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他没有再跟石东废话,转身离开了地牢,宋泓毅这个二世祖的性格楚云很是了解,等他回去,一定会把船儿会搅得天翻地覆,船儿会也就完全不可能对霸王门有所图谋了。(书屋 shu05.com)

    回到了城主府,楚云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在颓然的躺在了凳子上,他虽然把石东短短一个时辰就击败了,但是自己也不好受,不说石东的奇特内力,就是那个冰锥一样的灵器散发的至寒气息,楚云就很难消化。两者都是走的至寒的路子,但是两者却不是同宗同源,上面的真气是宋玉京的,带着强烈的宋玉京的印记,楚云很难短时间消化。

    但是当时为了击败石东,他强迫自己的水属性内力吞噬了宋玉京的这股内力,到了现在这股内力还在楚云的经脉丹田不断的暴动,楚云怎么可能好受的了。只不过楚云要在众人面前强撑着,所以一点都没有表现的出来。

    他强撑着在自己的几个经脉大穴上点了几下,这股内力被楚云封锁在了左臂的经脉之内,他的胳膊立刻就开始结冰,屋子里的温度越来越低,不断地有各种器具受不了这股冰寒之气而破碎。

    但是外面站岗的楚二却收到了楚云的命令,不准任何人靠近,因此他们虽然着急,但是也毫无办法。

    “门主回来了嘛?”就在楚二着急的时候,一身紫衣的萧紫儿端着一个汤锅走了过来,她听说楚云今天肯定喝了不少,因此在楚云回来之后,就端着自己熬了许久的解酒汤过来了。虽然他们距离结婚只有三天了,按照习俗不能见面,但是萧紫儿还是来了。

    “夫人,门主他已经休息了。”楚二硬着头皮说道,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即将成为自己的主母,但是楚云的话才是他的圣旨。

    “我进去看一下,他刚回来这我知道,他应该没睡着。”萧紫儿说完就想往里面走,楚二和身后的虎贲卫成员立刻就堵在了萧紫儿身前。

    “夫人,门主命令任何人不准打扰,希望夫人不要为难我。”楚二觉得自己就算是得罪了主母,也不能违背楚云的命令。

    “楚二,让紫儿进来吧。”楚云的声音送屋子内传来。

    楚二听到这句话,识趣的让开了位置,但是萧紫儿却没有往里走,他反而走到了楚二和那几位虎贲卫的护卫面前,楚二自己也知道,他可能得罪了这位主母,但是他却不后悔,他目光坦然的看着萧紫儿,虎贲卫的护卫也都目视前方,毫无后悔之意。

    楚云也用神识看到了这一幕,他并没有阻止,他要看看萧紫儿到底要做什么。萧紫儿对着楚二几个人弯腰行了一礼,这让楚二等人全都没反应过来。

    萧紫儿终于开口了:“楚殿主,我谢谢你,谢谢你们这些兄弟们,能够这么尽心尽责的护卫我的夫君,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给你们鞠个躬,聊表寸心。”萧紫儿说完,楚二等人肃然起敬,萧紫儿也不再停留,朝着房间走了进去。

    萧紫儿其实跟楚云相处的时间真的很少,楚云在闲暇时间不是处理政务,就是在闭关练武,他仿佛是没时间谈情说爱一样,倒不是楚云不喜欢女人,而是楚云有着深深的负罪感,他不知道怎么跟这些喜欢自己的女人相处。

    孙灵儿,她是自己的妻子,是一个愿意为自己抛弃一切,愿意为自己生孩子的女人。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楚云对孙灵儿越来越模糊,有的时候甚至都记不起孙灵儿的样子。楚云心里很是害怕,他害怕自己忘记自己拼命练武的初衷,害怕自己真的忘记这个自己深爱的女人,也害怕萧紫儿、花朵儿、冷雅竹她们的出现让孙灵儿真的消失在自己的脑海,害怕让她的名字成为自己记忆深海中的一个符号。

    不光是这个原因,另外楚云还害怕伤害到她们几个人。楚云是喜欢为自己付出的萧紫儿、天真烂漫的花朵儿和冷艳无双的冷雅竹,但是楚云却害怕靠近她们,越来越害怕。他害怕自己有一天困在了一个陌生的世界,或者是被人杀死,留给这些女人的就会是灰暗的未来。她们可能会像是孙灵儿一样,只能默默的等待自己归来,但是这个时间却永远不会到来,自己已经伤到了一个,他害怕伤到更多人。

    萧紫儿已经不是自己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活泼可爱,喜欢捉弄人的萧紫儿了,她现在变得越来越温柔,越来越大气,她能容忍楚云年复一年的闭关,也能容忍楚云长达数年、十几年的消失。

