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动手,好像是楚公子。”楚云紧紧的握着手里的断枪,虽然楚云现在身体极差,但是楚云的眼力和经验都在,这些人渣,楚云自信能够击杀一部分。但是楚云突然听到有人说话,听语气竟然像是认识自己,这么说岂不是营地的人?但是楚云还是没有松懈,正在这个时候,这些人竟然跑了过来,离得近了,楚云看清楚了这些人的相貌,果然是营地的人,楚云大松了一口气。

    “楚公子,真的是你?”一个人当先跑了过来,这个人好像叫做栓子,是林森的小伙伴,楚云见过。

    “是栓子大哥嘛?”楚云话音刚落其他的人也都跑了过来。可能是经历了生死,他们见到楚云竟然很是亲切,满脸的欣喜,只不过楚云浑身的鲜血让他们不敢靠近。

    “太好了楚公子,林森大哥都跟我们说了,是你救了我们,您就是我们的大恩人啊,没有你,我们早死了。”楚云看到栓子竟然给自己跪了下来,其他的十几个人也纷纷的跪了下去,楚云连忙走过去搀扶。

    “栓子,林森怎么没跟你们一起来,他的伤还没好嘛?对了你们见没见过我的未婚妻苏锦?”楚云急切的问道。

    栓子等人连忙的说了起来,楚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们当时都被林森救了出来,乞活军的人太自信,竟然没有发现。一直到第二天,林森跟他们说要去找苏锦和楚云,就把他的母亲拜托给了他们,出去了。大约几个时辰之后,他们藏身的山洞就听到了外面有打斗声和追赶声,他们不敢出去,一直到今天才敢出来,正巧就遇到了楚云。

    楚云立刻就感觉林森肯定是遇到了苏锦或者是其他的事,否则林森此人精通狩猎,藏身功夫肯定不错,他绝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被发现。真的是苏锦的话,他们处境就危险了。但是楚云却无能为力,这种无力的感觉,让楚云很难受。

    “几位大哥,乞活军那些贼人已经离开了,我们人多力量大,四处找一下他们吧,如果找不到在这里集合可好?”楚云自己无法搜索这附近的山林,但是他们十几个人都可以。

    “行,楚少爷,你身上的血是怎么来的,你进没进营地,还有人活着吗?”突然一个人开口问道。

    “哎,你们自己进去看看吧。咱们先四处找一下林森和苏锦两人,然后把里面乡亲们的尸骨埋了吧,毕竟相识一场。”楚云叹了一口气,这是他故意说的,他就是要激起所有人的好奇心,然后让他们去看看没逃走的人的惨状,然后让他们对自己的救命之恩有更直接的感触,这样就能让自己在这群人中确立地位,说不准这群人会把自己当成主心骨。不管是自己再去寻人,还是找吃的活下去都很重要。

    “那好,我们先进去看看,然后再四处寻找一下林森大哥和苏锦姑娘,现在天色已晚,不管什么结果,我们明天都在这里集合。”栓子看向楚云,楚云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

    楚云四处找了一下,实在是没力气了,他才回到藏身的山洞,楚云没有发现一点苏锦回来的痕迹,楚云坐在洞中许久,才又累又困的睡了过去。

    “呕,太残忍了。”

    “地狱啊,我的妈啊。”

    话说另一边十几个难民进了营地,他们都看到了让他们震惊的一幕,他们都只不过是农民而已,什么时间见过这么残忍血腥的一幕啊。当场就吓晕了几个,剩下的一部分大吐,一部分疯了一样的逃离了营地。

    当他们终于全部安定了情绪,已经第二天早晨了,他们绝大多数的人还心有余悸,他们大部分决定继续出去出来寻找林森,他们都是小民,但是也懂得报恩,要不是林森通知他们早就死了,他们要找到自己的恩人。最终他们还是决定先去跟楚云汇合。

    在他们约定集合的地方只有十四个人,有两位跑回了他们藏身的地方死活的不肯出来了,他们就是吓傻了。

    “多亏林森大哥啊,要不然咱们这些人也成了人家的口中餐。”过了一晚上还惊魂未定的十几个人庆幸的说道,虽然营地都是他们的乡亲,死了也让他们伤心,但是绝大部分人还是更关心自己的家人和小命。

