给了他们,甚至包括那20把弓箭。另外两队也是满员的队伍,一队以乌桓人为主,一队以楚云挑出来高大男子为主,可以说外面的三支队伍是楚云手下最有战斗力的队伍。

    楚云派出去的人第一时间就找到了在周围拉练的三支队伍,三支队伍迅速就集合在了一起,前锋队的队长是二蛋,不过楚云给他改了名叫做周斌,勉励他文武双全。其他两队的队长也都自愿的等待着他拿主意。

    “我相信都督会安然无恙的,我们一定要全速赶回去,但是我们最好不能暴露我们的踪迹,说不定,我们会起到一锤定音的效果。三号、十一号、二十三号你们三个先去探明情况,不要暴露自己,我们会在楚家堡三里之外的巨石边等你们的消息。郭勇你认为我这么安排如何?”周斌说完,三个人就立刻消失在了密林里。

    周斌的前锋队以数字命名,这个排序完全是根据每个人的实力,这三个人都是潜伏最好的人,顺便说一句,周斌只不过是二号而已,一号是郭栓子的弟弟郭勇,这个家伙得到了楚云的大力指点,现在武功是楚家堡的第四人,仅次于楚云、付义和方大山,连他哥哥郭栓子都打不过他,再加上他虽然没有直接拜师,但是可以说是楚云的半个弟子,周斌才会这么看重他。

    “我也相信都督,就按照周队长你的安排去做。”郭勇说道,他虽然年纪小,但是也知道做人,这个时候争夺话语权,是没有任何用处的,而且让楚云知道后,也会给他留下坏印象。再说了周斌说完,行动就开始了,他反对也没有任何用。

    李必指挥着手下不断地攻击者楚家堡的寨墙,但是楚家堡的人却很顽强,有几次自己的人登了上去,却被楚家堡的人悍不畏死的赶了回去,他手下已经死伤了五十人,这让李必肉疼不已。更让他难受的是,他们对这一次的行动信心十足,因此没有带多少干粮,来到楚家堡之后,他们就把最后的干粮吃完了,现在他们硬攻了一个多时辰,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肚了,因此他手下的人都有气无力的应付着自己的命令,这让李必无可奈何。

    “李队正,我们这样不是办法啊,少爷陷在了里面,现在还不知道生死,我们已经是沈家最后的底牌了,现在咱们弹尽粮绝,我觉得李队正应该带着手下回去,以免全军覆没。我们全完了,沈家就全完了。”沈家主派来的两位幕僚之一的郭彤开口劝道。

    “不妥,沈家堡内呼喊声并未停止,这说明少爷还在抵抗,如果我们撤走了,少爷就陷入孤立无援中了,这岂不是害了少爷?我们回去怎么跟老爷交代?万一追究起来,咱们有一个算一个谁也跑不了。”沈家另一位幕僚朱旭却大力的反对。

    这让李必更是最有为难,他只能先让手下退了回来,然后派人火速的赶回沈家求援。

    这一耽误就让他们失去了最佳的撤退时机,因为他们身后楚云的三队精锐都赶了回来,而且周斌派出去的三个斥候把李必派往沈家求救的那个人给擒了回来,他们很简单就知道了现在楚家堡内外的真实情况。

    “情况你们也知道了,最外面是我们的两百五十一人,再里面是沈家的四百多人,再往里又是我们沈家堡的人,但是楚家堡里面可能还包围着沈家的另外一部分人。我们最拿不准的是都督到底消灭了进入堡内的人没有,你们怎么看?”周斌开口问道,不得不说楚云经过一年功夫把二蛋这个老实巴交的流民,培养成为了一个善于思考的队长还是很成功的。

    说实话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他们都知道楚家堡内只有五六百人能战之兵,而沈封进入里面的人也不少于这个数,这让他们难以猜测。沈家的人把楚家堡团团围住,他们又不能联系自己人,因此一切只能靠猜测。

    “队长,我以为凭借都督的能力,他既然能打开门让沈家的人进去,那么就肯定有办法解决,我认为里面的沈家人就算没被全部解决,也解决了大半,否则,里面的沈家人早就冲出来打开寨门了,这样我们就输定了。所以现在的局面恰恰是我们占据了优势,我们只要把消息传给都督,我们都到了,一切让他老人家拿主意就可,你们认为呢?”郭勇的话让所有人眼睛一亮,没想到这个年仅十几岁的小家伙竟然说出了这么有道理的话。

    “好,五十一号,你给我想方设法突破沈家的封锁,去后寨,都督教你的本事终于有用武之地了。”周斌看向自己手下的最后一人,这个矮小的男子激动的站了起来。

    ps:感谢书友寒冰酷枫的月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