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儿会派来的人实力不俗,竟然有两位地阶巅峰,再加上五位地阶后期强者,还真的看得起霸王门。他们到来之后,楚云并没有立刻接见他们,要不然岂不是给他们脸了,这一次船儿会的事情说破了大天也是船儿会的不是。再说了船儿会就算是想报复霸王门,他们也得有这个胆子,天地盟的特殊地位可是蜀山派等门派共同承认的。再说了当时云家、江淮帮、重水门等门派夸下了海口,如果船儿会真的整幺蛾子,不用霸王门出手就有人收拾他们。

    在他们等了三天之后,楚云终于出现了。两位地阶巅峰的船儿会高手早就不耐烦了,他们在门内地位崇高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但是人在屋檐下,他们只能受着。

    当时,船儿会门主宋东升得到宋玉京的消息之后,勃然大怒,他知道霸王门有恃无恐的原因,但是这口气不能就这么咽下去,他就想摆明车马的去找回场子,这也是武林中一种常见的处事方法。而且这个方法只不过关系到面子,不涉及到实际的利益,所以船儿会真的光明正大的拜山,那么其他门派不会说什么。

    不过他立刻就被自己的手下拦住了,船儿会比不上兽神山地阶巅峰好手就有几百人的盛况,但是也十分的不俗,船儿会地阶巅峰的好手有一百零七人,跟兽神山一样,到了地阶巅峰的好手,除了那些位高权重有着别人不能替代职责的人,其余的都会闭关,成为船儿会的隐藏力量。

    宋东升虽然是船儿会的门主,但是他能掌握的地阶巅峰的好手也不过是有三分之一罢了,剩下的一部分是中立的武者,一部分依靠于自己的堂弟宋东宁,还有一部分依附于船儿会的另外两个世家陈家和孔家。

    因此宋东升想要去找霸王门的麻烦的决定,也不是想通过就能通过的,还需要其他的几家势力答应,否则的话,他就只能动用自己的嫡系势力。但是这一次霸王门的事情明显是宋泓毅惹出来的,宋泓毅是宋东宁的人,让他们去给擦屁股,宋门主的人当然不肯做,于是他们好说歹说的把宋东升的想法压力下来。

    这样一来,就换成了宋东宁着急了,他屡次找到了自己的门主,但是都被门主应付了过去。宋东宁也不傻,立刻就知道门主想用这件事让自己妥协,但是自己的孙子也不能不救,宋泓毅可是他培养了几十年才培养出来的接班人,否则也不会年纪轻轻才八十几岁就到了地阶七层。他让了好几个门内的位置,才换来自己的堂哥门主答应,先派几个人去试着看看。但是也没答应立刻把宋泓毅和石东救出来,气的宋东宁打破了好几个心爱的古董。

    于是这一次船儿会的代表新鲜出炉了,门主派了一个地阶巅峰的心腹手下,宋东宁派了一个地阶巅峰的心腹手下,至于另外的五个地阶后期的,有三个是其他的势力的,两个也是宋家兄弟的人,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要探查一下,石东和宋泓毅死活,以及尝试着能不能把他们救回去,底气先是弱了三分。

    船儿会的两位地阶巅峰好手,一位叫做宋忠,这名气起的,也不知道他父母怎么想的,竟然叫送终,他是船儿会的门主宋东升的心腹狗腿。另一位叫做石深,正是石东的大哥,也是宋东宁一派的代表。

    两个人见到了楚云全都上下打量着楚云,楚云本想下了座位迎接的作态也停了下来,他坐在座位上也看着两个人,三个人顿时陷入了沉默。

    “送客。”楚云站起身来就要离开,这里是自己的地盘,还真当成船儿会了啊。

    看到这一幕石深一下子急了,连忙的挽留:“楚门主,请稍后,我们是震惊于楚门主的年轻才会失态的。在下船儿会石深,奉命前来拜见楚门主,前段时间不成器的弟弟和弟子多有得罪,在下替他们向你赔罪了,我带了不少的礼物,是为了祝贺楚门主大婚的,虽然时间晚了一些,但是也算是补偿。不知道我的弟弟和那一位弟子现在所在何处?”

