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体内忽冷忽热的奇特内力越来越多,楚云根本就来不及处理,石东的内力源源不断的朝着楚云体内奔涌而来。他的周围时而凝聚一层厚厚的冰锥,时而就像是火炉,冷热交替之下,他周围的红壁岩地面都被这冷热变化弄给成了粉末,些许轻风就被吹走了。

    石东则比楚云更惨,楚云的内力如山如海,几乎快把他给撑爆了,除了被青麟覆盖的双手,他的其他地方的肌肤都开始龟裂,血管也开始暴烈,他整个人就跟血人一样,看起来十分的凄惨。而且楚云以阴阳内力为主,极阴极阳的内力让石东生不如死,他知道自己这一次输定了,但是他绝不会让楚云好过,因此他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硬拖着楚云。

    两个人谁也不能服软,比拼内力一个不慎就会被重创,他们除了关注对方,已经关注不了其他的人。

    另一边宋玉京不断地用轻功躲避楚大和熊二的联手攻击,他算是见识了外家武者的实力,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顿胖揍,自己刚开始还想反抗,毕竟他也丢不起这个人,但是不管是熊二的巨锤还是楚大的铁棍,都孕育着巨大无比的力量。他硬接了几下,除了手臂发麻,虎口被撕裂之外,还真的没起半点作用。现在他以轻功躲避为主,已经表示他认栽了,他觉得自己已经丢人丢到了姥姥家,去救石东的事,早就被他甩在了脑后,宋泓毅竟然去招惹这样的人,真是脑袋被驴踢了,你们死不死。

    这个时候霸王门的人越聚越多,楚二、雷声、魏镇、熊大、邢新昌等人全部都赶到了,他们全部围在楚云身边。霸王门的实力这个时候一览无余,虽然比起稍微大一些的门派,他们都不如,但是霸王门的崛起也只是短短几年工夫,所有人对霸王门还是刮目相看。

    而且现在任何人想要再去打扰楚云和石东的对战都不可能了,除非这里的人一拥而上,但是这是绝不可能的,这些人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跟天地盟的人处好关系,为几十年后的大会争取利益,他们又怎么可能对楚云这么一个天地盟五大势力之一的门主动手。阮正兴也带着手下站在了楚云的不远处,看这个样子,两个势力是铁杆的盟友,更让这些势力的不敢妄动。

    “楚二叔,让我来。”熊大跟熊二一样都是战斗狂人,他早就心痒难耐,他让楚二把对付宋玉京的机会让给他,楚二一直都是以保护楚云安全为重,所以他一个箭步退了下来,默默的走到了楚云的身边继续保护。楚大他们三个虽然都是楚云的家臣,但是楚云对他们根亲兄弟一样,所以身为楚云徒弟的熊大当然叫他叔叔。

    宋玉京早就看到了这一幕,他看到魁梧的熊大,不光没有紧张,反而松了一口气,毕竟熊大和熊二都是地境三层的外家武者,他觉得比起楚大这个地阶中期的,肯定好对付。

    当然他其实早就不想打了,但是为了给门内一个交代,也为了不至于让外人看出他们的门内的不合,他才会硬着头皮接战。

    当熊大和熊二一开始他就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两个人师兄弟,又多年一起配合,再加上这段时间他们勤练楚云交给他们的合体技《战神无双》,两个人的实力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两个人总是以出人意外的招式让宋玉京打的很难受,宋玉京再想用轻功拖时间也难上加难了,毕竟他的节奏时常被两兄弟打断。

    《战神无双》是楚云根据从黄飞鸿世界得到的合体技,加上他对熊家兄弟的功夫很是精通,所以特意给他们创造的。只不过两个人练习时间太短,远发挥不出这门功夫的实力。但是即使是这样,宋玉京这位地阶九层的高手还是被两个人缠住了。

    外家武者再厉害,也不可能越六级对战,宋玉京越打越郁闷,火气也越打越大,被一个地阶中期巅峰的外家武者限制住,还算是讲得过去,但是被俩地阶三层的武者压制算什么?

