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浩浩荡荡的随着滕一冠沿着密道往里走去,但是没到一刻钟的时间,滕一冠停了下来,他身上的人也都纷纷停下。

    “义兄,怎么停下了?”滕一陵开口问道,他显然也很关心自己的义父。

    “一陵,你不知道,看见这个地上的凸起了没有?再往前走就是当年义父请高人构建的一个阵法了,这个阵法只有义父他老人家知道怎么通过,连我都不清楚,如果我们贸然的走进去,那么我们很可能会困在里面再也走不出来。”滕一冠说完所有人都大惊,阵法?他们虽然听过,但是却从没机会见识,现在没想到明明确确的出现在眼前。

    “阵法?怎么可能,我们整个西北道也没有一个阵法师吧?”滕一陵难以置信的说道。

    “的确是阵法,据说当年义父救了一个要死的人,那个人伤好之后就帮着义父设计了这个阵法当做报恩,然后连身份都没说,他就离开了,我当年也完全不相信,但是义父让我进去尝试了,我三天三夜没有找到任何办法出来。不过义父没有教我如果控制阵法,我现在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真的不敢再次尝试了。看这样子,楚飞鸿应该是已经进去了,一陵,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滕一冠苦笑着说道。

    “义兄,我们可不能让楚飞鸿打扰义父晋级啊。”滕一陵还是很关心腾变鳯的。

    “一陵,你让我怎么做?难道我就不知道嘛?但是我根本就进不去。”滕一冠摇了摇头,滕一陵也知道自己义兄的难处。

    “好,义兄你身负重任过不去,小弟我就一个人前去,义父带我恩重如山,我这条命都是他老人家赐予的,义兄保重。”说完滕一陵竟然毫不迟疑的走了进去,滕一冠伸了伸手最后也没说出什么。

    “调集三百精兵,人人手持射神弩,一旦楚飞鸿出来就地射杀,不过楚飞鸿应该也出不来了,就算是过了眼前的阵法,他也不会轻易的,算了,你们要千万的看清楚,别误杀了我的义弟。马云,你亲自守在这里。”滕一冠说完就转身离开了,阮正兴大闹黄城造成的破坏他还要去处理,马云就是他手下三位地阶中期的武者之一,不过现在只剩下两位了。滕一冠心情更是恶劣。

    在黄城之外的三万里的地方,一个虬髯大汉骑着一匹马包扎着伤口,他正是阮正兴,虽然他是地阶巅峰的好手,但是被那么多人围住,也不可能真的完好无损,他身上被射了两箭都是地阶武者强弓所为,而且还被砍了一刀,是一个地阶中期的武者所伤,当然这些都是皮外伤。

    阮正兴来到这里就是跟自己的手下汇合的,果然他又走了几十里,就出现了几个气息强大的武者,正是他的几个弟弟。

    “大哥,你可回来了,担心死我们了,我们在黄城的探子跟我们报告,说你大闹黄城,我们生怕您有危险呢,你万一出事,我们可怎么办啊。”阮正兴的二弟阮正金笑着说道。

    阮正金却没好气的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脑袋上:“你盼着我出事,好接手正统门的门主之位是不是啊。”

    阮正兴当然是开玩笑的,他的这个二弟说话从来不走大脑,但是阮正金却当了真,连连的认错,阮正兴没好气的把他赶到了一边。

    “好了,说点正事,楚飞鸿进了黄城盟主府不知所踪,我也是怕他被困住了,无奈之下先动的手,在我出来之前都没有发现盟主府的异样,我猜测楚飞鸿要不是还没行动,要不然就是被困住了。”阮正兴说完,他的弟弟们都陷入了沉思,楚云的实力他们都亲眼见到过,如果说他被杀了,或者是被擒,他们完全不信,但是如果是被困住,那么是不是能让他们弄点好处?

