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看去仓库之内整整齐齐的放着几百架射神弩,上千架弑神弩,以及十门魔晶炮,还有其他的一些箱子不知道装的什么,要知道楚云进来的时候可是看到了十几个这样的仓库,这么算起来,射神弩岂不是几千?魔晶炮岂不是上百?当然就算是眼前的这些就让楚云震惊了。

    弑神弩就不说了,他只对地阶中期之下的武者有杀伤力,就算是再多也伤不到地阶中期之上武者,毕竟他的穿透力对地阶中期武者的护身真气无效,当然如果把地阶中期之上的武者的内力耗尽就不同了,但是想要把地阶中期之上武者耗尽内力何其艰难?

    因此只有射神弩和魔晶炮算是战略物资,在霸王门,射神弩只有区区的几十架,而魔晶炮更是只有九门而已,这连黄绿堂这一个仓库里面的数量都不如,真是让楚云很无奈。

    这虽然跟上一次连续大战损害过多有关系,但是就算是没损坏也多不了多少。这两种武器的威力极大,而且最重要的是制造的方法保管在大门派的手中,甚至魔晶炮的制造工艺都已经失传了,因此霸王门这种门派难以得到。

    楚云手里的射神弩还是当年从极暗魔宗的关卡弄来的,而魔晶炮是继承了橙堂的遗产,再想弄一些真是千难万难,但是眼前的这一些让楚云彻底心动了。不说多了,就是眼前的这十门魔晶炮以及几百架射神弩就能让霸王门的实力提升五成,这样楚云就算是离开几年,霸王门也起码能够维持。

    因此楚云一边装作抬射神弩,一边不经意的朝着带头的地阶五层的武者靠近,这屋子包括楚云一共六个人,五个人境十层的,一个地阶五层的,楚云根本就没把这五个人境的放在眼里,只要能够把这个地阶中期的一招制住,那么其他的只是一道剑气的事。

    这个地阶五层的武者楚云认识,叫做林雄,外号铁掌催命,内力是金属性,他的功法能够让他双掌覆盖一层金甲,刀枪不入,十分的霸道。一般的金属性内力的武者都是以锐利的攻击著称,但是他偏偏反其道而行,以防御见长。这反倒让他打出了赫赫威名,此人在腾变鳯手下威名极胜,是他的心腹大将,曾经跟一位地阶八层的武者战斗了一天一夜而不败,震惊了整个天地盟,当时他才刚刚进入地阶中期而已。

    因此楚云认出此人后,有了一丝的迟疑,万一被他缠住,那么后果不堪设想,只要把地宫的出路封住,那么楚云就插翅难逃了。但是迟疑只不过是一会,这些物资楚云必须要得到。

    楚云现在距离林雄有十步的距离,这个距离自己动用雾遁术,那么林雄肯定立刻就有了防备,如果用乘风纵云功,那么十步的距离虽然不到一眨眼的功夫,但是对一个地阶中期来说,这时间足够有所防备了。楚云的偷袭计划就失败了,因此楚云立刻放弃了主动出击,想要把对方引过来。

    射神弩威力惊人,相对应的就是做工复杂,因此保管起来不容易,搬运起来也要十分小心,这才会让五位人境十层的武者过来,他们起码不会毛毛躁躁的连一个射神弩都搬不好。

    但是偏偏意外就是发生了,其中一个人境十层的手下,小心翼翼的搬起来一架射神弩,然后就要出密室门的时候,好巧不巧的把射神弩的底座磕在了密室的墙壁上,然后这个武者慌张之下就想后撤,但是他身后正好有一个箱子,这下子这个武者终于维持不住平衡,手中的射神弩离手,速度极快的朝着墙壁摔过去,眼看一架费用高昂射神弩就要报销的时候,一个身影一下子出现在射神弩前面,一根手就拿住了射神弩,然后身子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侯四,你是不是想死?万一摔坏了你能赔得起吗?”刚才带着楚云进来的小队长怒气冲冲的朝着楚云走了过来,然后对着楚云就是结结实实的一拳,楚云抱着脑袋趴在了地上,这个小队长的拳头不断地落在楚云的身上,楚云装出一副愧疚的样子,连内力都不用,就是硬扛着这个小队长的拳头,血很快就从楚云身上流了出来,小队长还是不解气,继续打着。

