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叫人。”林森听完了大惊失色,立刻就想转身离开去找他的兄弟们。

    “你出去最大的可能就是送死,他们虽然十几个人,但是他们都有武器,都是刀山火海里出来的悍卒,你的那些小伙伴就算是全在都打不过。何况是现在他们说不准早就把人肉都吃了下去,你觉得你能以一当十,就去吧。”楚云冷哼一声,林森怒视了楚云一会,然后低下了头表示服软。

    “楚少爷,你有什么好办法?”林森彷徨无措,他只能求助于这个平时正眼都不会看一眼的楚少爷,楚云心里点了点头,他现在跟苏锦没有一点自保的实力,只能借助于眼前之人,寻求合作,但是跟别人合作一定要占据主动,就算是不行也要平等相处。

    其实楚云现在就算是拉拢了林森跟那些乞活军比起来也占据了下风,一是不知道他们到底多少人,出现的乞活军一共一十二人,但是楚云怀疑在营地的四周起码都有策应的敌人,这么算起来乞活军的人最少有十六个。

    这些人虽然少,但是都是见过血杀过人的悍匪。楚云估计就是因为他们人少,害怕伤亡所以才会下药。

    楚云他们唯一的一点优势就是人多,但是现在这点优势几乎也没了。楚云现在唯一能够借助的只有乞活军的人不知道他们已经知晓了他们的阴谋,这一点点了,利用好了说不准能够翻盘,楚云其实也没多少自信。

    万一这些乞活军的人中有一个武者,那么楚云所有的计划都会完蛋。

    “林森,你现在去看下没有吃肉的人有多少,记住千万别告诉他们真相,用你的威望让他们先不要吃,然后过来跟我汇报。另外把你打猎用的武器全部找来,我看看有没有能用的。”楚云千叮咛万嘱咐,让林森不要暴露,否则一切都完了,林森点了点头,然后走了出去。

    现在距离天黑也就是半个时辰,楚云估计他们是想等天黑,也是在等药效发作,毕竟这些曼陀罗花粉看起来就是半成品,药效没有强到让人立刻昏迷。

    楚云看向苏锦,楚云实在是不好意思开口,楚云欠苏锦的太多,要不是苏锦自己早就活活饿死了,但是能够反败为胜,还必须依靠她。楚云真的不忍心去说,这对一个十几岁的少女来说是真的残忍。

    “苏锦,我对不起你,要你做这种事,但是我真的没办法了。”楚云虽然很腹黑,但是觉得自己的要求真的过分了,这是古代,一个女子的清白何其重要,要拿一个女子的清白当诱饵救自己的小命,楚云满心的惭愧。

    “楚大哥,我愿意,我都依你。”苏锦眼泪哗哗的流着,楚云都决定放弃自己的计划了,毕竟这对一个女孩太残忍了。

    楚云知道她为什么同意,楚云一把把她抱在了怀里:“苏锦,我楚云发誓,这一辈子一定不会亏待你的,如有违背,天打雷劈。”苏锦破涕为笑紧紧的抱着楚云。

    “你不嫌弃我就好。”看着苏锦坚定的样子,楚云更加愧疚,他下定了决心,一定会好好照顾这个姑娘。

    这个时候林森跑了进来,正好看见这一幕,他的脸色一片黯然,苏锦如同受惊的兔子离开了楚云的怀抱,楚云脸色不变:“怎么样?”

    “楚少爷,一共有九个人没吃,实在是肉太诱人了,我的那些兄弟没几个能忍住的。这是我父亲传下来的弓箭和一把柴刀,其余的东西在逃命的时候都丢了。”林森的家底实在是太寒酸了,不过楚云早就有预料,也没有太失望。

    “乞活军他们在做什么?”楚云开口问道。

    “那十几个人都聚在营地的西边大吃大喝,他们被营地的不少人围住了,那些人都在等着乞活军的人多施舍一点,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吃的什么,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这个心思。”林森苦笑一声,楚云没说什么,这是人之常情,如果自己不知道,也会去祈求他们施舍的,在乱世之中,尊严算什么。

    “好,你去通知他们中的两位来你这里,别让人看见,注意千万要选那些胆大身体健壮的,另外必须要有家眷的,这种人才会真心拼命。”楚云吩咐完了,林森知道不能耽误立刻去办了。

