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虽然吃不饱饭,但是慢慢地起码能拄着一根棍子走路了,他也认识了不少附近的邻居,像是对面的林森和他的母亲,这俩人的确挺照顾自己的未婚妻苏锦的,这个林森是个猎人出身,带着他母亲来这里有一年多了,刚开始还靠着手艺打些猎物,但这里人越多,就越不好打猎了。但是好歹他能够辨认一些野外的植物,而且他在营地里威望很高,有不少年轻人跟随,因此还饿不死。他对苏锦是真的喜欢,教了她不少辨认野菜的本事,这才没让楚云和苏锦饿死。

    不过呢,这个家伙见到自己就没一句好听的话,楚云也知道自己拖累了苏锦,要不然这个十八岁的姑娘也不会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瘦了三十几斤,变成了一个跟十三四岁小姑娘一样的干瘦女子。楚云也通过林森的话知道,他私下给苏锦的一些食物,都进了楚云的肚子,因此林森对楚云更没有好感。

    其余的人都是附近的村民,他们大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和他们的家人,楚云也曾经问他们这是哪里,但是他们也不知道,只知道这里是乌羽镇,具体是什么地方楚云也思考不出来。

    就在楚云半死不活的时候,十几个人的到来,打破了这个小营地的平静。

    他们一来就把所有人集中起来,他们全都包着头巾,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领头的一个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皮甲,他们告诉所有人他们是乞活军的人。楚云也拄着自己的拐杖来到了人群后面,当他听到乞活军三个字的时候,心里一动,自己好像在哪里听过。乞活军顾名思义就是乱世中乞求活命自保的流民组织在一起的,但是具体时间是那个朝代楚云记不清楚了。

    乞活军的人告诉他们,只有加入他们才能活下去,现在北边来的蛮子到处再杀汉人,这里也不安全,蛮子很可能会打来。另外他们还告诉所有人不管加不加入乞活军都会给他们一些肉吃,加入他们的给双倍,顿时所有人千恩万谢,也有十几没有家眷的人当场就加入了乞活军。但是其他的一百多人却都很犹豫,一方面是他们有家眷,而有家眷他们不收。另一方面是加入乞活军肯定会打仗,打仗是要死人的,他们大部分都是一些农民,还是很畏惧的。

    林森一伙人其实也很意动,他们二十几个人都是壮年,渴望出人头地,但是乞活军明显不要老弱俘虏,他们大部分都有家人。林森跟乞活军领头的攀谈了一下,乞活军的人没有松口,林森只能落寞的退了下去。他的二十几个伙伴也都跟着他一起退了下去。但是乞活军的人说是来招兵的,但是看到这些人没有加入,却没有一点的惋惜,这就让人奇怪了。

    楚云却觉得事情肯定有所蹊跷,毕竟乞活军,既然叫这个名字,肯定就是些活不下去的人组成的,那么他们怎么可能拿出肉食救济流民?毕竟加入他们的男子有肉吃,这还说得过去,那些没加入的,他们怎么可能这么大方?现在是什么朝代楚云不知道,但是肯定是乱世,乱世最重要的就是粮食,这些人已经大放到有肉同吃的地步?打死楚云都不相信。

    但是这十个人还真的扛来了几个袋子,领头的那个人从里面拿出了一些肉块晃了晃,营地里的所有人都欢呼了起来。楚云仔细的看着他手里的肉,这些肉就像是烤的牛肉干一样。

    楚云看着乞活军的人两个人拿着一个袋子,耐心的给所有人分配着肉干,年轻力壮的就多分一点,年纪大的就少分一点,就是楚云都没有被错过,他的身边被扔了一块黑漆漆的肉干。

    楚云刚要用手捡起来,这个时候苏锦跑了回来,她身上不知道蹭了多少泥土,但是手里却那这几根野菜,看起来是听到了别人通知,跑回来的。但是再脏乱的衣服都挡不住她的青春活力,实在是这里女人太少了,而且年轻的女子更少,苏锦一出现就吸引了那十几个乞活军的目光。

