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系统正在启动,抽取能量不足,抽取能量不足,空间坐标发生偏移,时间节点发生偏移,请宿主自行调整,请宿主自行调整。”

    楚云浑身疲惫的睁开了眼,入眼看到的是一间小茅屋,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屋内除了一张三根腿的桌子和铺着稻草的床什么都没有。

    楚云想撑着身子站起来,但是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他试了几次,就跌倒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系统,你给我滚出来。”楚云呼唤了几次,都如同泥牛入海一样没有半点响应。

    他也懒得再叫,他的身体就如同黄飞鸿世界刚去的时候差不多,甚至还有所不如,这里的天地灵气非常的稀薄,比起仙武大陆少的不是一点半点,不过这一次好歹的还有丹田,但是楚云试了几门功法都没有吸收到半点真气,反而自己累得不行。

    楚云连手指都动不了了,他现在最大的感觉就是饿,胃部就跟有人用手攥着一样,一阵阵的绞痛,他的意识都模糊了起来,他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吃一口饭,楚云没想到自己最终竟然会被饿死。

    就在楚云即将陷入绝望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楚云迷迷糊糊的看着一个女子走了进来,她手里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东西,似乎是食物,闻到了食物的味道,楚云强撑着不让自己陷入昏迷,女子看到楚云醒着,娇呼一声,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了过来,然后一手扶起了楚云,把碗放在了楚云的嘴边。

    楚云终于看清楚了碗里的东西,几乎清澈见底的汤里面飘着几根绿油油的野菜,但是楚云也不嫌弃,他拼尽了全力低头去喝,但是自己竟然连咽下去的力气都没有。女子只好端起碗来帮着楚云,楚云全力的张着嘴想让菜汤进入自己发粘的食道,试了几次竟然咳嗦了起来,菜汤顺着他的嘴角流了下来。

    这个时候女子好像是放弃了一般,把楚云放回了床上,楚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突然他感觉自己的嘴上覆盖了两片柔软的嘴唇,一股暖人心神的菜汤缓缓的流到了自己的嘴里,然后自己又被搀扶了起来,女子在自己后背打了几下,菜汤终于从自己嘴里流到了自己的肚子里。顿时一股暖流让楚云情不自禁的呻吟了出来,楚云第一次觉得吃饭如此的幸福。

    楚云缓缓的睁开了沉重的了眼皮,女子的相貌出现在了自己的眼里,天色已晚,自己只能模糊的看着女子的相貌,她因为楚云终于喝下去了,看起来脸色红红的,满是欣喜,她并没有发现楚云睁开眼。她立刻又喝了一口菜汤,嘴对着嘴给自己喂了过来。

    楚云觉得这个脸上有不少黑灰,长得并不是很美丽的少女就跟圣洁的天使一样,楚云心硬如铁,但是这一刻他真的被感动了。

    少女不断的忙活着,用了半个时辰才把一碗汤给楚云全部喂下,她满头的大汗,气喘吁吁的。她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看不出颜色的手帕,给自己擦了擦汗水,她转头想去看一眼楚云的时候,终于发现了楚云睁着眼睛,正在看着自己。

    “少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害怕你喝不下去,我才这么做的,我不是不知羞的女人,少爷你不要骂我。”看到楚云醒来,少女竟然跪在了楚云面前,害怕的哭了出来,楚云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张了张嘴,也没有说出什么,少女反而哭得更厉害了起来。

    好一会,楚云才觉得有了些力气,他终于开口说话了:“别哭了,我没怪你。”短短七个字,楚云竟然休息了四次才说完,少女听到这话,不敢置信的看了楚云几眼,然后才跪在地上低着头不敢说话。

    “起来。”少女也是楚云的救命恩人,楚云怎么忍心让他跪在地上,楚云想去搀扶,但是刚伸出手,就因为没有后力,从床上滚了下来,少女手忙脚乱的把楚云抬了回去。

    楚云其实想跟少女问一下自己到底在哪,但是他实在是没了力气,竟然昏昏沉沉的睡着了,少女一直跪在楚云的床边,看到楚云睡着了,她抓起了几把稻草盖在了楚云的身上,然后趔趄的走了出去,她一手扶着腰,好像是受了伤一样。

