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腾变鳯这么小心,竟然还有人保护他。”楚云刚开始也没有多想,他只是认为腾变鳯留的暗手。他虽然进了密室,但是神识压制的更严重了,因此也没有看出两个人的境界。但是在楚云看来,对方两个人哪怕是地阶巅峰,也阻挡不了自己,因为腾变鳯是不能移动的只能被动挨打,楚云对自己的手段还是很有自信的。楚云被一系列的遭遇弄的本来就怒气爆棚,现在正好有个出气的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

    两个人看起来都很年轻,一个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武士服,壮年的模样,浑身看起来十分的干练。另一个身穿着一件红色秦装,风度翩翩的。两个人的年纪也是楚云没有多想的原因,就算是功法所致,也不可能两个人都这么年轻。这么年轻的人,楚云觉得顶了天也就是跟自己境界差不多。

    他们两个人面无表情的看着楚云,仿佛对楚云的蓄力毫不在意,楚云正在准备自己的底牌招式之一,务必要一击击杀腾变鳯。楚云这个时候已经看到天地灵气在腾变鳯头顶构筑的灵力漩涡,一旦灵力漩涡停止,那么他就要经历心魔,对于本人来说是几生几世,但是对于外界的人来说,只是一瞬间,楚云不抓紧时间,就可能晚了。

    “冰龙狂舞。”楚云大喝一声,双掌推出,一条冰龙盘旋而出。看到这一幕,本来一直都面无表情的两个人终于露出了一丝诧异的神色。

    冰龙的出现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显得那么的拥挤,楚云指着腾变鳯说了一声去,冰龙义无反顾的朝着腾变鳯冲了过去。

    随着冰龙的出现,密室的温度下降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到处都是冰凌,楚云的衣服猎猎作响,他的这一招是速战速决,也是为了试探眼前两个人的实力。楚云绝不相信对方没听过自己的威名,但是两个人脸色平静,看起来毫不担心,甚至自己蓄力的时候都不阻止,这不是愣头青就是对自己有绝对的把握。

    冰龙耀武扬威的朝着腾变鳯杀了过去,两个人竟然像是没看见一样,任由冰龙从他们头顶飞过,楚云看到这一幕,不光没有大喜过望,反而觉得事有蹊跷。这两个人如果是腾变鳯请来护法的,那么他们应该跟腾变鳯关系很好,两个人应该全力以赴的保护腾变鳯才对,但是现在,两个人竟然完全无视腾变鳯的安危。

    这么看来岂不是他们根本和腾变鳯没什么交情?但是既然这样他们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楚云都是历尽千辛万苦才到的这里。楚云突然看到了密室顶部的一个坑洞,楚云猜的还真的没错,他们果然不是腾变鳯请来的人。

    嘭,剧烈的撞击声传来,腾变鳯整个人冰龙撞飞了出去,冰龙围着腾变鳯转了一圈,腾变鳯整个人都被冻成了冰块,只有他的脑袋漏在外面。冰龙看了一眼腾变鳯,然后又飞回了楚云身边钻入了楚云的体内。

    腾变鳯不敢相信的睁开眼,竟然发现自己千辛万苦建造的密室中有三个人,一个竟然是自己的仇人楚云,另外两个是他从没见过的人。

    就在腾变鳯被打飞了出去之后,天上的天眼立刻就开始缓缓的关闭了,屋子内的两个人立刻闪到了腾变鳯打坐的地方,然后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漆黑的圆球,刚要关闭的天眼竟然从新开启了,一股洁白的雾气慢慢的飘进了圆球,直到一丝都没有了,两个人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楚飞鸿,你竟然能够出现在这里,我还真是小瞧你了。”腾变鳯脸色一会铁青一会赤红,这是走火入魔的先兆,楚云知道自己强行把他打断了晋级,这个腾变鳯死定了。

    “腾盟主,我其实很佩服你,谋略过人,能屈能伸,这一次要不是你晋级的时间太不巧,我也不会赢得这么轻松。你晋级了天阶,虽然说是消失了,但是并不代表你死了,有你这么一位天阶的仇家,我就是睡觉都睡不安稳,因此我别无选择。”楚云说完腾变鳯哈哈大笑了起来。

