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我知道你们当中很多人都恨我,说我打破了你们平静的生活,入侵你们王家堡。但是你们许多人也听到,我是为了寻找我的未婚妻而来,我哀求王家主能够帮我寻找,但是他断然拒绝。我跟我的未婚妻患难与共,要不是她我早就死了。一年之前,我们楚家举家难逃,可惜遇到了胡人,我的家人都被杀光,我跟我的未婚妻侥幸滚落山崖。我当时就重伤频死,我的未婚妻一介女流之辈,把我背到了一个流民营地,她每天挖野菜摘野果照顾我,一照顾就是许久。她把所有的东西都给我吃,自己常常忍饿挨饥,我楚云发过誓我一定要全心待她。但是去年来了一伙残暴的贼人,他们给我们整个流民营下了迷药,我也是多长了心眼,没有吃给他们给的吃食,才跟我的未婚妻以及十几个流民逃得了性命。你们知道嘛?这群贼人以人肉为食,整个流民营二百多人,除了我们一二十个其余的全部被做成了肉干,被他们当做食物。他们的残暴令人发指,我的未婚妻想要去勘查一下是否有活着的流民,她的心如同仙女一样柔软,但是这一去就杳无音信,我苦苦寻找了她半年,才听人说有人见她来到了王家堡,我只不过是想找我的未婚妻,王家主是怎么做的,你们也看到了。你们说我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丈夫,我该怎么做?”楚云说完,众人都面面相觑起来。

    这个时代的道德标准是后世所不能理解的,这个世界讲究所谓的魏晋风流,越是蔑视礼法,狂放不羁,名气越大。喝酒、嗑药、乱交、骂政府成为时尚,楚云这种为了私情杀人反而是名家所为,这个时代简直就是堕落到地狱的时代。

    楚云说服了他们之后,他们竟然都觉得楚云做的没错,再加上楚云杀了十几个手下,这既是施恩又是立威,王家的嫡系也都被楚云杀光,他们这些人慢慢的接受了主子换人这个事实了。

    “少爷,我们发现了四个地窖里面都是粮食,另外还发现了不少的钱。”方大山看到大局已定就走到楚云身边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楚云。

    楚云一方面派人前往自己的营地报告这个好消息,让他们全部过来。一方面安排着王家堡的后续事宜,这些粮食足够一千人吃两三年了,楚云再无后顾之忧。更让楚云欣喜的是王家堡竟然有不少的藏书,这让楚云很是高兴,他可以通过书籍对外面的世界有更深的了解。

    楚云把王家堡改名为楚家堡,并且把这里当为了主营地,不过需要建造寨墙,而老营地那里也没有废弃,毕竟后山可是有不小的一块平原,那里可以种植粮食。

    周围的一些豪强看到楚云这么轻易灭掉了王家堡,大部分选择了漠视,不过也有两家选择了臣服,也就是给楚云上交保护费,每年给楚云一定数量的粮食,楚云也乐得接受。不过有的依旧是对楚家堡不屑一顾,甚至充满了敌视。楚云跟周围两家臣服的家主房姓和张姓会晤,并且决定组成攻守同盟,而目标就是离得三家最近,且并没有臣服的沈家,不过没有订日子,楚云还需要整合自己的人手。

    这两家势力加起来跟王家堡实力差不多,每家只有几百人而已,他们以前就是王家堡的附庸,没想出楚云速度这么快,他们没反应过来,王家就被灭了,他们得知楚云楚家子弟的身份后,没有半点犹豫的臣服了楚云。

    楚云现在已经控制了一千六百余人,其中壮年占了一多半,毕竟乱世中老人、女人、孩子是绝对的弱势群体。楚云新组建了四只战队,让战队的数目达到了11支,楚云当然不会随便的用朝廷的官职,别看晋朝北方都丢了,但是他占着大义,仍旧是所有汉人认定的朝廷,楚云这点实力,还是不要去找不痛快,建立新政权了。

    因此他只是把手下人按照私兵的方式,成立了自救军,自认都督,付义被任命为副都督,手下统摄九百人。

    楚云经过了一天的训练很是疲惫的走回了自己的住所,他的住所是单门单户的,是以前王家家主的住所,付义还特意给楚云准备了三个侍女,可以说都是楚家堡最漂亮的未婚女子,但是楚云也没多少兴趣,他每天都是练兵练武,回去躺下就睡,他可不是仙武大陆那种几月不睡都没事的变态了。

    “主人,洗洗再睡吧,水我都给你放好了。”楚云刚回去,一个叫做青梅的侍女走了过来,这个女子平时都喜欢用头发遮着脸,但是也不知道今天怎么想的,竟然精心打扮了一番,唇厚齿白皮肤白嫩的确是个美女,但是楚云见多了,也没多少惊奇,楚云的任何一个女人都比她漂亮。