    “小锦儿,委屈你了。”楚云叹了口气,然后找了一块布小心翼翼的把苏锦的脸擦干净了,苏锦的脸完全露了出来,虽然很瘦,但是却很是清秀,最主要的是她有着乡下女人所没有的白嫩的皮肤。中国人一直都是以白为美,一白遮百丑,再加上她苗条的身材,怪不得让那些乞活军的人迷醉呢。

    “小锦儿,一会你要这样。”楚云小声的吩咐了起来。

    没过一会林森就带着两个人来了,两个人在普遍瘦弱的营地里算是高的了,他们比起林森还高一点,都过了一米七,算起来真的是大汉了。可惜就是太瘦了,两个人长期吃不饱饿的几乎跟竹竿一样了。

    楚云知道林森这是挑了两个最好的了,再说了这个时候也没得挑了。

    “这位是楚公子,你们也认识,楚公子发现了异常,这一次我们能不能活下去就全靠楚公子了,你们要想尊重我一样听从楚公子的话。”林森对两个什么情况都不知道的兄弟说道,两个人疑惑的看了看林森,又看了眼楚云,自己的大哥不是最讨厌楚云这个小白脸嘛?

    看到自己的两个兄弟满脸的不在意,林森直接把楚云告诉他们的事情说了出来,两个人还算心理素质好的,但是也满脸的惊骇。林森又点出,如果真的跟楚云说的那样,那么满营地的人一个都跑不了,说不准都成为了人家的口中餐,两个人震惊之下,对楚云恭敬了不少。

    两个人一个叫做孙大狗,一个叫做石头,楚云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三个人,林森听完了竟然立刻拒绝了,楚云知道时间宝贵也没时间说服林森了,只能厉声道:“林森,苏锦是我的妻子,要不是实在没有办法,我会这么做吗?你想想你的母亲,你想想他们两个的家人,我不这么做,这里所有人都可能死,到时候你能保护得了谁?咱们要先把东边的人手解决了,这样你的母亲,你兄弟的家人,以及苏锦都能去到安全的地方,保住性命。你如果真的想保护她,那么你就按照我说的话,尽快解决敌人,你知道嘛?”

    林森脸色变换了几下,然后双眼通红的,狠狠的点了点头。

    营地东边的小树林中,一个包着头巾的乞活军的男子正在大口大口的吃着手里的烙饼和黑漆漆的肉干,这个时候天色将黑,他们收获的时间就要到了,他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个苗条的身影,觉得欲火焚身,他正想着怎么让自己的大哥把那个女子赏给自己,浑然没有注意到几个人影闪进了林中。

    “军爷,小女子苏锦,刚才您也见过,我有一个重病在床的哥哥,军爷能不能多给点粮食,小女子结草衔环也会报答您的大恩。”就在他正想入非非的时候,那个魂牵梦绕的小娘子竟然出现在了面前,这个人大喜,直接跑了过去。

    “小娘子快快请起,我这里有干粮和肉干,不过这也是我的口粮,不知道小娘子怎么报答我啊。”此人左右看了下没有人在,然后淫笑了起来。

    苏锦受惊了一样往回退了几步,然后怯生生的说道:“军爷,只要您能够给我哥哥留点口粮,我就是你的人了。”

    这个人听完了大喜,走过来把自己的粮袋放在了苏锦面前,然后一把就拉起了苏锦的手,苏锦面色变得苍白,但是还是任由他拉着。

    “军爷,这里可能有人。”苏锦欲拒还羞的样子,让这个人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没想到他还能吃上头一水,要知道以前遇到的小娘子都是他大哥第一个上的。

    “你放心,这里只有我跟狗剩,他去远处巡逻了,一时半刻回不来,小娘子你就从了我吧。”他一把就把自己的裤腰带解了下来,然后饿狼扑食一样的扑了过来,苏锦紧紧地闭着眼,眼泪哗的流了下来。

    这个时候他浑然没有注意到身边多了三个人,一个人偷摸的去捡他扔在地上的刀,一个人冲了上来像是要捂着他的嘴,一个人拿着一把柴刀狠狠的劈了过来。

    这个时候,正趴在苏锦身上的男子感觉到了危险,他是刀山火海滚出来的,对于危险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敏感,他一转头就看到了身边的三人,他身子一矮就躲过了林森最致命的一刀,并且一脚把还没抽出刀的石头踹飞了出去,但是这一耽误却被身后的孙大狗抱了个正着。