    有几个人眼力露出了淫邪之光,但是很快就收了起来,但是楚云却看的清清楚楚,苏锦过来之后,立刻就被林大娘告知可以领肉,她直接跑了过去,那个乞活军的人还特意的多给了她一块,她冲着那个人笑了一下,那个乞活军的人竟然呆住了,直到身边的人来了他一把,他才回过神来。

    “少爷,你看我们两个人加起来,领了三块肉。”苏锦笑着说道,这几天的相处,楚云知道苏锦为什么这么怕自己了。

    苏锦的家也是世家的一员,但是几年前她的父亲因为政治斗争跟错了主子,被处死了,苏锦全家都要被流放,楚家就通过关系把她救了出来。楚云的前身,生性高傲,觉得苏锦已经配不上自己了,于是经常的借故打骂苏锦,所以苏锦才这么怕他。

    这段时间,楚云对她改变了态度,因此苏锦少女的心性慢慢的恢复,虽然没有吃的,但是这却是她父亲出事之后最快乐的日子,楚云经常的给她说笑话讲故事,因此她都觉得没有这么饿了。

    楚云看了一眼苏锦手中的肉,发现周围的不少人都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但是也有人拿着肉小心翼翼的返回了自己屋子,楚云知道,他们是舍不得吃,毕竟关键时候这肉说不准就能救命。楚云也吩咐苏锦扶着自己往屋子里走去,楚云虽然实力不再,但是还有武者超强的感应的,他模模糊糊的感受到十几道炙热的目光看向了他们。

    路上遇到了林森和林大娘,两个人小心翼翼的拿着肉干,脸上满是喜悦,看到了楚云和苏锦,林森迟疑了一下然后走了过来。

    “苏锦,这块肉给你。”林森直接无视了楚云,把一块肉放到了苏锦的手里,然后扶着林大娘离开了,苏锦因为要扶着楚云,她叫了好几声,林森都没回头。

    “楚大哥你看。”苏锦为难的拿着林森递过来的肉。

    “回去再说。”苏锦看到楚云的样子,也不再说话,扶着楚云走回了在角落的茅屋。

    “拿一块肉过来。”楚云满脸严肃,苏锦看到楚云这个样子,又恢复了对楚云的恐惧,她小心翼翼的双手捧着一块肉递给了楚云。

    但是楚云却没有跟她想象的一样大口大口的吃肉,反而低着头闻了闻,然后仔细的看了起来,最后竟然一把扔在地了,苏锦看到这一幕,连忙的捡了起来,他不知道楚云为什么看起来这么严肃,她又不敢多问。

    “我让你找的藏身之所,最近的离着这里多远?”这段时间楚云也让苏锦留意了附近藏身之所,苏锦虽然不明白楚云这么做的原因,但是还是找了几个地方,足够隐藏他们两个人了。

    “最近的有一里地的距离,楚大哥你问这个干什么?”楚云听完邹了邹眉,他准备带着苏锦离开,但是这个距离太远了,而且万一乞活军的人在周围布置了人手,楚云和苏锦两个人完全不可能跑出去。

    “苏锦,去林森家看一下,如果他们吃了肉就算了,如果没吃让他过来一下。”苏锦虽然不知道楚云什么意思,但是还是出门去了林森家。一会的功夫,林森就跟着苏锦走了进来。

    “你这位少爷找我有什么事?你肩不能挑腿不能扛,要不是看在苏锦妹子的面上,我都不愿意跟你这种废物说话。”苏锦听完林森的话,脸色巨变。

    她跑到楚云身边厉声说道:“林大哥,你帮了我很多,我很感激你,但是你这么侮辱我的夫君,以后咱们恩断义绝,你的大恩我苏锦来世做牛做马报答你。”苏锦说完,轮到林森脸色大变了,他的心思谁看不出来,他不断的打击楚云,不就是想取而代之,这下子起了反作用,他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嘴巴子。

    随着乱世的降临,社会秩序开始被破坏,一部分人对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不像以前那么恭顺了,反而充满了憎恨,显然林森就是这样的人。