    宋玉京浑身内力都开始波动,他的头顶出现了一幅栩栩如生的冰雕,看起来像是一种在海洋里的灵兽,不过没几个人叫得出名字。这种灵兽没有四肢,浑身都是雪白色的鱼鳞,只有头顶的一个雪白色的肉球给人危险至极的感觉。这种灵兽叫做冰凌鱼兽,是深海中的一种奇特的灵兽,它能够随意的把海水转化为冰水,很是厉害。

    看到宋玉京头顶的虚幕莲华,所有人都知道他要动真格的了。果然寒冰真气不断地送他的剑上四射,熊二和熊大被击中了数下,都凭借着护身罡气防御了下来,一时间两个人根本就靠近不了宋玉京,他们的头发眉毛都开始结冰,但是他们还是悍勇的朝着宋玉京杀了过去。

    冰寒内力有延缓的作用,再加上外家武者本来就速度慢,所以他们的拼命并没有换来什么好的效果。

    “变长。”两个人大怒,手中的如意赤金锤疯狂的增长了起来,一瞬间就变成了几十米,宋玉京不防之下,被熊大的巨锤打在了右腿之上,他的右腿立刻就断了。

    “可恶。”宋玉京的火气终于爆棚了,他内力狂涌到自己的右腿,腿骨竟然被他的寒冰内力重新连接了起来,当然这是治标不治本,但是却不影响他的行动了。

    “寒芒四射。”宋玉京大喝一声,四周出现了一道道的冰柱,密密麻麻的不知道多少根,这些冰锥散发着幽光,让所有人都不敢小觑。

    “战神无双第一式——罡气合体。”熊大和熊二也不敢怠慢,他们两个走到一起,立刻开启了战神无双。这一招是楚云根据他们两个速度慢,很可能会被动挨打,所以设计的。两个人的罡气同种同源才能合二为一,这样他们的防御力提升数倍有余,虽然还是不如楚云的归元罡气,但是也着实不弱。

    宋玉京跟熊大和熊二的交战距离楚云和石东就有几十丈,也不知道宋玉京使用如此规模巨大的招式,有没有考虑过两个人,很可能发生不可预知的后果,但是也可能他是故意的,这个谁知道呢。

    无数根的冰锥四散而射,不得不说宋玉京的水属性功法,绝对是练到了极高深的境界,这些冰锥比起射神弩的破坏力也毫不逊色。虽然绝大多数的冰锥是朝着熊大两个人去的,但是还有不少的朝着其他的方向四射,毕竟这么多的冰锥,就算是地境九层也难以完全控制,再说了他也没有全力控制。

    熊大和熊二被不知道多少的冰锥埋没了,是生是死都不知道,但是却没有人上前去帮忙,倒不是说两个人被孤立了,也不是说其他人看着他们死。而是楚云也面对了无数的冰锥,这个宋玉京显然是准备一石二鸟了。

    楚大等人各施神通,不断地阻拦冰锥对楚云的伤害,冰锥就像是无穷无尽一样,楚大、雷声他们各个实力不俗,但是也觉得难以招架。

    宋玉京的这一招,是一次之内把自己的全部内力都化为冰锥,一个地阶九层的武者内力多么深厚,他使用完这一招之后,可以说毫无自保之力了,如此破釜沉舟的一招,当然让楚大他们为难。

    这个时候楚云当然不会看不到现场的变化,他这个时候已经在跟石东的比拼中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即使石东的内力古怪,但是楚云的内力不管是数量,还是质量都远超石东,以势压人之下,石东毫无还手之力。但是想要短时间取胜也不是简单的事。

    宋玉京的内力逐渐消耗一空,冰锥的数量急剧减少,让楚大他们都大松了一口气,但是谁都没有看到宋玉京的乾坤囊滚出了一个东西,看起来跟冰锥一模一样,宋玉京接着最后的内力把这个东西朝着楚云击了出去,他整个人都瘫坐了地上。他觉得自己做的隐秘,而且自己是以船儿会的代表来的,霸王门在众目睽睽之下,就算是发现了楚云被自己击杀,也不可能杀死自己。

    再说了他也有几个好友,他对于让自己丢了面子的霸王门恨得要死,所以才想出了这一招,把楚云害死,以报自己受辱之仇。而且现在正在跟楚云对战的是石东,楚云出了事,他的门人弟子,要找报仇的对象,肯定是石东,到时候石东被愤怒的霸王门弟子杀死,跟自己也没关系。

    最后一波冰锥巨大多数是朝着楚云袭了过来,楚大他们全神戒备,不断地击飞着一个个冰锥,就在邢新昌全力击飞了他这个方向其中一个的时候,一个比起其他的冰锥显得更加晶莹剔透的冰锥袭了过来。邢新昌还是按着以前的经验,手中的长拐探出,就想迎接下来,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出乎了他的意料,这个冰锥竟然穿透了他手中掺杂着瑞金的长拐,继续朝着楚云袭去。邢新昌一愣,然后义无反顾的用身子迎了上去,冰锥噗呲一声穿透了邢新昌的肩膀,但是速度却不减的继续朝着楚云飞去。

    邢新昌身边的楚二连忙的扶住了邢新昌,楚二想要去拦下冰锥,但是他的速度显然没那么快,哪怕他开启了血脉之力,暴露自己是蛮族的事实,都赶不上了。但是他还是准备义无反顾的开启血脉之力,他是楚云的家臣,楚云如果死了,那么他们兄弟三个也不会独活。

