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他的脚落到前面汉人奴隶身上的时候,一个巨大的阴影来到了他的身后,他慌忙回头但是已经晚了,他的喉咙一疼就失去了意识。在他身后的正是杀猪男方大山,他用袖子擦了擦刀上的鲜血然后走到了那个汉人奴隶身边嘴里还在嘀咕:“杀人不比杀猪难,我都还没过瘾。”这让那个汉人奴隶满身战栗。

    这个家伙正是当时被俘的铁柱,他讨好的跟队伍中的两个同乡说话,想要问到底怎么回事,但是那两个同乡却显得并不热心。

    “铁柱,当时是不是你把我们的位置告诉了这些蛮子?”楚云走了出来一脸的严肃,铁柱这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个不爱搭理自己,他的脸上挂满了惊恐,正好就看到了方大山拿着手里的杀猪刀看着自己,他浑身一抖然后扭头就想逃跑。

    “杀。”楚云看到这一幕冰冷的说道。铁柱早就被包围了,他想从跟他熟悉的二蛋和老牛身边走,他希望两个人放他一马,但是二蛋举起了手里尖锐的木枪一枪就扎了过去,老牛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但是随后也出手了。

    “二蛋、老牛,咱们可是一个村从小玩起来的,为什么?”铁柱不敢相信的问道。

    “铁柱,你出卖我们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我们是同村?你想让我娘和我妹成为胡人的奴隶,我就能杀了你,谁想动我家人,我就跟谁拼命。”二蛋冷冰冰的说道,铁柱又看向老牛。

    “我现在是楚少爷的佃客,他让我做什么,我就只能做什么。”老农叹了口气,他其实留了手,只是插向了铁柱的大腿,但是二蛋却是插向了铁柱的肚子,铁柱死不瞑目。

    “快点把这里弄干净,这个胡人的长矛赏给二蛋,快。”楚云怎么看不出老牛的心软,但是却没有过分的苛责,毕竟自己也不喜欢手下六亲不认,几个人立刻行动了起来。二蛋满心欢喜,因为这个长矛是铁的枪头,比起自己的木枪有杀伤力。

    另一边被称为鲁弟的胡人倒是轻松,他跟汉人奴隶找了个避风的地方一起用石头把锅子支了起来,然后就等着鲁男等人到来。他倒是不起是汉人,因为他母亲和他媳妇都是汉人,他身上有一半汉人的血,因为他对汉人奴隶还是很不错的,也从不打骂汉人。

    “付叔你别忙了,来坐下歇歇吧。”看着汉人奴隶忙着找柴火,鲁弟连忙的喊道。

    “谢谢鲁弟了,我还是找点吧,要不然我闲下来被鲁男小帅他们看到,又要打我。”这个汉人是个中年人,满脸的灰黑,头发也散着看不出相貌,他是半年多前被抓来的,平时很是低调。

    “哎,付大叔你说这世道怎么这么乱呢,不管是我们乌桓还是其他的汉人胡人都是爹生妈养的,为什么要打仗呢,就不能一起过日子嘛?”鲁弟过去强硬的把付大叔拉了过来。

    “这个我可不知道,我只是个奴隶。”付大叔没有回答鲁弟也不生气。

    “付大叔,我看得出来你心里有事,想离开这里。你如果想走就赶紧走吧,我不会跟小帅说的,记住要往北边跑,向南的话你会被他们抓回来的。”鲁弟说完付大叔不敢相信的抬起头,然后跪在了地上给鲁弟磕了三个头,鲁弟赶紧去搀扶。

    “鲁弟你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我要出找我的少主人,老主人对我有大恩,我不能让老主人绝后,鲁弟等我找到少主人,我一定会来找你报恩的。”付大叔说完就站起身来朝北离去了,他绝想不到没过多久就能报恩了。

    鲁弟叹了口气,想着怎么跟小帅解释这个的时候,突然他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当他再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几个汉人把他围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其中一个看起来非常年轻也非常有气质的少年开口问道,虽然他穿的是粗布衣服,但是看气度就像是大户人家的少爷,这个人正是楚云。

    “鲁弟。”鲁弟也很干脆。

    “你们是哪个民族的?”楚云又问道。

    “我们是乌桓人。”

    “你们一共多少人?”

