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和栓子躲在了树后,楚云手里紧紧的握着断枪,而栓子则拿着一根粗壮的树枝,前面的树林中哗哗作响,很肯定是有人在走动,也可能是大型动物,不管是什么两个人都要十分小心。(书^屋*小}说+网)

    终于一个人影推开了一堆树枝来到了两个人的面前,看样子应该是个有钱人,因为这家伙穿着一身丝绸的衣服,比起楚云来到这里见到的任何一人都要华丽。不过他现在情况十分不好,他一手捂着自己的肚子,血不断的往外流,看起来应该是受伤了,另一根手提着一个布袋子,也不知道装的是什么,袋子有些重,他只能拖在地上拉着往前走。

    “少爷,这个人我认识,是一个酒楼的掌柜的,你看他拿的袋子,很可能是吃的,我们要不要出去?”看到此人,栓子涂海低声说道,他两眼放光,把重点都放在了此人手中的袋子上。

    “先等等,看看后面还有没有其他人。”楚云的虽然也渴望粮食,但是他还是很谨慎的,昨天因为自己的没注意被一群人正面堵上,虽然不是敌人,但是也让楚云长了记性。

    没过多久,这个受伤的人就跑过了楚云和栓子身边,栓子虽然很着急,但是楚云不发话,他还是耐心等待着,就在前面的人快消失在两个人目光中的时候,树林里又传来哗啦哗啦的声音,一个壮汉拿着一把杀猪刀跑了出来,然后顺着那个人的血迹就跑了过去。

    栓子看到这一幕,对楚云佩服的五体投地,他们多亏没有出手,否则看这个壮汉的体格两个人真的不一定能够打过他。

    就在壮汉身影也消失了之后,楚云还是小心的等了一会,然后带着栓子紧跟而去,如果那个人手里拿的真的是吃的,那么足以让楚云拼上一把了。

    “侯三,你个畜生,你跑啊,你怎么不跑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大汉追上了前面的男子,大汉拿着刀满脸的仇恨。

    “大哥,咱们两个可以说是姻亲,我侯三自问一直也没亏待你,你何以逼迫太甚?”受伤的男子一脸的正气。

    “哈哈哈哈,大哥?你还好意思叫我大哥?要不是我正巧遇到了你们家的丫鬟小桃,我还不知道你竟然如此的畜生。我早知道你是这么狼心狗肺的人,我死也不会把妹子嫁给你,她嫁给你为妻的时候你怎么说的,你竟然用她讨好你的主子。甚至乱兵来的时候你竟然用我妹子换取自己的生路,让我的妹子饱受凌辱而死,我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枉我还为你做了那么多的破事,你对得起我?对得起我妹子嘛?”大汉满眼通红的说道。

    “那是你蠢,要不是看你有把子傻力气,听话好摆弄,我管你死活啊。你妹子嫁给我侯家,就是我侯家的人,我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要不是你的妹子去陪我的主子,我怎么成为掌柜的?我能拿出几百贯的钱给你开店?你以为你妹子是金枝玉叶?你来杀我还不是看上了我手中的粮食?你以为你是个什么好东西?我以前一直是在利用你们兄妹怎么样?你来杀我啊。”侯三叫嚣道,大汉双眼通红的杀了过来,听到侯三的话他完全丧失了理智。

    “大汉要败了。”楚云和栓子躲在不远处听得清清楚楚,这个侯三所作所为真的是没有底线,但是看着他受了伤,没什么反抗之力,但是楚云却清清楚楚的看到他一根手藏在了腰间,楚云不相信这么一个人,在这个时候安心就死,他肯定是有什么后手,但是栓子却将信将疑。

    就在大汉的距离男子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受伤的那个侯三从腰里掏出来了一个东西,然后毫不犹豫的按动了机关,三根短箭唰唰唰的射了出来,大汉大喝一声,应声而倒,侯三冷笑一声,垂下了手大口大口的喘起了粗气,这几乎也耗尽了他最后的力气。

    “哈哈哈,你们兄妹就是我侯三手下的棋子而已,永远都逃不出我的手心,我临时也要带着你们。我不甘心啊,该死的胡人,要不是你们来了,我怎么可能这么狼狈,我花了半辈子才成为了掌柜的,我恨啊。”侯三咬牙切齿的说道,他腹部的血又开始流了起来,很显然他也撑不住了。