    当楚云再次醒来,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了,楚云第一感觉还是饿,毕竟他只喝了一碗菜汤,能起什么作用。他对自己的身体也有了大体的了解,并没有什么病,纯粹是饿的,楚云估计自己差不多十几岁,但是体重绝对超不过八十斤去。

    楚云尝试着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自己身上的乾坤囊,楚云这一次还真是光溜溜的来的。

    当时楚云被压在了地下,虽然没有受伤,但是四周的岩石坚硬无比,都是楚云破坏不了的,楚云试了所有的办法,都没能出去。因此他只能使用龟息功把自己的身体机能降到了最低,当楚云再醒过来的时候,就到了这里,楚云真的是一点情况都没搞明白。

    楚云强撑着自己瘦小的身躯走出了茅屋,外面刺眼的阳光,让楚云睁不开眼。

    “哎呦,这不是上等人家的少爷嘛,啧啧。”一个讨厌的声音从楚云不远处传来,楚云终于睁开了眼,就看到一个穿着短衫的矮壮男子满脸的嘲笑看着楚云。

    楚云没有说话,他环视了一下四周,这里到处都是一座座的稻草屋,好像是在一个密林之中,四处都是树,树间有不少人正在仔细寻找着可以吃的野菜。整个营地除了他和眼前调侃自己的男子,几乎都是老弱病残,每个人都面有菜色衣不遮体,看起来倒像是一个难民营一样。

    楚云站了这一会就已经感觉浑身没了力气,楚云就想往回走去,他现在这身体走几步都气喘吁吁的,就别想其他的事了。

    “行了,林哥儿,这个少爷也是个苦命人。”一个苍老的女声从对面的茅屋传了出来,但是这个人却没有停止。

    “哼,靠一个女人养活,就看不起你这种人。”身后难听的话不断地传来,楚云自动过滤了。看起来自己这个身份应该是个大家族的少爷,不过就是遇到了灾难,也不知道天灾还是人祸,自己就跟一个丫鬟或者是妹妹的流落到了这里。

    能让楚云得到的消息就这么多,楚云实在是爬不上去刚才躺着的床了,他坐在地上又迷迷糊糊的饿晕了过去。

    当楚云再醒过来,就看到昨天喂了饭的女子,端着一碗跟昨天一样的菜汤小心翼翼的喂着自己,楚云看着瘦弱的少女看到自己一口一口喝着,满心的欢喜。

    昨天的时候楚云没看清楚,只是看到少女小脸脏兮兮的,但是现在仔细看来,少女岂止是脸上脏兮兮的,她浑身没有一点干净的地方,头发全都开叉了,上面满是泥土,应该白嫩的双手全都是老茧和伤口,脸颊都瘦得凹了进去,整个就是个干巴瘦小的小丫头,看这个女子的样子可能连十五岁都不到。

    少女把碗里的菜汤全部喂给了楚云,才欣喜的抬起头,正好看到楚云的目光,她心里一惊又想跪下,楚云吃了东西有点力气了,连忙把她拉住了。为了这个动作,楚云激烈的咳嗦了起来,下的少女不断地拍着楚云的后背,良久楚云才觉得好了许多。

