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说呢,楚云现在有些怕这个付义,当然不是害怕他本人,而是害怕对方发现自己并不认识他这个事实,毕竟自己真的不认识他,以前的事情楚云更是不知道,甚至自己便宜老子叫什么,楚云都不知道。自己这些手下都是些朴实的农民,当然有的时候朴实的他们也会有时候表现的很是死脑筋,很执拗,万一让他们知道自己失忆,连自己的老仆人都不认识,那么绝对会对自己的威望造成很大的打击,他们这个小团体说不准就分崩离析。

    不要觉得楚云是在危言耸听,古代的底层民众不跟现在的民众一样,对压在他们头上的士族也就是特权阶级有那么大的仇恨,这种生来的不平等几乎每个人都已经习惯。哪怕是乱世中,这些小民也只是有些抱怨,但是却不敢有任何仇恨,这是他们祖祖辈辈养成的思考模式。

    当年楚云和苏锦落难,来到了难民的营地,虽然难民都表现出或多或少的疏远,但是却没有任何一家难民敢对楚云和苏锦动手,这就是楚云和苏锦身份的巨大优势造成的,他们俩都是士族,换成普通人,两个人早就被吞得骨头都不剩了。

    正因为这个原因,楚云才会凭借他身份上的优势,在他没恢复的这段日子,成功的压服了所有人,成为了首领,他们骨头里就对楚云的身份有着畏惧。但是一旦他们知道楚云失忆了,也就是患了失忆症,那情况就全变了,不要以为主角会像是一些中一样,凭借失忆蒙混过关,在古代失忆最常见的叫法叫做失心疯或者是失魂症,说不准就会被理解成得罪了鬼神或者是祖宗不佑等等说法,让楚云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威信荡然无存。

    愚民,这虽然是古代统治者对民众最常见也最有效的统治手段,但是也往往给他们自己挖掘坟墓。遇到了宗教或者是有心人的挑拨,这些愚民就会变成最暴躁最执拗的野兽,足以把所有统治者一口吞下。

    楚云也不想自己因为被有心人说得了失心疯,动摇了自己在这个小团体中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威信,然后被抛弃。他现在的身体就是个普通人,想要救出苏锦,想要活下去,绝不能单打独斗,一根利箭说不准就能杀了虚弱的自己,楚云甚至对这个付义动了杀心。

    两个人走出去了足足几百米才停了下来,付义觉得自己的少主人真的变了,楚云心狠手辣他都看得清楚,他心里对楚云有了一些畏惧,他老老实实的跟在楚云身后,等待着楚云的询问。

    “付叔叔,你跟随我父亲多久了?你能讲讲你的事嘛?”楚云终于开口了。

    “少主,我跟随老主人已经十几年了。”付义说起了他自己的故事,他本来也是个乡间豪强子弟,八王之乱的时候他们跟随赵王作乱,失败后,被楚云的父亲救了,楚云的父亲甚至把他们一些家族子弟救了出来,保住了付家的家族传承,为了报恩付义就代表付家跟随了楚云的父亲,他跟楚云的父亲亦兄亦友,根本不是普通的仆人关系。这个八王之乱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最激烈的皇族内乱了,也是中国历史上最脑残的内乱,其作死的程度和造成的恶劣影响,简直就是罄竹难书。

    楚云听完点了点头,当年付义被自己这个世界的父亲救了,不光是救命之恩,也保存了他的传承,这对付义来说,真的可以说是大恩大德了。因为晋朝的时候家族传承比起效忠于皇帝重要多了,这被当时士族看成最重要的事情。

    “付叔叔,你来坐,我跟你说一个事情。”楚云郑重的拉着付义坐在了一个石头上。

    “少主你说。”付义正襟危坐的看着楚云。

    “付叔叔,你是看着我长大的,你觉得我的变化大吗?”楚云看着付义问道。

    “少爷,您的变化太大了,我甚至都怀疑过您不是我的少爷,您以前爱好读书写字,身体虚弱,性格也有些肤浅,但是现在您变得成熟稳重,一些行为我都看不明白。”付义的说道。

    “付叔叔,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能跟我保密嘛?”楚云看了一下四周小心的说道。付义站了起来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付叔叔,我实话告诉你,我其实已经死了一次了,是真的死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没用去地府,我的魂魄飘飘荡荡的游弋在天地之间,看到了无数的胡人在屠戮我们的同胞,我虽然气愤但是却无能为力。飘飘荡荡的我去了南边,我看到了咱们大晋朝廷依旧在南边醉生梦死,根本就不管北边子民的死活,我已经有些麻木了。我就混混沌沌的走着,突然有天我遇到了一个跟我一样的老者,他跟我说,我阳寿未尽,说我是天下人的希望,让我拯救天下子民,我一下子惊醒了过来。在飘荡的过程中我学到了很多,但是很多我以前的事情都记不清楚了,甚至付叔叔你我都忘记了,但是我永远忘不了,咱们同胞的惨状,和那个人的嘱托。付叔叔,你说的没错,我已经不是我以前的自己了,你现在都已经知道了真相,你可以离开,我不会怪你的,我想我父亲也不会怪你。”楚云把编好的借口说给了付义,如果这家伙还是执意要走,楚云绝不可能放过的。