    孙大狗牢牢记住了楚云的话,用尽了全力捂着乞活军军士的嘴让他发不出话,任凭这个人在自己的腋下狠狠的打了两肘子,孙大狗满嘴的血,疼得几乎窒息,但是还是没有松手。

    楚云的拄着拐杖走了出来,他并没有贸然的上前,反而是捡起了地上的烙饼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至于那些肉干,楚云脸都都没动。

    林森双手举着柴刀又杀了过来,乞活军的军士一把拉起了地上的苏锦,然后一甩手,苏锦被整个人朝着林森甩飞了出去,林森大惊,连忙把柴刀扔了出去,然后双手接住了苏锦,两个人顿时滚到了一边。

    乞活军的军士不断地用肘部打的孙大狗,孙大狗嘴里的血就如同喷泉一样的往外涌,但是他还是不肯撒手。石头站了起来,因为他被一脚踢飞,所以那把军刀掉在了地上,现在在乞活军军士的脚下不远处,石头也不敢再去抢,石头抱起了身边的一块石块,就冲了过来。

    乞活军的军士腰部一用力,整个人身子一矮,石头手中的石块就打在了孙大狗的脑袋,孙大狗不敢相信的张了张嘴,然后整个人倒了下去,他再也捂不住乞活军军士的嘴,整个身子抽搐了几下就死了。

    石头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瘫坐在了地上,乞活军的军士不慌不忙的拿起了地上的军刀,一挥刀石头的脑袋就飞了出去。

    “敢偷袭我,就凭你们几个垃圾?”乞活军的军士一脚就把冲过来拼命的林森踢飞了出去,他整个人撞在了树上,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根,但是站了几次都没站起来,只能仇恨的看着乞活军的军士。

    “还敢瞪我,一会我就亲自把你的肉都割下来,然后一口一口的吃掉,我最喜欢你这种有骨气的人,因为你们这种人的肉都很有嚼头。”说完,他就要上前给林森补上一刀,至于楚云和苏锦在他的眼里都是没有威胁的人。

    “不要,不要杀林大哥。”苏锦跑了过来护在了林森的面前,乞活军的军士一把把她拉到了怀里然后在他的脸颊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哈哈哈,怎么,这个是你的小情人?你放心他死了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苏锦不断地在他的怀里挣扎,但是却依旧阻挡不了乞活军的军士朝着林森靠近,乞活军的军士终于走到了林森不远处,苏锦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突然苏锦感觉下雨了,豆大的雨点抵在了她的脸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的雨是热的,难道老天也在为自己哭泣嘛?苏锦睁开眼睛之后看到了一幅让她震惊的画面。

    在她看来无敌的乞活军的军士脖子上被划来了一个巨大的豁口,滴到自己脸上的并不是雨而是他的血,苏锦挣扎了几下从他的怀里挣脱而出,乞活军军士也顾不得苏锦,甚至手里的刀都扔了,他双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脖子,想让血流的慢一下,但是显然无济于事了,高大的身躯颓然倒下,他身后一个一手拿着烙饼,一手拿着柴刀的瘦小男子露出了身影。

    “楚大哥。”苏锦终于看清楚了救了自己的是谁,她跑了过来抱住了楚云呜呜的哭了起来。

    “你杀了他?”林森以为自己必死,没想到自己看不起的这个少爷,竟然这么果断的杀人救了自己。

    “别哭了,我身子骨还没恢复,你再这么抱着我,我就要倒了。”楚云没有回答林森,反而苦笑着对着苏锦说道。自己没有早出手一是太饿了,身体没有一点的力量,二是不知道这个乞活军的实力,害怕不能一击奏效。

    因此他才会在一边不断地吃着东西恢复体力,一边的观察对手,他发现这个人就是战场上摸爬滚打出来的杀人之术,没有半点武功的影子,就是个训练有素的寻常人而已,因此才会在对手松懈之后一刀杀死对方。

    但是自己的身体是长久的饥饿造成的虚弱,不是区区一个烙饼就能恢复的,因此杀了此人之后,楚云就几乎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林森,你现在还能动嘛?”苏锦停止了哭泣之后,楚云看向了林森。

    “还能,我骨头断了几根,但是不剧烈的运动没事。”林森一手撑着树站了起来。

    “好,孙大狗和石头两个人都是好汉子,可惜我没能救他们。不过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林森你也听到了,还有一个乞活军的人正在远处巡逻,咱们想走还是走不了,咱们必须把他也杀死。”林森看了一眼孙大狗和石头的尸体仇恨的点了点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