    楚云也停了下来,他从新坐了回去,但是却没有回答石深的话:“几位请坐吧。”说完就端起了桌子上的茶杯喝起了茶。

    “哦,这一次为了补偿楚门主,我奉门主的命令带来了,中阶灵币一枚,锦绣百匹,静心茶两斤,夜明珠十颗,地灵丹十枚,黄金万两,希望楚门主能够收下,我船儿会跟天地盟的关系可是追溯到千年之前啊,希望楚门主看在两个门派的交情的份上,把我的弟弟和那一位弟子放出来,如何?”宋忠他们不开口,石深也只能自己开口了。

    “石兄,那天的事情我想你们也都知道了,毕竟有这么一位抛下同门自己逃走的人汇报。我对船儿会可是热情周到,并没有任何的怠慢。但是你们竟然当着那么多同道的面打我的脸,我出手教训一下不知道天高地重的小辈,你们的人竟然出手偷袭,还跟我有深仇大恨一样的跟我比拼内力,要不是我技高一筹,我们最后的结果不是两败俱伤就是一伤一死,这一点你承认吧?现在我拼着自己受了伤,才留下了你弟弟石东的小命,你就拿这么点东西打发我,你是觉得你弟弟的命就值这么点东西?那么你把东西收回去吧,你的弟弟也不用考虑了。”楚云说完宋玉京勃然大怒,他的伤疤被揭开了,他以后还怎么在门内生存?石深则有些欣喜,楚云愿意谈,那就是好事,不是闲东西少嘛,我们加就是了。

    “楚飞鸿,我那天是为了会门内报信,怎么可能是抛下同门逃走?你今天不给我说清楚,我誓不与你罢休。”宋玉京站了起来,大声的反驳道。

    “不与我罢休?好啊,你这算是跟我挑战嘛?我接受,咱们两个就好好的比试一番吧。要不然签个生死状,生死自负?”楚云也站了起来,就想朝着宋玉京走来。

    宋玉京脸色大变,他连楚云的徒弟都打不过,对楚云这个师傅就更是从心底惧怕了,他慌忙的看向自己这一系的大佬宋忠,宋忠也不能不管这个地阶九层的好手,只能开口了:“楚门主,你这以大欺小是不是不和江湖规矩啊。”

    宋忠连站都没站起来,他这次来就是来看看宋东宁一系会不会继续跟霸王门顶牛,然后从里面挑拨一下的,但是看到人家都谈妥了,他心里很不爽,所以对楚云也不爽了起来。

    “哈哈哈哈...”宋忠说完,霸王门所有人都大笑了起来,宋忠有些莫名其妙,自己没说错话啊,你们笑嘛啊,笑的我这么瘆得慌。

    终于宋玉京走了过来,告诉了宋忠他们发笑的原因:“宋长老,这个楚飞鸿跟我一样都是地境九层的武者。”

    宋忠听完,眼睛一张,又眯了起来,这个楚门主气息内敛,给自己的根据相当危险,自己没有注意之下就把他当成了同阶高手,但是现在仔细看过去,还真是地境九层的,那么自己刚才说的以大欺小,岂不是笑话嘛?

    “这个,楚门主是一门之长,而宋玉京只是我船儿会的一名普通武者,楚门主的确是以大欺小了,宋玉京是我的师弟,我代他向你陪个不是,这件事就算是揭过去了。”宋忠果然不愧是老江湖,脸皮也够厚,他就这么把刚才自己的失误掩盖了过去,楚云也没有揪着他不放,也不再提。

    接下来,楚云却岔开了关于石东和宋泓毅的话题,热情招待了船儿会的一伙人,宋忠他们自无不可,但是却急坏了石深,在中午吃完了饭之后,楚云把他们送回了房间休息,但是石深却拉着楚云的手有话说,楚云也就在宋忠等人的注视下,带着石深离开了。

    石深带着把石东和宋泓毅救回去的使命,又得到了宋东宁的许可,动用点钱把他们赎回去,这是最直接的办法,石深怎么能错过这个机会。

    于是楚云就看着石深跟文轩等人讨价还价,最终决定以五十枚中阶灵币,五万枚初阶灵币,一百枚地武丹的代价把石东赎回去,至于宋泓毅和他们带来的十几位弟子仆从,石深想要打包带走,当做添头,可惜他遇到的是文轩这个掉进钱眼里的人。

    “石深先生,宋泓毅的身份比起石东只高不低,而且他是这一次事件的导火索,你想要免费带走,那么是绝无可能的。要不然你把石东带走,把宋泓毅交给我们自行处理吧。”文轩说完,石深就只是这件事又不要办了。

    石东可以用钱赎回来,但是宋泓毅绝对不可以,他是宋东宁培养的接班人,如果真的是赎回来的,那么他在门内永远别想出头,宋东宁只能放弃对他的培养。但是就算是这样,宋泓毅也会成为宋东宁竞选门主的污点。这是石深不能忍受的。

    两个人商谈了半宿都没有谈妥,石深是宁可提高石东的赎金也不肯赎回宋泓毅,文轩却一直都要求赎金。楚云看得昏昏欲睡,最终文轩和石深采取了诸葛青衣提的折中方案,不要求宋泓毅以及其他弟子仆人的赎金,但是石东的赎金却要提高三倍,石深经过了考虑答应了。