    付义听到楚云的话,竟然满脸记得的跪了下来。

    “少主,您遇到的那个人一定是我楚国的历代先王之一。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再瞒你,你们楚家跟我们付家都是楚国人,当年楚国被暴秦所灭,我们都改名换姓流落到了各地,但是楚虽三户亡秦必楚,项羽此人后来反秦,我们的先祖都大力支持,实不相瞒,当时的天下共主楚义帝就是您的先祖,但是项羽竟然杀死了义帝,我们的先祖大为伤心,不再支持项羽,于是他兵败身亡,我们的先祖再次分散到各地。改名换姓活了下去,悠悠几百年,我们有的消散在时间里,也有的活了下来,咱们楚国的后人一共也不到五家了,我付家和你楚家一直守望互助,也早就没了夺鼎天下的野心,但是现在,少主您竟然得到了先祖的庇佑,我们大楚复兴有望,哈哈哈哈。”看着付义狂笑,楚云十分的无语,还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这都行?

    “少主,我一定会全力辅佐您的,刚才我要告诉您的秘密,其实是关于一个宝藏,这有利于您的大业。当年我们支持赵王,楚家和付家都是赵王的手下,只不过我们付家是明面上的帮助,您楚家是暗地里的帮助。你的父亲为赵王搜刮了一批物资,没想到赵王败亡太快,他就给藏了起来。这也是为什么老爷这么晚才想要南渡的原因,如果少主得到了这批物资,那么对您的大业会有跟大的帮助。”付义扯得那些先祖楚云没有丝毫的在意,都已经过去了几百年了,有个屁用,但是对这批物资却很感兴趣。不过得知他们被藏在了翼州北部,楚云就熄灭了心思,那里的位置相当于后世的河北东北边,跟楚云呆的地方离着几百里,这个距离在仙武大陆不算问题,但是在这里问题大了。他完全没可能去弄到手。

    楚云完全收服了付义,付义对他比对自己老子还要恭敬,楚云知道这一方面是自己死去爹爹的恩泽,一方面是这家伙要靠着自己实现自己的抱负。

    楚云带着八个手下和五个收服的乌桓人以及付义等两个被救出来的奴隶,继续行进,准备去收拾了另外的两组乌桓人。

    鲁弟这家伙一直闷闷不乐,但是在楚云许诺他们很快就会跟家人见面,而且他们都交了投名状的情况下,还是只能牢牢地跟着楚云。不过鲁弟还是告诉楚云他不想去袭击自己的族人,这一点楚云当然不会答应,于是楚云就同意他们都带上了一个头套,挡住了自己的脸,这也是楚云手下赫赫威名的“头套军”的起源。

    楚云在死亡了一人重伤一人的情况下,杀死了一十二个乌桓人,投降了八个,这让楚云手下的乌桓人数量达到了十二个,因为死亡的那一个正是一个乌桓人。

    把三支乌桓人的狩猎队全部杀光,楚云就又冒出一个主意,他准备派一个人回去,然后假装狩猎队遇到了危险,让乌桓人派人救援,这样又能消灭一部分乌桓人的人手。

    楚云想到就做,他一方面让对杀自己同胞最凶狠的乌桓人鲁生去勾引族人,一方面准备陷阱,一方面派人去把栓子那一队人马调集了过来,现在他们最初跟着楚云的十八个人都装备上了真正的刀枪,而且还有新加入了八个汉人壮年奴隶和十几个乌桓人,手下的人数达到了将近五十人。

    大约几个时辰后,鲁生就带着近三十几个乌桓人进入了陷阱,楚云一声令下,在死伤了十几个后,将近二十个乌桓人投降了。楚云让他们交上了投名状,然后马不停蹄的以他们为前锋,杀向了乌桓人的老巢。

    乌桓人的老巢分为两个部分,他们在一个小山坳里面,前山住着乌桓人的老弱和大部分壮年族人,后山驻扎着一百乌桓人和一百多汉人奴隶,他们负责养马、种田和其他的农事活动。

    楚云已经解决了将近七十个乌桓壮年,这么算起来前山乌桓壮年男子也就是剩下一百多个。楚云这边已经有六十几个人,以有心算无心,楚云很是自信能够拿下乌桓人的前寨,然后再去对付后寨的百十人,彻底完成这蛇吞象的壮举。