    “大哥,我们要不要趁着楚飞鸿不在去脱了他的基业?”阮正金为了讨好阮正兴立刻第一个说道,还没说完,就被阮正兴一脚踢了出去。

    “糊涂,我们跟霸王门守望相助,不要说我们能不能吞并他们,就算是真的击败了霸王门吞下了他们的地盘,也会磕掉自己的牙,再说了楚飞鸿的实力你又不是没见过,到时候他来找我复仇,你去应付嘛?我们现在不光不能落井下石,还需要告诉霸王门的人实情,我们跟他们有共同的利益,三巨头不灭,我们是不可能反目成仇的,我们走。”

    滕一陵来到了阵法之中,果然就跟滕一冠说的一样,这里面怎们走都走不出去,滕一陵也没遇到楚云,他心里觉得越来越不妙,因此楚云不在里面说不准楚云就突破了阵法,到时候义父就危险了。

    他尝试着在岩壁上刻标记,但楚云都做不到,就更别说滕一陵了,他也是狠人,立刻就抽出了自己的剑,割破了自己的手指,他要以自己的鲜血作为标记,突破这一座阵法,不管他的办法怎么样,光这一份孝心,就足以让腾变鳯欣慰了。

    楚云这个时候对着眼前的石门欲哭无泪,这个门楚云想尽了办法也没打开,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材料制造的,楚云都拿出了魔天赤血戟都没伤到分毫,看起来也不能用强力打开了,难道只能退回去?

    就在楚云绞尽脑汁想不出办法的时候,一个脸色惨白,手腕上包着一块带血纱布的男子从身后走了出来,楚云看到来人,顿时笑了,此人当然是腾变鳯的义子滕一陵。

    滕一陵看到楚云之后脸色大喜,因为楚云并没有进入到义父闭关的地方,那么他的义父就安全无忧,但是大喜之后,他又大惊起来,楚云能跟他义父不相上下,那么自己岂不是凶多吉少?但是很快他的脸色就坚定了起来,只要义父没事,那么他拼上自己的命也在所不惜。

    楚云也看出此人的想法了,照他的想法,滕一陵身上肯定有开启石门的办法,因此二话不说,十几道寒冰真气朝着滕一陵打了过去,而他紧随其后,手中的源泉剑狠狠的劈向了滕一陵。

    楚云失踪的消息传回了霸王门,阮正兴倒是没看见现在霸王门的当家人诸葛青衣有什么慌乱,他心里对霸王门又看高了一层,怪不得楚云让一个地阶一层的人掌控大局,这个人的养气功夫就不可小觑啊。

    其实他还是真冤枉诸葛青衣了,诸葛青衣的养气功夫虽然真的不错,但是这一次跟他的养气功夫还真没多少关系。诸葛青衣不慌的原因是来自于他对楚云的绝对自信,另外就是他早就习惯了,楚云经常失踪,还有失踪十几年的前科,他完全不会因为楚云失踪了几天就慌张。

    诸葛青衣感谢了阮正兴的提醒,然后又重申了跟正统门的盟友关系,最后支援了正统门不少的物资,阮正兴才高兴地离去。

    “门主应该还在潜伏,他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我们只能让黄城的探子多加注意了,我们不给他添乱就可以了,你们认为如何?”诸葛青衣把地阶的长老都请来,果然霸王门的老人都对楚云充满了信心,虽然像是褚凌峰等新加入的不知道他们的信心从哪里来,但是他们只能相信。

    “禀告副门主、各位长老,林长老传来了一个纸条。”林长老就是林小灰,自从她闭关之后,就很少出现在众人之前了,就是楚云去了几次都没有见到,这还是她第一次有所动作。

    诸葛青衣打开了纸条看了一眼,然后递给了身边的熊大。

    十载地狱过一世,悠悠哪知毒妇心。真龙出世天地动,不知此心是彼身。

    所有人看完了林小灰传递来的话都不知道到底什么意思,诸葛青衣也知道就算是去问林小灰,她也不会说的,因此也就放弃了追问。林小灰在霸王门的地位很奇特,说是楚云的恋人吧,楚云跟林小灰从来没有承认过,而且楚云跟他几年都见不到一次面。说是一个普通的长老吧,楚云对她简直就是无微不至,就算萧紫儿和花朵儿都不如林小灰的待遇好,林小灰需要什么,霸王门就必须全力的准备,这是楚云的命令。但是谁也不知道林小灰到底有什么值得楚云这么做的。

    密道之中楚云和滕一陵到了最关键的阶段,滕一陵的剑法果然不凡,浑厚古朴,是一门顶级的土属性剑法,防御力十分强悍,楚云不得已为了尽快解决战斗,用了奔雷剑,靠着霸道狂放的外家剑法彻底压制了滕一陵。

