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我觉得我们不能随便的进攻豪强的堡垒。首先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几品家族,如果得罪了我们惹不起的家族,会给我们惹来灭顶之祸。主公您楚家只是外四品家族,很多事情还是不知道。其实九品世家分为内九品世家和外九品世家。两者虽然都是世家但是有本质的差别,虽然我不知道两者怎么划分的,但是我却知道内九品世家不能以家族势力的强弱划分,他们有些家族看起来很弱,但是说不准就是内九品世家。但是这个王家就有可能,哪怕他们是最低等的内九品家族,那么相对于我们也是无敌的。因为内九品家族一定会有一位内九品的高手坐镇,内九品的高手不是我们这些普通人能对付的,因为他们都使用过神石开启了神力,这种内九品高手武功超绝,我只见到过一次,但是我永远忘不了他们强横的实力,他们一步能跨域十丈,飞天遁地无所不能,他们太强大了。另外就算他们不是内九品的家族,他们也不是我们能够轻易的对付的,试想他们是这里的地头蛇,我们早就知道他们粮食充足,难道他们还不会准备一些防御的制式武器?这对他们这种豪强并不难,就算他们只有一部分,也不是我们这些拿着木枪的人能给轻易对付的。另外要知道在他们旁边还有两位的几个家族式的堡垒,万一他们守望互助,咱们就要面对好几方势力。所以我认为,咱们应该再多方打探,千万不要自取其祸啊。”楚云听到王廉的话整个人都震惊了,这个世界果然不是自己想的这么简单,竟然真的有高手。

    “王公,你能跟我再仔细说一下内九品嘛?我实在是好奇。”楚云对这个外九品还是很了解的,外九品也就是九品中正制,是曹魏的时候魏国的陈群创立的,就是朝廷设立一个中正官,然后根据家势、能力、品德等愿意确立一个是几品人才,然后就对应相应的官位。比如说楚云这个四品家族,他们家族的人才平定一定就超不过四品,最高官位也就是一郡太守就到天了。九品中正制刚开始的时候还是个不错的制度,但是到了现在只看家族血统了,这让晋朝形成了稳固的门阀制度,完全限制了人才的晋级之路。

    “主公,这个老夫也不是很清楚,你也知道我只是个旁支子弟而已。我只知道内九品才是大晋真正的掌权之人,自从大晋朝建立就存在。九品高手也是我无意间从一位嫡系核心公子的嘴里听到的,一般人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很少出世,就算是出手也会有人抹去他们的痕迹,毕竟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些人几乎就是神的存在,这让所有政权的威望都会大大降低。为什么一些胡人宁可攻击大城也不愿意攻击一些世家堡垒,我猜测他们也担心遇到这些高手。”王廉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楚云陷入了沉思,这世界果然不是普通的,就是不知道王廉所说的九品高手都有多大的本事,这更家勾起了楚云的好奇心。而且王廉说的什么神石、神力什么的,楚云也想知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王公,你觉得王家有可能是内九品世家嘛?他们只有区区几百人,还龟缩在这深山密林中,这显然不是一个有底牌的家族做得出来的。”楚云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这倒不是说楚云真的不信,而是他巴不得遇到一个真正的高手,见识一下这个世界的武力。

    “主公,你不知道,内九品高手很少出手,他们都只关心自己的实力,有时候一个家族的族长都指使不动,但是如果到了家族生死存亡的时刻,我想他们一定会出手干预吧。因此那些只有几十人的小家族都可能存在内九品的高手,主公千万不要有侥幸之心啊。”王廉继续劝说道,但是楚云却不同意放弃。

    其实王廉的建议很对,楚云也不是听不进劝说的人,但是楚云却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楚云看似平静的心里,已经对长时间找不到苏锦而越来越暴躁,这种暴躁没有任何人知道,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帮他缓解,他迫切的想要找到苏锦,就算是找不到他也希望找到一个真正的对手,可以大打出手,这样才能缓解他心里的压抑。

    一周之后,楚云出动了手下的大半人手,带领着四百人浩浩荡荡的杀向了王家堡,虽然叫是王家堡,但是其实只是个木兰围起来的寨子罢了,这也是为什么楚云没有任何计谋,直接出兵的原因,王家堡的木头栅栏根本就挡不住敌人的进攻。

    一百多里地看这不算远,但是这是山林行军,所以足足一周后楚云才带人来到了王家堡。付义被留在寨子中,这一次是楚云亲自指挥的,因此所有人的吃喝拉撒,楚云都要考虑清楚,楚云这才知道那些将军的不容易,他才几百人就这么麻烦,那些指挥几万人、几十万人的大将估计更艰难。

