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错,你们兄弟终于突破了,我很欣慰。”楚云点了点头,熊二和熊大全都咧着嘴笑了起来,他们虽然比楚云还大了好几岁,但是他们对楚云的感情亦父亦兄,在楚云面前就跟小孩子一般。

    “熊大,你做的不错。魏镇大哥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但是雷声也是我们自己门内的兄弟,他怎么可能会害我,我希望以后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手心手背都是肉,魏大哥你让我很难做,按照门规你这可是同门内讧啊。”楚云看向魏镇,魏镇对楚云忠心耿耿,楚云心里知道,但是不批评魏镇,雷声会怎么想?隋开河会怎么想?

    “我知道门主,我冲动了,我认罚,就按照帮规处置。雷殿主,是我错了,只要你消气,你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魏镇也是识大体的人,他走南闯北,怎么会不知道楚云的意思,他只不过是太担心楚云了,才会这么失态的。他走到雷声身边郑重的道歉,雷声也大度的原谅了魏镇,一切看起来都是这么美好。

    但是一个闪烁的人影却打断了霸王门和谐的一幕,看到楚云大发神威的宋玉京,内力已经恢复了三成,他立刻就觉得自己身处危险之中,他的计划全被破坏了,因此他想着先溜走。

    他的轻功当真是不凡,就在熊二一个没注意的松懈下,他就从楚二的脚下马上就要跑到远处人群之中了。魏镇等人也毫无反应,要说一直都没有松懈的只有楚云了。

    他早就发现了宋玉京的小心思,只不过一直放任他,因为楚云还没有决定怎么处理船儿会的几个人。但是放任归放任,可不能让他跑了啊。楚云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条无色无形的透明锁链,散发着至寒之气。宋玉京实力大减,因此毫无察觉,就在他跟其他代表就要汇合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脚被什么缠住了。楚云往后一拽,宋玉京就被一股巨大的力气拽了回来。

    他刚要说些什么,一股至寒的内力就扑面袭来,宋玉京连忙调动自己的内力抗衡,但是他不在最佳状态,而楚云却是用的自己最擅长的水属性内力。宋玉京一盏茶之后,就步了石东和宋泓毅的后尘,变成了一块栩栩如生的冰雕。

    这个时候,那些各门派的代表都心思各异的走了过来,他们也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天地盟身份特殊,因为他们谁也没想到来这里一趟竟然能够遇上地阶后期的高手对决,还是压倒性的对决。

    宋泓毅这个地阶七层的就不说了,石东的本事可是有目共睹的,就是跟一般的地阶巅峰交手,都不会轻易的被击败,他的实力在场的所有代表几乎没有几个人能够说稳赢。就是这么一个人竟然被逼的跟霸王门楚门主比拼内力,而且让楚门主短短一个时辰不到就被制服了,现在是生是死都没人知道。

    因此楚云的地位被这些代表放在了平等的地位,并不会因为楚云的霸王门比起他们弱小就轻视,这一幕所有人都很自然而然,因为在江湖中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没想到楚门主的内力如此雄厚,今天让我们开了眼界了。”蜀山派的代表丁万分难得的挤出了一点笑容说道,他来了灵云城之后,都是冷冰冰,毕竟他自认为是蜀山派的真传弟子,一直都绷着劲,但是今天看到楚云的实力之后,他立刻决定跟楚云拉关系。就算是他是蜀山派的,也需要江湖好友的帮衬,楚云的实力足够他折节下交了。蜀山派的人一说话,其他的门派也都纷纷的赞扬起来,至于那三个船儿会的倒霉鬼,就没人说了,毕竟出了问题不关他们的事,再说了船儿会今天是挑衅在先,就算是把他们全都宰了,霸王门也没什么错。

    “丁兄过谦了,蜀山派是我西北的魁首,今天的事情丁兄也看到了,如果船儿会的不依不饶,希望丁兄给我主持公道。”楚云自是听出了丁万分的意思,他也乐得结交这个朋友,必定蜀山派多一个好友,不是什么坏事。

    “这种事怎么能劳烦丁兄呢,船儿会的事情就交给我们江淮帮处理就可以了,如果他们有什么不满,我们江淮帮一力承担。”江淮帮的代表连忙的说道。

    “就是啊,这种事情不需要麻烦蜀山派大驾,我们重水门也当着各位许诺,如果船儿怪罪霸王门的楚门主,我们重水门绝不会坐视不管。”重水门的代表也跳了出来。

    楚云听到两个人的保证心里十分的满意,有着两位拖后腿,怎么处理宋玉京三个人自己就有了底气,他当面跟丁万分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就想出乐这结果,但是看到其他人的配合,自己才放下了心。

