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看到石门打开,楚云不光没有欣喜,反而紧张了起来,自己什么也没做,石门突然打开,肯定是腾变鳯一方故意的,难道里面有什么阴谋陷阱等着自己?

    楚云仔受了一下腾变鳯的晋级没有结束,因此应该不是他动的手,难道是滕一冠?楚云没有贸然进去,他仔细检查着石门,发现石门上在滕一陵的血沾到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些奇怪的花纹,楚云立刻就才猜测这个石门开启的方式应该是鲜血。(书^屋*小}说+网)

    楚云也听说过一些密室什么的都需要嫡系子孙的血液才能开启,但是这个滕一陵是腾变鳯的义子啊,难道这个石门是要是血就可以?楚云必须要弄清楚,因为万一石门关上了,他还要从里面出来。

    楚云用自己的血试验了下,发觉没有半点作用,楚云大胆猜测,这个滕一陵很可能是腾变鳯的亲儿子,不是什么义子。楚云拿出了一个装水的罐子,装了一些滕一陵的血液进去,然后转身进了石门。这个石门有一丈厚,楚云试了几下,自己全力也无法破坏分毫。

    楚云走了进去石门果然应声关闭了,楚云试着用滕一陵的血开启,果然石门又打开了,楚云点了点头,继续往里走去。

    进了石门,楚云面前的坑道足足大了几倍,跟一个大殿的大小不相上下,两侧点着忽明忽暗的油灯,油灯发着刺啦刺啦的声音,在大殿中不断地响起,特别的刺耳。楚云的神识被压缩的很严重,只有一丈远,还不如自己用眼睛看的远,楚云索性关闭了神识。

    楚云扫视了一圈,心里警惕心大起,毕竟在这个环境里有这么一块地方,实在是出乎常理。大殿看不到尽头,因为以楚云的眼力都只能看出去百十米,这个大殿起码要上千米的距离。这个油灯只能够照到一米远的地方,给不了楚云一点帮助。

    楚云拿出了魔天赤血戟,然后仗着魔天赤血戟的长度不断在地板和岩壁上击打着,希望发现什么机关陷阱,但是楚云尝试了能够打到的每一寸土地和岩壁都没有出现意外。

    楚云一步一步的用魔天赤血戟探测着向前走去,走了足足几十步都没有发生意外,但是楚云还是不敢大意,仍旧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探视。突然自己的魔天赤血戟拍到的地方传来了卡巴一声,那一块地面竟然开始下陷,楚云立刻雾气一闪就朝着进来的石门赶去。

    楚云的雾遁术在这么短的距离内,几乎就没有时间消耗,一瞬间就来到了石门边,他立刻就想拿出滕一陵的血想要离开这里。但是这个时候石门之上突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小孔,楚云双眼一张,立刻就离开了正对石门的地方。

    密密麻麻的箭头从石门射出,楚云看了一眼被划破的衣服心有余悸,这个时候大殿中传出了蹭蹭蹭的声音,楚云还没想清楚这是什么声音,就看到严丝无缝的岩壁和地面突然就裂开了一道道缝隙,里面不断地有小树苗一样的植物长出来,这些植物跟爬山虎一样开始疯狂的长了起来,很快就连成了一遍,楚云四周全是。楚云看向石门石门依旧发射着令人畏惧的箭头,他为了躲避,把源泉剑插在了地面上的裂缝中,整个人都站在了剑柄之上。

    楚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诡异的场面,本来的大殿都被这些奇怪的植物严严实实的覆盖了,他不敢动手清理,他不知道这些鬼东西有什么作用,万一出现不可预知的后果,那么不是楚云想看的的。

    楚云一直看着这些奇怪的植物,他们把整个大殿密密麻麻的围了起来,然后就停止了生长,石门停下了射箭,但是孔洞里也冒出了这些植物,竟然里三圈外三圈的把石门罩了起来。楚云一手拿着魔天赤血戟轻轻的碰了一下,这些植物毫无反应。楚云轮起魔天赤血戟狠狠的来了一下,这些东西竟然没有任何破坏的迹象,这东西的硬度出乎了楚云的意料,虽然楚云只是用了三成力量,但是也有几十万斤的力气,这么一来楚云岂不是会被困在里面?