    但是这个时候雷声发现了,他速度奇快的后发先至来到了冰锥面前,然后一剑挥出就想把冰锥抽飞。他的剑上金光大闪显然是用了全力。雷声不愧是地阶后期,宝剑快准狠的打在了冰锥之上他的脸色露出了轻松的神色。

    但是下一幕让雷声脸色大变,自己赖以成名的星辰剑竟然应声而断,要知道这一把宝剑可是当年腾变鳯为了笼络自己送给自己的,跟无数的神兵利器争斗不落下风,都是靠着这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器。现在这把宝剑竟然断了,雷声一个愣神,冰锥就朝着楚云继续飞了过去,这个时候冰锥距离楚云只有极短的距离了,雷声想要再阻止都没有了时间。

    冰锥一瞬间就插在了楚云的背部,楚云闷哼一声,嘴里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后背的血也喷涌而出。楚云跟石东比拼内力,并不能运用不灭灵力罩和归元罡气,因此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打中。石东接着楚云受到了攻击,立刻开始反客为主,把主动权争取了回来。

    “雷声,你是不是故意的?”跟楚云关系亦兄亦友的魏镇怒了,他跟着楚云见识了无数的精彩,他很享受这种生活,但是看到楚云因为雷声的失误受了重伤,又是在比拼内力生死基于一线的时候,他彻底爆发了。

    楚大和楚二虽然不怎么喜欢说话,但是他们两个也觉得雷声的失误让自己主人受伤,他们也不动声色的站在了魏镇身后。

    在场的地阶中期武者,邢新昌受了伤,邢新胜正在全力照顾。还在场的就剩下了褚凌峰、关仲和隋开河了,隋开河跟雷声都是降人,所以跟他关系最好,看到这一幕,他站在了雷声的身后。褚凌峰则左右为难,他也是降人,但是跟楚云关系很好,他也知道雷声的失误让楚云重伤,但是他觉得雷声不是故意的。

    但是这个时候魏镇三个人火气都已经上来了,能够压制他们的诸葛青衣等人又因为楚云跟石东身边飞舞的真气不敢靠近,这下子战斗似乎一触即发。

    就在霸王门即将内乱的时候,被冰锥埋掉的熊大兄弟所在的地方发出了刺啦刺啦的响声,说实话,就算是霸王门的人都觉得熊大和熊二死定了。宋玉京的每一根冰锥都蕴含着远超地阶中期一击的内力。就算是楚大他们这些地阶中期巅峰的外家武者被成千上万的冰锥刺中都很难生存,就别说只有地阶三层的熊家兄弟两个了。

    熊大他们人缘很好,但是众人的主心骨是楚云,现在情况这么乱,熊大他们就被忽略了。但是没想到两个人貌似没有死,褚凌峰立刻就放弃了劝说两伙人想去看看,毕竟熊大他们两个人是楚云的弟子,熊二虽然脾气暴躁,但是熊大却为人沉稳,被楚云看重,别看诸葛青衣是副门主,仅次于楚云,但是熊大的威望绝对不比诸葛青衣低。熊大绝对能够理清楚现在的纷杂,让两伙人安定下来的。

    嘭一声巨响,两个魁梧的身影露了出来,他们两个虽然鲜血淋漓,但是身上的气势竟然出奇的强大,竟然双双到达了地阶四层。他们两个跟楚大他们不同,他们是正宗的外家武者,因此楚云传授给他们了好几种保命的绝技,他们俩绝不可能这么简单就被击杀,两个人都处在地阶三层巅峰,谁也没想到两个人竟然接着对战晋级了地阶中期。

    熊大和熊二竟然想要利用跟一个高手对战,逼迫自己突破,不得不说两个人对自己真的是恨。他们大喝一声,声音里满是欣喜,熊二一步就来到了瘫软的宋玉京面前,一把就把内力耗尽的宋玉京提了起来。

    “俺们兄弟要谢谢你啊,要不是你,俺们晋级地阶中期起码要晚上几年啊,你竟然为了帮俺们累成了这个样子,俺谢谢你啊。”熊二话虽这么说,但是语气里却满是调侃。

    “你不能杀我,我是船儿会的代表,我是来祝贺你们门主大婚。”宋玉京大惊起来,他那些自认为的好友,竟然全部没有出手。

    这个时候熊大却发现了不妥:“你们在干嘛呢?师傅怎么受伤了?”熊大瓮声瓮气的说道,熊二也不再玩闹,抓着宋玉京就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过来。

    “是谁?”熊二一把把宋玉京跟破布一样的摔在了地上,自己最敬爱的师傅受了伤,这是他接受不了的,魏镇怒视了雷声一样,朝着熊大和熊二走了过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