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狗剩此人大约三十来岁,梁州人,也是今陕西汉中人,连年的战乱让他的家人都贫困交加,为了生存下去,他在十几岁就跟着自己的几个同乡参了军。不过一出了汉中,他跟随的主公就被人击败了,十几年的功夫他换了七八位主子。

    终于在他的第八位主子死后,胡人暴乱,攻陷了都城,连皇帝都被杀了。刘狗剩跑回了老家,可惜他并没有找到家人,连整个村子都找不到一个活人了。他正巧遇到了一股流民,浑浑噩噩的跟着他们。但是他们遇上了胡人,所有人都死了,女人被抓走。就是他最喜欢的女人——一个死了男人的小寡妇都死了,就在他眼前,被胡人轮死了。不过这么多年的兵也不是白当的,他竟然杀了那个胡人,独自逃了出来,他一路的流浪,饥一口饱一口的流浪了一年的时间,他就在撑不下去的时候遇到了几十几个人。

    这些人都是跟他一样军人出身,每一个的实力都不逊色于李狗剩这位参军几年的老兵油子,这些人的首领跟李狗剩有同样的遭遇,都是家人被胡人杀死了,他告诉李狗剩他们是自发组织起来杀胡人的,李狗剩痛恨这些杀他们同胞的胡人,他毫不犹豫的加入了他们。

    不过就算是这么多老兵聚在一起,也不是那么好生存的,胡人到处破坏,汉人越来越少,大量的土地被抛荒,无数的村落被屠杀殆尽,而胡人却越来越多,他们的人越打越少,几年的功夫就死了几十位了,连他们的首领都死了。

    新首领是以前的一位心狠手辣副首领,他一改前首领杀胡人的方针,不再以杀胡人为目标,而是为了活下去为目标,他的带领下不管是胡人还是汉人,不管是老弱还是病残,只要有好处,他都会下手。

    但是即便如此,因为胡人巨大的破坏力,他们还是越来越艰难,新首领看到胡人把人当粮食,不光不痛恨,反而学起了胡人,把人当成“两脚羊”,这简直就是颠覆了大部分人的观念。这个新首领也是狠人,他竟然给所有的弟兄下了药,击杀了那些跟他意见不合的人,并且强制所有人都吃人肉。

    李狗剩当时也想拒绝,但是看着那些不听话的一个个被杀死,他只能强忍着恶心吃了一块人肉。自那之后李狗剩觉得自己已经不是人了,他变成了野兽。

    这一次遇到这个隐秘的小营地,他们所有人都大喜,在他们看来,这是他们时来运转了。因为在前段时间,他们强攻一个大营地不成,刚刚死伤了十几位兄弟,新首领竟然不顾兄弟之情,把他们这些死伤的兄弟坐成了人干。这下子,人人自危,因为他们害怕找不到双脚羊,他们也会变成自己人嘴里的吃食。

    至于他们乞活军的身份当然是假的,乞活军据说也是一群流民组成的,名声还算是不错,他们首领为了消除这个营地民众的戒心瞎说的。李狗剩才不管什么乞活军不乞活军,他就想活下去。也可能是唯一的一点人性的残留,他对吃自己兄弟们的肉还是觉得也有些难受,但是那些陌生的双脚羊,他却没有一点愧疚。

    这一次首领害怕兄弟们再次出现伤亡,所以要给这些人下迷药,李狗剩虽然觉得多此一举,但是还是没有反对,他和王墩子驻守营地的东边防止人逃跑,他还是很尽职尽责的防备着。

    李狗剩检查了许久,没有发现有异常,于是就往回走,他一眼就看见了正在依着一棵大树,低头吃着烙饼的王墩子,他气不打一处来。他比起王墩子加入队伍要早几个月,按说他是老人,而且他自认为比起王墩子聪明多了,应该更被首领看重。但是偏偏首领就是看重这个傻子一样的王墩子,他想上去给王墩子一脚,但是想了想首领对王墩子看重,他还是忍住了。

    “墩子,吃饱了没啊,我去巡查了一遍,没什么人。”李狗剩换上了一副亲切的语气说道,但是看到王墩子还是低着头起东西,李狗剩脸上顿时狰狞了几分,手中的半截长枪,抬了几下,四处环视了一下,最终还是忍住了,他还是很怕自己那位心狠手辣的首领的。