    “好。”楚云也不矫情,他不是没享受过常人难以想象的服侍,也不是没受过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楚云在对待生活方面一直是随遇而安,跟他对武学的追求差别很大。

    楚云脱了衣物,他的身材看起来有些单薄,但是一脱了衣服却是浑身肌肉,古铜色的皮肤不同意那些浑身白皙的少爷,看起来却分外诱人,青梅竟然一时愣住了,楚云许久都没听到身后的声响,他回过头才看到青梅看着自己的身躯发呆,楚云知道他的三个侍女都是处子,猜测可能是第一次见到男人的躯体而害羞,也不责怪。

    “你下去吧,我自己洗就可。”楚云也懒得为难一个侍女,自己走进了浴桶跳了下去。

    青梅这才反应了过来,她红着脸连忙的请罪。

    “算了,我没怪你,你走吧。”青梅却不肯她坚持走了过来,为楚云擦拭着身体。

    “你是王家的人吧?”楚云闭着眼享受着青梅的擦拭,一边开口问道。

    “是主人,我是王家的人,不过我只是旁支而已。”青梅说话声音极小,就像是最害羞的传统女人一样,楚云问了她几个问题,她都这样,楚云也没有了说话的兴趣,他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楚云睡着了之后,青梅神色复杂的看着浴桶中的楚云。可以说随着楚云的出现,王青梅的一声彻底的毁了,她虽然是王家堡的旁支,但是王家嫡系女子很少,她从小就被当做联姻的筹码,因此一切条件都跟王家嫡系的小姐一样,她看起来柔弱,但是其实她是个很虚荣的人。

    楚云摧毁了一切,虽然他早就跟沈家订了亲,沈家可是个大家族,吴兴沈氏可是赫赫威名,她要嫁去的沈家虽然不是正支,但是也是关系很近的,她成为上等人家夫人的念头,被楚云彻底摧毁,王青梅恨出恨得要死。这种外柔内刚的女人最可怕,他们做出的决定就会按照决定去做,不会犹豫不决的。

    王青梅缓缓的把头上的簪子抽了出来,然后一手紧紧地握住,她清秀的脸上变得狰狞无比,然后对着楚云的颈部狠狠的插了下去。

    “插下去,我就还是清白的,沈家不会嫌弃我的清白了,我还能成为沈家的少奶奶。”王青梅不断的给自己打气,簪子狠狠的插进了楚云的颈部,楚云惨叫一声从睡梦中醒来。

    王青梅一把把簪子拔了出来,奔涌而出的血液把浴桶的水都染成了红色。她看到楚云睁开了眼,虽然带着一丝慌乱,但是虽然慌乱,但是竟然还想插第二下。

    过多的血液流出,让楚云身体麻木起来,他的呼喊引来了外面保护自己的手下,但是他们跑进来需要一点时间,楚云第一次觉得住所过大了也是一种麻烦。

    他的力气越来越少,在水中想要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这个女人不偏不倚的把簪子扎在了自己的大动脉上,楚云可以猜测,一旦她再来一下,那么自己就死定了。

    楚云看着眼前这个疯狂的女人,他必须要拖延时间。

    “青梅,你是在恨我嘛?”楚云直视着王青梅的眼睛,他的眼睛就如同两个黑洞一样,吸引了王青梅的所有注意力,让她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

    “我恨你,你把我王家的人都杀了,害得我的亲事都做不成,我要当沈家的媳妇,我要成为人上人。”王青梅又变得激动了起来。

    “沈家?哼,一个小豪强而已,实话告诉你,我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沈家,你就算是嫁过去你也只是成为寡妇而已。”楚云突然强硬了起来,王青梅眼色一暗,然后又疯狂了起来。

    “你把我的本家毁了还要去毁我的夫家,我杀了你。”楚云好像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幕。

    “我姓楚,我是四品家族的唯一继承人,我楚家比起你们王家和沈家都要高等,我的未婚妻丢失了,我也到了该结婚的年级,现在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很难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你作为我的贴身侍女你是有机会的。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姑娘,我一直很喜欢你。你为什么不看向更高的未来,而要沉浸在你的过去里无法自拔呢?”楚云柔情的说道,王青梅的眼神终于黯淡了下来,她把簪子一扔就哭了起来。

    “可是我伤了你,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楚云大松了一口气,这就是个有野心的少女而已,她稍微有点经验,就会知道楚云说的话都是为了稳住她,也多亏了这样,否则楚云毫无生气。

    方大山终于冲了进来,看到这一幕,立刻就用手把楚云脖子上的血暂时压住了。

    “都督,你怎么,是不是这个女人?给我杀了她。”方大山大怒。

    “先把她押起来,抬我出去。”楚云虚弱的说道,在水里因为水的浮力,他是一点力气都用不上。

    “少爷,你说的是真的吗?”