    但是楚云总觉得萧紫儿是为了自己改变的,萧紫儿跟门内每一个人的家眷都熟悉,她愿意帮助所有人,被所有人称赞,是所有人眼里最让人尊敬的未来主母。在楚云看来,她其实就是在帮自己维护地位,她其实不用活的这么累的,但是她为了自己显然愿意付出,这让楚云更愧疚不安,萧紫儿来了灵云城几年,楚云就见过她几次,还有两次是在门内的聚会上,不得不说自己真的很不称职。

    楚云曾经都有想法,让萧紫儿嫁给何足道,何足道起码能够天天陪着萧紫儿,让她不至于独守空房,但是自私的自己却又舍不得。

    记得二姑娘离开的时候曾经问过楚云,为什么要把这里改成灵云城,楚云告诉他是为了纪念自己的发妻。其实萧紫儿也问过楚云这个问题,楚云当时说完,萧紫儿什么都没说,只是眼神里面的黯然让楚云心疼。这是楚云自从那天之后第一次见到萧紫儿。

    萧紫儿穿着一身紫衣,充满了少妇的端庄秀丽,她一进来就看到了满屋子的碎片和冰晶,她心疼的看着楚云疾步走了过来。

    “云哥,是不是受伤了?要不然让陆医者来给你看一下吧。”萧紫儿走到楚云身边一把就抱住了楚云的右臂,楚云左臂的冰晶还没有散去,萧紫儿想要用自己的手去温暖楚云的左臂,楚云怎么可能让萧紫儿去摸,要知道自己一个地阶九层都受不了,何况萧紫儿一个人境巅峰。楚云不动声色的躲过了萧紫儿的手站了起来。

    “没事,我就是受了点伤,等有时间,只要闭关一下,就可以恢复。”楚云微笑着说道,萧紫儿端过来自己熬了许久的解酒汤。

    “云哥,晚上喝了不少酒吧,这是我特意给你熬得解酒汤,你趁热喝了吧。”萧紫儿递给楚云,楚云其实早就用内功把酒都排出去了,但是还是接了过去一口喝了个干净。

    两个人坐了下来,萧紫儿找个数个话题,楚云都是简单的应对着,两个人没过一会就陷入了沉默。

    “云哥,你休息吧,天不早了,你休息吧。”萧紫儿站了起来,对着楚云笑了笑就想离开了。

    “等等,紫儿真是委屈你了,我不是个好男人,我有时间就会闭关练武,或者是处理政务,以后的日子你可能跟现在一样,一年见不到几次。如果你不愿意嫁给我,那么我会放你自由,何足道一直都未婚,他一直都等着你,你如果愿意,那么我就做主把你许配给他。”楚云还没说完,萧紫儿眼睛里的眼泪就淌了下来,楚云连忙的把话咽了回去,他从怀里拿出了一块手帕就想给萧紫儿擦眼泪,但是他突然楞了一下,这块手帕是孙灵儿给自己绣的,也是楚云手里唯一的一样证明孙灵儿真的存在的东西。

    楚云收了回去,然后又拿出了另外的一块,想帮着萧紫儿擦眼泪,但是越擦萧紫儿眼中的泪水越多,楚云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才好,一贯精明过人的楚云显得不知所措。

    萧紫儿看到楚云的样子,破涕为笑了,她接过楚云手里的手帕慢慢的把自己的眼泪擦干了:“云哥,我知道你不是嫌弃我曾经嫁给过何足道,你不是那样的人。我也知道你喜欢我,真心的喜欢我。我还知道你是在想孙灵儿姐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去找她,但是你一定有你的苦衷。你觉得跟我在一起就是辜负了灵儿姐姐,而且你也忙,怕没多少时间陪我,所以才想找一个能陪紫儿的人。但是云哥,感情是不能替代的,我喜欢的人是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你,但是我只要见到你,心里就觉得很满足很幸福。求求你了云哥,不要赶我走,如果孙姐姐来了,我一定默默地离开你,不会给你添乱的,但是在这之前让我照顾你好嘛?”

    楚云听完默默地把萧紫儿搂在了怀里,萧紫儿则紧紧的抱住了楚云。

    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天正是楚云大婚的日子,羲族人在结婚之前是不会让男女相见的,他们的规矩跟秦族人一样,但是他们执行的更严格,活泼好动的花朵儿甚至被族人看管了起来,他们都跟楚云的利益结合在了一起,因此他们都很重视族长和楚云的大婚。

    以前羲族人的老首领也才是人境五层而已,但是现在他们人境后期的就有一百多人,他们的日子越来越好了。

    楚云的婚礼完全就是按照秦朝人的礼仪制定的,繁杂得很,楚云跟个木偶一样的被人指挥了一天,甚至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到了晚上还要应付客人,楚云觉得比战斗还累。不过霸王门的众人却都很满意这一次的楚云大婚,在诸葛青衣等人的安排下,楚云的婚礼有条不紊的进行,展现出了霸王门强大的执行力,这可不是一次简单的婚礼,让其他门派也看到了霸王门的实力,忙到了深夜楚云才朝着洞房走去。

