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一行人不知道他们错过的是什么,他们没有一丝怨言的跟这楚云转移到了数里之外的新山洞,不得不说这里还不错,山洞比起楚云和苏锦那一个大着三倍,楚云等人待在里面也不拥挤,而且这个山洞门口有不少掩藏的藤蔓,也算是隐秘。(书=-屋*0小-}说-+网)当然附近一里不到的地方有一条小溪,取水也算是方便。不得不说古代的时候环境真的是好,小溪到处都是,不像是现在黄河长江这种大江河都会干枯。

    楚云等人一到了山洞就几乎全部累瘫了,楚云让众人休息,他则给众人站岗,任凭众人反对,楚云还是第一个把风的。这一幕让众人对楚云更是感激。楚云其实想单独的分析一下局势,他思考了许久,也没想出什么妥善的办法,也可能是今天太累了,一直就是走路,脑袋都有些发懵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一个时辰后栓子接了楚云的班,楚云才好容易去睡了一觉。

    第二天中午,楚云等人才陆续的醒来,众人吃了饭,楚云带着栓子和小虎两个人出去,其他的人则跟以前一样去挖野菜。楚云要去看看他们前天藏身的洞穴有没有人去过,这能够证明铁柱是否出卖了他们。另外要去看看那些跟他们分家的难民营是否还在,如果他们不在了,说明被楚云发现的那个新势力具有攻击性,楚云就需要更加小心了。

    果然楚云三人到了老营地,就发现了问题,老营地绝对有人来过,而且应该还不少,楚云用来挡着洞口的石块都被暴力的推开了,他们才走,后脚就有人来了,这肯定不是巧合,铁柱叛变的可能性很大。

    楚云等人又偷偷去他们最先的营地看了下,结果发现那群人果然已经不在了,看洞内杂乱的痕迹,他们被抓走的可能性很大。

    当他们回到了他们的洞穴把事情说了个清楚,所有人才知道楚云说的没错,事情是很严重。他们再次进行了迁移,连续几天,他们朝北迁移了几十里地,楚云知道林森和苏锦很可能是被他们抓了去了,但是凭他们几个人去救人,简直就是找死,因此只能等待机会。

    连续不断的赶路让他们的粮食几乎耗尽了,楚云也觉得足够远了,停下了搬迁的脚步,楚云这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活人,倒是大型猛兽遇到不少,但是他们人多,也并没有遭到攻击。

    楚云感觉自己像是原始社会的一个氏族族长一样,带着手下几个族人为了生存迁徙,苦逼的很。

    楚云经验老道,在水源地抓鱼,在周围挖野菜采野果,而且还做了不少的陷阱,偶尔吃一顿荤腥,楚云的身体慢慢的康复,最起码跟正常人差不多了,他修炼十分的不顺利,内力修炼几乎难以寸进,外功修炼又没有足够的食物支撑,只能够把在黄飞鸿世界修炼的一些低层次的武功捡了起来,也算是有了自保之力。

    将近半年时间,附近几十里的地方楚云都探索了个遍,找到了不少还算是稳定的食物来源,甚至储存了一些地瓜干和坚果。楚云也小心翼翼的打探到了那一个势力的一些踪迹,看起来竟然像是胡人部落,大约有几百人,远不是楚云可以抗衡的。

    楚云终于知道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被后世称为太行山的山脉,当然现在也被称为太行山,楚云的小部落也壮大了不少,吸纳了十几个人,现在已经到达了三十几个,不过只有不到二十个劳动力。太行山的外面则成了五胡的天下,汉人几乎被杀光了。

    现在外面最大的势力是一个被叫做汉的胡人政权,这也是楚云收录的唯一一个读书人荀章说的,这家伙自称颍川荀氏的旁支,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知道的倒是真的不少。

    “主公,章以为我们必须要大力吸纳民众,扩张自己的实力,否则现在寒冬即将降临,我们很难度过这一次的寒冬,咱们粮食短缺,也没有御寒的衣物,一场大雪足以让我们覆灭。”荀章不止一次的跟楚云提过建议,但是楚云也无可奈何,这里有个屁的民众。

    “荀章,你来这里时间也不短了,这里什么情况难道你不知道嘛?你有什么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这个家伙刚开始来的时候孤傲的很,被楚云饿了三天才投靠,不过还是整天拽文,说话****的,楚云厌烦得很,被楚云改造了两个月他才开始说人话,但是还是喜欢说话留一半,让楚云自己领悟,也不知道世家子弟是不是都这个德行。楚云的身份他也不太清楚,只知道自己是四品世家,但是这个荀章的家族竟然是三品家族,因此楚云不能用家势压服他,只能以武力压服。