    其实霸王门的要价真的不是很高,三十枚中阶灵币,十五万枚初阶灵币、三百枚地武丹宋东宁虽然有些肉痛,但是他这一系就能拿出来。船儿会可是以渔业贸易闻名于西北的,江淮帮、重水门和船儿会三家势力垄断了西北渔业的三分之一,那真是让人眼红的收入,否则这三个门派也不能供养这么多的弟子。

    谈妥了之后,石深立刻带着人离开了,宋忠临走之前狠狠的瞪了楚云几眼,看起来对他们这么快就达成协议,还是很不爽的。但是他绝不会想到,楚云这么爽快下的包藏的祸心。

    楚云不断地让守卫暗中给宋泓毅传授船儿会门主不顾他的死活,甚至不愿意出钱赎他,宋忠和宋玉京又是怎么怎么挑事情不想让霸王门把他迎回去的真真假假的消息。宋泓毅以及把宋东升他们这一系恨在了骨头里,以宋东宁对宋泓毅的看重,和宋泓毅本人的小心眼,宋泓毅必定可以发挥出巨大的能量,让船儿会陷入内斗,就算是不成功,那么也会牵扯船儿会的精力,到时候霸王门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楚云也没吃独食,在赎金到了之后,楚云拿出乐其中的一半送给了正统门的阮正兴,阮正兴满是感激的收下了,这些钱足够他们的大军在粉堂撑一段时间了,粉堂的花招娣也真是硬茬子,让阮正兴想尽了办法都击败不了粉堂的联军,虽然这跟三巨头的支援有关系,但是也不得不说花招娣这个女人真的很有本事。几十万大军的吃喝拉撒真是愁坏了阮正兴,楚云这么做,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这也不是霸王门大度,实在是为了维护跟阮正兴的关系。阮正兴当时出兵帮主楚云扫荡了蓝堂所在的地盘,他们要求霸王门出兵帮助他们扫荡粉堂。楚云多次拒绝之下,阮正兴当然不高兴,于是楚云是想用这一批物资借花献佛,维护他们的关系。

    楚云跟阮正兴约好了不带任何人,就他们两个人去黄城探查一下腾变鳯的晋级,他现在已经闭关晋级了两年多的时间了,但是还是没有成功。这也是晋级天阶的常情,一般来说晋级天阶的时间可能有五年以上,要不然也不会说天阶武者必定身后有大势力庇护了,否则他们这么长时间的晋级,随便遇到个心怀不轨之徒,他们就没有还手之力。

    楚云有龟息功也有灵隐斗篷因此不害怕暴露,但是没想到阮正兴也早有准备,他带着十几枚隐真丹前来的,这种丹药听名字就知道作用,主要就是为了让武者的气息下降,达到隐藏自己境界的目的。这种丹药可不便宜,买三枚地武丹都买不来一枚隐真丹,而且数量还极其稀少,也不知道阮正兴从哪里弄的。

    一枚丹药可以让一个武者的气息下降三成,也就是说阮正兴现在看起来也就是一个地阶四层的武者而已,效果还是很明显的,不过就是维持的时间过短只有一周而已,这就是为什么他要带这么多的原因,这样一来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大胡子是正统门的阮正兴。当然也不会想到这个看起来只有地阶初期的跟班是霸王门的门主楚云。

    两个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通过了层层盘查来到了腾变鳯的老巢黄城,天空的天眼楚云不是第一次见了,但是天阶的晋级搅动的天地灵气比起他晋级地阶的时候多了数倍,怪不得滕一冠收缩了全部的兵力,哪怕其他的两位巨头吞并了绿堂的一半,哪怕他的那个哥哥滕一鸣叛乱他都没有处理。在这个环境之下,武者修炼起来效果倍增,而且突破的几率十分的高,滕一冠并没有为了所谓的面子,去耽误这个增加自己属下实力的机会,不得不说这个公子哥也成熟了许多。

    两个人用正规手段都去不到黄城盟主府的百里之内,百里之内的地盘全都被滕一冠征用了,里面驻扎着密密麻麻的军队,几乎不下于二十万人,这个情况下,不要说是楚云和阮正兴,就是十个地阶巅峰要难以杀进去,不过楚云却从中看到了机会,因为人多,所以互相之间就不一定熟悉,那么楚云完全可以用易容术进去,当把这个提议告诉阮正兴之后,阮正兴立刻就答应了。并且跟楚云约定如果有问题,就立刻发信号,他会吸引守卫的注意,楚云说做就做,在当天晚上就抓到了一个训练的士兵,然后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