    也不知道腾变鳯把他们送到了哪个门派学武,这个滕一冠和滕一陵都是人物,年级不到百岁都晋级了地阶后期,可真是天赋异禀,而且他们的武功都是最适合他们自己。最可疑的是他们还能脱离门派返回家族,楚云从没听说过有人能够活着退出一个门派的,毕竟每个门派都不想为其他人做嫁衣,培养弟子。但是偏偏滕一冠和滕一陵的例子在前,也不知道到底是那个神秘的门派。

    滕一陵听说过楚云跟自己义父交手的事情,但是滕一陵偏偏不相信,他也是个练武天才,怎么也不相信一个地阶九层能够把一位半步天阶打平,他一直都认为是以讹传讹,但是今天交手之后,他才知道这真的不是传说。楚云能够在一个时辰之内把自己这位地阶后期的武者打的险象环生,他的实力真的很强。

    要是换个环境滕一陵说不准还能凭借身法拖延时间,但是在这个狭小的密道之内,他想逃走逃不走。滕一陵倒是可以返回刚才进来的阵法,但是两个人打斗的过程中楚云却把滕一陵堵在了石门一侧,他想要击退楚云逃走,实在是痴人说梦。

    其实就算是让滕一陵走,他都不会走的,因为他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拖住楚云,或者是击退楚云保护自己义父的安全。他到了这个地步,就完全放开了,手上的剑完全就是以命换命的招式,这让楚云的优势慢慢的消失,毕竟楚云也没有想过跟他同归于尽,哪怕自己有着归元罡气和不灭灵力罩,想要不受伤就能够击败一个地阶后期都很难,这也是他为什么直接用了底牌外家功夫,想要一力降十会,快速解决对手的原因。但是现在楚云明显是做不到了。

    “可恶,你自己找死的。”楚云不想杀了他,只想重伤他让他把开启石门的方法告诉自己,但是这个家伙显然不会束手就擒,那么楚云只能下死手了,要不是真的被他的死缠烂打给重伤了,自己可能想离开黄城都做不到了。

    “御剑术之咫尺天涯。”楚云大喝一声,手中的剑脱手而出围着楚云欢快的转了几个圈,然后化作一道残影朝着滕一陵飞了过去。看到这一幕滕一陵满脸震惊,他已经够高看楚云的了,但是没想到楚云还会御剑术,这明显就是到了剑心通灵的地步了啊。

    但是他也不会束手就擒,他的内力狂涌而出,土黄色的内力竟然幻化成丝线一样,一圈一圈的缠绕在了他的身上,就跟一个茧一样把他层层包在了其中,楚云感受得到这门功法超强的防御力,可惜了遇到的是楚云。

    源泉剑滋溜的一声插在了身后的石门之上,可惜直插进去了一个剑尖,源泉剑掉在了地上,发出哐当的声音在坑道内十分的脆耳,楚云看到这一幕摇了摇头,他彻底对进入石门失去了希望,自己的御剑术都只能在石门之上留下这么一点痕迹,可想而知石门的坚硬程度。

    至于滕一陵,在楚云看来他已经是个死人了。他身上的内力化茧慢慢的消散了,内里本来就是天地灵气转化的,现在他们回到了最原始的状态。他的身影露了出来,他整个人都死死的盯着楚云看不出悲喜。

    突然他捂住了自己的前胸,鲜血一下子就喷了出来,而他的身后更是鲜血狂涌,有不少都喷在了石门之上。

    “楚飞鸿,你果然厉害,我求你放过我的义父,他就算是晋级了,也回去另一个地方,不会对你造成任何伤害的,求求你,放过他。”说完滕一陵整个人就摔倒在了地上。

    楚云有些佩服的看着此人,他的孝心真的是让人感动,但是这是吃人的江湖,万一腾变鳯晋级了能够回来呢?霸王门的所有人岂不都是待宰的羔羊?

    “你不来,我也进不去的,可惜了如此忠勇之人不能为我所用,惜哉。”楚云捡起了滕一陵的乾坤囊,但是却没有去动他的剑,他的剑虽然也是一把宝剑,但是楚云楚云尊重,还是不准备拿走。

    就在他转身要离开的时候,石门哐当一声竟然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