    听到这个问题鲁弟迟疑了一下,楚云开口说道:“你放心,只要你告诉我真话,我就让你离开。”

    “好,你们汉人有句话叫做一诺千金,希望你说话算话。我们部落成年男女一共有六百一十四人。”接下来这个鲁弟倒是老老实实的把他知道的都说了出来。可惜闻到了苏锦、林森是不是被他们抓了,这个人并不知道。

    “少爷,这个跑了的汉人被我们抓了回来了,你看怎么处置?”这个时候二蛋把刚才逃跑的汉人奴隶抓了回来,他趴在地上也不说话,楚云回过身来看了一眼,然后开口了。

    “把这个鲁弟杀了,这个人毕竟是汉人饶他一条命,先把他绑起来,等我们办完了事再说。”楚云冷冰冰的说道。

    “你不讲信用。”鲁弟的话还没说完嘴就被堵上了,方大山狞笑着举起了杀猪刀。

    “我们少爷没说让你活着离开还是死了离开啊。”方大山大笑说道。

    “少主,少主真的是你吗。”这个时候一直低着头的汉人奴隶抬起了头,他挣扎着就想站起来,但是被二蛋死死的摁在了地上。

    “你是?”楚云皱着眉头看向了他。

    他把挡住脸的头发全部撩了起来,然后用衣服把脸上擦了个赶紧,一个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露了出来相貌,满以为楚云看见他的相貌会认出自己,但是楚云却一动没动,这个汉人立刻就说了起来。

    “少主,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付义啊,老主人和夫人带着您南迁的时候,我跟着着你们啊,不过我们运气不好遇到了可恶的胡人,老主人被杀,夫人被掳走,我当时被砍了一刀就昏迷了。等我再醒过来,我只发现了老爷的尸体,我深受老主人大恩,老主人让我保护少主人,我匆匆掩埋了老主人,然后就到处寻找少主人的踪迹。我当时身受重伤,寻找了几天都没有找到少主人,我就昏迷了过去,等我再醒过来就被乌桓人抓了起来成为了他们的奴隶,但是我不敢死,我想活下去找到少主。现在能找到少主人真的是老主人在天之灵的保佑啊。”付义说完楚云就相信了,因为这个家伙说的跟苏锦说的分毫不差,而且苏锦说过当时去埋葬自己爹的时候,他父亲已经被埋了起来。

    “付叔叔,辛苦你了。”楚云走过来扶起了付义,付义满脸的激动,他上下打量着楚云,没想到一年多不见,当时那只会舞文弄墨,长得矮小瘦弱的楚云竟然长得跟自己一般高了。

    “少爷,这个人还杀不杀?”方大山走了过来。

    “杀。”楚云刚说完,付义就拦住了楚云,并且把付义放了他的事情说了出来。

    “付叔叔,乌桓人中跟他一样不歧视汉人的多嘛?”楚云突然开口问道。

    “有不少,少爷,你看看我这浑身的伤,要不是乌桓大人想救我就死定了。但是大人身子骨越来越不好,就控制不住局面了,部落中歧视汉人的越来越多,不得已我们就成了奴隶。”付义开口说道,楚云沉默了一会心里有了想法。

    “先留他一命,把他藏起来绑好了,我们先对付后面的人。”楚云刚说完付义脸色大变,要知道楚云这一方才十个人,而乌桓那边虽然抓住了鲁男,但是还有八九人,他不认为楚云一方能够全歼这么大乌桓人,万一失败了,或者是跑了几个,那么自己少爷岂不是很危险?

    “少爷,你不能去啊,乌桓人很是凶狠,一般汉人根本不是对手。”付义苦苦劝道。

    “别说了付叔叔,你也去那边休息下吧,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爷。”看到楚云坚定的神色,付义也不再废话,他只能点了点头不再说话。现在不是废话的时候,听话的人才是自己最需要的,不管他是不是自己家的下人。

    “付叔叔我能信任你吗?”楚云突然对付义说道。

    十多个人拿着三只野兔、四只野鸡和十几个鸡蛋大笑着走了过来,这些人正是小帅鲁库等人,他们这一次的收获实在是不少,要知道还是他们一上午打到过最多的一次。

    他们八个乌桓人带着一个汉人奴隶走了过来完全就没有丝毫的戒心,特别是看到付义正在生火烧水之后。

    “老家伙,鲁库、鲁弟他们呢?”鲁男终于发现了一些不对。

    “小帅,他们都去前面了,他们在前面发现了一只獐子。”付义卑微的说道。

    “獐子?哈哈,好东西啊,走我们去看看。鲁水、鲁火你俩带着俩奴隶在这里弄好鸡肉,等着我们大获而回。”鲁男说完就带着六个人朝着付义指给他们的北边跑了过去。

    几个人生怕去得晚了因此都小跑着赶路,大约走了几百米,他们有些疑惑怎么没有遇到族人,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插满了尖锐石头的木头架子突然从天上掉了下来,鲁男这家伙的反应速度奇快,他一个懒驴打滚躲了过去,但是他身后的三个人全没这个速度,当场就惨死在了陷阱之下。

    “是谁?有本事出来。”鲁男看到这一幕大怒道,他抽出了祖宗留下的弯刀戒备着四周,说实话这种弯刀在马上的确厉害,但是在地上没几个人用,鲁男时常带着这把刀为的就是显示他的身份和理想,不过这个家伙的武力也着实不差。他话音刚落七个人从四周走了出来。