    休息了一夜,楚云等人把最后的粮食吃了,这是破釜沉舟了,因为为了支持楚云的这一次进军,楚云的寨子可以说是把所有的粮食都拿出来了。

    王家堡的防御松散的很,可能他们也根本没有认为有人敢打他们的注意,也不知他们哪里来的自信。当楚云的人来到了他们寨门之外的时候,他们立刻就慌乱了起来。楚云没有趁机强攻,倒不是他学习宋文公讲究战场礼仪,而是楚云觉得没必要,要就是要正面击溃王家堡,这样能够让王家堡的众人畏惧,争取最短的时间把他们吞并下去。

    另外楚云也害怕万一里面真的有内九品的武者,自己的人会伤亡惨重,双方一旦交战,就会犬牙交错的纠结在一起,到时候遇到变故,就是想走都走不了了。

    再有,楚云也是给周围的几个豪强做个表率,楚云能够收拾了王家堡就能收拾了他们,让周围的势力心生畏惧,从而在心理上占据优势。当然也可能把他们吓得联合起来对抗自己,但是自己只要是灭了王家堡,那么不管是什么原因,他们都很可能联合,还不如显得霸道一些。

    大约半个时辰,王家堡的大门打开,呼呼啦啦的涌出来四五百人,几乎跟楚云的人手持平,但是这些人却毫无章法,一看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这群人手里的武器倒是真的不错,起码有一半人手里拿着真刀真枪,比起楚云手下大部分都拿着木枪富裕多了。而且这些人中还有二十几位拿着弓箭,弓箭手可是很珍贵的,需要几年的训练,楚云看到他们对这些豪族的底蕴有了更清晰的认识。但是很可惜他们拿的并不是强弓,射到人身上,只要不是凑巧了,并不能直接的杀死对手,那些身上插满了箭,但是还是没死的例子多了去了。

    没过一会功夫,一位穿着贵气的老者被簇拥着走了出来,这个老者穿着一身最正宗的白色晋服很有些飘逸,加上他的白发白须看起来倒是有股子仙气,但是晋朝的衣服外衣宽大,外衣里面只有一件类似今天吊带衫的奇特内衣,并不穿中衣,现在是春天,温度还是极低,也不怕冻死。

    “汝为何侵犯我王家领地?速速退去一切好说,否则旦夕间把汝等捻为齑粉。”一出来这个老头就不可一世,楚云懒得搭理,他环视四周,并没有看到有什么特殊气息的武者,这几百人都是普通人而已,心里竟然有些失望。

    “王家家主是吧,在下楚云,我的未婚妻年前的时候失踪了,据说被你们的人抓住了,我希望你们能够放人,这样我们都不伤和气,如何?”楚云当然不能原因都不说就直接攻打王家堡,否则的话跟土匪一样了,楚云的名声就会彻底的毁了,楚云才不会这么傻,怎么说楚云也是世家子弟是统治阶级,他才不会舍弃自己的身份,那些说什么发动农民彻底摧毁世家的,只能说太幼稚了。

    王家家主对着身边的人问了起来,但是却没一个人说得清楚,他们当然接纳过甚至是明抢过一些女人,就算没有胡人入侵之前都很常见,更不要说这个彻底的乱世了。因此他们竟然一瞬间就相信了楚云的话,不过就算是相信了他们也不会承认,因为很多女人因为不顺心他们,被他们弄死了,万一楚云的未婚妻也是这个情况,那么岂不是自找麻烦。

    “老夫刚才问了,我们王家堡并没有接纳任何女子,请这位楚公子去别处找吧。”王家家主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楚云却没有给他任何废话的机会。这个老头话音刚落,楚云手里的断枪就抛了出去,只有二三十米的距离,任何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族长死了。”

    顿时王家堡众人大乱起来,虽然有王家的元老嫡子维持,但是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够解决的,楚云当然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举枪,前进。”楚云大喝一声,顿时手下的四百多人举起长达数米的木枪压迫了过去,当木枪一瞬间就杀死了几十人之后,王家堡的人顿时就崩溃了。

    “第一第二第三队正面杀进王家堡,第四队从左翼包抄,第五队从右翼包抄,不放过任何一个人。”楚云说完了众人立刻在自己队长的带领下行动了起来。

    “二蛋,你带着你手下的前锋队进去,一部分人保护王家堡内的粮草,一部分甄别王家堡里的所有嫡系一个不留全部杀死。”楚云低声吩咐道,二蛋此人心狠而且忠心,是楚云重点培养的手下,楚云特意拨给了他五十人建立了前锋队,是楚云手下最核心的小队,每一个人都是最健壮最精锐的。