    “算了,他也是无心之失,别打了,现在正是用人之际。”林雄把手中的射神弩放下走了过来,他一把拉起了楚云,就要说点安慰的话,这个时候楚云眼中突然白光一闪,林雄立刻一个恍惚,当他反应过来,只过了一眨眼的功夫,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眼前之人的掌已经打在了他的身上,至寒的内力源源不断的进入他的体内。

    林雄的大半个身躯一瞬间就结上了厚厚的冰,他失去了先机,内力又不如楚云深厚,因此他毫无抵抗之力,更可怕的是他想起了眼前之人的身份。

    “你是杀死了少爷的霸王门门主楚飞鸿?”林雄只剩下脑袋漏在外面,他艰难的说道,楚云一开始就没想让他活,因此自己的内力已经把林雄体内的生机彻底摧毁了。

    “没错是我。”楚云说完抽出了源泉剑一剑把林雄的脑袋砍了下去,然后回头看向了四个已经傻了的人境武者。

    “跑。”刚才打楚云打的很欢的小队长大喝一声就用出了吃奶的力气,其他人速度也不慢立刻朝着出口跑了过去,但是楚云的剑气更快,这些人看到楚云的剑气有的想硬抗,有的想用轻功躲避,甚至刚才的小队长躲在了一个同门后面,想要让别人替自己去死。

    但是这些全是徒劳的,人境武者能躲过地阶后期的一击,简直就是痴心妄想,五道剑气仿佛是巡航导弹一样准确的击中了目标,哪怕是那位躲在同门后面的小队长也不例外,他们全都应声而死。

    楚云把他们的尸体全都拖了回来,然后拿出了自己的乾坤囊,自己在幽云十六州得到了几十个,但是大部分都分给了下属,自己只剩下十几个空着的了,因此也就是能够放四十几架。楚云把自己装着东西的几个容量大的乾坤囊全拿了出来,把里面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最终好不容易塞进去了八门魔晶炮和一百多架射神弩,楚云看着还有不少心里疼得在滴血,但是还是强忍着悲痛把这些武器全都毁了。

    楚云打开了里面的箱子,这些箱子里面竟然全都装着初级灵币和中阶灵币,粗略的估计了一下竟然有不下于一千枚中阶灵币和二十几万初阶灵币,但是偏偏楚云还没地方装了。灵币又不跟武器一样可以轻易的损毁,楚云看着这么多的钱欲哭无泪。

    他强忍着把三十多架射神弩拿了出来,才把一千来枚中阶灵币放了进去,其余的楚云真的是毫无办法。出了密室楚云就拿着钥匙按着刚才林雄的办法把门关了上去。然后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其余的钥匙,看起来其余的密室楚云是进不去了。但是楚云也不贪心,他立刻朝着地宫的更下方走去,他来的目的还是没有忘记的。

    楚云顺着眼前的路已经走了一刻钟,楚云估计现在距离地面已经有几千米了,但是这条路竟然还是没有尽头的样子,楚云立刻停了下来,现在的情况十分的不对,因为就算是腾变鳯再怎么谨慎,也不可能把地宫建到几千米之下,这么庞大的工程,就算是云家都很难做到。仙武大陆的岩石因为天地灵气密度的压迫十分的坚硬,一个地阶武者全力之下可能打通几百米,楚云完全能够一击之下打出一个千米的坑洞,但是越往下地面越坚硬,到了三千多米,就是楚云都很难破坏,比起楚云建造擂台的红壁岩都坚硬三分,简直不是人力所能挖动的。

    何况现在楚云已经朝下走了将近万米,这个深度就是天阶都很难达到,除非动用庞大的人力物力,经年累月的挖掘,但是腾变鳯这一支,占据了黄城也就是一百多年,绝不可能在没人知道的情况下挖出这么大的工程,因此楚云知道自己遭了算计。

    他四处打量着坑道,四周虽然黑但是却逃不过楚云的视线,楚云仔细的寻找了一段坑道,但是什么异常都没发现,楚云觉得事情不好办了,他想着退回去,找一下刚开始的位置,但是往回走了半个时辰,以他的速度就算是上万里都到了,但是他竟然发现还是没有回去。