    “你是个孝子,我很佩服你这样的人,所以我想要救你和你母亲一命。但是因为你的愚蠢,我反悔了,你走吧。”楚云说完就摆了摆手,林森的话让楚云恼怒,他很多年没人敢这么和他说话了,再加上林森明显喜欢苏锦,苏锦可是他名义上的女人以及救命恩人,以楚云的小心眼早就看他不顺眼了,现在又这么侮辱自己,楚云彻底把他放弃了。

    林森看着不再看他一眼的楚云和苏锦,想要在说什么也没说出口,最后脸色铁青的离去了。

    “小锦儿,把我扶起来,我想出去转转。”楚云说完,苏锦就言听计从的把他扶了起来,然后两个人毫不起眼的往外走,走了大约百米一个人从林子里跳了出来拦住了两人,楚云看到他带着头巾和手里的刀,知道他也是乞活军的人。

    “你们要去哪?”这个乞活军的人用火热的目光看着苏锦,看着苏锦朝楚云身后躲了躲。楚云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回答不好,等来的就是一刀,因为这里离着他们住的小营地已经有百米,密集的树木阻挡了所有人的视线。

    “原来是乞活军的英雄,我身子骨不好,我妹妹每天都要带我走一段路,没想到遇到了大恩人您,这么多年我是第一次吃肉,真的好吃,我真是要谢谢你们了,我妹子也吃了不少,她都被肉的滋味感动哭了,这都是拜你们这些大恩人所赐啊。”楚云马上换上了笑脸,不断地吹捧着此人,此人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手中刀也收回了刀鞘。

    “哈哈哈,你真会说话,要不是你身子骨不好,我还真想让你加入我们呢。现在天色就要黑了,你快点带着你妹妹回去吧,天黑了林子里也不是安全的地方。”这个人虽然全收了楚云的马屁,但是依旧没有放他们过去的意思,楚云千恩万谢的往回走,一转头楚云的脸色就凝重了起来。

    楚云临近屋子的时候,看到远处乞活军的十几个人正点上了篝火在吃饭,肉的香味不断地传来,整个营地到处都是忍受不住诱惑大口吃着肉的人。楚云看到这一幕眉头更紧了。

    两个人回到了屋子里,楚云的一动不动,几乎就跟一块寒冰一样,苏锦也不敢说话。许久楚云叹了一口气,就想对苏锦说些什么,这个时候门一下被打开了,林森不好意思的走了进来。

    “你别误会楚少爷,我只是听说我母亲可能有危险,可不是为了我自己。”看到林森还为了面子给自己辩解,楚云有些好笑,又松了一口气。

    “肉你吃了吗?”林森不知道楚云为什么这么纠结出自己吃没吃肉,但是还是摇了摇头,楚云看到这里真的万分幸庆了起来。

    “好,既然你没吃我就跟你说个事情,你不准大喊大叫也不准乱动,一定要冷静的听我说完,你能做得到吗?”楚云严肃的看着林森,林森点了点头。

    “我告诉你们,乞活军给我们的肉是加了作料的人肉,如果你吃下去,那么后果还需要我说嘛?”楚云说完,苏锦和林森勃然变色。

    其实楚云看出来这是人肉真的挺侥幸的,人肉跟牛肉看起来几乎没有任何区别,当然吃起来也没有任何区别,唯一就是闻起来带着一点酸味,而且他们给楚云的肉干上面竟然有淤血,楚云杀人无数,见过的人血比起猪血羊血还多,他百分之百的确定,上面的淤血是人血,带着人血的肉干,必定是人肉无疑。

    更让楚云警觉的是,肉干表面洒了一些黑色的粉末,楚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含有曼陀罗花的粉末,楚云当年晋级地阶的时候,为自己护法的陈火就曾经中过招。而且骚娘子刘三娘和自己的夫人花朵儿最喜欢研究这个乱七八糟的药粉,楚云曾经多次见过。虽然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也有曼陀罗花,但是这不是楚云考虑的事情。楚云考虑的是乞活军的这些的真正目的,似乎一目了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