    “我们回来了。”一伙身穿着乌桓人衣服的人返回来乌桓人的驻地,在山门巡逻的乌桓人子弟看到了他们没有丝毫戒心的打开了营门。

    “不错啊,抓了不少东西啊这次。”看门的小帅带着十几个人迎了上来,他满脸的笑容,因此他们看到了狩猎队手里的野兔、野鸡、獐子甚至还有一头野猪,这也是楚云让鲁生去求援的借口,就是狩猎队被野猪围住了。

    “杀。”突然一声冷冰冰的命令,迎面走来的小帅被人一刀砍翻在地,其他的乌桓人还都不知道什么事情也纷纷丧命。这伙人立刻分成了三队,一队杀向了前寨和后寨之间的山门,阻止后山的支援。一队杀向了大人的住所,擒贼先擒王。一队人大声呼喊着让所有乌桓人的老弱放弃抵抗,并且杀戮着那些顽抗到底的族人,这队人被楚云亲自带领,几乎全是乌桓人,他们杀起自己人毫不手软。

    两个时辰之后,乌桓人的营地被楚云张握在了手里,乌桓人的大人被擒住,其余的族人看到这一幕纷纷放弃了抵抗,那些负隅顽抗的都被击杀。后山的乌桓人到现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主人,我们把它们全都叫来了。”鲁弟戴着面具不肯在族人面前露面,但是鲁生却毫无顾及,所有投靠楚云的乌桓人都是他实际带领的,楚云看到他不可一世的样子,反而很是满意,这种人虽然没有底线,但是用起来很顺手。

    “鲁生,还有你们这些叛徒,竟然屠杀自己的族人,你们还有没有人性?”被压着来的大人已经六十多岁了,他部落的每一个人都认识,他怎么可能不认识鲁生和投降楚云的这些人,他的一番怒骂,让投靠楚云的乌桓人全都深深的低下头。

    “老不死的,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们本来就是汉人的奴隶,是汉人没有为难我们,我们才能在这里生活,现在我们只不过是从新归顺汉人而已。你这老不死的不识时务的话,别怪我不念同族之情。”鲁生不愧是最好用的乌桓人,楚云等人还没说话,他第一个站了起来反驳道,他一番话气的大人说不出话来。

    楚云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他又站了出来:“大家都认识我鲁生,我已经投靠了这一位楚云楚大人,他既是楚国的王族,也是大晋国的世家子弟,他老人家心肠好,答应你们的归顺,如果你们归顺楚少爷,那么都有饭吃,也不用死,如果不肯归顺,那么这就是下场。”鲁生一刀就把他身边的大人杀死了,乌桓人一阵骚扰,但是还是没有人冲上来敢为自己大人报仇。

    很快就要一部分的乌桓人投诚了,这些人大都是那些归顺楚云的乌桓人的家属,鲁生意得志满的看着,投诚的人越多,那么他的功劳就越大,但是还是有一半的乌桓人不说话,也不投诚,以沉默抵抗者,鲁生看到这一幕大怒。

    他走过去一把就把一个壮硕的男子拽了出来,这个人叫做鲁的,是一个小帅,他的威望很高,最有可能继承大人的位置,也是鲁生一直都嫉妒的对象,因为他的不投降,所以这一半人才有的底气。

    “你们全都过来。”鲁生一张手,那五十几个新投降楚云的乌桓人都走了过去。

    “一人砍他一刀,如果谁不砍,谁就去死。”鲁生把一把刀扔在了他们的面前。楚云指挥着他的手下全都抽出了武器,给鲁生撑腰,第一个人哆哆嗦嗦的拿起了刀。

    “小帅你别怪我。”这个乌桓人闭着眼对着鲁的砍了一刀,鲁的疼得面色挣扎,但是却喊不出话,他的嘴早就被堵上了。

    有了第一个就有了第二个,五十多个人不管什么想法都行动了,鲁生很是满意。他又看向了刚才还不肯投降的一半人,这一次他们中的一大部分也都站起来投降了。

    楚云掌控了一百来个乌桓壮年和将近二百个乌桓的老弱,现在他的计划,已经基本全部实现,他心里松了一口气,说实话这一次真的是很危险,说不准自己都要搭进去,但是现在成功了。

    “把那些还是不肯听话的全部击杀。”鲁生忠实的执行了楚云的命令。因为天色已晚,楚云等人大吃了一顿之后,准备明天再去解决后寨的敌人,但是没想到他们还没动手,后寨的人就先发现了前寨的变故。

    当楚云醒过来鲁生就来报告,一百多个乌桓子弟和一百多个汉人奴隶正在后寨和前寨的山门叫阵,楚云穿上衣服就走了出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