    “少爷,你好些了吗?”少女怯生生的问道,就像个受惊的小猫一样,让楚云怀疑自己以前到底干了什么,才让这个女子这么害怕自己。

    “你叫什么名字?”楚云吃力的张开嘴,这句话让少女一愣。

    “少爷,我叫苏锦,你都叫我小锦儿,你忘了嘛?”少女虽然惊讶于楚云的问话,但是看起来还是对楚云不敢质疑,立刻的回答了。

    “小锦儿?那我叫什么名字?我们现在在哪?我都想不起来了,你能跟我说说嘛?”楚云刚说完,苏锦的眼泪哗的一声流了下来,只见她又跪在了楚云面前,哭的梨花带雨。

    “少爷,您叫楚云啊,你是楚家的大少爷,您忘了吗?都怪我没用保护好您,是小锦儿的错,蛮子杀来的时候,老爷和夫人带着咱们逃命,但是咱们还是被那些蛮子追上了,老爷和家丁都被杀死了,咱们两个从马车上滚了下来,你就昏迷了过去,我不敢回去寻找老爷和夫人,只能带着你往林子里面跑,终于来到了这个地方。您已经昏迷了一个多月了,多亏对门的林大哥收留了我们,帮我们盖了这间房子。我央求林大哥跟我去了老爷和夫人遇害的地方,发现了老爷的遗体,我求林大哥埋了起来,但是夫人可能被掳走了。这些日子,我每天都出去找吃的,但是少爷却还是越来越瘦,越来越虚弱,都怪我无能,少爷,我对不起你。”楚云听完了点了点头,看起来自己这一辈子的身世就是这个样子的了,他对自己这辈子的便宜父母倒是没什么感觉,但是他对眼前这个女子充满了尊敬,太不容易了,一个女人。

    “你是我们楚家的丫鬟嘛?”楚云开口问道。

    “少爷,这你都忘了吗?我是你的未婚妻,我们苏家当年跟你们楚家的老爷子定下的婚事,咱们两家都是中上品的世家,可惜我们苏家衰败之后,楚家又遇到了这种事情,都怪那些可恶的蛮子。”苏锦竟然是自己的未婚妻,楚云心想原来有这么个关系,怪不得这个苏锦对自己不离不弃呢,换成一般的丫鬟,估计自己早就饿死了。

    “小锦儿,你知道现在是哪位皇帝当政嘛?还有你说我们是中上品的世家是什么意思?”楚云又开口问道。

    “少爷你别吓我,你不会真的什么都忘记了吧?咱们皇帝死了,现在是蛮子当了皇上,那个蛮子好像是叫做刘源。咱们就是中上品的世家啊,连这个你都不记得了?”在苏锦的心里,自己的少爷一直都以中上品世家子弟自居,现在竟然连这个都忘了,苏锦一下子就慌了。

    “好了,我现在隐隐约约的想起来了,只不过是那天磕到了脑袋,有些记不清楚罢了,不用担心。你跟我说说,这些天你是怎么过来的?你吃饭了吗?”楚云隐约的听到独自咕噜咕噜的声音,就知道苏锦也是饿了,自己很可能把所有的吃的都喝了,心里对这个小姑娘更加的愧疚。

    “我吃了,对面的林大娘给了我一碗粥,我吃的可饱了。”苏锦笑着说道,但是闪烁的眼神,怎么能骗得了楚云这么个人精,但是楚云却什么都说不出口,自己这个样子,连走路都走不了几步,想要出去帮忙,真是痴人说梦。

    “快睡吧,少爷,明天我再出去给你找吃的。”少女躺在冰凉的地上很快就睡着了,楚云叹了口气,却怎么也睡不着。

    从苏锦这里得到的信息有限,只知道似乎闹蛮子,应该就是少数民族,还有皇帝死了,从这两点真的很难推断出现在是不是自己知道的历史,或者就是异世界。

    看他们穿的衣服明显是麻的,但是这也推断不出什么时候,农民穷的穿麻衣貌似是很正常的。

    只有皇帝死了这点似乎有点价值,但是杀皇帝的叫做刘源,楚云虽然平时看点历史,但是还真不知道这家伙是谁,明末应该不是,明朝的皇帝是自杀的。元朝应该也不是,元朝皇帝最后好像是跑回了大漠。宋朝皇帝好像是也没事,靖康之耻俩皇帝被抓走了。再往前推,唐朝怎么样?唐朝之前好像是五代十国,再往前,楚云彻底的迷茫了,迷迷糊糊的他就睡着了。

    接下来的几天,楚云的身体毫无恢复的迹象,主要是太饿了,没有营养,楚云真的是没有一点办法,自己的身体才十七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但是却一天只能喝上一碗菜叶子汤,能好得了才怪。但是楚云知道苏锦是真的没办法了,他们这个地方是为了躲避蛮子逐渐聚集的小营地,虽然不到二百人,但周围的野草被他们成年累月的采掘都挖光了,苏锦每一次都要跑到密林的深处,才能够挖到几颗。这还是对面那个姓林的小子帮忙的原因,也就是那个挖苦楚云的家伙,楚云看得出来,那个小子喜欢苏锦。

    楚云因为天地灵气不足无法练习内功,又因为吃不饱饭无法练习外功,日子一天天过去,楚云都有些绝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