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镇走了过来跟熊二熊大把情况一说,果然熊二大怒,他眼泪哗的一下就流了出来,他一把把眼泪擦干,抓着自己的如意赤金锤就要去跟雷声拼命,熊大冷着脸走到了他的身边,一把把他摁了回去。

    “哥,师傅受了伤,铁定是这个外来的人,搞的鬼,我要给师父报仇。”熊二第一次朝着熊大怒吼道。

    “你糊涂,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护好师傅不会再次受伤,雷殿主是不是故意的我没看到,但是雷殿珠的为人,我是知道的,他不会故意的害师傅,师傅对他这么好,我不相信他会谋害师傅。一切等师傅比完了再亲自处理,我相信师傅绝对不会输,难道你们就不相信师傅?”熊大说完,雷声心里大为感激,他虽然新投降不久,但是楚云对他非常的好,不光授予他很大的权力,而且资源也不缺,比起在腾变鳯的手下,他就像是活在了天堂一样。他的家人也用俘虏的那些死忠份子还了回来,他真的不会轻易背叛楚云的。

    “好,不过雷声和隋开河就不用了,我们这些人足够了,免得又出什么意外。”魏镇最终还是接受了熊大的说法,但是他还是话里话外不相信雷声。雷声和隋开河离开了楚云身边,但是还在在不远处防备了起来。

    这个时候楚云是什么都管不了了,他后背被打进去的冰锥,散发着让楚云几乎丧失感觉的惊人寒气,跟楚云的寒冰真气都不逊色半分。这一次三巨头也派人来了,楚云不想暴露自己会水属性内力,免得被腾变鳯的人肯定自己就是那个杀死滕梦龙的蒙面人从而失去先机,让他们找到了跟霸王门继续作战的借口。楚云可是还有一年就要去新的世界了,他害怕自己离开后,诸葛青衣等人抵挡不住三巨头,而且一旦自己离开,阮正兴也可能反复。

    这样一来至寒的内力在自己体内肆虐,他的情况越来越不好,石东当然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他全力的跟楚云比拼内力,让楚云无暇他顾。

    “啊啊啊,我要你死。”这个时候宋泓毅终于冲破了楚云内力的封锁,站了起来,他现在看起来伤痕累累,但是其实都是外伤,一个堂堂的公子哥,变成这个样子吗,让他怒气爆棚,他想都没想就朝着楚云杀了过来。雷声立刻就迎了上去,两个人都是地境七层,将遇良才就打了起来。

    魏镇、楚大、熊大等人看到这一幕,脸色都好了很多,毕竟雷声接住了宋泓毅就代表着他起码还毕竟忠心,但是他的宝剑断了,所以很快就落入了下风,这个时候只有魏镇手里拿着一把剑,他虽然刚才针对雷声,也只是关心则乱,他一把把手中的剑扔了过去,雷声对他点了点头,他就又跟宋泓毅打了起来。

    楚云这个时候越来越不好,他的后背被冰锥伤到的地方,开始接满了厚厚的冰,这些冰散发的至寒的气息,让地阶中阶的武者都勃然色变。楚云的手下都非常的着急,这一幕也只有趴在地上的宋玉京知道原因。

    他看似被熊二毫无反抗的扔在了地上,但是他身为地阶后期的武者,又是船儿会这么一个大门派的代表,怎么可能没预想到这一幕呢?他早在使用完自己的绝招之后就吃下去了一枚地武丹,到了现在内力恢复了两成左右,因此他还是有自保之力的,现在的样子只不过是装出来的,原因就是尽可能的让自己没那么显眼,让霸王门把楚云死亡的原因归结在石东和宋泓毅的身上。

    他就是这么自信,因为他刚才对着楚云打出去的,可不是内力凝结的冰锥,而是一枚灵器,是船儿会的门主亲自给他的。这门灵器穿透力极强,这一点从邢新昌和雷声的武器被打断就能看得出来。还有这门灵器是一次性的,能够释放出一股不逊色于地阶巅峰全力一击的至寒内力,威力十分的大。最主要的就是跟宋玉京的绝招姓楚的冰锥十分的相像,让人防不胜防。