    楚云一道内力打出,既然外力不行,楚云就尝试别的方法,一道至寒的内力打出,石门之上植物立刻开始结冰,但是让楚云诧异的是,这些植物没有丝毫被冻死的迹象,反而依旧是生机勃勃,要知道自己的内力可是登峰造极的,就是地阶中期都很难抵抗自己的寒冰内力,但是这些植物到底有什么本事,竟然丝毫不减损坏。

    就在楚云的寒冰内力想要继续扩展的时候,这些植物终于有了反应,被楚云冻住的这些开始结出了果实,这些果实迅速的变大,而他们覆盖的寒冰相对于的是不断的缩小,这些果实竟然像是在吞噬楚云的寒冰内力。

    很快,这些果实就不断的变大,楚云打出去的寒冰真气竟然被吞噬的干干净净,竟然连内力都能吞噬。而且石门上的植物再次膨胀,楚云现在连石门都看不到了,被挡的严严实实的。

    楚云没有停止试探,他默默运行着《燎原绝》,手上出现了一道炙热的火焰,他大喝一声,手中火焰飞驰而去,然后楚云内力狂涌而出,这火焰很快就变成了燎原之火,整个大殿都燃烧了起来。

    楚云觉得是植物就应该怕火的,但是楚云显然错了,楚云的这一手让整个屋子都像是着火了一样,到处都是火焰,但是楚云却没有见这些植物被烤焦,或者是烧死,反而他们全都一个个开始结果,当火焰熄灭的时候,满屋子的植物都已经结果。

    拳头大小的果实密密麻麻的长满了大殿,楚云看的头皮发麻,一抬手把手里的魔天赤血戟扔了出去,他准备踩着魔天赤血戟继续往里走,实在是石门那里回不去了,那里的植物一层一层的估计足有一丈厚,楚云没有多少信心能够清理干净,只能继续上前。

    就在楚云一脚踩在魔天赤血戟上面,并且收回源泉剑之后,大殿一角发出了一声清脆爆破的声音,楚云脸色狂变,因为他看到一个果实裂开了,楚云马上甩出了源泉剑,就朝着大殿深处跳去,楚云跳了三次都没有看到出口。这个时候刚才熄灭的油灯又突然亮了起来,一股若有若无的绿气飘了出来,楚云眼力不凡,立刻就封闭了呼吸,并且开启了不灭灵力罩。

    大殿中,绿色的气体越来越多,楚云的不灭灵力罩外面覆盖了一层浓密的绿气,让楚云看的头皮发麻,这些绿气竟然刺啦刺啦的腐蚀着楚云的内力罩,楚云的内力不断地补充着不灭灵力罩,这才没让破裂,但是消耗的内力实在是太快,以楚云的内里厚度也撑不了多久,这种毒雾的威力出乎了楚云的意料。

    楚云立刻就换了归元罡气,果然这种毒雾对内力有腐蚀作用,但是对上楚云的护身罡气,就什么用都没了,楚云大松了一口气,想要继续往前探索。这个时候一颗像蒲公英一样的种子从楚云的眼前飘过,楚云看着这一个种子,顿时觉得不妙,果然,大殿里很快就满是飘荡的种子了,就跟柳絮一样。

    就在楚云想继续往前走的时候,一颗种子竟然完全无视了归元罡气落在了楚云的胳膊上,楚云吃了一惊,他连忙想把手上这棵种子弄下来,但是这个种子竟然落地生根,钻到了楚云的胳膊中去了,楚云强忍着疼,直接抽出了一把匕首,把自己手臂上的这块肉挖了下去,他看了一眼,这块肉已经长满了树根一样的根须,而且颜色迅速的变成了黑色,整块肉都开始干枯了起来。楚云对这个东西的威力有了新的了解,他的不灭灵力罩也无法阻止这些种子的落下,楚云不得已从乾坤囊拿出了一件披风盖在了身上,然后立刻就朝着远方遁去。

    楚云埋着头走了一千米之后,终于发现了出路,这是一条跟刚才进来的时候一模一样的坑道,最牛的是,这里面没有这该死的植物,楚云一个跃步就跳了过去,然后把身上的披风扔了回去,满披风的种子在里面飘荡了起来,但是怎么也不会进来,楚云心里松了口气。自己的不灭体还是很强的,手上的伤已经开始结疤,不过这么多的肉,起码要恢复一段时间,楚云不着急。