    “是。”二蛋对楚云的命令没有任何异议,立刻就带着人去办了。

    楚云闲庭闲步的走在王家堡,绝大多数的人都已经投降,也没有遇到过什么激烈的反抗,楚云也没有再出手过,不得不说王家堡的营寨建的真的是不错,楚云所在的营地都是稻草屋,连一间好些的房子都没有,但是这里却都是木屋而且这里显得错落有致也很整洁,一看就是有规划的。只不过这个王家不知道有什么自信,竟然没有正儿八经的弄一下防御,如果他们稍微建造一下外面的寨墙,那么也不至于被楚云打了个措手不及。

    楚云直接搬了个马扎坐在了王家堡的中央小校场,看得出来王家还是知道练武保家的,这个小校场一应器材都很全,但是很可惜,个人的勇武在战场上真的没多大用处,刚才楚云手下一排长枪捅出他们就崩溃了,半点武艺也没有用出来。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王家堡安静了下来,几乎所有反抗的人全部被杀死了,所有人都被抓到了楚云所在的小校场,楚云仔细观看着每一个抓来的人,希望能够找出苏锦,但是让楚云失望了。

    楚云把王家的几个管家全部给叫了过来,他仔细的询问着苏锦消失前后王家堡抓来的女子,但是并没有一个人符合苏锦的样子,楚云摆了摆手这几个人全部退下。

    “禀告少爷,我发现二队的几个人**了王家堡的两个女人,并且还杀人灭口,正好被我发现了,我觉得我必须跟少爷禀告一下。”二队的队长墩子走了过来报告,楚云手下一共分为七个队,除了前锋队只有五十人,其他的一到六队都是百人的编制,当然有几个队都没有满只有几十人。而二队是以当时从乌桓手下解救出来的奴隶为主力的,楚云没想到乌桓人没出问题,但是这些汉人竟然出了问题。

    “墩子你做得好,并没有因为是你队中的人而包庇,他们人呢?”楚云问道。没过多久十一个人就被抓了过来,楚云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人,这些人楚云每一个都认识,他们痛恨胡人,训练卖力可以说是二队的主力,也是楚云很看好的手下,但是现在他们竟然一起犯了错。

    楚云看向这十一个人,王家堡的俘虏和其他几个队的人也都看着他们,王家堡的人眼里充满了仇恨,但是他们中几个人看到这一幕不光没有羞愧和心虚,反而狠狠的瞪了回去,俘虏们当然不敢得罪他们,都纷纷的低下了头,这让这些家伙更加的得意。

    直到他们看到楚云的目光,他们才知道了害怕都纷纷的安静了下来。

    “我真是长见识了啊,你们这些人都是奴隶出身,是我从火海把你们救出来的是不是?你们当年看到自己的亲人同胞被人侮辱你们是什么心情?杜老六你的老婆是被人侮辱了然后自杀而死的吧?你被我解救之后,我让你亲手杀死了你的仇人是还是不是?”楚云看向其中的一个人。

    “是,少爷,我杜老六的仇是您帮我报的,我杜老六早就发誓这条命就卖给少爷了。”杜老六大声说道,看到出来他对楚云的感激是很真诚的。

    “你们呢?我楚云待你们如何?”楚云又看向其他的人。

    “少爷,您带我们恩重如山,您叫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哪怕是去死,我们也绝无怨言。”十几个人顿时大喊了起来。

    楚云站了起来走向了这些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不出喜怒哀乐,但是楚云的威望却如同大山一样的压在了十几个人的心上,他们顿时觉得慌乱起来。他们都认为自己对楚云忠心耿耿,楚云不会为难他们,他们只不过是杀了两个俘虏而已。而且他们自认为法不责众,但是他们总觉得很是不安,这个时候楚云开口了。

    “你们都说我对你们恩重如山,说我叫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但是你们的所作所为却是完全违背了我的命令,我下达过命令,就只有两条,你们都做不到,你们还好意思跟我说报恩?违令者死,**者死。”楚云说完,一把抽出了方大山腰间的杀猪刀,一刀划出,这一刀快到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方大山、郭栓子等人本来还想求情,但是他们谁也没想到楚云竟然这么决绝。

    楚云把刀插回了方大山的刀鞘,十一个人头才离开了他们的身躯滚了下来,一时间上千人的校场落针可闻,全部被楚云这一手镇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