    “墩子,把我的饭给我。”李狗剩把手中的断枪放下,然后一把拍在了王墩子的后背上,他的吃食可也在王墩子这里呢,他有点饿了。

    这个时候王墩子终于回过头来然后递给他一个饭袋,李狗剩接了过来就咬了一口烙饼,突然他觉得有些奇怪,觉得哪里不对。突然他喉咙一疼,李狗剩终于反应了过来,原来王墩子变换了相貌,跟以前不是一个人,他拼尽了全力,抬头看了王墩子一眼,然后终于闭上了眼睛,最后的念头停留在,王墩子跟以前真的不是一个人,他没看错,然后就倒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楚云从树后面走了出来,手里拿着那把柴刀,不是他不想换成军刀,实在是军刀太重了,他拿不动,不过他看到李狗剩留下的半截长枪,他拿了起来颠了颠,然后把柴刀扔在了一边。

    “林森,立刻去招呼你的兄弟们离开,东边安全了。”楚云看着林森快步的离开,然后招呼苏锦立刻就走。

    “林大哥还没出来呢,我们不需要等他们嘛?”苏锦问完,楚云脸色一黑,他就是害怕林森他们出来太多人,让对方有了警觉,到时候谁也走不了。

    “你觉得我们这个样子不先走的话,他们出来我们能跟上他们的步伐嘛?”苏锦看了看楚云瘦弱的身体,然后点了点头,扶着楚云往前走去。

    不得不说苏锦找的藏人的地方还是真的挺安全的,竟然是一个藏在草中的小山洞,最妙的是附近就有条小溪,据说是苏锦刚来的时候摔了一跤发现的,他谁也没告诉。

    那两个人带的几个烙饼足够楚云和苏锦吃几天了,就在楚云开心终于吃上几天饱饭,但是苏锦却显得魂不守舍。第二天早上。苏锦突然告诉楚云要去看看营地怎么样了,楚云劝了她几次,她都不肯妥协,她说要不是林森和他的母亲林大娘,他们两个早就死了。

    楚云没想到这个小姑娘外柔内刚,自己的话他一直都言听计从,但是这一次他似乎是铁了心。楚云也阻止不了,一直拖到第二天晚上,楚云眼睁睁看着苏锦离开了,楚云的身体距离康复差得远,毕竟他只是吃了一天饱饭而已,他完全帮不上忙。

    一天一夜的时间过去了,苏锦没有回来,楚云吃了两天的饱饭,走路没有问题了,他决定出去看看,对于林森的死活,楚云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但是对于苏锦这个救了自己的女孩,楚云还真的放心不下。

    楚云在洞中留下了字,如果苏锦回来就在这里等自己,楚云知道苏锦从小家学渊源是认字的。

    楚云藏身的山洞距离他们的营地有几里路,楚云前天还需要苏锦搀扶才能走到,但是吃了两天粮食,楚云可以凭借自己走路了。这就是巨大的进步。楚云性格小心谨慎,他觉得如果乞活军的那些家伙没走,东边肯定会有陷阱,所以楚云特意的绕路到了南边,他发现南边地势高,说不准能够看清楚营地的情况。

    楚云爬山涉水的来到了南边的小山丘附近,如果那些人没有离开,那么这就是一个很好的监视位置,所以楚云害怕有人。他耐心观察了半个时辰之后,才一步步的拄着那半根长枪爬上了小山丘。此小山丘虽然只有一百多米,但是楚云来说却比以前怕那些高耸入云的高山都难。

    楚云爬上了山丘,躲在了一颗巨石后面朝下窥视,楚云一眼就看见了不远处的营地,只见营地里到处都是火焰,那一片稻草屋显然全部被烧光了,隐隐约约的火苗并没有点燃周围的大树,这让楚云松了口气,如果这片林子都烧了起来,那么他就算是躲在山洞里也死定了,楚云可是知道山火的威力。

    不过看这火焰的程度,应该烧了不少时间了,楚云猜测那些人早就离开了,否则他们也不会把这里烧成了一片白地。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楚云好不容易维持着平衡下了山,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来到了他刚睁开眼时的营地。