    楚云盘膝坐在了地上沉思起来,看起来这里应该是有阵法,而是是真正的阵法师布置的,楚云见识过纹印师,他们绝没有这样的本事。楚云所在的西北道武风虽然强横,但是却缺少很多闻名大陆的职业,比如说阵法师,比如说灵修,比如说毒修,楚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就是西北道的现况。

    楚云现在一下子遇到了一个阵法,把自己都困住了,楚云实在是有些震惊,阵法师果然高深莫测,怪不得阵法师的地位这么高,几乎就是被所有门派供起来了。不过连蜀山派都请不来的阵法师,怎么可能为腾变鳯制造了一个阵法?这让楚云很诧异,但是再怎么诧异,楚云都要立刻找到办法,时间越长被发现的概率越高,要知道那五个人的尸体还在仓库呢。

    楚云闭上了眼睛,开启了神识,每一寸每一寸的检查了起来,但是神识所及的之处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楚云就不信邪了,他又检查了一边,结果还是没有发现任何情况。

    楚云沉思起来,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楚云第一次见阵法,还真的摸不准。用神识没用,用眼睛也没用,也找不出破绽,根据楚云看的经验,按说阵法都有阵眼,找到了就能破除,但是楚云真的没有发现一丝一毫的破绽。

    楚云一时间还真就没了办法,他坐在地上苦思冥想,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一盏茶的功夫。

    “哎,这里的天地灵气已经不逊色于吃丹药了,这么好的地方修炼还真的舒服。”楚云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他的龟息功无时无刻的都在吸收天地灵气,因此他虽然在思考问题,但是比起盘膝修炼的作用还大,楚云吸收了一会天地灵气感觉浑身舒畅,他的疲劳和焦虑竟然都消散一空。

    “咦,对了既然眼睛和神识都无用,那么我为什么不根据天地灵气的密度寻找出路?”楚云想到就做,他闭上了眼睛,关上了神识,用手摸着岩壁一步步的走着,一刻钟之后,楚云摸到了一个石门,她睁开了眼,果然楚云已经走出了刚才的坑道。

    “哈哈哈,果然可以的。”楚云哈哈大笑了起来,因此眼前出现了一个石门,所有的环境全部都变了。

    楚云正在得意的时候,黄城的战斗已经结束了,阮正兴缠住了数位地阶好手以及几千的精兵,他大闹了一番,看到楚云没有出现,而且人越聚越多,他仗着地阶巅峰的实力硬生生的杀出了一条出路,扬长而去。

    滕一冠的牙都要咬碎了,阮正兴的功法十分的显眼,刚一交手他就认出来了,但是就算是认出来了也没有办法,他手下没有一个地阶巅峰的,因此他只能干瞪眼,想要用军阵围住阮正兴,但是阮正兴却跟泥鳅一样,自己的手下那他毫无办法。

    “滕盟主,我们要不要追?”滕一冠已经借人了腾变鳯的职位,这一点腾变蛟和水均益都没有为难,毕竟他们还需要联合起来对付阮正兴和楚云。

    “不用了,保护义父要紧,阮正兴,这个仇,老子记住了。”滕一冠狠狠地说完就转身离去。

    他刚一回去,自己的师弟就来报告地宫出事了,这个师弟跟自己一样都是地境七层,也是腾变鳯收的义子,只不过他醉心于武功,并没有跟自己争位置,所以滕一冠十分信任他,他的名字叫做滕一陵。都算是腾变鳯隐藏的实力。

    “什么?地宫出事了?”滕一冠立刻带着人来到了楚云最开始进入的仓库,五个人的尸体摆在了这里,甚至还有一位地阶五层的林雄,滕一冠里可知道上当了。

    “阮正兴就是个幌子,进入的人一定是霸王门的楚飞鸿,跟我进去,不能让义父出现意外,他老人家收养我教我武功,我连他都保护不了,我枉为人子。”滕一冠大喝一声,当先朝着密道走去,滕一陵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

    PS:感谢书友自动档都荟的两张月票,本来我说不加更了,但是又觉得不好意思,好吧,我会为你加更的,我要对得起读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