    这个时候侯三突然听到了有个人在鼓掌,楚云和栓子走了出来,鼓掌的正是楚云。

    “侯三你真是个人物啊,我真的很看好你,可惜啊你大限已到,要不然你的前途不可限量啊。”楚云说的倒是真心话,这个侯三虽然性情阴狠,但是这种人在社会中才能混得出头,只不过楚云虽然佩服,但是也是最讨厌这样的人,人还是要有点底线的。

    “你们?我这里有干粮,有很多的钱,只要你们能救我这些都是你们的。”侯三看到两个人先是一惊,然后竟然带了一丝喜悦,他自己在这里死定了,但是遇到了其他的人,自己反而带了一丝活下去的希望。楚云看到侯三的情绪变化,不得不说这个人真的是背历史埋没的一个人才。

    “栓子,去杀了他。”楚云指着侯三干脆的说道。

    “是。”栓子早就对他起了杀心,他认识侯三,他没想到以前看起来和善的侯三,竟然是个披着人皮的畜生。

    “栓子?你是吉祥坊的栓子?我时候三、候掌柜啊,栓子,我这里有钱有吃的,你救救我这些都给你,另外我还藏起来几百贯的钱,你救了我我带你去取。”侯三怎么可能听不到楚云的话,他试图用交情打动栓子,但是栓子却不为所动,一枪朝着侯三的肚子插了下去,楚云紧紧的盯着侯三,侯三到了最后竟然还想试图反抗,他朝着腰下摸了好几次,最终还是没力气拿出东西了,最后被栓子捅在了肚子上,许久才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他的眼睁得大大的,显然真的不甘死亡。楚云走了过去,一伸手拿出了另一个袖箭,没想到他还真的藏有底牌,真的是个人才啊。

    “少爷,里面是胡饼还有不少方孔钱。”栓子大喜过望,对于钱他倒是不在意,但是里面的二十几个胡饼却很珍贵。胡饼跟楚云前两天吃的烙饼很像,只不过区别就是一个有陷,一个没陷。

    “好不错”,楚云更欣喜的是得到了两个袖箭让自己有了自保之力,这两个袖箭很是精致,也不知道侯三是哪里得到的,楚云已经研究清楚了,这两个袖箭可以反复利用,因此楚云想去壮汉身上拔出那三个短箭,但是没想到刚要过去,壮汉竟然坐了起来。

    “你们是谁?我怎么在这?对了侯三呢?我要杀了他。”壮汉就想站起来,但是站了几次也没有站起来,侯三的三箭其中一箭射在了他的大腿上,另外两箭一箭射在了他的肚子上,一箭射在了他的胸部,也不知道这家伙生命力怎么这么顽强,竟然没死。

    “不用找了,他已经被我们杀死了。”楚云和栓子让开了位置,壮汉一眼就看见了侯三的尸体。他什么话也没说呜呜的大哭了起来,当真是惊天动地的。

    “别哭了,你的仇人已死,你走吧,这里有两个胡饼给你当口粮,我们也要回去了。”楚云从袋子拿出了两个胡饼扔在了壮汉面前,然后就想离开,虽然这家伙受了伤,但是万一这家伙发起疯来或者是想枪他们的粮食,楚云和栓子还真不一定打得过。

    “去哪啊,我能去哪啊,仇也报了,我家没了,妹妹也死了,我没地方去了。”壮汉哽咽的说道。

    “你的伤还在流血,我帮你看看。”楚云本来想走的,但是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他停下了脚步,也不管大汉什么心思,楚云走了上去,大汉任由楚云在他身上看了起来。

    “你还真是好运气啊。”楚云检查了一下大汉的身体笑着说道,侯三的袖箭除了打向大汉大腿的一跟,另外的两根竟然没有起到半点作用。肚子上的一根被大汉腰带里面的一块猪皮还是牛皮挡住了,胸前的一跟被大汉脖子上挂的长命锁挡住了,楚云猜测大汉应该是被袖箭打在了心脏,造成了大汉的短暂昏迷,其实根本没什么事。

    楚云抽下了大汉的腰带,然后把大汉的大腿绑了起来,这是为了怕给他拔箭的时候造成大出血,然后楚云让栓子给大汉把腿上的短箭拔了出来,短箭几乎全插进去了,栓子拔出来的过程,差点让大汉疼死,但是他紧紧的咬着牙关,硬是没有昏过去。最后楚云从兜里拿出了今天无意间找到的一种草药咬碎了给他敷上,主要是止血的。楚云学医出身,但是中草药还是认识不少的,至于大汉会不会感染,伤口会不会发炎,楚云实在没有把握,条件就这么简陋,楚云也没什么办法。

    “好了,我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你好自为之。”楚云站起身来就想走,在梦游天际的大汉终于清醒了过来。