    这也是宋玉京的保命底牌而已,这一次他竟然在这个时候就使用了,原因嘛,一是他真的被熊大和熊二激怒了,从而迁怒了楚云。另一个方面是他想要借助霸王门的手,铲除石东和宋泓毅。船儿会的地阶后期武者是不少,但是石东却是其中的佼佼者,而且两个人隶属于不同的派系。他看似帮着石东的这一手,既让他回到门派对自己门内的人有所解释,又能够让两个人的内力比拼一定能分出胜负,不管是楚云死石东胜,还是石东死楚云胜,石东都难逃一死。到时候门内怎么处理,都没有自己的事了。

    不得不说宋玉京在电光火石之间,就想出了这么一条毒计,为的就是铲除自己门内的对手,还真的让人后怕。

    但是事情总有例外,楚云终于决定不顾及三巨头的秋后算账了,他再迟疑下去,就很可能落败了,这比起暴露自己击杀滕梦龙还危险。

    楚云大喝一声,后背的厚厚的冰霜被楚云全部吸进了体内,然后他肌肉蠕动,一柄失去了光泽的冰锥被楚云挤出了体外,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然后楚云阴阳内力瞬间就变成了寒冰内力,比起阴阳内力浑厚数倍的寒冰内力出手,石东毫无反应就被冻成了冰雕,楚云缓缓的站了起来。

    他睁开眼看到了这个罪魁祸首宋泓毅,楚云一掌推出,一条活灵活现的冰龙,从他体内盘旋而出,这条冰龙在楚云的头顶欣喜的转了几圈,身躯陡然变成了几十丈长,然后朝着宋泓毅就游了过去。雷声借机离开了站圈,宋泓毅脸色巨变,看到这一条似蟒非蟒的怪兽,他竟然性感觉心生战栗,这是他本能的感受到恐惧。

    冰龙不断地用利爪跟宋泓毅玩闹,没错就是玩闹,冰龙根本没有拿出真的本事,不过就是**着宋泓毅,但是宋泓毅竟然毫无还手之力,被打的节节败退。

    三巨头派来的代表全都神色凝重,他们终于确定了楚云就是那个偷袭腾变鳯的人,但是他们没有一丝知道真相的轻松,他们反而对楚云更加的惧怕起来,在他们看来,楚云是下定了跟三巨头争雄的野心了,天地盟又要进入动荡,谁赢谁输也不好说,他们能高兴才怪。

    其余的没有见识过楚云这一招的纷纷叹服起来,看楚云的样子,水属性内力已经练到了天阶之下的最顶峰,怪不得他们听说楚云跟半步天阶的腾变鳯打成了平手,看起来真的很有可能。如果他们知道当年楚云跟腾变鳯交手,并没有有水属性功法的寒冰软绵掌,他们会更吃惊。

    冰龙像是玩够了,他巨大的身躯把宋泓毅缠绕了起来,宋泓毅觉得自己就要被冻死了,他施展了数门功法都摆脱不了,现在最后的办法就是自爆了,但是宋泓毅怎么可能甘心赴死,他还没活够呢,这么一个耽误,宋泓毅从内到外被冻成了跟石东一样栩栩如生的冰雕。冰龙比起上一次出现显得生气十足,他在楚云周围转了几圈就像是炫耀一样,才进入了楚云的体内消失不见了。

    楚云面无表情的站在石东和宋泓毅两个人的冰雕面前,他的脚下不远处还有正在装死的宋玉京,楚云竟然短短时间就拿下来船儿会全部的三位代表,让所有人都心生畏惧。

    “师傅。”熊二走到楚云身边咧着大嘴笑了起来,楚云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下来。

    ps:上一个补偿加更发错了,我的失误,就当福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