    “楚飞鸿,你说的不错,要不是老夫晋级的时间不对,你不一定是老夫的对手,但是毕竟是你赢了,我的义子滕一冠不是你的对手,水均益只会躲在人后用些阴谋诡计,腾变蛟更是首鼠两端有勇无谋的冢中枯骨,天地盟以后就看楚盟主和阮正兴你们两个人了。楚盟主,我希望你能够答应我一个条件,如果你能够放我滕家一脉一条生路可好?”腾变鳯可能一辈子都没求过人,没想到鸟之将死其鸣也哀,竟然哀求起了楚云。

    楚云沉默良久才开口了:“不知道滕盟主换成我的位置会怎么做?铲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腾变鳯,我们是天地盟的接引使者,你既然晋级失败了,那么我们就离开了。”两个人一开口就让楚云心神一震,他们真的见到了天地盟失踪的那些顶级高手,但是腾变鳯却像是早就知道两个人的身份一样,竟然没有半边的惊讶,他甚至都没看两个人一眼。

    “等等,两位为什么不阻止我对腾变鳯动手?我想两位应该有这个实力吧?”楚云听到两个人的身份,立刻就拦住了要走的两人。

    “你是何人?”两个人中那个一身劲装的男子开口问道,他半闭着眼,楚云也不知道他是在看谁,不过楚云却没有丝毫大意。

    “在下原天地盟副盟主、橙堂堂主楚飞鸿,现天地盟下属门派霸王门门主楚云,见过两位前辈。”楚云立刻把自己的身份说了出来,加上前面的那些是为了重申自己是天地盟弟子的身份。

    “橙堂堂主?我记得橙堂不是邢家控制嘛?难道他们被你灭了?”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个秦装男子双目精光闪烁的看着楚云,楚云一瞬间就有一种把所有事情都说出了的感觉,他的识海立刻波荡起来,楚云一口鲜血喷出来,才强忍了下来。

    “邢兄,我们对下界的人动手。”劲装男子立刻拦住了秦装男子,楚云才感觉识海平静了下来,一个念头就能让自己的识海暴动,让自己受伤,如果他真的动起手来,要多强?

    “你说,邢家怎么样了?”这个秦装男子虽然停手但是语气依旧不善。

    “邢家没事,邢家这些年虽然有橙堂堂主的名号,但是邢仁省前辈大限将到,他的境界越来越低,他知道自己保不住自己的地位和家族,于是就带着整个邢家投靠了小子。现在邢家的实力不退反进,邢新胜和邢新昌两个都是我霸王门的支柱,他们都是地阶中期的高手,另外邢家小辈中人境十层之上的有数十人,他们有一些随时可以突破地阶,如果前辈不信,可以问一下这位腾变鳯滕盟主。”楚云当然不会把邢帅被杀的事情说出来,这些年邢家除了邢帅,其余的人真的发展还不错,楚云也没有亏待他们,因此楚云并没有说谎。

    “哼,我堂堂邢家竟然混到给人当打手的地步,真是不肖子孙。”秦装男子冷哼一声就不再说话。

    “邢兄,你邢家起码还有血脉传承,但是我王家早就断根了,我也没见怎么样,我们存在,家族就存在。楚飞鸿,看在你保留了邢兄血脉以及你也是天地盟一方势力的份上我回答你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你问我们为什么不救他,我告诉你,我们只是来接引他的,但是他并没有晋级天阶,所以他并不是我们的一份子,我们没必要管他的死活,这个答案可否?”劲装男子笑眯眯的看着楚云,楚云点了点头。

    “另外我想问一下两位前辈,如果滕盟主晋级成功了会去那里?”楚云问完,两个人都一愣,没想到楚云会问到这个问题。

    “你境界太低,你到了天阶就会知道的,我觉得你现在应该想想怎么出去。”楚云听完立刻就把目光转向了腾变鳯。

    腾变鳯闷哼一声,身上的冰块爆裂开来,他浑身浴血,拼着最后的力气来到了他刚才盘膝而坐的蒲团之下,他一手放在蒲团的底下,然后狞笑着看着楚云,楚云立刻就感觉到了不妙,但是腾变鳯根本就不给楚云反应的机会就按下了蒲团之下的开关。楚云大为懊恼,一道剑气就把腾变鳯的脑袋个整个割了下来,但是也无济于事了。