    “是啊,林大哥救了我们,不过孙大哥,我当时中了迷药,多亏了你背我出来,你也是我的救命恩人。”

    十几个人说着说着互相的感谢了起来,他们本来还因为琐事有些矛盾的,也瞬间化解了,简直比亲兄弟还亲。

    “栓子哥,你怎么不说话?”十几个人看着林森不在他们的二号人物栓子,这个栓子从小就被从去城里当学徒,不过不管是城里还是乡下日子都不好过,他从城里跑回了家里,没多久胡人就来了,他一家老小跑了出来,不过到了现在只剩下他的一个小弟弟了才九岁,因为他的见识多,所以除了林森,所有人就服他。

    “弟兄们,是林森大哥通知我们的没错,但是饮水思源,你们要知道是楚少爷告诉林森大哥的,而且也是楚少爷亲自动手杀了两个贼人,咱们才能跑出来,我们的大恩人是楚少爷。我知道你们都不怎么信任世家的人,你们觉得他们生下来就是吃香的喝辣的的,你们不平衡。但是想要在这个乱世活下去,咱们必须的找个有本事的人依靠,否则这一次咱们躲过去了,下一次咱们怎么办?我觉得我们一定要求楚少爷收留我们,我们跟着他才有出路,现在外面到处都是胡人,到处都是乞活军这样吃人的野兽,我已经下定了决心跟着楚少爷,你们呢?”栓子沉默了许久,突然说出了这么一番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都只是庆幸躲过了这一次的死难,但是未来怎么走他们还真的没考虑。

    栓子倒不是只看到了楚云士族的身份,主要是他想起了楚云昨天浑身是血,显然也进了营地,但是他神情平静,这份镇定,让一群人中唯一有点见识的栓子觉得楚云是个人物,因此他思考了一晚上,才决定跟随楚云,这才有了上面的一番话。

    “林森大哥怎么办?”突然一个人开口问道,其余的人纷纷的点头,在他们心里楚少爷还是不如林森重要。

    “不光林森大哥失踪了,就是楚少爷的未婚妻苏锦姑娘也失踪了,我相信楚少爷会想办法的,他都没办法,我们就更没办法了。”栓子开口说道,就算是这样还是有几个人不愿意跟着楚云,世家的少爷在他们心里没有什么好印象,最后只有六个人跟着栓子,另外的七个人还是准备去找林森。两伙人谁也劝不了谁。

    当楚云来了之后,看到的就是栓子七个人,其他的人离开了,也可能是去寻找林森了,也可能是是回到了他们隐藏的山洞找家人去了。

    “楚少爷,我们七户人希望成为您楚家的佃客,希望您能收留。”栓子说完了,楚云虽然不知道佃客具体代表什么意思,但是还是知道他们是要投靠自己,楚云的心思没有白费,他现在身体情况必须依靠别人,因此他虽然想了很多办法招纳他们,但是都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没想到现在他们竟然自觉的投靠自己,真的是万幸。

    “起来,你们都是我楚云出生入死的兄弟,就是我的家人。”但是楚云还是低估了这个世界的社会等级,听到楚云称呼他们兄弟,他们都诚惶诚恐,最终还是楚云答应收他们为佃客,他们才起身。

    “栓子哥,你们几个兄弟的家人有几位?”楚云开口问道,既然要收服他们,一定要站在他们的角度考虑,家人当然是他们最关心的。

    果然听到楚云先问他们的家人,众人心里都一喜他们虽然跟着栓子投靠了楚云,但是士族的名声太次了,他们也不确定楚云什么心性,但是现在听到楚云关心他们的家人,他们觉得楚云起码不是个一心为己,不关心手下人死活的主子。

    “少爷,我有一位九岁的弟弟。二蛋他有一个老妈和一个妹妹,铁柱有一个寡嫂带着两个孩子,富贵老父老母都在,剩下的小虎、墩子和老牛都是一个人。”栓子开口说道,楚云算了他们几个的家人倒是不多,但是在这个没饭吃的乱世也不算少了。