    “汉人?也只有你们不敢光明正大的战斗只会搞这些小动作,杀。”鲁男看到了楚云等人非得没有后退,反而杀了过来,不得不说胡人的战斗意志还是挺强的,但是也只有如此了。

    楚云看到鲁男冲了过来,让身边的人去对付其他的人,独自迎着鲁男走了过来,鲁男满脸的狰狞,弯刀直愣愣的砍了下来,楚云冷笑一声,破绽实在是太多了,他身子往边上一侧,就躲过了这一刀,鲁男老力用尽新劲未至楚云随便一枪探出,他手里拿的还是那一杆断枪,断枪一下子就扎在了鲁男的肩膀头,他手里的弯刀拿捏不住当即脱手,然后楚云又手腕一转断枪枪头朝下对着鲁男的大腿插了下来,鲁男当场就跪了下去,楚云一脚把他踢回了剩下的三个乌桓人中,这个时候他们还没开始动手呢,他们的小帅就败了,他们一下去全都懵逼了。

    “还打嘛?”楚云冷笑一声,他不是不想让手下见血,而是他现在手下太少了,真的死几个说不准他们就散伙了,而且楚云也要立功,加深这群人对自己的崇敬。

    果然楚云一伙本来还满脸紧张的几个人看到楚云瞬间就重创了对面领头的蛮子,全都大松了一口气。楚云撇了撇嘴,换成在霸王门,每个人都以战斗为荣,什么时候这么熊包过啊,要让自己看的他们这样,自己非要当场击杀。

    “你们三个现在立刻跪下投降说不准我还能放过你们,否则,这个人就是下场。”楚云对着三个人说道,兵不血刃才是最好的。

    “汉狗,我们乌桓人都是勇士,你就死心吧,杀。”其中一个乌桓人拿着刀冲了过来,楚云面色不动,右手一撩就把断枪放下了,这个乌桓人脖子上一道血线越来越大,他颓然的倒在了地上。

    “还有谁。”楚云霸气的说道,两个人竟然把手里的武器扔下就跪了下来,看到这一幕正在疼的打滚鲁男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闭上了眼睛。

    “你俩想活命嘛?”楚云晃了晃手里的断枪,上面的血都没干,一滴血正好滴在了两个人面前,两个人连连点头,生怕点的头慢了被楚云杀掉,要知道他们的小帅可是族中排名前三的勇士,但是竟然一个照面就被击败了,他们心理防线早就崩溃了。

    “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这个人是你们的首领对吧,一人给他一刀,那么就是我们自己人,我数十个数,你们还没动手,那么就一起死。一。”楚云说完装死的鲁男睁开了眼。

    “求你们了,我愿意投靠你们,别杀我,我投靠你们。”鲁男大声的哀求道。

    “二。”楚义不为所动。

    “三、四、五。”

    “鲁生,鲁晃,难道你们要杀死我这个小帅?你们还是不是乌桓的男人?啊。”看到楚云这个样子鲁男寄希望于两个人不敢动手,他恶毒的想着,要死也要有人陪着。

    “九。”

    听到这个声音两个人浑身颤抖,然后分别建起了地上的刀和枪朝着鲁男狠狠的插了上去,两个人疯了一样的砍着鲁男,直到鲁男在也发不出声音。他们才瘫坐在了地上。

    “好,你们两个现在就是我的人了,你们放心我不会亏待你们的,站起来。”楚云刚才的行为深深的震动了他的几个手下,他们以前还觉得楚云是伙伴,因为楚云手段都是非常的柔和,对他们也很客气,再加上他们的身份虽然是佃客,但是不是仆人,但是现在他们真的要把楚云当成他们的主子了。

    “把我们最先抓住的那个鲁弟带过来。”楚云冷声道,很快鲁弟就被带了过来,他看到了死去的鲁男和被压死的三个族人,满脸的悲痛,又看到了站在楚云身边的鲁生和鲁晃觉得不知所措。

    “鲁弟,去把你小帅的脑袋砍下来,你就是我们自己人,否则的话。鲁生、鲁晃告诉他下场如何。”楚云留下方大山看着他们,然后带着人走向了小池塘,这个鲁弟性格很柔,他知道会怎么选。

    剩下的那两个人已经掀不起多大的浪,当楚云把小帅的脑袋扔在了他们面前,其中一个立刻崩溃了,另个人却想要为小帅报仇,被付义一棍子打晕了,最后四个人再次交上了楚云满意的投名状,但是这个家伙命还是真硬,愣是没死,于是楚云就让手下没见过血的人全部都见了一下血,最后这个可怜的家伙,浑身几乎每一处好地方了。

    “下辈子不要做胡人。”楚云心里叹了一句,但是脸色还是沉稳的表情,看到这一幕付义满是感慨,他没想到自己少主竟然短短在大半年的时间里长大了,他很是欣慰。

    “少主人,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请跟我来一下。”付义走到楚云身边低声说道。

    “你们先吃着,这野鸡真的不错啊。”鲁男的布置便宜了楚云他们,楚云站起身来跟着付义走到了一颗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