    “小子,如果你活着的话,不要把我们的事说出去,否则的话整个仙武大陆没有你的藏身之处,我会亲自取你的小命的。小乖我们走了。”这个劲装男子说完,那一个吸了自己不少血的怪物来到了他的手上,他门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密室里。

    楚云心里大骂,看那个怪物身上竟然长出了毛茸茸的茸毛,楚云就知道它吸了自己的血得了不少的好处,怪不得这个劲装男子要回答自己俩问题,这是感谢自己自己以血养了他的宠物啊,什么感谢对邢家的帮助和自己的身份,都是假的。

    而且自己现在依旧在密室中,腾变鳯开启了机关明显就要跟自己玉石俱焚了,就算是告诉自己几个问题也只是让自己死得明白而已,因为他们走了之后,他们制造的坑洞被他们掩埋了,这让楚云完全没有机会出去了,楚云不得不说他们真的够绝的。

    就在楚云大骂两个人的时候,密道晃动了起来,石块不断的掉落,楚云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楚云开启了归元罡气和不灭灵力罩,其余的什么动作都没做出来,就被坍塌的岩石压在地底,很快整个黄城的人都发现了地宫的变故。

    早在天眼变动的那一刻,滕一冠等人就知道他们的老盟主遇到了麻烦,他果断的下令,地宫内的所有人全部离开。并且带走了大部分藏起来的资源。但是他还是怀着万一的希望,但是现在天眼彻底关闭,连地宫都坍塌了,他知道义父腾变鳯死定了,自己的义弟滕一陵也死定了,就是那个进去想要偷袭自己义父的楚飞鸿都死定了,没有地境武者能够在这种情况下活下来。

    “发布消息,就说霸王门的楚飞鸿和我们老盟主同归于尽了,楚飞鸿就算是你死了,我也要让你的势力灰飞烟灭。”滕一冠厉声说道。

    “盟主,但是我们并没有看到楚飞鸿的尸体。”一个手下小心的说道。

    “混蛋,在这种情况下,你以为楚飞鸿还能够活着出来嘛?你以为他是神嘛?”滕一冠一把就把这个地境初期的属下扇飞了出去,其余的人都不敢违背。

    要知道腾变鳯闭关的地方可是在地底几百米的地方,这里本来是前朝所建的一处密道,被腾变鳯发现之后,就顺势在这里建立了黄城。里面的材料都是顶级的材料,滕一鸣等人完全不相信楚云能从这里出来,就算是一时不死,也早晚饿死在里面。

    滕一鸣下令用碎石把地宫摊平,并且设为了禁地,任何人不准靠近,他恶狠狠的发布了征战令,跟霸王门进入了战争状态,不管是水均益和腾变蛟还是阮正兴,他们都没有参与,两方人马的几十万部队在陈留郡进行了一场又一场的大战。

    随着时间的一天天过去,半年时间一晃而过,楚云果然没有出现,这更加印证了藤一冠的话,霸王门虽然有诸葛青衣和楚云的嫡系的支撑,但是还是人心惶惶。再加上霸王门的实力比起黄绿堂本来就差一些,因此霸王门数次交锋,都败多胜少。

    这一次就是连楚云的嫡系手下都不敢完全相信楚云还活着了,因为这一次楚云不是失踪,而且明确的被压在了几百米之下,半年时间过去了,他都没有出现,在绝大部分人看来,楚云这一次真的凶多吉少了。

    霸王门的势力分为了楚云的嫡系势力以及投降楚云的降人势力,就是嫡系势力中也分为了好几派,这些人频频的聚会,霸王门一时间乌烟瘴气,诸葛青衣有些弹压不住了。

    “来人,去给我请楚大、楚二、楚三、熊大、熊二过来。”诸葛青衣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情况,他儒雅的脸上满是杀气,看起来真的要动狠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