    “主公,您也是世家子弟啊,怎么如此着急。我的意思是,咱们在这里肯定死定了,要不然我们去晋城投靠刘刺史,这总比我们在这里强啊。”荀章终于说出了他要说的话。

    经过荀章的讲解,楚云算是了解了刘刺史的身世,这个人楚云还是挺佩服的,刘琨年轻时曾为金谷二十四友之一,后累迁至任并州刺史。永嘉之乱后,刘琨据守晋阳近数年,抵御前赵,成为北方汉人抵御胡人的旗帜。要知道这个时候匈奴人已经把晋朝的皇帝宰了,西晋灭亡,东晋小朝廷南迁对于北方彻底失去了掌控,这个刘琨在这个环境下,还能够保住晋阳,可以说是民族英雄了。

    不过说起刘琨后世人还是几乎不知,楚云也没有听过此人的名声,当荀章说起了他的好友的时候,楚云才对此人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刘琨年轻的时候跟祖逖是好友,刘琨与祖逖一起担任司州主簿时,感情深厚,不仅常常同床而卧,同被而眠,而且都有着建功立业,成为栋梁之才的远大理想。一次半夜,祖逖听到鸡叫,叫醒刘琨道:““此非恶声也。”意思是,这是老天在激励我们上进,于是与刘琨到屋外舞剑练武。这也是闻鸡起舞的由来。

    说实话,楚云真的想去投靠这位在中国历史上大名鼎鼎民族英雄祖逖的好友刘琨,但是楚云实际情况却不允许他这么做。首先是他们在太行山以东,而晋阳却在太行山西边,看起来不远,但是想要过去无疑是难以登天。

    另外楚云还想寻回苏锦,楚云这半年无数次的去那个部落打探,就是不肯放弃营救苏锦,而且那个部落有一百多汉人奴隶,这些人都是壮年男子,如果能够救出来,楚云手下起码就能用百十人,也算是有了自保之力。这半年楚云不断的教授手下枪法,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楚云把手下的一十八个人分为了两队,一队以栓子为队正,一队以方大山为队正,不断地训练两队人马,楚云也没有教他们什么过人的武功,只不过是把自己从师傅黄麒英那里学来的大枪术和仙武大陆的基础枪法加以简化,交给了众人。

    楚云本以为他们饭都吃不饱,肯定不愿意学武,但是楚云却低估了这个时代人学一门手艺的热情,楚云交给他们之后,他们都学得很刻苦。楚云给他们制造了不少的木枪,每一个人都视若生命。

    不过这些人中也就是两个人是练武之才,一个是方大山,因为他体格健壮,而且只有他有一把正经的武器——杀猪刀,楚云特意教了他一门刀法,这个人更是感激涕零,现在已经用的有模有样了。另一个却是栓子的弟弟郭武,这也是楚云给他起的名字,明确楚云收他为弟子,楚云特意的传授给他了一套戟法,这小子才学了半年就已经初步掌握了,要知道这可是楚云从《奔雷戟》简化出来的,可以看得出这个小子很有天赋。

    这天早上众人吃完了饭之后,楚云把众人全部召集了起来,这个时候楚云手下的十几个人都学有所成,自己也恢复了一定实力,楚云准备带着他们去试试身手,楚云正式准备对付这个少数民族的部落。

    “各位,寒冬即将来临,我们虽然发展不错,但是还是缺少食物,缺少衣服,咱们能不能度过寒冬还是个问题。因此我觉的咱们的邻居能够帮咱们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居住的地方是一个小山谷,那里有一些耕地,而且养着不少的牲畜,他们的富有是我们不具备的。不过那些人是胡人,我们去借肯定不会有结果,因此我决定,用我们手中的枪去拼一个未来。他们是有几百口人,但是男子也就是三百人左右,我已经摸清楚了他们的生活习惯,他们每天都会派出人出外打猎,咱们就要不断的剪灭这些小队的猎人,让他们阵痛,然后咱们再出面跟他们谈判,你们觉得我的计划如何?”楚云镇定自若的说道。

    听完了楚云的话,除了荀章,其他的人面色镇定,他们已经习惯了楚云的命令,楚云体贴他们,教他们本事,而且随着楚云的身体康复,他也是所有人中最厉害的人,他们所有人对于楚云都言听计从。