    整个营地弥漫着让人流口水的肉香,但是楚云却知道这肉香是什么肉,反倒让他作呕。走进了营地之中,虽然到处都是灰烬,但是地上还是能看出来血迹斑斑,但是让楚云诧异的是竟然一具尸体都没有。

    楚云继续往前走去,肉香更是浓厚,楚云也没有修炼龟息功因此他只能用袖子捂着鼻子,转过营地中央的几棵树,楚云来到了营地的西南角,这里比较平整,是当时营地人最密集的地方。

    楚云又往前走了两步,突然觉得踩到了一个东西,因为在灰烬中,楚云也没有神识探查,所以没有发现,楚云立刻拿着自己手里当拐杖的长枪把灰烬里的东西给弄了出来。

    楚云双目一睁,这竟然是一块烧焦的骨头,看这个样子应该是一个腿骨。楚云也不嫌脏拿起来仔细看了下,上面竟然有一些划痕,而且看骨头的样子,应该是肉都被吃干净了之后,才扔在了里面,楚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那些乞活军的人果然是吃人肉的。

    楚云扔在了一边,然后又往前走去,越来越多的人骨被发现,楚云脸色越来越难看,那些乞活军的难道不是爹生妈养的?为什么这么残忍,这简直就是跟禽兽无异了。

    转过几堆灰烬映入眼前的一幕让楚云都面色苍白了起来,楚云干呕了两下,然后不敢再看,迅速往外走了几步,然后大口大口的喘起了粗气,似乎又闻到肉香,楚云又扶着树吐了起来,楚云感觉胆汁都吐出来。

    楚云杀人无数,也不是没有经历过战场,死人见的多了,但是刚才的影像实在是太惨了,楚云没想到人竟然可以畜生到这个地步。

    堆积如山的骨头夹杂着不知道多少头骨,死不瞑目的眼神让楚云都觉得瘆得慌。一张张被完整剥下来的人皮,挂在不远处的树上,乞活军的人就像是在炫耀他们的战绩一样,这让楚云更是怒火冲天。

    如果这些那还算了,真正让楚云恶心的是满地的碎肉末和一个装满鲜血和粪便的深坑,就跟屠宰场一样,这一幕以楚云的心理素质都受不了了。

    楚云强一直缓了许久才站起身来,他要去确定苏锦在不在死去的人当中,楚云不是知恩不报的人,在自己最绝望的时候苏锦出现了,在楚云心里,苏锦已经被当成了一个很重要的人。谁也体会不到,楚云快活活饿死时候的绝望,那个时候楚云甚至愿意用他的一切换取一块食物。

    苏锦在楚云心里就跟天使一样。没错,楚云是利用苏锦换取了他能活下去,但是那个时候楚云但凡有一点办法都不会这么做的,那个时候楚云的心疼得要死,要不然楚云也不会义无反顾的再次来到这地狱一样的地方。

    楚云强忍着恶心,一点一点的寻找着苏锦的踪迹,直到找完了最后一个角落也没有找到,楚云顿时又惊又喜,喜的是苏锦不在这里,表示她有很大的几率活着,忧的是楚云已经找遍了但是也没找到苏锦的踪迹,这岂不是说苏锦有可能被抓走了?想起这些人的所作所为,苏锦真的被抓走了,那么肯定生不如死。

    就在楚云一脸阴沉,满身血迹的走出营地的时候,迎面碰上了十几个人,现状天色将晚,楚云虽然看不清楚几个人的相貌,但是隐隐约约的看得出来都是壮年男子,一瞬间楚云就把他们跟乞活军的那些人对上号了。

    楚云心中一片黯然,他太担心苏锦的现状,因此失了分寸,注意力完全的没有关注周围的情况,这还是楚云第一次这么大意,代价就是自己的小命。

    楚云苦笑一下,花费了这么多的心思,还是被这伙积年老贼给堵住了,自己英雄一世,也要成为人家的口中餐了。真不知道让仙武大陆的自己那些手下和仇敌知道自己的现状,他们能不能笑掉大牙。

    越是到了最后的关头楚云越是冷静,他想跑是没机会了,想要投靠估计人家也不会收留,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拼命,能杀几个就算是几个,也算是为这个世界除害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