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已经昏迷了两天两夜了,当王廉下定决心之前,楚云已经醒了过来,他是医生出身,因此很知道自己伤势的轻重,他看起来情况不妙,其实并不重,只不过是失血过多而已,修养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楚云的身体还是不错的,因此这个时间比起正常人还快一些,当然前提就是吃好,这对楚云不成问题。

    王廉不知道他做的是对是错,但是他已经来到了楚云的院子里,他一眼就看到了楚家堡的二号人物付义和三号人物郭栓子,他心里咯噔一下,他以为楚云伤的肯定很重,说不定都死了,否则这两个人都有自己的差事,怎么可能会一起待在这里。他有些后悔自己的冒失了,在他看来这两个人在楚云死之后根本就不可能成事,因此他后悔了。不过其实他想错了,这两个人一起聚在这里恰恰是因为楚云醒了过来。

    王廉硬着头皮的走了上去,郭栓子和付义当然看见了他,两个人一起走了过来,楚云很是尊敬王廉这个后勤高手,楚家堡的一切建设和分配都是王廉做的,楚云对王廉也比荀章更尊敬,所以带动着他们两个人对王廉态度也很好。

    “王公,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来都督这里有什么事嘛?”付义先开口了,他看起来十分的轻松,这又让王廉有些纠结。王廉此人是个人才,他常年走商交际,因此手段是有的,但是却不足以成大事,他优柔寡断这一点就是他的致命伤。不过作为一个手下,这种特性倒不见得是一件坏事。

    “额,这个,付公我想求见都督,不知道可否?”王廉最后时刻还是下了决定,如果楚云没死,那么他就再不犹豫的出卖荀章,如果楚云真的死了或者伤重,那么他也会彻底出卖楚云。

    “王公稍等,我去禀告都督。”付义没有丝毫为难的转身离去,王廉立刻知道楚云没有大碍了,果然没多久他就收到了楚云的接见。

    王廉怀着复杂的神情来到了楚云的屋子,一眼就看到了面色苍白精神却极佳的楚云,他不再犹豫,直接双膝一软跪在了楚云面前。要知道王廉一直以王家的子弟自居,虽然暂时投靠楚云,却没有完全投靠的意思,这一来就行此大礼,说明他真的彻底屈服于楚云了。楚云当然知道,他心里一喜,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还是亲自走了过来搀扶起王廉,王廉竹筒倒豆子一样把荀章的背叛和计划全部说了出来。

    “王公,你的忠诚我记在了心里,现在我就任命你为自救军副都督,不过你还需要潜会荀章的身边,告诉他们我...”楚云的声音低沉了下去,王廉连连点头,最后迅速的离开了。

    “把这个叛徒控制起来,不要杀了他,我从奴隶中他把救了出来,没想到他竟然背叛我。”楚云指着一个护卫冷声道。荀章和王廉知道楚云遇袭真的有叛徒出卖,这个人还是受过楚云大恩的手下,这点让楚云接受不了,楚云对待手下一视同仁,竟然还有人出卖自己,他心里的暴虐被彻底点燃了。

    他想要发泄,因此怒气冲冲的来到了王青梅的房间,然后让所有人都离开。房间里顿时传来了令人恐惧的惨叫和求饶,一个时辰后,楚云才阴着脸离开,当方大山走进去收拾的时候,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坏了,王青梅已经死了,她空洞的双眼和伤痕累累的身体,似乎在诉说着自己的悲惨。

    “把她埋了,记住不要让任何人看见。”方大山叹了口气然后离开了。

    荀章其实也很着急,他需要王廉的帮助,不光因为王家是顶级世家比他的威望更高,而且也因为这个荀章只是个清谈高手,不是个实干家,他不知道怎么操作。这个清谈是魏晋时,承袭东汉清议的风气,就一些玄学问题析理问难,反复辩论的文化现象。这个时代玄学鼎盛,所谓名士都是些清谈高手,也就是为了一些玄而又玄的问题,相互扯淡,没有半点用处,荀章就是这么一个人,这也是为什么他得不到楚云的重用。

    荀章看到王廉的到来,他满心的欢喜,他拉着王廉走进了屋子,王廉毫不顾忌的把他去拜见楚云说了出来,并且说楚云的身体可能撑不了多久了,荀章更是大喜。王廉先让荀章派人去联系沈家,荀章一点也没怀疑,把他拉拢的手下全部告诉了王廉,王廉脸色不动,但是心里大喜,因为这正是楚云交给他的任务。