    “主公,那可是一个几百人的营地,咱们只要区区的十几人,想要蛇吞象,实在是艰难啊。万一出现变故,我们很可能全军覆没啊,请主公三思。”荀章话音刚落,栓子等人就开口反驳。

    “荀章,我们坚决拥护少爷的一切主张,要是你不愿意跟我们一起,你可以离开。要不是少爷收留你,你早就被饿死了,你手不能提肩不能挑,你真是一无用处。”栓子话音刚落,荀章就大怒了起来。

    “你区区贱民,我乃颍川荀氏之后,我们荀家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我的祖辈荀氏八龙你听说过嘛,哎呦,主公你怎么打我。”荀章还没说完,楚云一个嘴巴子就把他煽飞了出去。

    “荀章,你不要动不动就显摆你的身世,我们有缘遇在了一起,都是守望互助的兄弟,都是家人。你再如此口无遮拦,那么休怪我不客气。”要是换做以前,荀章早就气愤离去了,但是这个乱世,他涨了许多的经验。他这才知道自己刚才的话有多么不妥,在这个乱世中身份有个屁用,万一激起他们的怒火,杀了自己也没人知道,他立刻就知道楚云这是给自己解围,他不怨恨楚云打了自己,反而有些感激,他连忙的道了歉,不再说话。

    “栓子,你守家,我带着大山这一队先去,如果第一次成功,那么下一次就换你这一队,记住,如果三天之内我没回来,那么你立刻带着大家继续向北走,转移到我们新找到的那一个山洞。”楚云安排完了家里,就带着方大山出发了。

    方大山这一队人绝大部分都是后来加入的,当然他们大多也都是流民,不过能够在几年的流亡生涯中活下来,也都是些有毅力的人。除了楚云和方大山,他们中有三个都是见过血的,因此楚云才会先带他们出来。

    “我们就在这里等,这里是他们其中一个小队的必经之路。”楚云把所有人带到了一个小池塘,那些胡人每天都会轮流的派出三个小队的人手狩猎,每个小队十个人左右,楚云把他们的规律摸得清清楚楚,其中最北边的小队必定会路经此地。

    鲁男这天带着九个族人和三个奴隶进行每天一次的狩猎,别看他的名字跟汉人一样,其实他是乌桓族,乌桓是东胡人的分支跟鲜卑人是近亲,当年曹操征伐乌桓之后,他们兵败,一部分前辈被强制迁移到了内地,因为他们是鲁式乌桓,所以以鲁为姓氏,他们经过百年的繁衍,基本上已经汉化。当晋朝大乱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受到波及,因为他们的族人看到战乱躲到了深山。

    半年前正是他抓到了一个鬼祟的汉人,然后一举抓回去了二三十个奴隶,因此荣升为了小帅,统帅着十几个人的小队。

    这一次他一出来狩猎就收获了两只肥兔,运气真的不错,马上就到了他经常扎营的小池塘,他准备拿出一只肥兔分给部下,虽然吃不饱,但是能让自己手下人对自己更加的尊敬。别看他是乌桓人,但是只要是人就有斗争,他们部落的大人已经年迈且没有后代,因此他早就盯上了大人的位置。这个大人可是跟汉人所说的大人不是一个概念,而是指部落首领的意思。

    “弟兄们,一会咱们一起烤一只肥兔吃,你们跟着我保证吃香的喝辣的,我如果当了大人,那么我一定带着你们出去投靠匈奴皇帝,咱们乌桓人也是东胡的一支,跟鲜卑人一样,凭什么他们鲜卑人跟着皇帝吃肉,咱们就要躲在这里。大人已经老了,不负当年之勇,你们看看这些汉人,只配当奴隶。”鲁男指着三个汉人奴隶大声的嘲笑,其余的乌桓人也都纷纷的附和了起来。

    “鲁库,你带着一个奴隶去找些柴火。鲁弟你带着一个奴隶先去前面支起锅架,我们在在附近找找,看看能不能多猎一些猎物。”鲁男吩咐完就带着其余的人朝着他看见的一只野鸡潜了过去,这可是比兔肉香多了。

    “快走,你们这些汉人除了吃的多,没有半点用处。”鲁库指挥着一个瘦骨嶙峋的汉人奴隶正在捡着柴火,突然前面的汉人奴隶停住了,鲁库在她的后面完全看不到他的脸色,如果看见那么他能从这个人脸上看得出狂喜的神情,但是鲁库却毫不自知,他怒气冲冲的走向上来,一脚就踢向了前面愣住的奴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