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打破脑袋都想不出自己遇到的什么东西,他心里大骂腾变鳯,弄个密室你就好好弄,弄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干什么?楚云自己也不想想,不是他非要来找人家的麻烦,他怎么可能落得这个地步,退不得进不得的。

    楚云虽然没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但是也不是半途而废的主,看刚才那个东西的样子,虽然能力让楚云震惊。但是却好像是对楚云没什么杀心,如果有的话,楚云就不会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了。

    这个东西刚才好像是在对楚云开玩笑,没错就是开玩笑,就好像跟楚云玩捉迷藏一样。

    楚云虽然不确定,但是也别无办法了,总不至于因为这个就走吧,再说了,他也走不了啊,后路被断,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走。

    楚云把夜明珠扔在了密室的门前,因为两次都是自己靠近密室才出现的变故,然后楚云从乾坤囊拿出了一副特制的手套戴上。他把源泉剑收了起来,然后直接朝着密室走了过去,当他的手刚要放在密室门上的时候,他突然转过了身,然后一把把刚要拍自己肩膀的一根手抓住了,这跟手一点温度也没有就像假的一样,但是偏偏他在剧烈的挣扎。

    但是楚云岂能放虎归山,他大喝一声手上的青筋都暴起,竟然把这个家伙从岩壁里面拉了出来。只见他长得就像是一个褪了毛的猴子,浑身的眼色就如同果冻,它一脸惊恐的被楚云提在手里,大眼睛里满是哀求。

    “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楚云一脸煞气的看着手中的东西,楚云实在是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这个东西竟然能够在岩石中来去自如,这种能力真的让楚云眼热。要知道仙武大陆的天地灵力浓厚,因此重力比起地球起码大好几倍,就是岩石都比地球硬很多,在泥土里还有人能够穿梭,比如说霸王门的钻地鼠卫平,就能在地下一丈之内穿梭。但是在坚硬无比的岩石里,楚云绝不相信能够有人穿梭自如,何况是楚云都破坏不动的岩石。但是他手里的这个东西竟然能够做到,因此不得不让楚云感兴趣。

    这个东西好像能听得懂楚云的话,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但是楚云完全听不懂,他手指着外面,楚云按着他指的方向来到了刚才的坑道。这个东西指着地上被楚云打碎的假人说着什么。

    “你是说你从里面出来的?是我打破他把你放出来的?”楚云琢磨了一会问道,这个家伙连连的点头。

    “好吧,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这一次我都是来找腾变鳯的,你乖乖的跟我进去,只要我打开了门,就放你走。”楚云不管它到底怎么想的,拽起了这个东西就走。

    来到了密室门外,楚云伸出手尝试着推了一下,果然跟外面的那个石门一样纹丝不动,楚云大喝一声用出了巨像功,手臂变得比起腰都粗,然后全力一推,竟然还是纹丝不动。

    楚云也不气馁,他拿出了滕一陵的血,想着这个石门跟自己上一次遇到的那个一样,可以用血打开,楚云把血泼在了石门之上,并且把血泼的十分均匀,楚云静静的等待这变化。

    足足一刻钟过去了,石门一点变化也没有,并没跟上一个石门一样出现一些诡异的花纹。

    “又是这样,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楚云苦笑一声然后寻找起出路,这里还有另外的几件密室,们也都开着,楚云进去转了一圈,里面除了石床什么都没有,看起来就是一般闭关的密室。楚云也没有找到出去的路,看起来只有一条路通道外面。但是那条路跟死路也差不多。

    楚云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实力差,竟然连一个石门都打不开。他的武功在同阶算是十分的强悍了,但是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面前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楚云越想觉得越窝囊,竟然连一块石头都对付不了。楚云浑身煞气弥漫,手不知不觉的用上了力气,他手中的那个脱毛了猴子一样的东西浑身都颤抖了起来,它感觉非常的灵敏,楚云的变化他一瞬间就发现了。

    叽叽叽叽,他剧烈的挣扎了起来,终于把楚云从这种状态惊醒,他的手放缓了三分,本来已经浑身通红的小家伙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楚云看向了它,它有紧张了起来,它指着石门又指向自己,然后疯狂的点着头。

    “你是说你能打开石门?”楚云看着手中的小东西。

    它先是猛点头,然后又惊惧的摇着头,楚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突然楚云想起了自己从兽神山上官同济那里学来的契约术,自己跟小羬羊就签订了契约,让它成为了自己的契约兽,跟兽神山的本命兽比起来差了不少,楚云不能跟小羬羊合体,借助小羬羊的力量强行让自己实力提升。起到的作用只是跟楚云平等互助,不能互相伤害而已。主要就是能够让楚云和小羬羊相互的交流,可惜小羬羊就跟个没断奶的孩子一样,吃了楚云不少的好东西,但是还是没一丝要长大的迹象。

    楚云看着手中的小东西,楚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但是光它地下来去自如的手段就让楚云眼热不已,他心里顿时有了想要跟这个东西签订契约术的想法。

    “小东西,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是现在我想跟你签订一个契约,你放心不是奴役契约,是平等契约,咱们两个除了能够交流,没别的用处,如果你愿意的话,你点点头,如果你不愿意,那么就摇摇头,你懂嘛?”楚云认真的说道,这个东西歪着头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楚云,许久才点了点头。

    “好,那我就开始了。”楚云咬破了手指,刚要在这个小东西的身上画契约,这个小东西突然张开了嘴露出了满嘴的牙齿,一口要在了楚云的手指上,楚云大惊失色。

    楚云想要把它甩下去,但是这个小东西却死死的要着楚云,楚云就是扯不下来。他大喝一声手臂暴涨起来,两根手拽着它左右拉扯,只见它身子被拉长了两倍,它都不肯送开口。

    楚云是外家武者,对自己的身体掌控极其的熟练,但是他怎么禁止,自己的血液都不能停下,不断的流向这个小东西的嘴里。楚云拿出了源泉剑,一剑就砍在了它的脖子上,自己全力之下,竟然只在它的脖子上砍出了一个小缺口。楚云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还是有些吃惊这个鬼东西的韧性,自己的血液已经被他吸走了四分之一了,楚云已经有些眩晕,他大喝一声,一剑斩了下去,一节手指连带着这个鬼东西终于离开了自己的身体,楚云一个趔趄,这个东西摔在了墙壁上瞬间就失去了踪迹。

    “可恶。”楚云看着自己少了一半的手指,浑身煞气弥漫,自己来了这里之后,处处不顺,竟然连手指都少了一根,这可不是短时间能恢复的。自己胳膊上少的那一块只是肌肉而已,但是自己手指却带着骨头,自己的不灭功,不知道多久才能恢复一块骨头。

    楚云邪火无处发泄,一拳轰在了石门之上,让人诧异的是石门竟然唰的一声开启了,楚云立刻被这一幕吸引了,他完全没有看到在石门开启的一瞬间,一个诡笑的脸从石门上空一闪而过。

    楚云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一眼就看见了正在盘膝晋级的腾变鳯,楚云大喜,就在他想要上前击杀腾变鳯的时候,两个人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楚云的面前,楚云立刻停下了,他没想到,腾变鳯闭关晋级的密室里竟然还有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