    荀章兴高采烈的去安排人接触沈家,王廉也偷偷的把他知道背叛楚云的名单告诉了楚云,楚云看到这十几个背叛的人名,脸色十分的不好,这些人竟然有最早跟着他的人,楚云很想问问,自己到底怎么对不起他们了,为什么会背叛自己。

    “不要动他们,监视好,等到沈家中计,然后一网打尽。”楚云冷声说道。

    “那他们的家人怎么办?”付义问道。

    “斩草除根,杀鸡骇猴。”楚云说完不理会付义的心情反身返回了自己的屋子,付义看着楚云的背影,他发觉自己从来没有了解过自己这个少主。

    沈家堡是附近几百里最大的豪强,他们是吴兴沈氏的旁支,不过这个旁支实力很强,就是跟主支也不相上下,只不过胡人乱华之后,他们就失去了一切荣耀,再加上朝廷南迁,吴兴沈家攀上了琅琊王家这个大腿,他们的差距就拉开了。但是沈家的家主却不想南渡,去投靠自己的主支,否则他们就会被人吞的渣子都不剩。

    现在沈家堡有两千多人,建立了坚固的堡垒,高达五米的寨墙虽然不是石头,但是也是坚固的木材制造的,这让他们信心十足,就是认为胡人都奈他们不何。不过虽然他们要人有人要粮食有粮食,但是他们失去了土地,他们必须要为家族以后考虑。

    他们制定了吞并其他的势力,壮大自己的策略,因此想要跟王家堡联合,吞并中间的两个小势力张家和房家,他们一直都跟这两家有冲突,就在他们等着正式跟王家联姻动手的时候,楚云出现了,他以雷霆万钧之式吞并了王家堡,这让沈家傻眼了。而备受欺负的张家和房家就像是找到了组织一样,立刻投靠了楚家堡。现在沈家的局势一坏再坏,要不是他们对自己的寨子自信心十足,他们说不定就北迁了,不过北边有一个大的胡人部落,也不是他们沈家能够轻易的征服的。

    就在他们为难的时候,沈家堡来人了,沈家来人是一个朴素的汉子,一看就是泥腿子,但是沈家的家主还是亲自接待了,他平常都不屑于跟这种人说话,这会让他高贵的名声受损,但是这一次特却很和气,他接过了这个泥腿子肮脏的双手递过来的一封信,刚看完他就大喜了起来,因为这信是王家的子弟写给自己的,信上的王家印记不会作假。每一个王家的人都会有独特的印记,这代表他们是整个帝国最强的的王家的一员,王廉虽然是一个旁支,但是他为主家做生意,因此也被赐予了一个印章,他在一定程度上能够代表王家,这远不是已经没落的颍川荀家可以替代的,这也是荀章拉上王廉的原因。自己的主支不就是攀上了王家才崛起的嘛?自己这个分支为什么不行。

    “来人,好好招待这个义士,让所有族老、成年嫡子以及几位幕僚全都到我的房间等我。”沈家家主叫做沈正,他今年才四十多岁,他虽然雄心勃勃的想要带领沈家强盛,但是局势却越来越糟,但是现在他好像是恢复了年轻时候的野心,他身子笔直,浑身都充满着自信。

    沈家的人果然没让楚云失望,他们很愉快的接受了楚云抛出来的诱饵,然后跟王廉约定,在他们攻破楚家堡之后,就把楚家堡的手下全部送给王廉,只不过他们需要楚家堡的一半存粮。

    被沈家赏赐了不少金银的家伙回到了楚家堡就被抓捕了,楚云就是想知道沈家的态度,现在他知道了,因此怎么会放弃处置这些叛徒。楚云当着所有的面杀死了一十六个人,其中包括荀章这个二五仔,任凭他的苦苦哀求都没有让楚云心软,于是他们开始咒骂楚云,诅咒楚云不得好死,但是被打掉了满嘴的牙后,他们只能无奈受死了。

    一周后楚云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亲自去见了房家和张家的家主,他们被沈家压迫的苦不堪言,于是三个人再次重申了结盟,并且准备彻底消灭沈家。但是事情的变化却有些出乎了楚云的意料。

    沈家自从得到了王廉的信,就蠢蠢欲动了起来。虽然王廉一再发信让他们等几天,但是热心的沈家还是等不及了。沈家准备了一千人的人手,并且沈家家主派遣了他最喜欢的儿子,也是他的嫡子沈封亲自带队兵发楚家堡。沈家主还派了两位心腹幕僚给自己的儿子,沈封志得意满的带着一千人迂回的绕过了张家和房家,然后突然就出现在了楚家堡的外围。