    “别走,您是我们方家的大恩人,不光为我妹妹报了仇,还救了我,如果你不嫌弃,我方大山原因给您当牛做马。”壮汉挣扎着给楚云跪了下去,楚云心里暗喜,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自己虽然是首领,但是栓子等人都是一伙的,他们说不定看到了这么多的财物粮食把自己抛弃了,这不是不可能的,要知道这是乱世,而壮汉的加入,起到的就是牵制作用。

    果然栓子很不愿意,他偷偷的告诉楚云,这个方大山如此高大,饭量肯定惊人,多一个人多一张嘴抢吃的,但是楚云还是固执的把方大山收为了家仆,栓子多次见到了楚云的神奇,因此还是勉为其难答应了。

    方大山告诉楚云,他曾经看到过十几个人离开了密林,样子正是那些杀害难民的人,不过他没有看到他们中有女人,楚云心里一喜,看样子苏锦并没有遇到他们,但是为什么苏锦还是没有半点消息?

    方大山拄着拐杖虽然走得不快,但是还能自己走路,要不然楚云和栓子真的把他弄不回去。他告诉楚云他是杀猪的,怪不得他拿着一把杀猪刀,而且也长得这么健壮,足有将近二百斤。一米八多的方大山在现在已经算是大汉了,这里的村民楚云就没见过超过一米八的。

    当楚云回到了他藏身的山洞,二蛋和老牛把所有人都已经接了回来,另外出去寻找林森和宿将的大部分都已经回来,除了铁柱,但是铁柱不可能独自离开,要知道他可是有家人在这里,另外他也没有吃的。

    “他往哪个方向走的?”楚云开口问道。

    “往西,西边是密林深处,铁柱会不会遇到了危险?林子里有不少猛兽的。”栓子皱眉说道。

    “先吃饭吧,我告诉过大家在自己走的路线上留下标记,吃完了饭,我们一起去找找。”楚云开口说道。

    楚云不顾疲劳亲自给每一个人分发胡饼,每一个人都是满脸的激动,而且每个人都对楚云这个首领有了好感,毕竟他们刚跟随了楚云,就有胡饼吃,这无疑是加重了楚云的威望。

    另外小虎在北边发现了一个更大的山洞,楚云准备亲自去看一下再决定是否搬过去,苏锦发现的这个山洞虽然隐秘,但是太小了,一堆人挤在里面腿都伸不开,但是事情都需要一步一步的做,楚云也不着急。

    方大山因为受伤留在了山洞,楚云带着栓子、二蛋、富贵和老牛四个人去寻找铁柱,其实楚云已经很累了,但是为了维系这个脆弱的小团体,楚云必须争做表率。

    果然铁柱留下了记号,楚云等人顺着标记一直走了几里路,突然就失去了小虎的标记,楚云让几个人分开头寻找,在一片丛林里,栓子发现了铁柱身上衣服的碎片。

    楚云走过去,他让几个人仔细的观看,众人都说这就是铁柱身上的,楚云围着附近搜索了一圈,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一个新鲜的缺口引起了楚云的注意,楚云仔细查看了许久,脸色阴沉了起来。

    “撤,回去。”栓子他们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还是很听话的跟着楚云走了回去。

    回去之后楚云就把自己仅有的七个手下叫了出来,本来八个的,但是铁柱失踪了。楚云看到这几个人不由自主的就想唱两句: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总共才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不过他比起胡传魁还不如,还真的没有十几个人。

    “铁柱应该是被人绑走了,这附近除了我们,还有别的势力。”楚云也不废话直接把自己的结论说了出来。那一伙抓了铁柱的人绝不是跟他们分裂的那伙难民,因为楚云看到了树上极深的缺口,是一把锋利的大刀砍出来的,楚云绝不会看错,而难民中没有这么锋利的武器。也不是那些乞活军做的,因为方大山看到他们离开了。

    楚云的话说完,所有人都呆住了,他们自以为这里只有他们一个营地,但是看样子还有其他的人在。就像是楚云说的,不管是流窜过来的,还是早就在这里的,他们手中有武器,就随时可能把楚云这个小营地吃下去,到时候那些人说不准跟乞活军的人一样,把他们连皮带肉的吃下去,到时候他们真的是叫天天不灵了。

    “搬家。”楚云铁着脸说道,一行人立刻行动了起来,铁柱可是知道这里,万一说出来,那么他们就完了。

    在楚云等人离开一个时辰之后,有三十几条大汉带着一个绑得结结实实的男子来到了这里,可惜他们注定扑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