    “楚门主,你不地道啊,遇到这件事情直接找我云家就好,县官不如现管啊。我马惊风一定会代表云家把这件事情管到底的。云州的事情,自己关上门处理最好。”马惊风一开口,就把刚才和谐的气氛彻底的打破了。他连枪带棒的话,虽然是对着楚云说的,但是真实的意思,其实是对蜀山派的丁万分说的,简单说起来就是云州是云家的地盘,你哪里来的滚到那里去,这里不是蜀山派的。

    楚云也没想到云家竟然这么硬气,他觉得其中一定有蹊跷,但是他身为地主,只能打个圆场,丁万分看起来很是气愤,万一在这里闹僵了,那么蜀山派绝对会记恨自己这个地主。

    “丁兄,马兄,还有诸位兄台,能为我主持公道我感恩戴德,你们都是我霸王门平时请都请不来的,这一次给了我面子,我都记在了心里。今天晚上我霸王门为各位举行了盛大的欢迎宴会,希望各位能够赏脸。我霸王门新创,但是我自信我灵云城的饭菜还算是可口,歌舞也算是优美,一定让大家不醉不归的。请大家移步,咱们去城主府可好?”楚云一个插科打诨,让正在大眼瞪小眼的丁万分和马惊风转移了视线,两个人对其他的门派都算是大门大派了,在这里起了冲突,他们就成了笑话。

    他们借坡下驴,跟着楚云往城主府走去,楚云把所有人都送上了马车,然后才对着自己身边的诸葛青衣吩咐道:“把他们带到堂口去,让楚大和楚二亲自照看,三个人虽然都被我制服,但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后手,毕竟他们都是地阶后期的武者,我现在要去应付他们,没多少时间,如果出了问题,立刻通知我。”楚云吩咐完了,就赶紧的追上了前面江淮帮的人攀谈了起来,比起船儿会这一家势力,其他的势力才是楚云争取的对象。

    在楚云的陪同之下,当天晚上这些代表都感觉宾至如归,文轩亲自安排的宴会非常的精彩,而且这些代表都是西北道知名人物,他们的爱好都被文轩通过暗影卫大厅的清清楚楚。喜欢钱的送礼品,喜欢女人的送女人,喜欢听戏的有戏听,喜欢喝酒的楚云陪着喝,总之楚云这一次宴会,让绝大多数的人都很满意。

    楚云也结交了不少看起来很不错的朋友,特别是蜀山派、云家、兽神山、重水门、江淮帮、浩然书院的这些挨得近的,楚云都相处的很不错。就在楚云把众人送回了各自的院子之后,熊二一路小跑的赶来。

    “师傅,船儿会的代表宋玉京突破您的寒冰囚笼跑了,两位叔叔追之不及,现在已经被他逃去无踪了,需不需要全城戒严?”熊二传递的这个消息没有出楚云的意外,这个宋玉京没受什么伤,只不过是内力透支,但是地阶后期的强悍恢复力,加上宋玉京也精通至寒的功法,他能逃脱并不意外。楚云实在是抽不出时间离开,否则跟其他门派攀关系的苦心就白费了。

    “走了就走了吧,不用戒严,反而要内紧外松,让城头巡逻的人马减少一半,让他离开灵云城,否则地阶九层的武者是个炸弹。不过这倒是一个机会,带我去看看石东和宋泓毅。”楚云慢慢的跟着熊二,他的脑筋飞快的旋转。

    霸王门分了两套制度,第一个就是门内制度管理霸王门的一切事物,但是霸王门也不光是个江湖门派,还控制着亿兆的子民,楚云又不想让这些俗粗的江湖汉子去旅行官府的职责,否则李逵坐堂的事情肯定时有发生。因此楚云就建立了城主府,一个县一座城主府,灵云城一座控制着灵云县,当然这是楚云改的名字。褚式城一座控制着霸王县。

    楚云亲自担任灵云城的城主,并且把以前在均县控制民生的那些练武没天赋的手下,都委任成为了各级官员。而船儿会的几个人因为是门派事物,所以没关在城主府大牢,反而是关在了霸王门的大牢中。

    楚云跟着熊二骑着马走了半个时辰才走到了霸王门的总门所在,这个时候楚云突然笑了起来,他终于找到了处理船儿会的办法。

    “师傅你笑啥呢?”熊二好奇地问道。

    “我高兴呗,去把今天宋玉京偷袭我的暗器拿过来。”楚云走了进去,霸王门的一众首领都迎了出来,楚云也没多说什么,就朝着大牢走去。

    楚云来到了特制的牢房内,看到了上面的一个容纳一人过的窟窿,这是宋玉京逃走时候留下的,楚云把他们都冰冻了起来,他们的乾坤囊并没有收起来,因此让他留下了兵器,否则这个牢房一个没有武器的地窖九层武者,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出去的。