    楚家堡周围也不是没有岗哨,只不过楚云受伤之后,楚家堡一片混乱,岗哨就被付义撤销了,在他看来楚家堡很安全,因为楚云养伤所以也没有禀告楚云,这下子让楚家堡措手不及。

    沈封看着慌乱的楚家堡的人哈哈大笑了起来,王廉告诉他们楚家堡的掌控者楚云已经重伤频死,他们只要出现,王廉就会打开寨门接应他们,所以沈封自认为这一次是他树立威望的游玩,是自己的父亲帮着自己确定继承人的位置白送给自己的功劳,因此他从心态上就没有重视这一次的行动。

    他并没有把握住机会,一上来就强攻,让楚家堡有了喘息之机。楚家堡这一次的慌乱不是表演给沈家的人看的,而是真的慌乱。楚云一直想等自己伤好了,然后纠集张家和房家给沈家人布置一个精心的陷阱。但是这群家伙竟然这么沉不住气,他们竟然提前出发了,这打乱了楚云的计划。

    楚云一方面派人联系张家和房家,一方面紧急的集合部队,楚家堡内只有七个队的兵力,因为其余的四个队一个驻扎在以前的老营地,三个正在外面拉练,毕竟谁也没想到沈家的人来的这么快。

    “打吧,都督,我们拼死守卫自己的家园。”郭栓子满脸的坚定,他已经娶了媳妇,是一个王家旁系的女子,也是楚云身边的两个侍女之一,他对楚家堡就跟自己的家乡一样充满了感情。

    “都督,我们虽然只有六百人,但是我们却一定会正面击退敌人。”付义也一脸的坚定。

    “是啊,少爷,咱们打他们狗日的。”方大山也不肯落后。

    楚云却没有说话,他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王廉,倒不是说楚云没有注意,而是想表现出一个姿态,这个姿态就是他对背叛了自己阶级利益的王廉的看重,这个人根本就不懂军事,因此问他也白搭。

    果然王廉除了说支持楚云的任何决定,并没有说出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

    “王公,我需要你去做一件事,这件事可能会把你置于危险之下,你敢做吗?”楚云突然开口说道。

    沈封没有等多久,跟他预想的一样,楚家堡的大门突然就打开了,一个身穿晋装风度翩翩的老者站在了大门内,沈封不敢怠慢,要知道这个老者的身份很可能是琅琊王家的人,他们沈家就算是主支也不是上品家族,而这个王家却是上品家族中的顶尖。

    当然他也没有大大咧咧的进门,毕竟他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他派进去几十个人探察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什么危险,他才带着一部分人走了进去。

    “王公当面,小子荣幸之至。”沈封立刻走了过去,很恭敬的行礼问安,但是王廉却爱答不理的嗯了一声,这样的态度沈封却没有生气,他更是肯定了王廉的身份,上品世家对他这种地方性家族就是这么一个傲慢的态度,不得不说沈封真的是贱皮子。

    “王公,不知道我们双方的协议是否还有效?”沈封小心翼翼的问道,浑然没有把自己当成胜利者的觉悟。

    “我堂堂王家岂会食言而肥?我只不过有家族任务需要执行,否则你以为我会来着污秽之地?好了,赶紧带人给我把楚云除掉,他身边还有一二百人的死忠分子,我需要你把他们一网打尽,能做到吗?”王廉冷冰冰的说道。

    “没问题,王公,这都是小意思,也算是我们沈家对王家的一点礼物。沈敢带着五百人跟我来,其余的人在外面待命。”沈封屁颠屁颠的跟在了王廉的后面,恭维的话不断的说出来,但是王廉却半天不说一句话。

    “就是这里。”王廉指向一间屋子,这屋里外面的人立刻紧张了起来,看起来也就是几十人,这下子沈封的底气更足。

    “王公,你就看好吧。”沈封下达了命令,浑然没有看到在他身后的王廉偷偷的失去了踪迹。

    在沈家堡之外的五百人是沈佳家主沈正的心腹李必,他跟自己公子一样,都认为这一次十拿九稳,因此他很放松的让手下都去树荫下休息,他自己则拿出了一个烙饼吃了吃来。这个人是个正儿八经的军人出身,不过经过了八王之乱,他不但没有学到任何带兵的本事,反而成了一个兵油子。

    乱世降临,他凭借着自己当过多年的兵,被沈家家主看重,沈家给了他荣华富贵,他对沈正也忠心得很,不过他带兵的本事却是稀松。他根本就没有派人占据寨门,甚至连寨门悄悄的关上了他都没注意,当寨内厮杀声响了起来,他带着人想要杀进去,才发现寨门已关,这下子李必彻底傻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