    楚云想了想就来到了萧紫儿的房间,萧紫儿却把门插上了,楚云当然能够随手弄开,但是出于对萧紫儿的尊重,楚云还是敲了敲门,门内很快就传出了萧紫儿的声音。

    “夫君,你先去朵儿妹妹那里吧,明天再来我这里。”萧紫儿说完,楚云默默的在门前站了一会,然后才转身离开,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楚云相信萧紫儿明白自己对她的感激的。

    花朵儿还是跟以前一样保持着纯真,看到楚云来了,她掀开了盖头自己冲了出来,抱住了楚云,让楚云哭笑不得。

    “楚哥哥,我以为你先去萧紫儿哪里了呢,如果真的是那样,我就会跟你生气,再也不理你了。我们彝族女子本来就是一夫一妻,我都愿意跟萧紫儿一起嫁给你了,你还不先来我这里的话,我就恨死你了。”花朵儿比起楚云还小一些,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她这么撒娇,让楚云萌的要死,楚云两个手夹着花朵儿的小脸,然后搓揉了几下,然后又捏了两把,看到花朵儿的蠢萌样,哈哈大笑了起来。

    “讨厌,就会欺负我。”花朵儿一点也不生气,撒娇的说道。

    “朵儿,你还别说,我还真的是先去了紫儿那里。”楚云笑着说道。

    花朵儿本来灿烂的笑脸,立刻垮了下来,然后撅起嘴不搭理楚云了,楚云看到这一幕又笑了起来。他一把把花朵儿抱在了怀里,花朵儿挣扎了几下也没逃出楚云的魔掌。

    “朵儿,我知道你跟紫儿有些芥蒂,觉得她嫁过人配不上我,于是处处跟她较劲,但是你要知道,她一个女子肯为了我的基业委屈自己,我实在是不能辜负她,如果我辜负她,我相信朵儿你也不会看得起我是不是?那个时候如果不是她,我们霸王门早就毁了,哪里还有今天?你跟紫儿都是我的妻子,我希望你们能够像一家人一样,我时常闭关修炼,我也不希望自己最喜欢的人闹矛盾,朵儿你能体谅下你的楚哥哥嘛?”楚云哄着说道,自从心里决定接受萧紫儿和花朵儿,楚云就不会跟以前一样冷落两个人了。

    别看花朵儿现在掌控着锦衣卫,负有监视门内所有人的大权,但是她在跟楚云一起的时候,真的是个小孩子一样。对付不同的女人要有不同的手段,楚云虽然感情上算个小白,但是这么多年经历了这么多,他也不是傻子,难道不会学吗?

    “好吧,既然楚哥哥觉得这样做好,那么我就答应你不在跟她闹别扭了。楚哥哥,你去看看紫儿姐姐吧,她一个人在屋子里,很挺寂寞的。”听到花朵儿的话,楚云心情好了许多,虽然知道花朵儿这么做全是因为自己,但是总比两个人跟陌生人一样不说话好得多,两个都是好姑娘,以前也是好姐妹,一旦两个人重新说起了话,那么说不准就能恢复以前的关系。

    “哈哈,朵儿就是乖,今天我就是要陪我的花朵儿了,以后就不能叫我,哥哥,要叫我夫君了。”楚云一把把花朵儿横抱了起来。

    “我不,我就要叫哥哥,哎呀,别咬。”

    新房内顿时春色满屋。

    第二天,客人就陆陆续续离开了,楚云亲自把他们送走,这些人来这里一趟觉得没有白来,因为谁都能看得出楚云的潜力,天地盟的未来就在楚云和阮正兴身上。但是他们又不用担心天地盟能够影响到自己的权益,因为天地盟的特殊性既让他们安全无忧,却又限制了他们的发展。

    “阮门主,腾变鳯现在正在全力的冲击天阶,我想去观摩一下,不知道阮兄有没有兴趣啊。”楚云送完了最后一个门派代表笑着说道,阮正兴瞬间就明白了楚云的意思。他跟腾变鳯可是有深仇大恨,他晋级了天阶虽然说是消失了,但是又不是死了,万一他回来找麻烦,那么可就要出了天大的问题。

    “当然,晋级天阶我当然要去观摩一下啊。”阮正兴笑着说道,楚云点了点头,两个狐狸一瞬间就达成了一致,腾变鳯真的成功了,还能回来找楚云的麻烦,那么他也跑不了,因此趁着腾变鳯没有防护力,去击杀了此人,才算是一了百了。

    就在楚云即将出发的时候,船儿会终于派来了人,其中就有这位逃走的船儿会正使宋玉京。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