    来到了这一条密道,楚云感觉到天地灵气更加的密集了,看起来自己的方向没错,这个时候只能往前走了,楚云实在是不想回去面对那些鬼东西,那些东西楚云觉得自己长时间待在里面也要跪,这些鬼东西到了现在楚云都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诡异之处。别的不说光他们坚韧的藤蔓和蒲公英一样的种子就让楚云后怕不已。

    楚云来到了这段坑道也没有大大咧咧的前进,神识的压制还是很严重,而且楚云凭借视力只能看到几米之外,楚云走的小心翼翼的,一刻钟之后,楚云走了大约的五里地,天地灵气几乎实质了,楚云觉得腾变鳯闭关的地方应该不远了。

    突然楚云手里的魔天赤血戟碰到了一个东西,楚云往前走了两步,进入了楚云的视线范围,楚云就看清楚了,原来是一个假人,这个假人大约一人多高,身上还穿着衣服,闭着眼一动不动。

    楚云不是没有遇到过这种东西,要知道这个时间可以有灵修的,他们能够做出足以以假乱真的假人,这些假人有的实力十分的强大,被大陆武者称为机关兽。

    楚云觉得不管是不是一个机关兽,楚云先下手为强,魔天赤血戟全力探出,就想要把假人打个粉碎。楚云都做好准备这个假人十分坚硬了,但是让楚云诧异的是,这个假人应声而碎,竟然真的被打破了。

    楚云也没心思多想,继续往前走去,转过一个弯,楚云就看到了一间密室,从门外看去,五颜六色的天地灵气就跟受到吸引一样的往里奔去,楚云心里大喜,竟然能让天地灵气现行,这肯定就是腾变鳯闭关之处。

    楚云伸开手就要推开密室的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个人手拍在了楚云的肩旁上,楚云吓得亡魂大冒,身上雾气闪烁,整个人立刻开启了不灭灵力罩和归元罡气罩,当再出现的时候楚云已经在几十米之外了。

    楚云刚才的神识全面开放的,但是却没有发现任何东西,楚云对这种情况更是心惊,如果刚才碰自己的不是手,而是一把刀的话,自己岂不是很危险?

    这里的环境一览无余,就是一个“丁”字型的路,两边都是岩壁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楚云刚才已经检查了多次,并没有发现什么,而且楚云也没有心悸的感觉,楚云实在想不明白刚才是个什么情况。

    楚云拿出了一个火把,点了几次都没有点着,看起来这里面并没有氧气,楚云一直用龟息功封闭了自己的呼吸,因此也不清楚。楚云灵机一动拿出了一枚夜明珠,这是楚云一直放在乾坤囊备用的,刚才虽然扔了不少东西装射神弩和魔晶炮,但是这夜明珠也没扔,现在终于排山了用场。

    夜明珠一拿出来,密道一下子亮了起来,但是紧接着夜明珠的亮光就像是被压缩一样,只能照到三米之内,楚云一手拿着夜明珠,一手提着源泉剑,他仔细的把附近转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什么特别的东西,楚云继续朝着密室走去,他背着身面对着门,右手拿着源泉剑朝门推去,他开启着神识,因此看向哪个方向都一样。

    就在源泉剑轻轻的推到门的那一瞬间,楚云又感觉自己的背部被什么东西拍了一下,楚云源泉剑全力的挥出,源泉剑就像是斩在了一个橡皮筋上,竟然劈不下去,他的神识还是没有发现任何情况。他连忙的抬头向上看,一个断了一半的手正从岩壁上收了回去。这手臂就跟橡胶的一样,显然不是一条正常的的手臂。速度很快,这条手臂竟然半点痕迹都没留下的消失在了坚硬的岩壁之上。

    楚云立刻离开了这里,警惕的拿着剑警惕着,他都不敢挨的岩壁太近了,这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够隐藏在自己全力都破坏不了的岩壁之内,楚云找不到原因,是绝不会再过去的,楚云是要破坏腾变鳯的晋级,但是他却更注重自己的小命,刚才的两次,把楚云吓坏了。

    第一次楚云开启着不灭灵力罩,竟然还是再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拍了一下。第二次楚云更是开启了归元罡气和不灭灵力罩,但是两门神功,竟然还是没挡住对方。这如果对方真的是心怀不轨,自己已经死了两次了。

    ps:感谢书友书友140109123054460的月票和打赏,感谢书友☆♂Snail的月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