    “楚少爷,我不是故意的。”

    “楚少爷,救救我,我不想死。”

    方大山的人终于把这个蠢女人押了下去,她这么怕死,难道就不知道真的杀了楚云,她也没有机会活命嘛?楚云被抬了出去,平躺在床上,楚云用截血术把血给止住了,这个时候他已经虚弱至极了,身上的血起码流失了一半。

    “方大山,传命付义、郭栓子和你全面掌控楚家堡,命令你和付义负责我的安全,我受伤的事不要传出去,一切事物跟我没受伤之前一样。”说完楚云就昏迷了过去。

    楚云受伤的事情就是方大山和他三队的十几个队员知道,方大山立刻去把付义和郭栓子请了过来,当他们看到楚云受了这种的伤,全都暴怒了。楚云是他们的首领,也是他们的希望,现在竟然受了伤,两个人厉声质问了方大山,方大山知道自己的失责,也没有辩解。

    “来人,去给我找大夫,去周围的几个豪族那里借也要借来。”付义大声地说道,楚云的受伤让他失去了分寸。王家堡本来是有大夫的,但是这家伙命不好,在楚云进攻的时候,他被吓急着逃跑的王家堡民众给推到了,正巧脑袋撞在了石头上,因此现在楚家堡除了两个学徒,还真的是没有一个正经的大夫。

    但是方大山却拦住了暴走的付义,并且把楚云的话告诉了付义和栓子,郭栓子立刻就坚定的要求执行楚云的命令,付义更担心楚云的安全,不过最后他还是妥协了,并且把两个学徒全部给带了过来,并且强硬的告诉两个人,如果楚云出了事他们两个要陪葬。

    这下子可吓坏了两个学徒,他们只是学医了两年而已,刚刚能够认清楚药材,他们哆哆嗦嗦的把老师给他们的止血药给楚云敷上,然后就只能等待奇迹发生了。

    付义等人表面上还是装作很平静,甚至楚云院子的周围都没有增派人手,该训练训练,该建设建设,只不过是下达了命令,禁止任何一个人离开楚家堡而已。

    但是就是这样小心,楚云受伤的消息还是被荀章、王廉等世家子弟看出来了,他们面对楚云心情很是复杂,他们对楚云这个人的看法非常的高,他们觉得楚云具有一且成大事枭雄的潜质。楚云心思缜密行事心狠手辣,看问题十分长远,他们经常跟楚云逃离天下大事的看法,楚云的预料很少出错。但是偏偏这么一个人对待世家的态度上暧昧而模糊,哪怕楚云自己就是世家的人。这让大家族出来的士人十分的担忧,他们并不在乎作为贫民的死亡,也不在乎北方是否沦陷,他们觉得胡人早晚败亡,他们担心的只不过是自己家族的存亡。

    但是楚云偏偏对北国沦陷充满了痛心,对于猪狗一样的贫民充满了关爱,但是却不肯给他们两个自认为精英的士人给予权力。因此这让他们十分的不满,士与王族共天下才是他们最喜欢的政治格局。

    他们心里已经认定了楚云是一个叛徒,是一个危险分子,楚云的势力越大越危险,因此他们认定他们有为士族铲除这个危险分子的义务,他们准备有所行动了。

    他们虽然没有实权,但是楚云却给了他们超然的地位,最终荀章这个郁郁不得志的人,认为楚云应该给他更大权力的人,伙同几个小家族的士人决定背叛楚云,再次回归世家的怀抱。

    “王世兄,别犹豫了,这个楚云就是我们士族的仇人,他越强大对我们越不利,而且他刻薄寡恩,他宁可去相信那些贫民奴隶也不给我们权力,我们只要去联合沈家,联合周围的世家,帮着我们把楚云干掉,我们就成为楚家堡真正的掌权人了,不比现在的情况更好?”荀章一点都没估计楚云的救命之恩,他怎么不想想,他出了多少力气,楚云凭什么给他权力,难道就因为他是士人?

    而王廉却思考再三没有立刻参加,荀章也不敢过分的逼迫,给他一晚上的时间考虑。

    王廉已经四十多岁了,在这个时代真的就是老夫了,他很看好楚云,认为楚云必成大器,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否则等他死了也只是个大家族的旁系子弟,等待他的只会默默地死去,默默的被人遗忘。

    一晚上的时间,他的头发竟然全都成为了花白的,可见他做这个决定的困难,但是最终他还是站了起来,朝着楚云的院子走了过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