    “你们都没吃饭吧,我这里有两块从乞活军那里抢来的烙饼。你们自己吃一块,然后给家人送去半块,剩下的一个栓子你拿着。我们今天要分头行动,一是要到处找一下林森和苏锦的踪迹,二是要找点吃的,要不然咱们都得饿死。现在我分配一下任务,二蛋你和老牛去你们家人待得地方把你们的家人接出来,去我藏身的山洞,那里挨着水源,也隐秘。栓子哥你们另外的五个人和我分成四个方向,去找一下人。记住要顺便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找一个大一点的,我们可以长期驻守的地方。”楚云有条不紊的安排了起来,所有人都耐心的听着,楚云吩咐完了,就把一块饼子分成了八份,一人一块的分了下去,所有人看到饼子都两眼冒光。

    其实这烙饼真的不大,就是北方人常吃的发面饼,也不知道放了几天了,硬的硌牙,就是一个人吃一个都不够,就更别说八个人吃了,但是每个人吃的都特别香,比起野菜,还是饼子更实在。

    “二蛋、老牛,你们去了之后,先把人接出来,到了我跟你们说的地方再把这半块饼给家人吃,不是我小气,他们既然跟我们分开了,我们要先顾忌自己人,你们说呢?”楚云看向这两个人,楚云派出的人手也很有讲究。这个二蛋有老有小,他肯定不会为了这半块饼轻易的逃跑的,而老牛看起来人很老实,也不可能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两个人边吃着饼子边点头,最后二蛋还剩下了一小块藏了起来,看起来是要留给家人,楚云更是觉得没看错人。

    吃完了饭,楚云和栓子直接过了营地朝着西走,实在是其他的人都不愿意再去营地,那里面比起地狱都要让人难受,其余的人分别朝着其他方向去寻找,一路上楚云倒是从栓子嘴里打听出来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其实也不是很难打开栓子的嘴,楚云告诉栓子他是四品上的世家之后,栓子简直就是有问必答,虽然楚云也不太清楚四品世家是个什么意思。

    这里竟然是晋朝,这让楚云吃了一惊,他怎么说也是重点本科的大学生,历史还是不错的,晋朝这个朝代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最悲催的统一王朝,司马懿、司马师、司马昭好不容易给子孙后代留下了一个好的家底,然后到了司马炎正是篡位,把英豪辈出的三国给统一了。但是没过几年好日子,号称最奇葩的皇族司马家族,就开始内乱,八王之乱彻底把晋朝的家底打崩溃了,然后就是中华民族最黑暗的年代五胡乱中华时期。

    楚云听着栓子的一些信息得出,现在应该晋朝南渡,进入了东晋时期,现在整个神州大地全部沉沦,而胡人满地走也的确符合现在的状况。

    他们现在的位置据栓子说是在翼州,楚云满以为是四川的那个益州,但是竟然不是,楚云估计他们现在应该是在后世的河北、山东、山西一带,楚云有些失望,这里距离南方太远了,他本来还想去南方的,现在看看短时间应该没戏了。

    而乞活军楚云终于想起来了,就是五胡乱中华事情北方的流民的组织,他们被称为古代最有战斗力的农民部队,跟五胡打了多年。

    因此当栓子仇恨的说起他对乞活军的恨意的时候,楚云说了句公道话,那些吃人肉的家伙不一定就是乞活军。

    当然栓子只是个伙计而已,知道的就这么多,楚云最关心的什么年代他就说不清楚,只知道皇帝被杀了,洛阳被攻破。楚云对历史的大体脉络还是知道,但是五胡乱中华事情的历史脉络实在是太乱了,楚云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时间。

    不过楚云根据栓子的推测现在距离五胡乱中华应该没几年,要不然这个小营地早就被灭绝了,楚云可是清清楚楚的记得五胡乱中华的中后期,北方的汉人几乎被杀尽,因此这个小营地绝不可能存下来。

    楚云从来不是觉得自己不是什么英雄也没有什么拯救天下的理想,他只有最朴素的理想就是活下去。在力所能及的时候,楚云不介意做些事情,像是那十几个自称乞活军的人渣败类,楚云不介意送他们去从新投胎。

    “少爷,有人。”突然栓子一把拽住楚云低声说道,楚云立刻就和栓子躲到了一棵树的后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