    楚云来到了关押石东的牢房,宋泓毅这种人虽然没多少江湖经验,看起来容易对付,但是越是这种人越拧巴,远不如石东这种江湖经验深的人好说话。

    “你,你把我少主怎么样了?”石东现在情况很不好,虽然楚云留了手,但是他还是被楚云的滂湃内力冲击的重伤,比拼内力异常的凶险,这重伤的程度让他差一点就死了,因为他的身体可想而知了。内力枯竭、经脉爆裂、身上的骨头也不知道多了多少根,最可怕的是他的丹田萎缩了不少,这让他就算是治好了,修为也难以寸进了。但是就算是这么严重,他第一句话还是问的自家少爷,不得不说,石东这个人够忠心,这让楚云对他的感觉好了许多。

    “你放心,宋泓毅没事,只不过是被我擒住了。”楚云说完,石东整个人才咳嗦了几声坐在了地上。

    “石东,我敬你是条汉子,但是今天的事情谁对谁错你都看到了,是宋泓毅挑衅在前,我才出手的。三天后就是我大婚的日子,我不想杀人,因此我处处留手,但是你们反而越是得寸进尺。船儿会也是名门大派,难道培养出来的人就这么霸道无礼?如果不是我的本事还不错,你们是不是还准备血洗我霸王门?”楚云的话让石东脸色越来越难看,今天的事情,就是他们自找的,他也不知道宋泓毅抽什么风,要不是宋泓毅是自己主人最欣赏的后辈,他绝不会出手,简直就是违背江湖道义。

    “楚门主,事情的确是我船儿会不对,但是你突然出手抓住了我的少主,我也是救主心切,希望你放了少主,我石东一力承担,就算是把我杀了,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楚云听到石东到了现在还在维护这个白痴一样的少主,也是有些无语。

    “石东,我有些事情不明白,我想问一下你们船儿会的人是不是跟魔宗的人一样,不会禁止对同门下手啊?”楚云问完石东神情一愣,但是他怎么可能承认自己的门派跟魔宗一样,他立刻维护起门派的声誉,坚决的否定了起来。

    “是嘛,那为什么你们那位正使宋玉京想害死你们啊?”楚云说完石东一愣,但是还是矢口否定了起来。

    “那可能是我误会了,在咱们两个刚刚交手的时候。我身边只有一位地阶初期一位地阶中期的属下防备,但是宋玉京一位堂堂地阶九层巅峰的高手,竟然只是跟他们打平,我真是很诧异啊。这个宋玉京难道战斗经验这么差劲?他用轻功避开两个外家武者,完全能够帮助你重创我啊,他却没有做。就在我的属下都来了之后,咱们两个比拼内力也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这个时候宋玉京倒是终于想起你来了,他用这个偷袭了我,难道他就不知道,我一旦死了,我那些忠心耿耿的属下肯定会迁怒与你和宋泓毅,你们两个人谁也活着走不出灵云城?而且在他逃脱了之后,明明有大把的机会救你们,但是偏偏他自己大摇大摆的逃走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有仇呢。”楚云看似自言自语的说完,也不顾石东到底听没听进去就拿出了那一个暗器扔在了石东的面前。

    “石东这个你认识吗?宋玉京这小子还真够狠的,这个暗器差点让咱俩都玩完,你告诉我一下这个暗器的名称和特点让我以后有所防备可好?”楚云看向了石东。

    石东拿起了那个打向楚云的暗器,心中对楚云的话信了三分,因为这个暗器是宋玉京特有的一枚灵气,是船儿会的门主特赐给他的,是宋玉京保命用的。但是今天宋玉京可没遇到过危及生命的时候,但是他偏偏就在楚云的人都到来之后把这枚灵器用了,石东心里已经认定了,宋玉京的确是要对他不轨,他却没有在脸上显露出来,只是跟楚云说不清楚这个暗器,楚云也没有强求,告诉他们,安心待在这里,等船儿会的人来接他们就离开了。

    石东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决定不追究这件事情了,因为他虽然是宋泓毅爷爷的人,但是他也是船儿会的人,他不希望船儿会因为这件事情发生分裂。但是他却没有发现在一墙之隔,把他们谈话都听得完完全无的公子哥,正一脸狰狞怨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